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功贼大结局
    逃了没多远,高雅贤就幡然醒悟自己上了一个无比愚蠢的大当。拨转坐骑,再度冲着刚才的战场扑将过来。只可惜为时已晚,程名振等人就像春天的雨水般,转瞬之间就在洺州大地上销声匿迹。任高雅贤带人翻遍了战场周围二十里,也是连个人影子都找不见。

    粮食被烧了,人也丢了。带着一肚子懊恼,高雅贤垂头丧气地回营缴令。刘黑闼忙着调遣兵马防范唐军渡河,听完汇报后倒也没怎么难为他。但很快,高雅贤自己就发现自己究竟犯下了多大的错。

    自从程名振在洺水附近现身后,连续十几天,各地都有被洺州营袭击的消息传来。这些熟知襄国郡地形的“流寇”结成小队,或者趁当地守军不备,混入县城,杀死官吏。或者埋伏在大路两边,打劫刘黑闼手下好不容易从百姓嘴里扣除来的那点粮草辎重。刘黑闼几次派兵去征剿,都一无所获。人派多了,程名振不肯交手,仗着其军中战马数量多的优势,撒腿便走。人派得少了,则根本不够给洺州营塞牙缝。往往是征剿方和被征剿方颠倒了过来,到最后只给刘黑闼剩下一地尸体。

    而刘黑闼还不能抽调太多的力量去解决这根背后芒刺。在漳水河对面的秦王李世民仿佛跟程名振二人之间早有默契般,不断向刘家军施加压力。唐军中装备了大量的床弩,隔着河,就能射得对岸站不住人。而唐军的辎重营更为厉害,居然不顾漳水河春汛在即,随时都可能泛滥的危险,于河东岸搭起了十几座浮桥。在床弩和脚张强弓的掩护下,每天,那些浮桥都会向西岸延伸数尺。一旦其桥头搭上西岸的河滩,除了决一死战外,刘黑闼已经无第二条路可选。

    等待的日子最为难捱。有时候,刘黑闼甚至想下一道命令,后退数里,早点把李世民给放过来。他手中的军粮已经见底儿,即便春汛到来之前唐军依旧不能过河,到了夏天,将士们也会因为缺粮而溃散。而程名振这个狗贼,还在不断地骚扰着他的后方,将最后一点刮地三尺弄来的粮食给劫走。每当运粮队被劫的消息传来一次,刘黑闼就明白悬在自己头上的刀又落下一寸。既然,早晚会有一天那把刀将砍掉他的脑袋,他宁愿那一天来得早一些。

    程名振给刘家军带来的麻烦还不止于此。尽管刘黑闼下令封锁了消息,随着军粮一次次被劫,其麾下的弟兄们还是听到了有关程名振要替老娘妻子报仇,将欠下血债者全部杀光的流言。本来,刘家军造反,是为了替窦建德,替所有被大唐歧视、压榨的河北豪杰讨还一个公道,现在这样一来,却成了刘黑闼与程名振两个间的私人恩怨。在前途渺茫的情况下,大伙士气原本就非常低落,突然发现一直支撑着大伙的所谓国恨不过是某些人的家仇,心中的沮丧可想而知。

    没有人甘愿为与自己无关的私怨付出生命。哪怕刘黑闼在军中的威望再高,也不能迫使大家如此付出。程名振出泽还不到一个月,漳水河东岸的浮桥也与西岸还有着不短的距离,刘家军已经人心惶惶。每天夜里,都有人冒着被抓回来当众吊死的危险,从军营里逃走。不少将领都半公开地抱怨,说董康买当初不该杀红了眼,连女人都不放过,以至于惹下程名振这个九头蛟。试问在这襄国郡的大地上,谁对一草一木能比九头蛟更熟悉?所有屯田点几乎都是他亲手建立的,里边的百姓对他比对自己家人还要亲。所有山川道路,他几乎都亲自勘察过,并且对其了如指掌。在地利与人和都无法掌握的情况下,想要抓住程名振,简直比登天还难。

    “那能怪我么?”董康买一次次被人埋怨,终于到达了忍耐的极限,跑到刘黑闼面前,请求对方为自己主持公道。“那女人就像个疯子般,连砍了我二十多个手下。我当时不下令乱箭射死她,难道还把脖子伸过去让她接着砍?”

