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所谓幸福一直延续
    程独也不管刑七与小丫正在新婚<img src="image/mijpg">月中直接将小丫拉入进府让她照顾月白白坐月子。虽然已经有个利落的贴身丫头小英程独还是请了几个有经验的老妈子来带孩子他心里却总感觉刚生产完的女人最虚弱要替她做到最完善最体贴的安排甚至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动手。恨不得能给她世界上最好的他还老是紧张兮兮得总感觉月白白会哪里不舒服。

    生产时那种痉挛的痛楚他真真切切感受得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一件事男人若不好好对待妻女便是畜生天地不容。

    坐月子期间的月白白被程独逼着呆在密不透风的房中吃喝拉撒睡都在房间里渡过。天天吃着最精致的饭菜。程独还不允许是她说话说是怕她累着。也不许她看书只让她躺着。还有好多好多的不许月白白心里那个别扭直嚷着他啰嗦嘟着的嘴都可以挂个瓶子了。月白白的父母也来看过几回看到程独是如此爱惜自己的女儿两口开心得合不拢嘴。月母毕竟是有经验的人看到月白白老是嘟着嘴吧提供了经验之余不由教育她道“都为人母了别再一副小孩子模样程独也是为了你好。坐月子一定要好好调养身子否则以后可痛苦了。”

    月白白听了只是点头道好不过这个日子还真的好无聊啊。

    三姐也来看过她几回跟她说些体己话三姐自从上次小产后至今还未怀上见到月白白如今生了女儿喜是喜却还有一层羡慕的落寂。月白白正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着这个那个的突然瞥见三姐眼中的一丝黯然不由停了嘴“三姐…”

    “没事儿你三姐我为你开心呢。”三姐拉着她的手拍着她的手背“你是许了个好人家三姐由衷为你高兴看程程那漂亮的脸蛋我可喜欢得紧以后开口说话了你可定要带着她到我那儿叫我三姨。”

    “那是必然。”月白白笑了起来眼睛弯弯如月。

    “你看你这些个姐姐原来与你不大说话如今见你嫁了程独正想通过这新生之喜来讨好笼络人心呢。”三姐想起了什么不由摇了摇头“那些几个姐姐的夫家都是体面人家要么皇权在手要么高官厚禄总想给自己找点背景想拉着有钱的妹夫来做靠山下次那几个姐妹来跟你攀谈…嗯我是相信这妹夫能够处理好就是想说说你即使不愿意也不要伤了和气。”

    月白白不由嘟了嘟嘴“三姐啊我还真不想见哪…不过你放心啦我继续装傻好了哈哈。”

    三姐笑了笑“不过你是程夫人啊不用太精明稍微有点担当就好的。身后一切有妹夫替你撑着。”

    她们絮絮叨叨讲了一大堆这一年中生的事情三姐夫待三姐也很好那件阴影事儿一点也没有伤了他们之间夫妻之间的感情不过孩子一事还是有些急的。三姐夫将那次流产的事情都记在自己的身上一点也没有泄露其中真实的原由家中的二老也只当是自己的儿子亏欠了人家虽然是想要孙子却也并没有逼着他再纳房。

    不过天天的吃素念经求佛点香的让三姐的心中甚是惭愧不已。

    月白白想到毒六刑七的顶级医术便让小丫帮着带三姐让他们看看吃上几副方子也是好的。

    几个姐姐不出所料也真的是来了围绕着月白白叽叽喳喳说着什么脸上带着虚伪的讨好之意月白白听得有些累却还是强打着精神跟她们说话。其实她现自己听不大懂她们在说什么她生活在简单的生活中理解不了那些复杂的利益关系。其实说不介意还是假的曾经大姐为了一个夹还打过她一个吧掌呢。

    程独定时进来宠溺将月白白塞在被子中朝她几个姐姐笑笑“白白有些累了此时还不宜见客。”程独冷冽的脸庞上笑容淡淡倒是带着几分逐客的意味。

    几个姐姐还是比较明理只说下次再来。她们走后月白白便问程独“对不起让姐姐们打搅到你了。”

    程独笑着揉她脑袋“我倒不喜欢与权势攀上关系不过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也不能让你丢了面子。”月白白心下感动如是甚好。

    程独又将头凑到她脖子里闻了闻“真臭不过我也不嫌弃你。”

