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记:关于《过客匆匆》那些
    (一)

    在开写《过客,匆匆》一周年到来之际,想搞点纪念,但是文字障碍了,审美疲劳了,所以只好扯些废话。

    话说,我早在2002年便萌生出写一个故事的念头,虽然只是火花一现,但似乎还构思了好几天。结果尚未动笔,我遇上一回挺小的交通事故,也遇见一个男人。都是小事,而且本没有什么关联。但是因为我行动不便,没有及时甩掉那男的,所以后来他成了我现任的老公猫先生。虽然,但是,总而言之,这两件小事害我搁浅了一个计划。

    现在我再回想一下,居然想不起我当初究竟想写一个什么东西,当初我几乎连大纲都打好腹稿了的。只隐约记得是个从校园开始的成长文,一直讲到他们踏入社会。扼腕啊扼腕,都怪猫这厮毁掉我的雄心壮志,不然兴许我能写出一本小白小黑小黄版的《致我们终将衰败的/毁灭的/凋谢的/堕落的/荒芜的/清仓的…青春》,然后大红大紫大黑。唔,开个玩笑。

    转入正题。后来时间便到了2007年下半年,我开始看网络言情,然后…被坑得痛苦,被虐得凄凉。于是我愤然想:mmd,我要翻身当主人!我也要写文,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我想调戏谁就调戏谁,我想虐就虐,想坑就坑,我是奴隶主我怕谁。

    于是,在我被整整又虐又坑了半年之后,我记得正是在2008年的春节那七天假日里,我开始构思我的故事。

    我甚至能清楚记得当时的地点。我在厨房里边洗碗边想:我要写一对不相爱的男女,莫名其妙结了婚,男人有外遇,女人不在乎。但是后来两人都烦了,于是闹离婚…当然不能那么便宜了他俩,离婚时要使劲地折腾几下子…最后两人发现,即便是不相爱,但对方已经深深地融入自己的生活之中,成为习惯,想要放弃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然后我还想了一句甚是狗血的点睛之语:我或许不爱你,但我已经离不开你(呃,请吐吧)。

    这就是《过客》这个故事最初的构思。当然实际上完稿后的故事跟这个差距很大,所以我最近写了一个中短篇《同床异梦》,想忠于我原先的构想把这故事重述一遍。但由于我文字障碍的原因,这故事现在还坑在那儿呢,慎入。

    再回到当初构思《过客》的那一天。当我想出一条主线时,小区内突然爆响了鞭炮声,炸得我耳朵痛,因为是过年么。所以我在漫长的洗碗时间里,顺便也构想了这故事的第一个情节:新婚儿媳在婆家过年的那些三三两两的事儿。这些情节后来都进入了书的1/3处,网络版则是在第三卷中,春假那一章。但是当初,我本想用这些情节作开头,来充分体现一下这一对夫妻是如何的貌合神离。结果正式写文时,都变卦了。

    我向来是计划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我在每天隆隆鞭炮声里想啊想,却又懒于下笔,眼见着假期结束,上班了。没了鞭炮声响,我更没写字的感觉了。我心想,告非,得,我又一个美好的计划如肥皂泡一般在我生命里消逝了,再次哀悼一下吧。

    后来大概是几张图片给了我新的启示。让我想想,大约起因就是一张郁金香图片,以及一份情人节广告,我虽然已经对我的宏伟计划望而却步,但是萌生了先写个番外玩玩的念头。

    (二)

    08年春假结束,上班的第一天是2月13日,农历初七。这一天我难得rp了一下,从那天晚上便开始陆续写了一点文字。但是真正成稿是在第二天,那天做了挺多的工作,想好了故事的名字(后来觉得这名字取得太悲观了),想好了男女主角的名字,晚上拖着猫先生去吃了一顿饭,很不客气地买了一枚小小的钻戒。虽然猫气得够呛,但那枚钻戒却给了我另一个灵感,我顺手也写在番外里了。

    所以,那个情人节番外,是与我的写文日期完全同步的,2008年2月14日。我在特地在初稿里写过“春假上班的第二天”出书稿修成什么样子我忘了。后来将番外改到正文中时,似乎变过一次时间,将具体日期隐藏了。那是因为我满心以为这个文,我08年5月底便能够完结,那样的话,仅仅3个月的时间不够我发展剧情。但后来那文其实又拖了2个月,所以故事的完结时间也自然而然地拖到了7、8月份,这样一来,2月14日那天,男女主角重逢就变得合理了,所以出书版我又改了回来。

    而这个番外,我也恰是在08年2月14日那天,全文贴到了网络上(那是后来贴的,晚了几天)。这算是恶趣味吧,我写《作茧自缚》时是08年8月7日,七夕节那天,同一天将第一章的初稿贴上的。而那个故事的开头,恰好也发生在这一天。

    说点有趣的事。这故事一开始,差一点取名叫作《最长的电影》,周杰伦的一首歌。之所以没用这名字,是因为我对这首歌的mv女主角,即优乐美奶茶广告的女主角,实在无爱,所以,弃之。

    沈安若这个名字,最初我的设想是“沈平安”后来这个朴实无华的名字因为被某一支境况惨淡的股票牵连,我怕我可爱的女主角被读者们忏怒,于是忍痛改了名字。现在看起来“沈安若”当然要比“沈平安”好听一些。

    至于程少臣,最初直到写了大半的番外时,也没想好他的名字。不只是名字,连他的个性是怎样的,我都没有设定,所以在番外里,他出现的场面非常的少,而且场景模糊。因为女性写女人时,其实有一种天分,可以自然而然地将自己所熟悉的或者比较欣赏的一种个性代入,而写男人,就没那么容易,何况我对写故事全无经验,所以刻意地模糊了他的个性。

    又走题了。还是说程少臣这个名字的事儿。当初姓氏我是早想好了的,沈,程,这是百家姓中我最喜欢的两个姓,发音好听,字形也有气质。但是程小二的名字,初始我想加一个“正”再加一个“kai”字,楷,锴,铠,还是凯,没想好。结果也很巧,我一个熟识的网友,恰恰写了一篇小短文,文中的男主名字里有个楷,为了避免撞车,大改之。这也是同事给我的灵感,我有一位同事永远念不清zh、ch、shi、r和z、c、s、l的区别,却常常bs我标准的卷舌音(因为他发不出来呀)。于是我把男主角的名字改成现在这个再绕舌不过的名字,三个音全是卷舌音,我一边想像着我那同事一定会念成“cengsaocen”一边觉得十分的有趣,于是男主角的名字就这么定了。

    虽说写番外时脑子是乱的,连男主角个性都不确定,但几位配角,张总,贺秋雁,以及林虎聪,这三个人却是有生活原形的,一位是我的第一任领导,另两位是我的好友,所以每次写到他们时,都十分的流畅。

    一直以来都有读者不住地问:番外呢?啊?番外呢?叹口气,我再回答最后一遍吧,番外全写进正文里去了。我都快成祥林嫂了。

    这一段话痨结束之前,我再说一点件关于这文的八卦。其实…按我最初的设定,这两人本来是用不着离婚的。毕竟离婚是件多么伤筋动骨的事儿,而且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而我向来是乐于为和谐社会做贡献的好公民。