    “他们也是心里头不痛快,随便抱怨几句罢了!你别理他们,话又说不死人!”刘黑闼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疲惫。应大伙的要求,他已经正了名号,自立为汉东王。但这个辉煌的头衔并没能让弟兄们士气提高多少。相反,军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当初他煽动大伙造反,根本就不是为了替窦王爷讨还公道,而是切切实实地为了谋取自家江山。

    刘黑闼无法堵住别人的嘴,也懒得替自己再辩解。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涂抹的,如果他战败了,恐怕将要背负更多的罪名。如果他侥幸打败了李世民,迫使大唐承认河北的割据现实,并且以帝王之礼厚葬窦建德,那些谣言自然会慢慢平息下去。

    推己及人,刘黑闼也不希望这个时候,董康买再因为别人背后的几句议论,就挑起没必要的争端。大伙现在是一根绳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即便没有程名振那句要将大伙赶尽杀绝的誓言,落在秦王李世民手里,难道谁还能有什么好下场?看看单雄信是怎么死的,再看看殷秋等人的结局,难道谁心里还能存着大唐皇帝会突发善心,既往不咎侥幸的念头?

    他这番好意,显然不能被董康买所理解。见对方依旧一味地和稀泥,董康买向地上啐了一口,恨恨地说道:“你不管,是不?你不管,就别怪我不尊重你。从今往后,再让我听见谁背地里嚼蛆,我就把他的舌头给割下来。你看着,我说到做到!”

    “老董!”刘黑闼猛然转身,花白色的胡须上下颤抖“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嫌咱们的麻烦不够多么?”

    “正因为麻烦多,才要快刀斩乱麻!”董康买抬起头,毫无畏惧地与刘黑闼对视“敢私传谣言,扰乱军心者,杀!临阵不前,贪生怕死者,杀!保存实力,不顾同僚者,杀!处事糊涂,放走强敌者,更该杀!还有私藏军粮的,杀!放任属下逃走的,杀!妄议战局胜败的,杀!与李家眉来眼去的,杀!…”

    接连说了十几个杀字,他说得两眼通红,蜷曲的胡子上面布满吐沫星子。望着其狰狞的模样,刘黑闼忍不住后退了半步,冷笑着问道“杀,好,杀就杀。都杀干净了,李世民也不用渡河了。你再给我一刀,拿着大伙的脑袋请功去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个不知…。”董康买气得大叫,上前数步,就想抓住刘黑闼的脖领子理论。周围的侍卫见状,立刻一齐拔刀出鞘。董康买听到背后的利刃磨擦声,骤然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已经伸到半途的大手猛然挥下来,重重地拍在自家大腿上“我,我,唉,你当断不断,早晚招祸!”

    “退下去,没你们什么事情!”刘黑闼一竖眼睛,将自己的侍卫斥退。然后笑了笑,强忍住心中不快问道“还能有比眼前战局更重要的事情么?老董,你这莽撞性子可得改改!否则,我知道你的性子不怪罪你,弟兄们也难免会心里犯嘀咕!”

    “嘀咕就嘀咕去,谁嘀咕,我就…”董康买又想放狠话,意识到自己失态,咧了下嘴,换了种相对缓和的语调说道“我还怕他们嘀咕么?你说得对,吐沫星子淹不死人。但你还是早做决断,这么一味死挺,总不是个办法!”

    “我也为此烦着呢?”见董康买退让,刘黑闼也不再追究他失礼,叹了口气,低声回应“唐军虽然强大,但只要弟兄们肯齐心协力,春汛之前,我保证他们过不了漳水。可春汛早晚有结束的那一天。襄国郡太小了,拖得越久,情况对咱们也越不利!”

    “是啊!”说起眼前的战局,董康买也觉得气馁“阿史那家族的建议,不知道你怎么考虑的?我觉得他们开出来的条件不错。罗蛮子正忙着跟高句丽人对峙,怀戎和昌平之间,刚好有个空档!”

