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二章泯灭恩仇全书
    第一百九十二章泯灭恩仇(全书完!)

    一到灭杀一个斗转中期的绝世修者,在场的其余众人,全都都陷入到了恐慌之中,要知道,即便是那个出身于东道三宗的斗转巅峰强者,都无法做到如此

    丝毫没有在意于众人的骇然和惶恐,夜君魔单手擎刀,横眉俯视下方,冷然道:“谁是日照门的太上长老,主动站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

    闻言,先前与罗天罡对话的那个枯瘦老头便是脸色猛然一变,催动着体内的全部灵力,想要动用秘法逃离,然而,在其体表刚刚浮现出一抹灵力波动的瞬间,夜君魔已然将其发现了。

    “看来是你,那你便永远的留在这里吧。”冷漠无情的声音自其喉间吐出,旋即,一道仿若前一道刀光复制版的血色影迹,便是劈空而下,直接将修为于罗天罡相当的日照门太上长老斩灭当场。

    其余的几位九州绝世修者全都骇然了,甚至于有些惶恐,如果说罗天罡是死于麻痹大意,轻敌恃己。那么苍野丘呢?他已然目睹了逍遥宫太上长老的命运,还会有这种心理作祟么?

    答案是否定的。天空中的那个周身涌动着滚滚魔气的妖邪青年,绝对有着横扫八方的实力即便是对抗在此的最强者,恐怕也是有着不小的胜算。

    南宫拜月停留在斗转巅峰已经有三十个年头了,可以说,大成境界的蹬仙修者若是不出世,那么他便是相当于人间无敌的存在。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夜君魔,他却是动摇了。

    以他的敏锐灵识,自然是能够轻易感知到,夜君魔所表现出的气势和灵力并不是如何强劲,最多也就是斗转后期罢了,然而,其犀利的刀锋和霸绝当场的狂暴攻击力,却是让他不得不甘拜下风。

    就如同众人猜测的一样,让他与夜君魔大战一场,即便是修为上能够夺取上风,可是,南宫拜月依然没有战胜夜君魔的半点信心,这个魔一样的青年,只能用强悍二字来形容。

    两刀解决对手,夜君魔旋即再度扫视当场,当其目光轮转道罗隐身上之时,后者险些瘫倒在地。所幸,夜君魔并没有斩杀他的,只是对着下方人人自危的九州强者淡然说道:

    “今日我只为寻仇,诸位若是不打算偏袒于日照杂碎,我自然不会与诸位为敌。白骨天宫第十重即将开通重返九州人间的通道,若是诸位不想丧命于此,那便随我去见证一下日照仙门的覆灭吧。这里的遗宝,绝对不是九州修者能够带走的,不信者,自便。”

    说着,夜君魔的身影悄然一动,旋即便是冲着其来时的方向消失在了虚空之中。他所留下的话,顿时也让那些个幸存的斗转高手迟疑了起来。能够走到这里,谁都不想轻易放弃,然而,若是不放弃,便真的能够收获至宝么?

    南宫拜月不但修为最高,他也是这些人中最为果决的,几乎在夜君魔消失的一瞬间,他便已经做出了决定,相比于白骨天宫虚无缥缈的古神遗宝,东瀛道基的覆灭,貌似更有看头。

    打定主意的南宫拜月也不多说,提身便是朝着夜君魔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而在其身后,三道身影前后一线,竟然与他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而除却已经被吓傻了的罗隐,剩余那三个斗转期的高手,则是不甘于就此离去,并没有听从夜君魔的劝阻。

    重返第十古殿中央的那片密林,身穿紫金莽龙袍的天宫之主已经将通往外界的时空之门彻底打开了。

    夜君魔冲着虚空中的人影略微点了点头,后者似乎是明白他的意思似的,做出了一个同样的动作,道:“你放心,你离开之后,你的那些个朋友,我都会放任他们离去的,不过,其余人,便永远的留在这里吧。白骨天宫,每过千年便需要补充一些鲜血和白骨的。”

    紫袍男子的话,顿时让下方的九州修者陷入到了恐慌之中,竟然要他们永远的留在这里,那便等若判了他们的死刑

    于是,有几个不要命的分神期修者,便是猛然将凌空而起,想要在紫衣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先一步冲入时空之门,逃离此处,然而,眉心镶嵌着一道黑色鳞片的天宫之主却是冷然一笑,并没有出手阻止。

