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幸福二
    儿坐在城南巷子里收拾着自己的物件,虽说是和次成亲,然规矩还是要守的,不然在俞家也站不住脚跟,芳姐儿看了看手里的单子,心里有些好笑,也是太讲究了。

    俞天佑已经给沧州发了信件,信上没有表明却加上了芳姐儿的亲笔书信。

    芳姐儿竹着自己的礼服,上善一刻也离不开芳姐儿,只要芳姐儿不在,便是惊慌不已,惹得芳姐儿心疼的,直掉泪,谁要是说什么规矩,芳姐儿便和谁急,于是带着上善到了城南巷子。

    小上善拉着冰雨的手,拿着手里的狐狸毛的围巾给冰雨围上,在院子里玩,小花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他们身边,也不说话,小上善看了看小花,有些不忍,虽说小花有点讨厌,成天霸占着娘亲,但是也是自己的妹妹,扭过头对小花道“牵牛花,过来,给你个好东西看。”

    小花一听上善叫自己牵牛花,心里很是不舒服,扭过头也不说话,自顾自的搬着小凳子回了房间,上善惹了个大红脸,气的红着脸,上前拉住小花的小辫子,道“你这个牵牛花,牵牛花,牵牛花。”

    小花性子甚至倔强“嗷”的一声,上前给了上善一吧掌,打的清脆干净,上善愣住了,冰雨一看哥哥挨打,急的直掉泪,哭着道“你怎么能打哥哥,你这个坏孩子。”

    上善也懵了,从小到大家里除了娘亲打自己,谁也没有着过自己一指头,就是爹爹也是把自己捧在心坎儿里疼,这会子却被一个捡来的妹妹打了一吧掌。

    小花也害怕了,后退了两步,往屋里跑,冰雨拉着上善直哭,芳姐儿听见吵闹,忙出来看怎么回事儿,小孩子的手劲儿也没有多大,上善的脸上也没有什么痕迹,芳姐儿忙抱着上善道“怎么了这是?”

    冰雨见了芳姐儿出来,哽咽道“小花姐姐打哥哥了,呜呜呜好疼呀,哥哥”说完有大哭起来,芳姐儿一听是上善和小花闹别扭,甚是无奈,本来上善对旁人极好的,对谁都是笑嘻嘻地,也甚是和善,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对小花冷言冷语,小花本来还吵闹,跟上善闹别扭,后来听了哥哥慕华的话,便开始躲着上善,然小孩子天性,都喜欢玩耍,小花见冰雨和上善玩的欢快,自己也忍不住热闹,但是两个人只要站在一起便会发生矛盾。

    上善看着芳姐儿。道“娘。没事儿。小花妹妹没有打我。是我地不对。”芳姐儿笑道“上善能好好对小花妹妹就好。都是上善地妹妹。你不是也喜欢慕华哥哥吗?以后都是一家人。以后可是要好好地呀。”

    上善笑着点了点头。眼睛忍不住地往小花地屋里瞟。

    正是十二月十九地好日子。芳姐儿穿着大红地礼服从南城巷子再次出嫁。芳姐儿自打被羌掳去。就没有想到还能嫁给俞天佑。还能拥有幸福。看着外头吹吹打打地声音。忍不住泪流满面。想着两年地日子真是噩梦。芳姐儿不由地想起地了那个于自己无缘地女儿。

    外头地喜娘见芳姐儿花掉地脸。急着道“我地太太。好好地哭什么。这大好地因缘。可是谁都想不到地。这可是你地福气。居然成了俞侯爷地正房太太。你说说你还哭什么?”

    芳姐儿擦了擦泪。扯了笑道“恩。我把脸洗了吧。这一脸地颜色。就是重新化也来不及了。”

    喜娘无奈。只能使人打了一盆清水。洗了干净。喜娘一见芳姐儿地容貌倒是真是愣住了。怪倒是俞大人急躁躁地娶了回来。原来是个大美人。就是女地见了也忍不住惊艳。芳姐儿用雪花膏抹了抹脸。一张晶莹如凝脂般地脸。眉如墨画。眉目之间真真是个艳丽。芳姐儿笑着道“就这样吧。我盖上盖头谁也看不见。”

    喜娘点了点头,这时候外头的吹吹打打的声音,喜娘急忙给芳姐儿盖好盖头,由喜娘牵着出了屋,俞天佑看着芳姐儿出来,这时候的心才放下,上前拿过喜娘手中的红段子,牵着芳姐儿上了花轿,司仪大喊着“起了。”

    孙嫂子拿了一兜子干枣,喜糖,瓜子,出了门,看了看气派的迎亲,心里甚是嫉妒,这时候邻居陈豪家的媳妇出来也拿了一堆东西,还顺便拿了一段红绸子,见了孙嫂子笑着道“嫂子也去了?”

    孙嫂子和陈豪家是这条街的破落户,成日里吃嘴玩牌不做活,日子过得很是清贫,只因有些家底这才撑到现在,孙嫂子撇了撇嘴道“有什么呀,不就是一些个枣子,瓜子,那个喜欢,哼真是个会勾引人的,到了这里子,没有多少时候就勾搭了个大官,真是个狐媚子。”

    陈豪家的笑了笑道“也是这寡妇的福气,哎这个大官不去找个黄花女娃子,却找个寡妇,真是想不通,前些日子还听说这寡妇跟西门前的那个客栈里的掌柜的好上了,哪知道没有多久却有本事勾搭个当官的,真是哎”陈豪家的看了看孙嫂子笑着

    你家大闺女还没有说亲,不如去找慕华的娘说说,到时候做了妾不是也能帮衬她。”