    “那样,恐怕我就太对不起头上的这‘汉东王’三个字了”刘黑闼喟然长叹。关心着河北战局的,不止是当事双方。远在塞外,突厥王庭亦试图火中取粟。早早地就派人潜入中原,暗中联系上了刘家军的将领。董康买和王小胡两个都有胡人血统,所以觉得突厥王庭开出来的条件很诱人。而高雅贤等汉族将领,眼下则宁愿做一个战死鬼,也不想去塞外给突厥人当鹰犬。

    刘黑闼本人,则始终在去与不去之间徘徊。北方地广人稀,博陵军和幽州军最近又分别被高句丽及靺鞨所扰,只要他能成功逃到涿郡,便有足够的把握从博陵军和幽州军两大势力交界处穿过去。可到了塞外,他的半生英名就彻底付于流水了。日后别人再提起他刘黑闼,不会再认为他是敢于替窦建德报仇,有担当,有魄力的硬汉子。而是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利用窦建德的死和弟兄们心中的不平,铤而走险的一个奸雄!

    对于刘黑闼的顾忌,董康买认为根本不值得一提“汉东王,不就一个名号么?活着总比死了强。况且,投靠突厥人的事情,咱们又不是第一个做?他李渊,当年不也是认了突厥人当干爹,才得了半壁江山?”

    “唉!”刘黑闼又了叹了口气,不置可否。与很多北国人一样,经历了魏晋南北朝之乱后,他的血脉中,也是胡汉混杂。所以内心深处对胡汉之分看得并不是很重。然而,万一他认可了董康买的看法,以对方那张大嘴吧,肯定无法保住秘密。那样的话,刘家军中就要有一半的将领会愤而离去,眼前的仗,不用打就已经败了。

    正犹豫间,军帐门口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响。刘、董二人迅速抬头,看见高雅贤浑身是水,气喘嘘嘘地跑了进来。

    “下暴雨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居然没听见!”心里多少有点儿虚,刘黑闼主动找话。

    “下了好一阵子了。还打了好几个响雷!”高雅贤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大声回应。看到董康买也在场,他忍不住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我刚才去河边巡视,发现唐军居然在冒雨修桥。修得最快的那座桥,桥面距离河岸已经不足一丈了。咱们这边,有些地方水很浅。如果唐军冒着被冲走的危险强渡的话,一丈宽的距离,游不了几下就能踩到水底下的硬地!”

    “放箭啊,都是傻子,干看着人家修?”董康买毫不犹豫地一眼瞪还回去,同时大声提醒。

    “弟兄们放箭阻拦,河上风大,根本起不到效果。”高雅贤像看白痴一般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刘黑闼汇报“强弩还凑合。但咱们军中强弩太少了。根本压不住对方!”

    “我这就跟你一道去看看。”闻听此言,刘黑闼再也坐不住,拔腿就往中军帐外走。

    外边的雨下得极大,就像瓢泼一般。如果雨按照这个势头持续下去,用不了两天,漳水河对唐军来说就会变成天堑。怪不得李世民要派人冒雨抢修浮桥!

    “天不亡我!”刘黑闼用力握了握双拳,仰头大笑。笑罢了,将大手一挥,豪气满怀地说道:“把各营的强弩全调上去。能干扰多久是多久。春汛马上来了,看姓李的有没有本事跟老天爷斗!”

    “只要春汛下来,咱们就可以掉过头去,先解决掉姓程的!这回得小心点,派个胆子大的人领兵!”董康买也很是兴奋,在暴雨中挥舞着拳头,大声提醒。

    这么明显的嘲讽,高雅贤怎可能听不出来。但难得一次,对方没跟他纠缠。而是上去拉了一把刘黑闼的衣袖,焦急地说道:“汉王且听我一句。我觉得此事有点古怪!”

    “怎么古怪法!”刘黑闼回过头,笑着询问“你先别急,让我把兵调遣完了再说。老董,你麾下擅长射箭的人多,赶紧全派到河边去。顺便通知其他几位弟兄,让他们也把麾下弓箭手全拉出来,别再藏着了。顶过了这两天,我请他们喝酒!”

    “唉!”董康买高兴地带应。刚要转身,猛然间,天空中一道闪电劈下来,将不远处一株老树劈了个粉碎。

    “保护汉王!”高雅贤大叫一声,飞身将刘黑闼压在了泥坑中。周围的亲卫蜂拥而上,尽管被不测天威吓得脸色煞白,却依旧在刘黑闼周围搭了道人墙。

    “没事,没事,不就打了个雷么?谁还没见过打雷!”刘黑闼白着脸,从水坑中爬起来,奋力拍打身上的泥吧。“老董,拿我的令箭去调兵。老高,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了。下回,别靠近,我倒要看看老天爷到底想怎么着!”