    就在那几人以为自己的如意算盘已经打成了的瞬间,五个黑色的虚空裂缝同时闪现,刹那便是将几乎一只脚已经踏入到了时空之门的五人全部吞噬了进去。

    目睹着五人的神魂与身体,瞬间崩溃在了缓缓消失的大裂缝之中,地面上那些个前一刻还蠢蠢欲动的九州修者,全都神色大变,然而,此刻的他们,还有谁敢上前和夜君魔攀关系,套近乎?

    “罢了,这第十古殿的人,就让他们与我一同离去吧,东瀛道基的覆灭,终究要要有人去见证。我要让全九州的人都知道,那个曾经所谓的‘天’,终究是一个无用的存在而已,主宰众生的,依旧是众生自己,无人能够变更这种命运与法则”

    夜君魔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九州修者全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时至如今,他们都已经看出来了,夜君魔似乎能够与天空中的那个紫衣男子平等对话。

    而且,从后-本文转自-,似乎是修为达到了紫衣人那种逆天的境地,对夜君魔,都是有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拜服之意。这样的一幕,注定要让许多人铭记终生了。

    紫衣人皱了皱眉,旋即却是在众人担忧的目光之中缓缓地点了点头,道:

    “好吧,既然几十万年的约定都替你完成了,我便也不是在乎这个小小的要求了,时空之门的另一端,我直接开通在了日照峰上,你离开之后,便尽快将一切结束吧,九州之地,不能久留,天界还有许多东西等待你去了结呢。”

    夜君魔略微点头,而后也不多说,迈步便是走进了紫衣男子构建而成的时空通道之中,这一次,倒是并没有任何虚空裂缝出现,显然,先前那几个想要强行闯入时空门户者的死亡,并不是意外。

    随着夜君魔的消失,地面上的九州修者则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入到了时空门户之中。当然了,白猿天王几人自然紧随着夜君魔第二波离开的。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出于对夜君魔的关心,白猿妖皇竟然放弃了他所一直追求的天书神策,这般重义气的表现,即便是在人类之中,也是十分少有的。

    进入白骨天宫中的九州修者并不知道,在他们进入这座仙府遗迹的同时,日照门的东瀛修者们,已经开始了一个邪恶的覆灭计划,他们想要君临九州,想要封王天下

    数千年的沉淀和蛰伏,令得东瀛人积攒了无数的底牌,单单是斗转境界的绝世高手,便是一次性派出了足足十五位之多,这样的数字,已经相当于其余几大宗门的总和了。

    九州修真界,无论正邪,几乎所有能够撑得起台面的修炼门派,全都遭到了日照门的奇袭,除却极少数者,其余全部损失惨重,更有甚者,竟然被日照门一夜之间灭去了门户,就此除名

    当夜君魔自时空之门内一跃而出的时候,驻守在日照门的东瀛修者早已经守候多时了。时空门户中涌动而出的诡异能量,在第一时间引起了东瀛掌舵者的震惊,苍野流的亲爹兼职日照门宗主,在最短的时间内,几乎将日照门在此的全部高手都调集了过来。

    夜君魔一步跨出,凌空而立,面对着下方数百位日照门徒,冷然以对,冰冷的说道:“将你们门中的那些个隐世老妖都请出来吧,我要灭去东瀛道基,他们若是不及时出手,便没有机会了。”

    “哼,狂妄的小辈,你算哪颗葱?我照仙门的地盘,也是你能撒野的?”一个斗转境界的守护长老已经看出了夜君魔修为的不凡,不过,自视甚高的他,却是并没有将前者放在眼中,抬出了一道灵光,便想将之除去。

    然而,回应他的仅仅有两样东西,一句“聒噪”一道血色刀光。

    光华闪烁,日照门太上长老分尸当场,灵魂寂灭。这种超出了所有人预料的结局,直接令得那些个东瀛修者看傻了眼。不过,深知自己宗门底蕴深厚的他们,倒是并没有因此陷入到恐慌之中,只是将自己灵力提升到了极限,小心的对峙着。

    夜君魔剑眉跳动,掌中刀光接连幻起,并没有给日照门修者任何询问的机会,抬手挥出了七道刀光,血色的匹练直接将日照山上的宫阙轰塌了数座。

    而随着其刀光的落下,日照门门主的脸色,依然是变得铁青了起来,他自然知道,这七道刀光,全都精准的站在了日照门斗转境界太上长老的隐居之所,而那七个驻守在宗门的绝世强者,竟然没有展开任何反击,这说明什么?刀光之下,他们还活着么?

