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八章没有什么大不
    日子仿佛流水,悄然而逝。

    如果不是看着牛牛一天天的长大,从牙牙学语到现在已经清楚地开始叫爹叫娘,欧幼雯有时候都会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秦锦到南川之后不久,朝中便发出了皇帝驾崩的昭书,全国举孝,而景王则揭出了怡贵妃之子非她亲生的真机,在满朝对怡贵妃的一片指责声中,景王成功做上了皇位。

    听到这个消息,欧幼雯心中却是一阵淡淡的酸涩,回忆起当初,怡贵妃对那小皇子也是舔犊情深,打个喷嚏都心急得不得了的样子,欧幼雯怎么也不肯相信那小皇子不是她的亲生孩子,便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景王想要上位的奸计了。

    虽说这翻云覆雨的事情,欧幼雯也听过不少,见过不少,想起来,仍是免不了唏嘘一番。又暗自庆幸他们是及时逃了,要不然,恐怕现在也要被怡贵妃牵连,是否能有命在还是两悬。

    这期间,也有不少有眼光的商家上门。

    有的是要购了原料到外地兜售,有的则在是在南川本地开设分店。因为考虑到现在朝中威胁不在,欧幼雯和林若麟与家人商量一番之后,便决定有选择性地签下合同。

    因为考虑到人手不足,之前的小院也不够宽敞。

    欧幼雯又让柳永安和许文帮着物色了一处偏一些的大院子,只做厂房和仓库使用,伙计也招了几个,为了保住对配料配比的独有性,原料配比的环节仍是由欧幼雯负责,各个工程,包括炒、磨、装等全部分开,走流水线作业的模式,为了也是杜绝工人将工艺传出去。

    经过一系列地调整和开发,欧幼雯又把一些她所熟悉的婴儿用品,比如说婴儿车、学布带、学布车、爽身粉、益智玩具等等也全部采用系列销售的方式一共推了出去。

    嘉宝婴儿用品店很快就四处开花,在南部的主要城市都有了分店。

    在经营上,欧幼雯参照连锁的方式,后来又将工艺授权给另外两个中心城市的大户,很快,嘉宝系列产品便在南部的城镇引起了很大的一股热操。

    尝到甜头的欧幼雯将这个模式和方式推荐给欧幼晴和陈禄,欧幼晴和陈禄二人也是照猫画虎,在北方发展出了一片天地,姐妹两个,南北呼应,也算是相映成趣。

    这天,欧幼雯正在家中教已经一岁半的牛牛认图片,就在林若麟一脸喜色地走了进来,神神秘秘地走到她身后问道“幼雯,你猜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欧幼雯将手中的图卡放到牛牛面前的小桌上,疑惑地站直身子“什么,莫不是姐姐的回信?!”

    林若麟轻轻摇头“不对,再猜!”

    欧幼雯皱眉想了一会儿,却是想不出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便故意指着院门的方向说道“哟,许大哥,您怎么有空过来!”

    林若麟不知有诈,忙着转身去看,哪里有什么许文。

    欧幼雯却是一把把他藏在身后的东西抓了过来,却是一只精致的纸包裹,她疑惑地拆开包裹,一本印刷精美,封面用色鲜艳可爱的书籍立刻就显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看着那书籍上用林若麟亲手绘制的可爱卡通的《育婴宝典》四个字,欧幼雯不由地喜上眉梢,直接就环住林若麟的颈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林若麟看四下无人,也就借机抱住她,细细地吻了起来。

    二人正喘气分不开,小儿牛牛却是从小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欧幼雯身边,拉拉她的衣角“牛牛,亲亲,牛牛亲亲”的叫了起来。

    林若麟这才松开欧幼雯,弯下身子抱起牛牛,在他的脑袋上用力地亲了一口。

    “臭小子,连爹爹的醋也吃!”

    欧幼雯红着脸笑着,一边就信手翻看着内页的内容,只见里面林若麟全部按照她的意思配上了可爱的插画,只是越看越喜欢。

    这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院门外老管家却是笑着走了进来。

    “少爷,少奶奶,快带着小少爷到前厅去吧,幼晴小姐和姑老爷这会儿正坐着喝茶呢!”

    “啊!”欧幼雯禁不住就轻呼出声。

    半月前她才刚寄了信去,询问他们生活,一直没有听到回音,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直接到南川来。

    “若麟,走,咱们快去看看去!”