    董康买接令跑远。高雅贤急得直搓手“汉王,你听过说句话啊。李世民这这个节骨眼上冒雨修桥,实在蹊跷…。”

    话音未落,半空中又是一道惊雷滚过。随即,河岸放向传来了震耳的喊杀声。“报,汉王,唐军从浮桥上强攻过来了!”一名小校跌跌撞撞从雨幕中冲出来,在刘黑闼面前扑倒“前锋已经登岸…”

    “什么?这么快?”刘黑闼一把扯起报信者,同时狠狠横了高雅贤一眼。作为军中大将,刚才既然发现唐军有抢在春汛之前渡河的企图,就不该离开河岸。派什么人往中军送信不成?还非要自己眼吧吧地赶来卖乖?‘“他们没等桥修完,就跳进了河里。有一段水浅的地方,已经可以淌着走!”小校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大声汇报军情。

    “拿我的兵器跟披挂来!”接下来的话,刘黑闼已经无需再听,将手一伸,冲着亲卫们命令。

    他武艺过人,在以往的窦家军中就没遇到过对手。这次,亦想凭着个人的勇武来唤起大伙的士气。高雅贤向旁边退开几步,犹豫了一下,又咬着牙走上前,抓住刘黑闼的胳膊“此事蹊跷。你想想,李世民为什么不早点抢渡,偏偏等着汛期来时才抢渡。他就不怕上游的水提前冲下来,淹没了他的大军么?”

    刘黑闼被问得一愣,转过头,目光上下打量高雅贤。“什么意思,你快点说?”

    “我只是推断,不敢确定!”高雅贤本来就不是个勇敢的人,否则当日也不会上了王二毛的当,在胜券稳操的情况下,被对方用疑兵之计给惊走。此刻被刘黑闼刀锋般的目光一盯,心里更觉得犹豫“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程名振。他的所有行动我都仔细琢磨过。汉王发现没,他好像一直在围着洺水、平乡、肥乡三地打转,从没走远过。”

    “那又怎样?他还敢带人冲我的大营不成?”刘黑闼一边在亲兵的伺候下冒雨披甲,一边不耐烦地追问。

    “我听说,洺水河上的所有堤坝,都是他们夫妻当年带人修补过的。”高雅贤想了想,硬着头皮说道“我没把握,但我有点儿害怕!”

    “咔嚓!”又是一道炸雷,震得大地来回摇晃。刘黑闼的脸上一下子就失去了血色,顾不得河岸边的震天喊杀声,三步两步跑回了中军。将悬在帐壁上的舆图一把扯下,扑在地上,仔细观瞧。

    这份舆图,也是程名振的当年替窦建德绘制的。上面山川河流标记极为清晰。眼下,李世民带领唐军驻扎在漳水河的东岸,刘黑闼自己带领大军驻扎在漳水河西岸。在漳水河的西岸以西,距离刘家军大营不到三十里的地方,是襄国郡的另外一条大河,洺水。在程名振未于平恩屯田前,洺水年年春天都要泛滥,冲得夹在两条大河间的三角地段一片狼藉。程名振夫妻亲自带人重修了堤坝,才造就了漳水与洺水之间的万顷良田。

    “你怎么不早说!”伸手推了高雅贤一把,刘黑闼大声抱怨。他一直在盼着春汛,因为春汛可以令漳水暴涨,阻断李世民的去路。可想而知,这些天来,程名振一样在盼着汛期的到来,因为咆哮的洺水,刚好可以助他兑现,当日的誓言。

    “把你麾下所有兵马带上,一定抢在程名振之前,到达洺水堤坝!”又一声惊雷炸响,将刘黑闼的咆哮吞没。再顾不上什么王家威仪,他揪住高雅贤的脖领子,大声命令。“如果这次挡他不住,你就不用回来了。咱们,咱们一道等死。李世民过了河,咱们要死。李世民不过河,咱们一样得死无全尸!”