    夜君魔在日照峰上静坐了十五日,在这期间,聂隐娘等人全都被他护送到了其他地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里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一切降入如何的凶险和疯狂。

    当第十六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悄然洒落之时,他方才缓缓地长身而起,对着下方从九州各地集结而回的日照门修者冷声说道:“半月期限已到,我言既定,今们东瀛忍流必将灭亡”

    言毕,漆黑如墨的恐怖灵力,便是自其体内毫无保留的疯狂涌溢而出,朝着下方的整座山风笼罩了过去,狂猛的气息,直接领得下方那些日照门普通弟子瘫软在了地面之上。

    七缺刀诀第四式,第四刀,战戮天宇

    惊动天地的一招,似乎根本就不能为九州所允许,在那千万道纵横的血色刀光惊掠而下的瞬间,整片高天都跟着震动了起来,一道道水桶般粗细的天罚神雷劈落而下,直接将圣气袭人的日照峰变成了一处人间绝域。

    没有惨烈的哀嚎,更没有惶恐的大叫,因为,一切都被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所掩盖了。

    时间在这一刻化成了永恒,七百年来,被九州修者视为七大正宗之一的日照仙门,顷刻间化成了一片废墟。

    日照门不是没有超越斗转境界的存在,然而,在十五天之前,当其冲霄而起的刹那,便是被夜君魔轻描淡写的一刀斩灭在了虚空之中,号称只差一步便能够登仙成圣的大乘期高手,竟然也挡不住他的惊世一刀

    日照门宗主在夜君魔的威逼之下,不得不与之妥协,将下放到九州各地,正在征伐各大门派的斗转高手召集了回来。

    战戮天宇,七缺刀诀中最为强悍的无上杀式,如今,在沉睡了千年之后,终于再度惊现于世,而见证了这一瞬间的,正是日照峰的整体轰塌,日照门,从此不复存在。

    无尽的天罚降落之后,距离日照峰很远处那些个有幸目睹了一切的观战修者,全都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他们从未想象过,看似修为只是斗转境界的夜君魔,竟然如此可怕。

    而且,令人震惊的情景并不止于此。天罚过后的虚空一片清澈,宛若碧蓝色的湖水一般,宁静的近乎透明,而就在这样的虚空之中,一座仿佛仙玉搭成的云桥竟然拿凭空闪现。

    旋即,在九州众生无比惶恐和骇然的注视之下,被他们视为魔子的那个男人,便是脚踏虚空,一步步的登上了那座仿佛只有仙人才能通行,抑或是,即便连普通仙人都无法行走的通天之桥。

    夜君魔就此消失,同一天,太古遗迹白骨天宫同时消失,而被困其中的九州修者,除却与夜君魔一起出现在日照峰的幸存者,其余竭尽宣告失踪。

    数日后,

    武林第一世家骆家家族辞世,其女骆紫荷不知所踪。

    蜀山剑派继承者问世,原定圣女聂隐娘悄然消失。

    血夜魔盟再度易主,午夜皇重临九州,魔女午夜秋竹同样不再现世。

    这一切,似乎都与那个登天的男子没有关系,又似乎不是。

    重重猜测,无人能解。

    许多年过去之后,有人传言,在人间再度出现了那个被奉为魔一样的男人。他身旁跟着三个身姿绝世的倾城女子,还有一个纯真无邪的小女孩…

    也有人说,那不过是无聊者闲暇时洒下的谎言而已。他,根本没有出现过。

    夜君魔走了,但是却留下了无尽的传说和神秘。

    他真的就是太古大神的转世之身么?抑或是金蚕脱壳的移花之木?

    他为什么拥有惊天战力,却并没有毁去东海之波上的倭人岛屿?

    一切,都在等待着下一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