    “哼我要沐浴我要洗头我也难受啊…”月白白嘟了嘟嘴。

    “不行五天前已经替你擦过身子了再过三天我再替你洗…乖等养好身子带你去泡温泉。”

    月白白靠在他的身上轻闭着眼睛心里暗示道臭死你吧臭死你吧…

    程独照顾了月白白一段时间将她养得白白胖胖的月白白坐完月子出来之后现很多衣服都穿不上了不由朝着程独哭诉“呜呜我怎么胖成这样子了都是你…”程独上下打量了下月白白的确胖了一大圈不过看起来还挺可爱的。他揉了揉她脸上的肉道“还好啊我看着差不多水灵灵的。可能是那些衣服缩水了没事儿明儿我找人再给你做些衣服。”

    月白白盯着他的眼睛很久“我看到你说我胖了…你的眼中带着嘲弄之意…”

    他怕她冷当天晚上就拿了条新赶制的合身绒毛长袍给她穿上还在她脖颈处围了一层又一层暖皮手里还给她捧着个圆球暖炉。

    程独与宋羽凰的合作因为月白白生产一直拖到现在如今月白白也能够自理了便开始在商业上走动。此次生意投入颇大程独要去北方一趟。走之前还一遍又一遍地交代了家里的下人一番让他们好好照顾月白白与女儿。程独走时候抱了抱女儿又抱了抱月白白记忆中月白白还没有与程独离开过多长时间心里虽是舍不得还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他告别让他早点回来。

    不过走了之后思念就越缠绕起来。

    月白白看着女儿是越看越喜欢如果她不哭的话真是可爱的紧。她哭的时候没有眼泪张着嘴吧哇哇叫着牙齿光滑没有牙齿女儿哭的时候总是哭得她心疼。她抱得很小心总怕伤了这个小小的东西。月白白也亲自喂奶的她总觉得孩子是自己身体下割下的肉总喜欢亲力亲为。小丫也很是信用亲自帮着换<img src="image/niaojpg">布月白白倒是不好意思了“小丫刑七不会生气吧你天天往这里跑?”

    “小姐你还跟我客气?要不是你我跟刑七不知道还有多久。我天天往这里跑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哇只是告诉我我若在这里常住下去他也搬过来…”

    “哦那就搬过来好了。”

    “小姐这是玩笑…”

    “我觉得他说真的。”

    二十天中程独尽力缩短行程终是将所有的事情忙完便连夜赶了回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日的中午他见到一个令他惊骇的事情一开门进去就听到孩子哇哇的哭声而月白白呢正在“起…落…”念叨着做移动术女儿半悬在空中上下浮动看着就令人危险。

    程独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将小孩子抱到了怀里不由呵斥道“月白白你干什么呢?”

    “哇…程独!”月白白见到程独回来喜不自禁随即又想到程独方才的语气不由可怜兮兮道“你凶我…”

    程独本来想软一下的却还是板着脸“月白白解释一下你做什么呢?”

    “她一直哭一直哭啊然后我就想让她笑可是她好像哭得更厉害了嘛…”

    “以后不准再玩巫术了…”程独又道了一声表情严肃。

    “为什么…?”

    “我不想女儿沾上这东西也不想她欠着什么。”虽然他是很不喜欢叶临也不想理会他的忠告可是该听的还是得听这个他明了。

    “嗯。”月白白有些闷闷不乐看了看程独看了看那个已经停住哭泣的女儿那小家伙似乎看到程独就笑了月白白心中郁闷不已抬腿就出去了。

    程独不由哭笑哄了哄女儿将她交给老妈子然后赶去哄月白白了。

    院中的秋千是程独在月白白怀孕的时候特地让人来做的秋千的绳索上蔓藤繁衍开来虽然没有夏日的碧绿却也多了一分生机。此刻月白白双脚着急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嘴吧翘得老高直到程独从身后将她抱住“月白白想没想我?”

    梅花盛开在这白色的动机散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淡雅味儿。

    “没…”

    “月白白我很想你也想我们的女儿。”程独其实能感觉到她在想他的相思结总是一扣一扣的夜间他总是抚着相思结才能睡着可是他就是想听她从口中说出来他在她清香的丝之间落下几个轻吻“乖不生气了…”

    “哼…”程独直接将月白白抱起。

    月白白挣扎“你干嘛放我下来…”

    “去泡温泉。”

    “…”她想说好来着。

    “月白白你是不是又胖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