    看林若麟一眼,欧幼雯急步就随着管家走了出去,林若麟也是一脸喜色地抱着牛牛随在她身后。

    三人来到前厅,果然看到欧幼晴和陈禄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着,听到脚步声,二人一齐离开了椅子,欧幼晴便走上来前扶了欧幼雯的胳膊,左看右看,嘴上笑着,眼睛却是早已经淌出了眼窝。

    欧幼雯何尝不是一样呢,时隔这么久,他们姐妹是终于见面了,便是她,也禁不住是泪流满面。林若麟陈禄伴林延禄等一众家人和管家看着这姐妹相拥而泣,也是禁不住地抹眼睛。

    林若麟知道这二位心中感伤,便由着他们姐妹俩相拥哭了好一阵,才将牛牛交到杏儿怀里,走上前轻轻拍拍欧幼雯的肩膀“幼雯好了,姐姐来了,应该高兴才对,不要再哭了!”

    其他人看他动作,也就走上来一同解劝。

    欧幼雯也就收住情绪,将姐姐拉到椅子边坐了,握着她的手询问这一路上可还顺利,可遇到风浪,又问家中婆婆和孩子身体,一边就忙不迭地把牛牛抱过来,让他叫姨娘,一家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林若麟便吩咐下人去收拾房间“姐姐和姐夫难得这么远地来上一回,怎么着也要多住些日子!”

    欧幼雯赶忙赞同“对,对,姐姐,这次,你怎么也要陪我好好呆上些日子!”

    “好!”欧幼晴轻轻抚摸着牛牛的小脸“这次啊,姨娘就赖在你们这里不走了,好不好啊,牛牛!”

    “好!好!”牛牛憨态可掬地学着她的样子,也伸出手来轻抚着欧幼晴的脸。

    一众人看了,不由地笑出了声。

    这边正聊得高兴,就听外面有脚步声响起,众人抬起脸来,只见一个家仆带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欧幼雯忙着迎了上去,向那家仆问道“这是出了什么事?!”

    那陌生年轻人笑着送上一张喜贴来“少夫人不用担心,是喜事!”

    欧幼雯接过那喜贴一看,不由地喜笑颜开“太好了!若麟,快拿银子来,赏给这位小哥!柳嫂生了,许文大哥啊又添了一个儿子!”

    “是吗?!”林若麟听了也是十分惊喜,忙着取了一锭碎银子来打赏了那个送喜贴的年轻人“有劳小哥回去转告许大家和柳嫂子,我们明天就过去看望!”

    那年轻人答应着去了,欧幼晴便好奇地向欧幼雯问道“许文?!我怎么觉得这名字好耳熟!”

    “姐姐,你忘了,咱们一起在燕京刚刚开店的时候,上门给咱们捣乱的那个人吗!”欧幼雯笑着回道。

    经她这一提醒,欧幼晴和陈禄两个立时顿悟“这个许文便是当日在燕京杀掉张家公子的那个许文!”

    “不错!”欧幼雯点点头,接着就把如何与许文重逢,柳嫂子与许文之间的过往简单地说了一遍。

    二人听了,也不由地感叹这世间事情巧妙的出人意外,陈禄便道“想不到,许大哥竟然会和柳嫂子有这样的事情,兜兜转转二人竟然还能走到一处,这真是天大的缘分!”

    欧幼雯笑道“可不是呢,这次你们过来,刚好那孩子出生,咱们这两家人就是这样有缘,等明天,咱们一起去拜望!”

    二人齐齐说好。

    至晚间,一大家子人围坐在桌边,又吃又聊,好不高兴。

    饭后,欧幼雯便拉了欧幼晴到后花园中聊天散步,二人谈起当初在张家的时光,都觉得恍如隔世,说到动情处,禁不住又是哭又是笑的。

    知道天下易主,欧幼雯等人危险不再的事情,欧幼晴也是很高兴“我这些天总是想着,若是有这么一天,一定要你带着若麟和孩子回燕京一趟,好好地祭拜父母。”

    欧幼雯虽然对这所谓的父母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却还是答应道“好,只要有合适的时机,幼雯自会带着若麟和孩子到燕京去探望你们,顺便祭拜!”

