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章梦醒时分
    呃一众个为师办不清过你谅一问倒是让为竹制从道藏之中有洞天之说,加上你的叙说,为师另有了一层感悟,似乎这洞天之说真正的意义应该是每一个洞天既是一个世界?难怪会有“别有洞天,一说。”袁天师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师傅的意思是弟子是从别的洞天世界来到这里的?”麦仲肥不由得想到了很多玄幻里常用的位面和平行空间理论,疑惑地问道。

    “也许吧,这等玄而又玄的东西岂是为师这凡间之人所能解释得了的?但道藏里同样也有天道不移,天道无改之说,照你所说,你已经将历史改动,也就意味着天道已改,这如何可能?”袁天师摇头,无奈地一笑说道。

    麦仲肥沉默了。这又回到了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的悖论里。

    就好象自己在做梦,梦中自己可以刀枪不入,可一旦梦中醒来别说是子弹了,恐怕一把小小的水果刀都会要了自己的小命一样。

    所谓的虚妄与真实那一个才是本质呢?历史不可改动,如果某一处历史发生改动,那以后的历史就会完全走样,历史也就不再成为历史。可现在自己做的正是在改动历史,也就是说自唐以后的历史将不会存在,也就是说自己改动的历史并不是自己那个世界的历史,否则就根本没有自己的存在,这也间接地证明自己所改动的只不过是另一个位面或空间,自己那个世界的历史依然是恒定不动的。想通了此节,麦仲肥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无力感。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努力而已,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心里不由得冒出一首歌曲的名字《一场游戏,一场梦》。

    梦以醒,心归何出?所余者不过是一声叹息,一阵茫然而已。

    《全书完》

    祝所有读者、作者、工作人员兔年大吉,安康吉祥,平安喜乐!'啡给大家拜年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