    只是嘛,那个番外写到大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不让他们离婚,这番外我就写不下去了。所以,我思考了十秒钟后,决定:离吧。

    当然我因为恶意拆散人家姻缘付出了代价。后来开始写正文时,我足足折腾了十二、三万字,才把他俩给捣腾得劳燕纷飞了,而且那是我写得最不满意的一部分(一路看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要知道,这个文,我原计划一共写15万字就应该打住了,结果我整整多写了一倍的字。

    在努力拆散他俩的时候,因为我一直是按部就班的人,做不来呼啦一下就离婚的事,于是翻来覆去地折腾,心急的读者说:拜托,快让他们离婚吧,早死早超生。厚道的读者说:拜托,你就忘了番外那码事儿吧,让他们闹一闹合好吧。

    不离当然是不行的,不然我那六七千字的番外岂不是白写了?于是在经过了艰苦卓绝的奋斗后,这两人终于一拍两散了。据说有心软的读者哭了,然后无良的区区在下我乐不可支,我终于把最难啃的骨头给灭掉了,哈哈哈。

    (三)

    就这样,几千字的番外在情人节的夜晚贴到网络上了,居然有读者(ms主要是友情的成分)。过了一两天,这少数读者中的少数人问:“咦,正文呢?只有番外没正文啊?”于是我开始写正文了。

    年过完了,鞭炮放完了,连幻想中本该只是闹闹别扭的男猪女猪都被我搞离婚了,原先构思的那个以新年开始的开头似乎也写不下去了。正逢当日工作很烦,领导找我麻烦,同事拖着我讲八卦,所以就有了那个模拟了一下《长腿叔叔》开头第一句话的网络版的开篇。

    写着写着又写了几天,我的十位数读者发现不对劲了:“咦,男主呢?倒底谁是男主?”“放男猪!放男猪!”

    不是我不想放他出来,而是我不知道怎么把他放出来(尤其当我还不知道他应该是个什么德性的时候)。后来…在我写了足足一万字,又熬了一个很没劲的夜之后,终于把他踢出来了。

    这一点说起来真要感谢猫先生了。故事里,程先生喝得有一点点高,悄无声息回了家,把刚洗完澡的女主角吓了一大跳。事实上,就在那之前的一两天,猫先生又一次舍身为公去做三陪(陪吃陪喝陪聊),我估摸着他至少要夜里十二点归家,谁料那日他早回来一个小时。于是一边洗着澡一边天马行空想象着的我,一走出浴室门,就发现黑灯瞎火的客厅里坐着人,而我居然没听见门开的声音。

    虽然半秒钟后我就认出那是屋主之一,但那没能阻止得了我的大脑与行动的不配套,所以我尖叫“啊”把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猫给吓醒了。他说:“半夜三更的,你想吓死人啊。”喵的,典型的恶人先告状。

    受惊吓的后果是,我的心跳十分钟后才恢复正常,然后我得到了男主角该怎么出场的灵感。

    后来我的编辑说:“男主角出场是不是太晚了?”我说,嗯,是啊。于是出书版里,这一段提前到了第一章。我更喜欢书版的这个开头,但是在当时,我根本写不出来。

    如前面所讲的那样,这个故事,只有一条主线,没有大纲,写最初六七万字的时候,完全是准备写之前才想:咦,接下来我要写什么东东呢?每一个推进,每一个细节,都是临阵磨刀的结果。写到六万字时,我惊然地发现,完了,写扭了。我明明打算让这二人一直相敬如冰下去,怎么婚前居然也有甜<img src="image/mijpg">时光呢?但回头看看,就好比你爬山爬到山腰,仰头向前看晕,低头向下看也一样晕。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掰故事凑字。

    好吧,虽然我拒不承认这个文是写我自己的故事(怎么可能?我有那么好命么),不过这故事里的确有许许多多的细节取材自我的生活。比如,第一次出场的重要道具白色郁金香,那是我最喜欢的花;比如安若喜欢美国老电影,收藏水晶石,讨厌小动物…这些癖好本属于我。

    程家的二公子颊边有一个梨涡,只有笑的深时才看得见,很多人以为那是照着赵文瑄大哥的样子写的,其实不是,那枚梨涡长在我家猫先生的颊上,只是我把方位换了一下而已。程小二的一些小动作,喜欢躺在沙发上睡觉,在床上时喜欢蜷成一团,还有一些恶质的坏习惯,也取材于猫先生。

    丽江嘛,那是我的<img src="image/mijpg">月地,包括古城里某位纳西族姐姐的感慨,那都是原话。当时天上下了冰雹,我俩在那家店里避雨,猫先生直到两年后还对那位姐姐念念不忘,说摩梭女如此纯朴,相见恨晚。他说一回我揍他一回。还有,我真的在那家店里买了三条不同颜色的手织的披肩。

    还有对川菜的爱恨交加啊,安若的睡眠强迫症啊,程小二的恐高症啊,当然都事出有因。甚至有一些看似无关的内容,比如第三部分里,有一段安若同事聚会时的闲聊八卦,还有一段安若同事出轨的片段,那个,嗯,诸如此类。

    喔,还有个细节一定要提,就是关于程小二同志的混蛋事迹之一,马上要出差了才通知妻子。那是我家猫先生的专属,而且我记得他做了不止一回。还有一次,我本以为他晚上回来,但是他中午就回来了。可气的是,他不但没告诉我他回来了,甚至我因为公公的事拨了个电话给他,他都没说已经到家了。那时我一心以为他还在上海,因为天气不太好,我一度担心得要命。这一个,我好像也写过了,在开头。

    我当然没安若那么好的修养。猫,你这厮,可终于让我揪住你的小辫子了,看我咬不死你。我小题大做,借题发挥,后来他好像再也没敢犯同样的错误。

    所以,每次有小读者说:这个女主角啊,有什么好啊,真我们完美的男主角到底看上她什么啊。我都有一股火气,噌噌噌,冒上了头顶。

    这个故事里的男主女主都不完美,优点缺点都十分明显,在外面的天地里固然人模人样,但是回归二人世界时,那个智商与情商的指数,一度与当前的股市似的,惨不忍睹。

    我一点也不介意别人骂男主角,但是遇上没完没了骂我女主角的…

    q:这女的真是我见过的最讨厌的女主角。

    a:那明明是我心目中女性的典范,是我学习的榜样好不好。

    q:这女的太不讨人喜欢了。我家完美的小二啊。

    a:告非啊。乃不喜欢有什么用啊,你家小二喜欢啊。

    q:同告非,我家小二到底喜欢她什么啊?

    a:喜欢她的一切呗。男人啊,就是贝戈戈。

    真可惜,都怪我一直致力于假装成一个有气质的白文作者,所以,上述对话我始终没有什么机会说个过瘾。

    (四)

    继续说说关于这个文中的角色设置。

    前面讲过了,有三个人,安若的领导张总,贺秋雁,林虎聪,是分别按我的第一位领导,我的很要好的一位女友,以及一位男同事来描述的,个性方面很像。因为他们三个都是最早出现的角色,即早在正文开写前的番外里就出场了,那时我对这整个故事还没什么完整的构想,所以角色个性自然而然也捡了身边现成的来写。