    欧幼晴动情地拉住她的手掌“幼雯啊,能有你这个妹妹,是姐姐我此生最大的福气,我现在还记得你躲在薄被中信誓旦旦地向我承诺,再不会让我过苦日子的情景,幼雯,你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欧幼雯回握她的手掌“姐姐,你这是说哪里话,你能有今天,可不全是幼雯的功劳啊!时候不早了,您也回屋休息去吧,要不然,姐夫一人独守空房,只怕要寂寞了!”

    欧幼晴脸色一红,斜她一眼,嗔怪道“你啊,都做了孩子娘却还是这样顽皮成性…”

    “没办法,恐怕就是头发花白的时候,也就是这样的秉性了!”欧幼雯故意装出无奈地说道。

    姐妹两对视一眼,不由地同时笑出了声,便互相搀扶着从椅子上起来,各回自己的卧房休息去了。

    一夜无话。

    二天,林若麟早早就起来,带着管家去置办了到许文家中探望的礼品等物。

    等一家人都起了床,用罢了早饭,管家便套了马车,将林若麟和欧幼雯夫妇并欧幼晴和陈禄夫妇四人一起送到了许文新购置的园子。

    许文听到家人的禀报,是亲自迎出门来,看到站在林若麟和欧幼雯身侧的欧幼晴和陈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唤道“陈兄弟,幼晴姑娘?!”

    “不错,是我们,许大哥,我们可是特地来恭喜您的!”

    陈禄笑着送上礼品。

    “真是稀客,稀客!快,大家里边请,里边请,来人啊,倒茶,倒茶,快点!”

    许文是一脸兴奋地将几人让进了屋子。

    聊了几句,欧幼雯便带了姐姐欧幼晴到后面内院看望柳氏,只留了他们三个男人在前面聊天去。

    来到后面,柳嫂见到欧幼晴也是一脸地惊喜,禁不住就拉了她的手掌聊起往事。

    欧幼雯就去看孩子,见那新生婴儿白白胖胖,生得煞是可爱,不由地赞叹道“柳嫂子,现在啊,幼雯我可是最羡慕你了,有了一个乖巧的燕儿不说,现在啊又添了这个孩子,真正是子女双全了!”

    “少奶奶只是取笑我,如果不是你们,我和许文又怎么会有今日!”柳嫂笑道。

    在她屋中稍坐了一会儿,欧幼雯便带了姐姐告辞出来,让柳氏好好休息,几人起身告辞,许文是百般挽留。

    “许大哥不要着急,等孩子满月的时候啊,你就是赶我们走我们也不走呢!”欧幼雯玩笑道。

    “是啊!”林若麟也附和道“现在柳嫂身子虚弱,您啊还是好好陪嫂子吧,等满月那天,咱们再一醉方休!”

    许文看留他们不住,也就只好作了罢,亲自将四人送出门来,上了马车,看他们走远了,这才到内室照看柳嫂去了。

    又过了十来日,欧幼晴和陈禄便也要走了,欧幼雯虽然舍不得,却也知道这二人家中还有孩子老母,再加上店中事务,能住上十几日已经是难得,便也没有多作挽留,便为二人订了船,和林若麟二人亲自将他们送到船上,看着那船渐渐远去,化成天边的一个小小黑点,她这才>吸>了口气,叹道“今日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了!”

    林若麟扶住她的肩膀“不用担心,只要你想,咱们随时都可以抽出时间来到燕京去看他们!”

    欧幼雯轻轻点头,又向远方看了一眼,这才和他并肩回来。

    嗅到空中传来的鱼的淡腥味,她只觉胸口一阵翻滚,禁不住就哎出一口酸水来。

    看她皱眉反胃的模样,林若麟一边取出棉巾来为她拭着嘴角,一边就担心地皱起了眉头“怎么了,是不是这些天热,中了暑气?!”

    欧幼雯轻轻摇头,脸上却是幸福的笑意“若麟,这次,我想,生个女儿?!”

    林若麟微怔,接着就反应过来,不由兴奋地抱紧她“幼雯,你说真的!”

    看欧幼雯郑重点头,他直接弯身将她横抱而起。

    “太好了,我林若麟又要当爹喽…”

    他兴奋地的声音惊得一众船家都好奇地向这边看过来。

    看着这对年轻人,大家的目光中满是羡慕和祝福的味道。

    仰脸看着林若麟开心的俊脸,欧幼雯的心中闪过穿越之后的种种,心中充满了对于上天的感激之情。

    她不知道未来是否还有波折在等待着她,但是,她相信。

    只要有爱,有家人。

    没有什么大不了…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