    “嗯!”高雅贤点点头,转身出帐。是不是带足了兵马的程名振之对手,现在他无法考虑。他们现在只想早一步赶到上游的洺水大堤,哪怕是扑了个空,验证了自己刚才不过是疑心过重,被董康买等人看笑话,也好过站在此地等死。

    三十里路,骑兵冒着雨赶,也不过是一个时辰的事情。当遥遥地看见了雨幕后那座青黑色的堤坝之时,高雅贤悬在嗓子眼处的心脏,终于落了下来。

    程名振不在堤坝上。那他会在哪里?他这些天来狼一般于洺水河畔逡巡,不就是为了此时么?

    “咔嚓!”一道闪电劈落,照亮远处咆哮的河流。太行山上的洪水已经下来了,作为巨鹿泽的重要水源和汇入漳水下游的一条重要支流,洺水河向来涨得比漳水早。黄色的水流夹着石块,朽木,卷起一道道惊涛骇浪。在频繁的撞击之下,那些石块和木头都冒着热气,仿佛开了锅一般,上下起伏。

    高雅贤无心思观赏这自然界里难得一见的景象。从身边抽出令箭,交给自己的义子高亮“回去向汉王汇报,洺水大堤安然无恙。老子这几天就盯在这了。让他放心对付李世民!”

    “诺!”高亮轻轻一躬身,拨转马头,冲入雨幕。望着对方那矫健的身影去远,高雅贤慢慢又转过头去,再度观看不远处的堤坝。看得出来,重修堤坝时,程名振很是用心。相当长的一段堤坝,都用四四方方的黑石头加固过。“这种堤坝,即便蓄意挖,也需要花费很大力气。”带着几分欣慰,高雅贤苦笑着想。“如果当初董康买别那么狠就好了,程名振当年凭着此堤活人无数。重修这条大堤时,恐怕他也没想到会用来杀人…。”

    正冒着想着心事,天空中又亮起一道闪电。“那是什么?”电光石火间,高雅贤在堤坝上看到几个黑漆漆的东西。没等走近观看的弟兄们回来报告,他的心脏猛然缩紧了一下,瞪圆眼睛,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名亲兵问道:“小亮子呢,已经走了么?”

    “少将军已经走了好一会了!”亲兵楞了楞,茫然地回答。

    “啊!”高雅贤发出一声惊呼,拨转坐骑就要亲自去追。半空中又是一道电光闪过,滚滚雷声背后,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响了起来。

    “上当了!”高雅贤恍然大悟。如果自己不派人送信回去,刘黑闼怎可能放心在河岸边跟李世民纠缠?李世民派过河来的,恐怕全是死士。牺牲掉这几千人,却可以用洪流吞没刘黑闼手中十几万大军、这程名振,也忒狠毒。

    此刻再想派人给刘黑闼示警,已经来不及了。重重雨幕背后,大队大队的唐军慢慢现出了身影。不止是程名振的洺州营,还有王君廓的河内军,侯君集的飞虎军。三路以骁勇善战而闻名的悍卒,团团围拢过来,将高雅贤的退路完全封住。

    这些天,那些打着洺州营旗号四处劫杀运粮队的,也不止是程名振一个。刹那间,高雅贤全明白了。在襄国郡这片土地上,他和刘黑闼等人才是外来户。程名振既然当年能在窦建德眼皮底下遁走,自然有无数办法,躲过巨鹿泽出口的监视。更有无数条隐藏起来,不为外人所知的道路,供他带唐军进入襄国。

    所谓漳水河上的浮桥,本来就是个幌子。李世民在开始就没想强渡,而是利用浮桥>吸>引刘黑闼的视线。其实,他跟刘黑闼一样,都在苦苦盼着,盼着漳水河每年必来的春汛。

    谁给他献上了这样一条绝户计?

    除了背负血海深仇,又熟知襄国郡地形的程名振之外,又能有谁?

    没给高雅贤任何机会懊悔,飞虎军挥舞着横刀,冲破雨幕。深陷绝境,仓促应战的刘家军乱成了一团,被飞虎军直接砍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血顺着缺口处喷射,与天空中的暴雨搅在一起,染红整个地面。

    这是今天的第一滴血,却不是最后一滴。

    与飞虎军呈一个锐利夹角,河内军也扑了上来,就像虎入羊群般,将高雅贤的嫡系部属砍到在血泊当中。紧跟着发起攻击的是洺州营的骑兵,他们的动作尤为迅捷,远远地在战场外围画了道弧线,趁着高雅贤的军阵被压得步步后退之时,硬**了军阵侧后。