    接下来是江浩洋。因为卡在男主角不知该如何出场的问题上,所以初始版本中,男配江浩洋先出场了。这个角色,或许明眼人能看出来,其实是照着我非常喜欢的一本书中的男主角来设置的。因为太喜欢,不忍心让他作炮灰,所以在整个故事里,包括各个涉及到他的番外,他尽管戏份少,但是待遇并不差于主角。他没受过大虐,没有为了故事进展损伤过形象,甚至在那个书版的番外里,他有一个非常不错的结局。最初我有想过,他与安若分手的原因是因为他出轨,后来不知怎么就弃了这个设定,大概当时我想把出轨这条线送给程小二。结果写到那儿时,小二也没有真正的出轨,也许在我心目中,男人一旦实质意义上以不道德的方式出了轨,就再不可原谅,所以能免则免了。

    秦紫嫣这个女子,她虽然戏份不太少,但实实在在是个女龙套。每次提到她都不安,因为这故事里的角色,我最愧对的就是她。这个原型是从琼瑶阿姨那儿借来的,连名字也是,紫烟,很诗意很我见犹怜(当然也可以说雷),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后来这名字我也受不了,所以网络版我让她改了一次名,书版里就直接让她叫紫嫣。虽然这角色不怎么讨喜,但她心肠不错,也没做过什么坏事。程少臣与安若都很明白不是?她不过是个借口而已。至于很多读者觉得她的故事要交待清楚…其实没必要了,我那么多事没讲明白,都已经被批拖沓罗嗦,如果再写上她的一万字,那这故事就更凌乱了。

    谈芬这个人出现得比较意外。最初我只是需要一个在情人节番外里出现的名字符号,因为她是男主的秘书,所以我向读者征集姓名。几分钟后,一位读者说(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这是她一位好友的名字,问我能否用得上?我欣然接受了。起初为了体现我的亲妈品质,我很想把秦紫嫣配给江浩洋。后来我觉得,江与程少臣很相似,既然程根本不可能爱上秦,那么江也不会。那他像那样理性的人,如果再找一个女子,想必也同安若第二次的选择一样,再找一个与他的前女友很相似的那一类(虽然他有过很多的女友,但考虑过结婚的,安若应该算是唯一的),而谈芬,她与安若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所以谈芬的戏份到后来多了一些,成为戏份很独立的配角。而秦小姐,则成为本文中真正的炮灰(实在对不起啊,我总不能一一兼顾)。

    以前有位朋友提醒我,说这文中的支线人物太多,以至于不细读分不清谁是谁。我也觉得。但是因为写得太随兴,难免凌乱,但每个人物的出场,都是有原因的。在读者看来多余的东西,在作者这里,往往跨越不过去。比如被很多人说反反复复的第四部分,但我恰恰觉得,如果不能顺理成章的让他们复合,那我就会一直罗嗦下去。像安若这种个性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搞定呢?又不是天真单纯的小孩子。根本不可能。

    回头说支线人物。比如静雅的戏份,按说不需要多。还有晴姨,她的戏份是可以全删的。安若婆婆的戏份也可以删。但我把这三个女人写了很多,是为了表达她们的故事吓到了沈安若。

    既然我不忍心让程小二真实出轨以至于安若绝然离去,就只好弄些别的来搅和。还包括安若的小傻妞属下丛越越要自杀,以及某位出轨的同事的妻子到公司来闹那两件事,虽然与正文无关,但这两件事,包括前面那几位女子以及紫嫣的经历,都给了安若强烈的心理暗示,令她对男人这整个物种都绝望,结果就是程先生代全体男士受过了。

    一个婚姻的崩溃,往往不是大事件,而恰是一件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量变引发了质变而导致的。当安若对婚姻没期待的时候,她得过且过,一旦她投入了很多的情绪进去,而程少臣却没有任何改变,甚因为她的入戏而更加地放心,天性敏感的自我保全体质,令她迅速想要逃避。尽管她招了很多读者骂,可我还是要说,在这个婚姻里,至少一直到离婚之前的几个月,她是尽到了做妻子的本分的,而那位被宽容读者称作完美男人的程先生,倒是始终没什么身为人夫的自觉。他被妻子主动抛弃,实在是活该,而且最后的离婚,是由他拍板钉钉,而不是安若。事实上,在那种情况下,在他遭遇失了父亲与孩子的双重打击的情况下,如果他不想离婚,善良的安若是不会再强逼的。

    还有两个看似多余人物。一个是陈晓城,这个名字发音与小二无比相似的年轻人,其实就是一个恶搞符号。这个故事尽管是第三人称,但我的叙述角度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就是从安若的眼睛看整个的故事,程少臣的想法,永远无法真实的体现出来。所以我借了陈晓城的嘴,在他即将再度出场前,把他的其实并不浪漫的回头动机描述了一下。而且安若对陈晓城的态度也很值得玩味,她是个对任何人都友善的女性,唯独对陈晓城,算不上太友好。可见在她的潜意识里,她是把他作为程少臣的替身对他很与众不同,给过他特别的优待,也对他有排斥感。毕竟这孩子与那家伙确有相似之处,名字,特长,以及那一曲大黄蜂。所以后来安若对程少臣的再度出现那样的排斥,因为他搅乱了她的生活,在这里算是一个伏笔吧。

    至于那位施董事长,把他摆出来,也算是为了证明,安若其实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虽然整个故事始终没有描述她长得多么美艳动人,多么让人一见便难忘,但她个性里的确有很>吸>引男人的成分,所以程少臣当初一时兴起去追求安若,虽然脑抽的成分是有,但也并没离谱。安若本来就是他比较欣赏的,认为可以作妻子的那一类女性。而安若对施的落落大方的态度,对比她后来对江浩洋的大方态度,再对比她对程先生后来的无礼态度,足见她对程少臣的感觉永远与对别人不同。女人只有对自己很重视的人才会任性与失礼,尽管她可能不承认。而她在与男人交往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精神洁癖,是程少臣一年半以后再回来,而她仍然留在原地的主要原因(程少臣真tmd幸运)。

    (五)

    都市故事一向都很容易撞车,无论框架,或是细节。因为经典的东西太多,有一些几乎已经成为公式,不由自主地就按那种模式写了。这个故事里自然有很多处,比如,偶遇,分分合合,豪华的宴会,鲜花美钻,误会,流产,一切俊男美女故事里必备的元素,这个故事里都没缺少,俗吧俗吧大家一起俗。

    也有一些细节,因为有明确的灵感来源,所以我以某种形式加了备注。比如他俩在三次婚礼上相遇,这个构思的确来源于《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所以我点明了。还有两处书中很重量级的细节,一处是程少臣将沈安若盛装打扮后带她参加宴会,并送她很贵重的手镯,另一处是两人重逢后,安若自愿地被程少臣骗到酒店里,在电梯里安若自嘲自己是应召女郎,这两处灵感来源于同一部电影,《漂亮女人》,后一处我也把这部片子点出来了,而前一处,含糊地写了一句“就像一部经典电影的桥段”

    再如在婆家过年的那几个段落里,安若找碴般地看的那两部片子,《龙凤配》,《鸳梦重温》,前一部我的确是在暗示,与紫嫣同学曾经有暖昧的,其实是大哥而不是小二,但紫嫣最初喜欢的却是小二,这便是程少臣因怀着愧疚之情对她一直很保护的原因之一。当然,不要理会那部电影的细节,我只用了框架。因为这段故事一直不愿意说明白,所以考据派的读者可以自己去体会,喜欢速读的读者,不妨一略而过。至于后一部片子,因为这故事到了这里还不到一半,但他俩离婚的结果已经是提前揭示过的,所以尽管从文字表面上看,是安若讽刺程少臣,事实上,本作者在向细心的读者剧透后面的故事发展。

    这样的地方很多,不再一一列举。对了,倒是有一处,两人关系彻底崩溃的那一夜,那一段写的时候很顺理成章,觉得就应该这么发展,直到写完了才发现,恶,擦汗,这一段好像与《飘》有些像啊,所以后来出书版我把场景改换了一些。其实恰恰这一段,写的时候真没想过要去参照什么,而且《飘》这本书我有十年没重读过了,真是非常的凑巧。

    (六)

    最后再说一点。我读很多的言情故事后会发现,很多的故事里,会受到另一个故事的很大影响。并不见得是框架相似,或者细节相似,而是某一种相似的感觉,或者说是筋骨或风骨吧。非常细心敏感的读者(比如敝人我),会从蛛丝马迹里发现这个秘密,而有些读者则完全看不出来。

    《过客》也有一本参照物。我曾经请过很熟的读者来猜这本书的名字,但没有一个人猜对过,可见的确很隐藏。好吧,我来说,是阿蛮的《豆芽小姐》,很吃惊吧,因为这两本书的重合度非常的小。如果我不提,应该少有人能将两本书联想到一起。

    《过客》的结构很像《豆芽小姐》,前面是倒叙,然后故事回到起点,一直讲叙到故事的开头,再继续发展。故事中男女的关系多少也是有点像的,男主角对女主角的追求,若有若无,若隐若现。重聚时,因为女主对男主的极度不信任,以至于男主的回头之路困难重重。过客故事的叙述次序,以及非常平实的文字基调(其实我也只会写平实基调,稍一华丽就驾驭不了),就是参考这故事来的。另一个参考点,是程少臣的妈妈,萧老太太的个性,与《豆芽小姐》里男主的妈妈的个性很像,刀子嘴,豆腐心,面冷心热。

    阿蛮是我最喜欢的台湾小言作者之一,而这本书,是我认为她写的最好的书。但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我曾经向无数人推荐过这本书,有人爱若至宝,比如我,而有人则视为鸡肋,比如我表妹。

    其实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没有一个故事可以让所有的人都满意,何况像我写的这种缺乏思想境界与生活内涵的小文章。但如果《过客,匆匆》恰好是你喜欢的故事,我会觉得很荣幸,并十分感谢你的喜欢。

    写文一周年之际,留下这篇后记,权作纪念。

    《过客,匆匆》书中提到的电影与剧情关联系说明

    无聊的时候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我不查文了,凭记忆写吧。只怕大家都记不得哪一部在哪一段出现过了吧,哈哈

    1、《无极》

    故事的开端,沈安若与贺秋雁去看电影,然后才引出了小程。改文的时候,我把这一段改到了最前面,这样书版小程会早于小江出场。

    这部电影倒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主要是为了标记时间,毕竟算是年度最受瞩目的影片,纵然与我们的期待相差很大,仍是替它抱过一阵子不平,总不至于差到一无可取啊,只是期望值大了点,失望度高了点而已。我喜欢谢无欢,多么鲜明的一抹亮色。

    《过客》的故事开始于农历小年的前几天,《无极》公映的时间是2005年12月至2006年的1月,所以这个故事的开端便是2006年的年初。

    非得牵强地扯上一点剧情,从沈安若对《无极》这电影的评价中已经可以看出,这个柔柔弱弱温温和和的女子,有一个很丰富的内心,所以她明明外表温柔贤惠,其实别扭得要命。再有,圆圈套圆圈啊娱乐城,那个就是传说中的“围城”吧。

    《无极》讲的是一个关于宿命的故事,安若这个人,其实也很宿命。

    2、《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1995年的片子,休。格兰特一举成名,红到发黑。

    安若与小程连续三次在别人的婚礼上相遇,所以安若第三回见到他时(就是倪董儿子的自助婚宴上),随口说他令她想起一部电影,就是这一部。

    片中男女主也是连续三次在共同朋友的婚礼上相遇相识,关系亲密,几乎相爱,但没有共同生活的打算,于是男主按计划娶自己原先的女友,这是第四回婚礼,当然泡汤了。片子的结尾,男主女主相约不结婚,就这样下去。三场婚礼之后还有一场葬礼,也是他们共同的朋友。

    跨越整文来看,这部片子就是我最初的灵感来源(所以说,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做后妈嘛),三场婚礼偶遇,第四场是他们自己的,小程父亲的葬礼是他们关系的分界,正文故事的结尾,没有婚姻,只有承诺。

    安若当时不肯跟小程说她想到的电影名,是因为那时候他们不熟,而片中男人女人却是恋人,安若自认这样过于轻佻,打死也不说。当然聪明的小程当时反应不过来,过后也不可能不知道。

    3、《逃跑的新娘》

    这是后来小程跟安若有了真正实质性的接触后,没话找话的时候说:我知道你当时指哪一部片子了。他指的当然是“四个婚礼”但心思百转千回的安若立即随口胡诌“你也看《逃跑的新娘》?”那片子里婚礼场面也够多,而且她这样插科打诨,是很有恶搞效果的。放在前面的故事里,这部片子没别的用意,但如果把第四部分的内容也考虑进去,这里早就暗示了,沈安若后来对于婚姻的恐惧,时时刻刻都想要逃避,无论是在婚姻中,还是他们离婚后又重逢。当然,她最终还是躲不开小程的魔爪。这片子大约是1999年的吧。

    4、《化身博士》

    接上,安若故意捣乱改了电影名,于是小程也恶毒了一把,说不是《落跑的新娘》,而是《化身博士》。

    这部电影是指1941年英格丽。褒曼作女配的那一部。其实20年代就有一部片子,40年代的也是重拍片,大概2005年还是06年的又重拍了一回,但这时候应该是2003年末或2004年初。杰克博士为了论证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邪恶的自己,用自己做实验,结果变得人格分裂。

    小程是借机讽刺沈安若表里不一,明明是一个清淡的良家女子典型白领,偏偏夜半三更在夜店里冒充流莺。啊,真是不厚道的家伙。

    其实他讽人的时候也讽了自己,因为他也很表里不一,外表怎么看都是优质青年,哪晓得内心那么邪恶。

    5、6、《春光乍泄》&《花样年华》

    差点忘了这两部。这两部都跟剧情没什么关系,后面这一部,是因为安若提过一句话,大致是大家宁可跟网友互吐衷肠,也不会对身边的人倾诉半句,就如《花样年华》中梁朝伟的那个角色(唉,叫什么名字来着,懒得查了),只对树洞倾吐心事。