    “顶住,别乱!”高雅贤大声呼喝,试图稳住阵脚,然后寻找机会突围。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在三路大军的围攻之下,他麾下那些疏于训练的兵卒如阳光下的残雪般迅速崩溃。左营统军被王君廓劈成了两半。右营统军跪地祈乞降,死于乱刃之下。左右两翼覆灭之后,中军很快步其后尘。高雅贤策动战马,落荒而走,侯君集带领一小队骑兵,紧追不舍。

    “别管我,该干什么干什么。老子的马快,追上此人后,自有办法逃命!”匆忙中,高雅贤听见侯君集冲河堤上叫嚷。他没胆子回头张望,胸口紧紧贴住战马脖颈,双腿拼命磕打。

    他又想起了程名振当日的那句话“所有手上沾了我娘我妻子血的人,程某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都不会放过!”

    暴雨下,程名振策马冲上了河堤。“都准备好了么?”强忍住雨水浸泡伤口带来的眩晕感,他大声问道。

    “都准备好了。钎子早就砸进了石头缝中,只要拔出来,水自己就能把河堤冲垮!”王飞在河堤上抬起头,满脸是水。

    “让所有人别打扫战场了,直接上河堤!尽可能往高处走!”程名振点点头,声音比脸上的雨水还要冰冷。左右亲兵吹响号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远处,有无数号角回应。听到号角召唤,河内军,飞狐军,洺州营,在各自的中层将领带领下,纷纷牵者坐骑走向事先选好的高处。

    王二毛跌跌撞撞跑过来,犹豫着,慢慢扯住程名振的胳膊“咱们,咱们非得这样么?”

    程名振默默将他的手臂推开,没有回应。天空中的雨下得好大,乌云翻滚,仿佛一条黑龙在云端游动。记得那年在馆陶县,也是这么大一场雨。为了周家的半吊赏钱,他跟王二毛两个冒着雨给粮食添遮盖,浑身上下都被淋得湿透…。

    “小九!”王二毛又扯了他一把,声音里边已经带上了哀求。

    程名振摇摇头,奋力挥下了令旗。

    当他走出巨鹿泽的那一刻,刘家军的结局就已经写好了。现在,临阵抗命的罪责,谁也承担不起。况且,他也不想承担。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程名振。心中仅剩的一丝柔软,也随着杜鹃的死,而彻底消失不见。

    王飞带着几个壮汉,奋力拉动缆绳。被缆绳拴住一端,另外一端深插入河堤的钢钎慢慢被拔了出来,一股黄色的河水喷涌而出。

    又是一股,然后更多。无数股失去阻挡的洪水从堤坝上的空洞喷涌而出,在半空中汇聚成一条张牙舞爪的黄龙。

    黄龙的身体越聚越粗,越聚越狰狞。电闪雷鸣中,像破筛子一般的堤坝慢慢颤抖,颤抖,然后轰然塌开一道数丈宽的缺口。被遏制已久的洪流倾泻而出,扫荡掉沿途所遭遇的一切。

    战场上,刘家军的尸体打个旋,便被混在泥水里冲远了。几匹无主的战马在水中拼命游动,试图逃生,却被激流卷着石块木头反复击中,很快就变成了新的尸体。新的尸体和旧的尸体混在一起,奔着远方咆哮而去。

    夹在洺水与漳水之间的万顷良田,从这一刻起彻底化为了泽国。数不清的尸体在洪流中翻滚,流血,将洪流也慢慢染成褐色。

    所有人,无论洺州营、河内军还是飞虎军的弟兄,纵使身经百战,杀人无数,站在事先选好的高地上,看到这一切,也忍不住脸色发白,嘴唇颤抖。

    这是来自天地的愤怒,在重重天威面前,人的身躯显得是那样的孱弱。

    一道闪电劈落下来,紧跟着又是数道。

    闪电下,程名振张了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冥冥中,他看见一个身穿黄衣,手扶拐杖的老家伙踏浪而来,笑了笑,露出满口的白牙。

    “说吧,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只要你说出来,绝对能帮你实现!”一身黄衣的老家伙笑着,大声许诺。“金山银山,功名富贵还是如花美眷,说吧,只要你说出来…”