    《春光乍泄》是因为用了它一句台词,江浩洋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于是他们的关系反反复复。这电影还有一个作用也是标记事件,文里说哥哥刚去世,那时候安若和江浩洋的关系也差不多到头了,那是2003年。因此,安若和小江正式分手,与小程开始的时间,应该是2003年年底,或2004年年初。因为当时是冬天,我好像写过了。

    至于安若和小江谈了几年恋爱,小程大安若几岁之类的,我改文的时候改过了,大家尽量忘记吧。

    前一部大概是1997年,后一部是2000年?记电影年代是件讨厌的事。

    7、8、《办公室的故事》&《费城故事》

    这是安若从小程家出来,用来给自己的失恋疗伤的电影。最初的版本还有一部《出水芙蓉》,我很早就删了。两部片子都有个“故事”这样观众的游离感会更重一些。

    《办公室的故事》,非常有趣的前苏联电影,我没记错的话大概是1977年拍的。一对冤家,整天吵吵闹闹,竟吵出一段姻缘。当时选这片子时,便暗示了安若和小程这一对儿,将来就是这样的欢喜冤家(表看他们现在道貌岸然的客气样子,哼)。后来他们无休无止的吵闹,证明亲妈我是非常有预见性的吧。

    《费城故事》是1940年凯瑟琳。赫本和加利。格兰特那一部,一对离婚男女很戏剧性地复合的故事。其实他们重逢以后还一直在闹,不过男的对女的好像更关注一些。这个,咱们不多说了,参考这个文的第四部分。

    看我选片选得多么亲妈,这时候还算故事开端吧,如果大家很留心,其实根本不用纠结结局,因为这些片子都定了基调了。

    9、隐藏的电影《天边一朵云》

    安若喜欢拿来催眠的片子一般是蔡明亮的电影。里面好像提过一回,一分钟不动的镜头,一共只有一句台词,我没好意思写片名,是《天边一朵云》。里面那对男女压抑暖昧的关系,互相>吸>引,各怀心事,其实很像后来安若与小程的状态。

    对了,没写片名还有个原因,这片子是2004年下半年的,但是安若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很分明是春夏之间,其实那时候这片子还没出来呢,当然要打个马虎眼。

    10、《罗密欧与朱丽叶》&《泰坦尼克号》

    这两部片子跟剧情没什么相合性,不过是推动了一下剧情。

    前一部是安若和小洋洋一起看的第一部电影,这一段后来我弄番外里去了,从正文里删了。对了,这个题材历史上有太多片子了,我写的这一部是里奥纳多那部后现代漏*点版。

    从这个片子上就知道,安若跟小江怎么可能有未来嘛,第一次一起看电影,竟然就是这样的大悲剧。他们俩的缘分,失散于错误的时间相遇,又错过于那么一瞬间,跟戏里那对主角儿一样。倘若当初安若与小程第一次约会回家,见到了小江,那故事的结局,可能就是另外一种了。

    安若跟小程看《泰坦尼克》也只是为了引发下面那一段话,这两个人,没一个相信爱情。

    《titanic》虽然也是大悲剧,但是么,因为他们是随便换电视台时正好看的,只看了小半段,所以他们的结局虽然曾经有悲伤,但并没有一悲到底。

    哎,我也真的很宿命啊。

    前一部是1996?titanic是1998还是1997?我只记得获奖以及在中国公映是1998年。

    11、《瘦身男女》

    这片子只是随便提了提,我个人比较不爱这片子,疑心编导歧视胖人,因为片中的人一旦变胖,好像智商都下滑。

    电影的结尾,无辜的男配女配因为失恋狂吃浏览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也把自己吃成巨胖了。安若最擅长的就是一不舒服就去狂吃,所以她很疑心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其实她一直很瘦,很瘦,瘦到全身只有两个地方有点肉,所以小程总是…啊,我cj滴飘过。

    2001年的片子,这片子我不推荐,虽然是杜琪峰导的。

    12、《大河恋》

    提这部片子,纯粹为了花痴一下年轻时代的布拉德。彼特。请结合电影镜头,再想像一下小臣衣袂飘飘,站在船头迎着海风抛饵的洒脱动作,陪我一起流口水。

    1992年拍的。

    13、《傲慢与偏见》

    我文中提的是1980年bbc的版本。如果非要把两版达西的气质与小程相比,还是80版的这一位冷冷的贵气更接近一点。严格说算不上电影,应该算剧集。但长度也勉强可以跟电影一比,因为我记得只四集。其实我爱2005年9月的那一部,只是故事发展到如今,应该是2004年底或2005年初的光景,那时候这部电影还没有出世呢。

    内容嘛主要是拒婚,伊丽莎白拒了两场婚,柯林斯一场,达西一场。其实安若也拒了两场,不过都是小程的(可怜的孩儿啊,小臣臣)。

    然后我们把故事拖到终结章…小臣臣一边跟安若呕着气,一边尽力尽力地对安若的家人好,是不是也很像达西捏?所以安若虽然嘴上不说,仍是被打动了一下子。这一段,我光明正大地抄俺家奥斯汀,竟然无人看出,还说我像韩剧。kao,韩剧!我撞墙去也…

    14、《饮食男女》

    单看名字,这片子多么符合婚后的安若和小程啊,平平淡淡,波澜不惊,除了吃就是睡(表不cj啊童鞋们),生活里只有这两样东西了。李安的片子里,我最爱这一部。

    放在安若允婚的那一章里,安若当时是有点心理暗示的。片子里,吴倩莲那角色,思来想去,终于答应了男友的求婚,冒着雨去敲他家的门,却发现了另一个女人。

    安若当时是想答应程少臣的求婚,但是她疑心重,始终不信小程娶她的动机很单纯,她很担心自己也会像吴倩莲那角色一样,落个自嘲的下场…所以,小程说的对,她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他,也不投入。

    第二卷是以大团圆结束的,我故意留了这个尾吧,就是为了提醒读者们,表欢喜太早,后面肯定有虐呢。我是多么善良的作者啊。

    这片子是1994年的。

    15、《龙凤配》

    奥黛丽。赫本1954年的代表作,完全为她量身打造的。大名鼎鼎的男主男配不说了,因为无论少卿还是少臣,可比他们帅很多。后来哈里森。福特任男主,重拍了一部叫作《情定吧黎》啥的,论质感,当然是比不得老片。

    片子只暗示几件事实,女主曾经爱弟弟,爱了很久。大哥爱女主。弟弟希望大哥留住爱情,所以跟他打了一小架。至于弟弟对女主嘛…那实在不是爱情。

    这个本来是想写番外的,但是我懒啊懒,其实交待得这么清楚,后来也说了,不写留点白,更有美感不是?

    安若其实也就是在胡编加乱猜,谁知道她猜了些乱七八糟的啥,作者我可是很厚道地把故事实情都写出来了。

    16、《鸳梦重温》

    我巨爱的一部老片,1942年的。男主失忆,与女主偶遇,结婚,后来男主出车祸,再失忆,却忘了女主。女主设法做了他的秘书,两人再度结婚,男主却始终未能回忆起过去…直到片子最后。

    安若拿这片子讽刺小程跟女同学故地重游。

    后来小程又拿这部片子讽安若在小江面前顺从温柔。

    其实我之所以弄上这部片子来,只是为了提前公告,真正将要“鸳梦重温”的其实是如今关系废得像鸡肋的这一对儿。

    17、《时光倒流七十年》

    这部电影…紫嫣说了,无望的爱情,等候,不至。这部电影属于她,音乐也属于她。

    她那样留恋这首曲子,当然大概也许可能是因为小臣曾经给她弹过,或者曾经两人合作过。

    但小臣并不留恋,甚至连弹都不愿意弹这一首。可见小臣臣,真的与紫嫣,很清白啊很清白。

    这片子是1980年的。

    18、《真情假爱》

    乔治。克鲁尼与泽塔。琼斯的一部轻喜剧,2003年,算新片了。女主角人生目标是寻觅有钱男,嫁之,离婚,赚得大笔赡养费,男主是离婚案律师,专门帮着女人坑男人,或者帮着男人避免被女人坑。男主害了女主,所以女主报复他,最后两人结婚了,互相陷害,当然结局是好的。

    片子的关键词在于婚前财产协议。以安若的个性,是一定一定一定会跟程少臣签这个的,当然以小程的大方,不会亏待安若。安若本来就不穷,家境也不差,离婚后,就更大赚一笔。

    贺秋雁怕刺激到她,不让她看了。但安若本来就很擅长自嘲,如今触景生情,当然要笑。

    19、《玻璃之城》

    安若爱泡腾片的坏习惯,就是从这部电影里学来的。除了往养花的水里扔阿斯匹林泡腾,还喜欢看vc泡腾翻滚挣扎。剧情本身…牵强地说,这是一部关于回忆的电影。映射一下安若的内心,其实离婚后,纵使她表面完全不在意,其实她常常回忆,而且,她表面过得越云淡风轻,她内心就越比以往更纠结,比如她那些莫名其妙的怪习惯。

    1998年的片子,恰在香港回归后。

    20、《喜宴》

    李安1993的作品,这一部也是极喜欢的。用来这里,其一是衬一下在正文里从没有正面出现过的安若与小程的婚礼现场。正因为这个电影那折腾的婚宴,安若晚上做了那过于真实的梦,梦的最初,每个镜头当然都是真实的,包括很多场船…最后那一下,就是她的心理暗示了,所以她惊醒。片中女主纵使在那种情况下有了孩子,仍然留下它。而她那合法的孩子,却没有保住,她内心深处,是一直有深深的负罪感。

    另一点,片子里年轻时的赵文瑄哥哥啊,睡得迷迷糊糊的稚气表情,一笑便抿出深深酒窝,暗色的条纹睡衣…安若当然越看越觉得他像某个人啊,而且小臣的这一面,一直是最令她内心柔软的一面。她当然要啪地关掉电视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21、《蒂凡尼的早餐》

    这个也随便写写的。安若非常纤细,爱穿黑色小礼服,长得也纯净,在晚宴上时,是有一点赫本的那种风采的。因为整文里我一直没正面描写安若的长相嘛,所以这样旁敲侧击了下。

    而关于蒂凡尼,小程这混球,最喜欢用这牌子讨好她,虽然总也讨不到什么好去。小程说过嘛,钻石之于女人最可靠。言外之意说,你既然觉得我不可靠,那我就送你可靠的东西呗。

    安若那样不待见小程用钻石收买她,却在离婚后,自己也买蒂凡尼的钻戒,多么有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妙。

    片里的赫本可以算个交际花了,所以这一章的中间,安若也跟着小臣去了他下塌的饭店,冒充了一次那个啥,在电梯里还自娱自乐了一小番。

    小程为啥那么讨厌安若穿黑色捏?真奇怪啊,我也搞不明白。小臣第一次挑安若衣服的刺儿那回,之前我写的是绿色,我改文时改成黑色了,只有这样才能惹到他。

    1961年的片子。

    22、《漂亮女人》

    参考上一条,电梯里。电影中商界精英男把在街头捡到的应召女带回饭店了,女子在电梯里行为不怎么高雅。

    因为安若脱了外套脱了鞋子,没想到进了别人,还暖昧地看他们,所以安若当然要自嘲一下子。

    这片子在前面没提名地也出现了一回,小程和安若确认男女朋友关系的那一夜,他陪她去做造型,选衣服,选首饰,安若心中焦灼,觉得像在拍老套剧情的电影,她想像中的也是这一部片子,因为几个主要元素都十分吻合啊。那时候,她也将自己自动代入了这戏中女主角的身份,只是当时单纯的安若,实在没有现在这么有幽默感,这么懂得自嘲以及自娱自乐。

    这个片子是1992年吧。

    23、《色。戒》

    2007年。我竟写了三部李安的电影,我明明不算他的粉…默。

    关于色。戒,我始终也没弄明白,到底是易先生该戒女色,还是王佳芝该戒男色。但之于安若自己来说,当然是戒男色啊戒男色。她与小程的关系,一直是因为她处于绝对的弱势,而令她没有安全感,担心对方会伤到她。这回她又受了迷惑,但还自我催眠“终于反败为胜地利用了他一把”结果发现…呃,其实还是自己被戏弄,当然要恼羞成怒了。

    24、《茜茜公主》

    第一部,剧情大家都知道,重点在于真实历史以及片子中的场面。这片子的第一部是拍于1955年的。

    小程被纯美爱情和那盛大的婚礼结尾所感染,冲动地求婚。

    而安若则想的是,这样美好的故事,终究也是那样的现实收场,怎么能够令人相信爱情。结婚会毁掉一切现有的岁月静好。

    这两人,根本就是彻底走了岔道。

    男人女人,到底思维方式不一样。

    至于安若看图文台时乌龙碰上的那几部电影,那是我从盗版录像带年代看过的若干不知片名三流电影里挑出来的最俗烂的桥段拼贴而成的,具体电影是哪一部,根本想不起来了,所以表问我了。

    (待续)

    我漏了两部电影。

    《绅士爱金发女郎》

    这是梦露1953年的电影,她演一位拜金歌女。片中最著名的是那首传世之歌:钻石是女孩最好的朋友。结合《蒂凡尼的早晨》那段解释,这句话小程对安若提过,又总是送她钻石。所以当白色郁金香出现后,安若很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前夫,以及那枚求婚大钻戒。

    其实那天她想起前夫还有一个原因,细心的人会发现吧,安若跟林虎聪去吃饭的川菜饭店就是她与小臣第一次正式约会的那一家,而且小林说了一句跟小程当时说过的很像的话,他说出去吃饭付款的一定要是男人啥的。

    《教父》

    这个没啥别的意思,结合正面出场一瞬后来都是名字的黑道郑大哥的现身,服务生小弟联想起了港片蛊惑仔,安若劝他时的意思说,既然要把黑道片当衡量黑社会的范本,那就该看最宗师级别的么,比如《教父》。噢,艾尔。帕西诺,你好帅啊你好帅。

    再接下来是音乐:

    1、《时光在慢慢消失》

    词:林夕曲:罗大佑

    原唱:罗大佑

    罗大佑2004年专辑《美丽岛》

    这首歌出现在文的很前面,小臣首度出场后,送安若去上班,车上放的这首曲子,安若听得喘不过气来。

    这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首歌,但不得不承认,真的很怪,不适合的时间听,会有不适感。老罗十年如一日的破锣嗓子,将本来就断断续续的歌唱得支离破碎。编曲的是周杰伦那支鬼才团队中的编曲老师加乐手钟兴民,所以这歌的氛围很诡异,曲式很机械,曲调很平板,歌词很晕眩,总之…很像安若和小程婚后的生活。

    其实这两人的很多爱好是相同的,这么冷的歌,两人竟然都很熟。

    小臣在全文里的形象一直是从安若的眼中折射出的,是一个偏颇的视角。真要发现他的一些秘密啥的,只好从这种小问题上着手了。比如,他是罗大佑那老愤青老怪卡的歌迷,还有,他竟然喜欢这首歌。

    2、3《催眠》&《边走边唱》

    《催眠》词∶林夕曲∶郭亮原唱:王菲

    《边走边唱》词∶邬欲康张方露曲∶陈志远原唱:黄磊

    这两首歌是安若与江浩洋闹得很僵的时候,跟同事在ktv里唱歌的曲目。

    菲的《催眠》是她的歌里我最喜欢的之一,多慵懒洒脱的英式摇滚风,多后现代的歌词。抄上两句,不熟又感兴趣的自己查吧:“从头到尾/忘记了谁/想起了谁/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有没有荒废”“第一口蛋糕的滋味/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太阳下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有人在k里唱过这歌没?这歌调子看似波澜不惊的,但唱的时候实在是一种发泄。这种很痞很灰的歌是安若最擅长的歌,她一向是个口事心非表里不一的女人,喜欢的东西与她的外表很不一样。

    《边走边唱》就是用了它的一句歌词:“不如一切这样吧/你和我就算了吧/谁都害怕复杂/一个人简单点不是吗/一个人简单点生活吧”她与江浩洋处得累了,已萌生了去意也,反正任何时候,她首先要让自己好过。

    4、《人生何处不相逢》

    词∶简宁曲∶罗大佑

    演唱:陈慧娴

    这歌原始版本没有,后来我加了,在安若与小臣酒吧见面的那一场里。之前婚礼的三回巧遇,如今在这样的场合竟然也能遇上,恰如歌名。其他的,不用多说了。

    这歌有个国语版,周华健演唱的《最真的梦》。

    我喜欢陈姐姐版本的,虽然我很爱华健哥。

    5、《春之圆舞曲》

    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传世名曲,安若与小程“定情”之夜的那支华尔兹。

    最初稿顺口胡诌了一个《蓝色多瑙河》,但很快我就改过来了。论名字的话,当然是“春之声”更贴题啊,宅女的春天又来了么。

    这音乐后来又出现过一回,记得么,在江浩洋与安若后来约会时正撞了小程他们老同学聚会的那一场里。新落成的音乐喷泉广场,正播了这一支曲子,所以安若立即要求走。小江并不了解内幕,还多说了一句“你以前喜欢这支曲子”嘿嘿。

    6、《命运交响曲》/《第五交响曲》

    就是贝多芬那著名的“命运”呗。也是“定情”之夜,安若存心捣乱其实,当小程说女子选欣赏音乐时应该挑一点符合女子柔婉气质时,她竟然让小臣弹一段《第五交响曲》,简直是破坏气氛啊。

    这一支曲子后面又出现了一回,也是音乐喷泉广场,因为“命运”肯定是音乐喷泉的必选曲目嘛,其实这曲子响起时,安若就不免回忆,她记性忒好。后来再一出现“春之声”安若简直要崩溃。那一章叫“怀旧的季节”不只小江怀旧,她自己也在怀。

    7-11、《大黄蜂进行曲》/《超级玛丽》/《飞越彩虹》/《夜曲》/《月光》

    《大黄蜂进行曲》我记得应该是一组管弦乐曲《野蜂飞舞》,作者是谁偶不知道,只记得马克西姆的演奏。

    这些曲子全出现于那个所谓的“定情夜”有些只是出现了名字。安若就是捣乱啊捣乱,存了心的为难小程,竟让他用钢琴弹游戏音乐《超级玛丽》,小程顺了她的意思弹了大黄蜂后,就不再理她。

    这里面有点典故,其实《大黄蜂进行曲》/《超级玛丽》这两支,都是我家周杰伦同学在娱乐节目或者演唱会上用钢琴玩的小把戏。安若当然跟她的亲妈我一样都是小周歌迷啊,之所以在文里始终不提,是免得给小周找骂。

    像小臣钓鱼时说“钓不到鱼不重要”她马上想到小周的篮球宣言“不进球不重要姿势好看最重要”后来出差遇上鸭的那回又说“模样要像周润发身材要像郭富城会弹琴最好跟周杰伦差不多就成”其实安若那回说的话里全有隐语,她明明是想说,你长得不能比我前夫丑身材不能比他差弹琴水准不能比他低否则一切免谈啊免谈。唉,口是心非的痴情的安若啊,所以那晚她又回想起了小程。

    后面小程的那三首曲子的建议…表说《飞越彩虹》跟金三顺有啥关系,人家这曲子红了六七十年了。至于肖邦跟德彪西那曲子…唉,如果安若表现得跟其他女子一样,他哪有兴致去逗弄她。男人嘛男人,都是头文字j。

    (待续)

    12、《古事记》

    这张碟出现在安若与小程从婆家返回途中,安若放完一遍后又打算放第二遍,被小程制止了。

    《古事记》是日本newage音乐大师喜多郎的一张经典专辑。古事记本是日本的一部神话典籍,这张专辑就俨然一部音乐史诗,七个篇章,天地人和,东西方元素融合自如。撇开历史问题与民族偏见,日本人对于各国文明的融合是相当精妙的,与那yy无度民族那“啥啥都是我们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档次,完全该区别对待。这张专辑大多数人不会太熟,但若扯出哪一段旋律,其实都是耳熟能详,科教节目和电视剧配乐,常常使用。比如那首《大蛇》,我印象中不止四五部电影电视剧都一直在用它。

    但无论如何,这样一张有着盘古开天女娲补天气势的音乐碟都不该在车上播,根本就格格不入嘛,所以当安若要放第二遍时,小程说:换一张,听这么别扭的音乐,怪不得你越来越别扭。按小程的理解,这张碟旋律听似平静,其实狂躁又压抑。

    其实这种感觉,恰是当时安若的状况。小程一直是很了解安若的,只是他并不愿意去深究。

    12b、吧赫与贝多芬

    这边藏了一点东西,吧赫与贝多芬。

    小程建议安若不要听《古事记》时说,春天容易上火,你还是多听听吧赫。

    按我不足1/4瓶子水的音乐素养,一直觉得吧赫的音乐很神圣,很殿堂,很纯净安定心情,所以小程的暗语是说:沈安若,你最近心气浮躁,该修修身养养性了。

    然后,贝多芬的音乐比之吧赫,是公认的令人情绪激昂,热血沸腾。我记得“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中,来自上流社会的女主因为狂爱贝多芬的曲子,令家人十分担心,认为她心绪不够宁静,体内有狂躁因子。