    ________________尾声暴雨后的巨鹿泽,波光潋滟。

    一名白发苍苍却脊背笔挺的老者,带着一名女人,三个青年,在一队士兵的护卫下,缓缓走向泽地深处。

    泽地深处已经多年没有人住了,茅草顶子房屋多有破败。但在重重破败的房屋背后,却有一块宽阔的空地,干干净净、寸草不生,仿佛曾经有无数兵马在此演练过一般。

    白发老者放慢脚步,从年青人手里接过一个酒坛子,筛了两碗酒,默默地摆在空场旁的两座坟茔前。然后笑着坐下,伸手擦净墓碑上的浮尘。

    “大都护,地上,地上凉!”一名亲兵赶紧快步走上前,递过一个毡垫子。从高句丽班师回朝,途径河北,东夷大都护,开国东平郡公程名振硬是抛下大军,非要接上家人到巨鹿泽中走一遭,令他们这些当护卫的非常为难。

    要知道,如今头上顶着“开国”两个字的老将,对大唐来说已经是绝世珍宝了。万一在沼泽当中染上一点儿风寒,大伙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拿开!”老者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怒自威。

    可怜的亲兵吓得后退半步,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别人可能不清楚,他们这些亲卫却是知道,自家大都护看上去满脸慈祥,其名字在辽东却是能止小儿夜哭。想当年,追随太宗第一次入辽,就从卑沙城一直打了到平壤城下。后来第二次,第三次,还有最近这次入辽平叛,哪次不是砍得人头滚滚而落?真的惹怒了他,恐怕死后连埋骨的地方都找不到。

    “给我吧!”一直站在老者身边的美艳妇人从亲兵手里接过毡垫,笑着命令“你去别处走走,告诉大伙,也四下看看风景。别着急,玩够了再过来!”

    亲卫感激地抱了抱拳,逃一般走远。美艳妇人将毡垫子默默放在老者身边,扑平,然后笑着说道:“既然姐姐跟婆婆在这里,他们想必也不希望你着凉。坐毡子上吧,妾身先给婆婆和姐姐倒盏酒,然后去别处转转!”

    说罢,将酒盏里的酒满满撒进土里,自己又先后倒了两盏,一一摆在坟茔前。里边的两个女人,她都听丈夫说起过。很嫉妒她们在丈夫心里的位置,但却没道理吃对方的干醋。特别是丈夫的以前那位妻子,乱世中,对方能不离不弃能陪着丈夫走过来,很不容易。换了她自己,还真不能保证会选择一个身无分文的码头苦力为夫婿,并且相信他说的一切,相信他将会给自己挣一个光明的未来。

    “你们也过来,拜拜大娘!”程名振感激地看了妻子一眼,然后点手叫过三个儿子。如杜鹃所愿,他终于取了一个很会生养的女人。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有出息,并且不用再像他当年一样,在乱世中挣扎。

    三个青年笑了笑,非常体谅地迁就了父亲。开国功臣么,谁家摊上这么一个宝贝,还能不迁就一下?即便是皇帝陛下,上回听说父亲生病,不也急得火烧火燎么?念在他劳苦功高的份上,就迁就一下吧。他老人家开心,大伙也跟着开心不是?看着三个儿子恭恭敬敬地给杜鹃上酒,程名振轻轻地笑了。摆了摆手,他命令儿子和续弦的妻子各自去湖边看风景“去走走吧,其实这里是很个很不错的地方。没人来打鱼,水也干净!”

    美貌妇人和三个青年答应一声,相跟着走远。程名振给自己有倒上了一盏,也给杜鹃倒了一盏,笑了笑,想说些什么。一路上准备好的话,却发现根本不需要说了。鹃子应该知道,她明白的,她从一早就明白的。

    缓缓站起身,他拔出腰间横刀,在坟茔前慢慢舞动。当年,她最喜欢站在人群中,看着他舞刀弄枪,虽然他的身手细算下来,还未必如她矫健。

    他慢慢舞着,慢慢追忆。如水流光慢慢从眼前飘逝。馆陶县,巨鹿泽,平恩,洺水,上党郡,那么多一起走过的岁月。宛若一朵朵荷花,在记忆的湖水中慢慢绽放。

    她看着,一直看着。

    巨鹿泽,辽东,卑沙城,高句丽。在刀丛中,只要梦一回头,他便能看见她目光里的关切。

    这么多年来,始终如一。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