    安若当然听懂了小程的暗语,所以她随口回了一句:我更喜欢贝多芬。

    这两人啊,这个时候,简直是针尖对锋芒。

    13、《花季王朝》

    这也是整张音乐碟,因为之前他们辩论了那一场,安若顺从了小程换碟的要求,换上了这一张。想像一下,车里两人一言不发,只有花儿乐队那四个猴子一样闹腾搞怪的家伙唱着伪朋克的歌曲诸如《嘻唰唰》《天子第一宠》这样吵的音乐,而这两个人明明都是喜静的人,那是何等的一种搞笑的场面啊。

    14、《时光倒流七十年》

    这部电影在前面讲过了,主题音乐是根据《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改编的,很是缠绵悱恻,所以是紫嫣同学的挚爱。

    其实小程当初拒弹这首曲子,不见得就是为了紫嫣(虽然安若是会这样认为啦),这么纠纠缠缠的曲子,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他真的宁可给安若弹贝多芬。

    15、《mycupoftea》

    李克勤2007年的专辑。安若和小臣离婚重逢后第一次坐在同一辆车上,车上放的这一张碟,才放了一会儿便被小程制止。按司机小陈的说法,那是小程最近听得最多的一张碟。安若回家后听了同一张碟,他们俩一直有一些很共同的喜好,与同样的欣赏品味。

    这张碟的玄机全在歌名上,第一首至第五首:《纸婚》、《父子》、《单身继续》、《分岔口》、《花落谁家》,俨然就是他们俩的离婚注解,是不是真的很应景?这一对男女隔着远远的距离听这同一张碟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突然产生心灵的共鸣,我不厚道地笑。

    文中就写了这么几首歌,其实真正隐藏的歌却是在第九首和第十首,《小宝宝》,《再见》。

    我想安若是没那种勇气一直听到这里的,所以文中,她只听到第五首。但是小程会一直听下去的,因为他是在车上听。想像一下他听《小宝宝》和《再见》时的心情,前一首歌就像摇篮曲,里面还有奶声奶气的童音。呃,其实这才是这整个文最虐的部分,比他们真正闹僵了那阵子更虐。因为那时候麻木了,什么都无所谓了,早死早超生,而如今…那种痛是需要细细体会滴。

    16、《爱情风华》

    林海的钢琴专辑,很宁静,很缠绵的专辑,按说也不是小程的个性该听的音乐,可这碟在他的车上,被小陈随手放出来,可想也是他经常听的,正好对应他那阵子的心境,大家意会吧,意会。我把整碟的曲目列一列,记忆的容颜>几度枫红>初开>蔚蓝的回忆>再见往事,再见>守望>风之华>关于爱情>伤>静默>让爱

    17、18、《双星情歌》、《似水流年》

    《双星情歌》

    曲∶许冠杰词∶许冠杰

    原唱:许冠杰

    《似水流年》

    曲∶喜多郎词∶郑国江

    原唱:梅艳芳

    都是很老的歌了,老到我很难查到年代,正应和那一章“怀旧的季节”

    歌词很凄怨,前一首是情伤,后一首是缅怀,其实多少是应了安若的某种心境了,当然她不肯承认,于是果断地关掉。

    安若其实也算个很刚烈的个性了。若把她逼急了,不知会搞出些什么事来。

    19、20《不如不见》、《好久不见》

    作曲∶陈小霞填词∶林夕

    原唱:陈奕迅

    这两首歌是同曲异词,前一首收录于2006年的《what-sgoingon…》专辑,后一首收录于2007年的《认了吧》。歌词内容虽然一个粤语一个国语内容差不多,都是歌者渴望见到以前情人的面,但意境非常不同。前面那首,见面后发现隔着千山万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叹息不如不见。而后一首,其实是一切放下,见面后一笑抿恩仇。

    安若是很想达到后一种心境的,但她却做不到,所以她当然是听着前者心有戚戚焉,而对后一首很有意见。

    其实也幸亏她重逢小程做不到心平气和镇定自如。倘若她对待小程像对待分手后的江浩洋一样落落大方,那小程可是连1%的机会都没有了,任他坑蒙拐骗,只怕他都别想把前妻重新拐到手。

    21、《一夜**》/《海誓山盟》

    曲∶梁翘柏

    词∶周耀辉

    原唱∶陈奕迅

    专辑:《怎么样》2005年

    我最喜欢的陈奕迅的歌之一,很有舞台剧的氛围,一首歌就如同一支音乐小品。内地引进版想来觉得这歌名不够和谐,于是改成后面的了,晕啊晕。

    把这歌改成“海誓山盟”真是太讽刺了,因为本来讲的就是一个一夜情的故事。

    安若跟小程重逢后那个ons,然后发现自己又中了招,还被小程说中心事,气恼之余就设了这支歌的彩铃来刺激他。有两句歌词最应景:“就趁一夜比一生更容易诚恳”还有这一句“就算到明天你会统统不承认

    至少现在你叫我很虔诚”

    安若的意思就是说:程少臣,你以为你又赢了呢,我就是把你当ons对象,就是把你当鸭,气死你吧气死你。

    小程是谁啊,岂有不明白她的道理。

    插一下,前面讲电影的时候漏掉了一部,《乞力马扎罗的雪》,请cj滴回忆,安若在船的时候不够专心致志,想着这片子的结尾呢。

    1952年格丽高利。派克的那一部最著名,男主角生活迷失,和他现任妻子的关系也很瓶颈,所以才到非洲去找刺激。跟安若那时候的心境挺像的。

    电影把海鸣威的结局篡改得很厉害,直接弄成大团圆了,所以我才敢把这部电影写上。

    最后一部,《布拉格之春》

    这个放电影组音乐组都行吧,以音乐形式出现,但我用的是电影的内容。今年的奥斯卡影帝丹尼尔?戴-刘易斯1988的代表作。

    在我贴的最后一个番外里,安若和贺秋雁在车上的交通文艺台中,听到了这电影的一段配乐。这个配乐不是很出名,很难找到,在交通文艺台上更难听到,所以当然是我胡编的。

    电影的结局却是当一切都向着最好的方向前进时,所有人都死于突如其来的车祸。安若这个反应太快太过敏感又喜欢心理暗示的家伙,当然立即便想到了无数的可能,所以她立即猜出大致的事实,并且在医院里几乎崩溃。

    当然一切都是误会,不过安若那么快就让程少臣如了愿,不只因为孩子,也因为她受了这一场刺激,联想到那个电影的结局,人生如此无常,她的那些杞人忧天倒显得十分不重要了,不如惜取眼前人。

    这个番外是前几个月在医院做手术时,整天躺在病床上时想出来的,当时很想用来做结局,但觉得过俗,到底没敢用。那时伤口疼得厉害时便想,索性弄个悲剧出来算了,多爽。还好都是乌龙啊乌龙,谁让我是小二的亲妈捏,真是束手束脚啊,虐不爽,毁不爽的。

    差不多就这么多了吧。应该还有一点漏网的,比如《祝福》啊什么的,跟情节没太多关联,不提也罢。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