    孙嫂子一听心里不由打起了主意,没几日真真的拿了两斤点心去了俞府,哪知道没有多久便赶了出来,在不让她进门,气的孙嫂子直骂娘,让房门的小厮打了两下这才吓走。

    芳姐儿拉着巧巧的手,两人真是想看泪眼,哭了好一会子才克制住,巧巧自打知道芳姐儿“去世”之后,哭了一年,然在婆婆张氏面前却不敢透出一点端倪,连府里的丫鬟婆子都管的严严的,要是敢提一个姑奶奶的事儿便是卖了,俞天佑隔上几个月便寄去一封信,好一点张氏和刘强都不识字,张氏和刘强从来不知道芳姐儿“去世”的消息。

    豹子和武哥儿自打知道自家妹子没事儿,高兴的几天没有睡觉,连夜的从沧州赶了近三个月地路,芳姐儿见了哥哥嫂嫂们,喜极则啼。

    芳姐儿看着巧巧擦了泪道“好好的,哭甚,我这两年也着实没受什么大罪,也就是心里苦些。”

    巧巧气的捶着桌子都“真是不要脸面的,居然夺人妻子,真真”说着见小姑脸上一片凄凉,忙道“罢了,咱们家不能罢休,这怎么着也要讨回个公道。”

    芳姐儿叹了口气道“要是真的那样,我便是没有脸面了,再说旁人都说俞家的大奶奶大火里烧死了,这会子有出来说羌做了这样的事儿,别人定是不信,就是我自己也没有脸了,罢了,我和夫君说了,以后这事儿算是噩梦,我们便住在蜀州,京城地府里等铁蛋长大了就让他继承爵位。”

    巧巧听了心里也只能叹息,巧巧看了看芳姐儿想了想道“大嫂子,身子不好,大哥也是成日的求药,大嫂子的娘家人怕大嫂子有个三长两短地断了和侯王府的关系,便有使了一个小姐来家里住着,好听些是照顾大嫂子,不好听便是送来做妾的。”

    芳姐儿听了心里也是不舒服,也为大嫂子感觉悲哀,大嫂子的这辈子也算是受罪了,先前头被人拐了,要不是遇见大哥,她也算是命苦的,芳姐儿想着心里难受,和巧巧又哭了一场。

    俞天佑进来地时候自家娘子已经哭得脸色发白,眼睛红肿,巧巧见了俞天佑也行了礼,俞天佑回了礼笑着道“知道的说芳芳和嫂子您是姑嫂,要是不知道只说是亲姊妹。”

    巧巧擦了擦眼睛笑着道“我们家地人都是实在,对谁都好,就是小姑,嫂子的关系都是极亲地。”

    俞天佑笑了笑,芳姐儿不乐意道“嫂子来这里不容易,你却偏生的来捣乱,快快出去,我今个儿和嫂子睡。”

    巧巧听了笑着道“浑说吧,我走了,也该摆饭了,明个儿你带着我和我家小四儿一起出去逛逛,我家小子跟个闺女似地,成日里安静的坐着看书写字,也不说出来耍,倒是和你家小花很是投缘,日日跟在小花后面学字。”

    芳姐儿笑了笑,送了巧巧出了院子。

    自打晨远来了以后见小花在玩积木,看了甚是喜欢,两孩子玩地不亦乐乎,上善见了心里不舒服,看着小花对这晨远笑的那般灿烂,心里极不爽快,忍不住地上前找小花的麻烦,就因为这个上善没有少受自家娘亲地呵斥,更是记恨小花了,日日的牵牛花不离口。

    只因大哥的政务较忙,二哥的生意也不许在蜀州长留,仅在蜀州住了一个月赶紧的回了沧州,这就么一来一回便是半年。

    送嫂子和哥哥走的时候,芳姐儿泪流不止,这一别说不定就是一辈子,巧巧拉着芳姐儿手道“好妹子,有时间就回去,娘也甚是记挂你。”芳姐儿含着泪点头,因芳姐儿的身份是慕华的娘亲,是个寡妇,在外头便声称芳姐儿是刘家的义女,是刘成武的义妹。

    芳姐儿看着嫂子的马车越走越远,心里忍不住更是难受,俞天佑抱着芳姐儿安慰不停。

    小花躲在屋里大哭,抱着晨远送自己的玉佩,心道‘除了哥哥和娘亲,也就是晨远哥哥对自己最好,有好吃的想着自己,有好玩的也给自己,对自己总是笑的那么温暖’小花的贴身丫头春卷看自己小姐哭成这样,心里也是难过,表少爷长得俊秀不说,对谁都是细声细语,从来没有对说发过脾气,对自家小姐也是极好。

    上善看着小花脸上挂着泪,雪白的小脸儿晶莹透亮,眼睛带着倔强,手里抱着玉佩一刻不离手,虽说有心想上去安慰,但是忍不住的口出恶语,但是小花却默默的走开,也不多说什么,惹得上善更是火大。

    (十年过去)

    芳姐儿抱着肚子嗔怪的看着俞天佑,道“这怎么好意思出门,上善都要快娶亲了,就连慕华媳妇都怀孕三个月了,怎么我又有了。”俞天佑笑着抱着芳姐儿道“怕什么,有了更好,再生个姑娘不是更好,咱们家亲生的就若水一个姑娘,和善、

    个小子,皮的紧,真想揍他们,要是再有个娇滴滴的好了。”

    这十年芳姐儿生了个女儿若水性子跟她姑姑一个样子,行事儿看着娇弱,却是极有主见,又生了两个双胞胎儿子和善、穆善才六岁。

    小花和若水,冰雨聚在一起,冰雨笑着道“这次嫂子嫁进来,我们得送个出彩的好物件。”

    小花抚了抚头发,看了看花园子里地景致,心里想主意,如今的小花出落的真是明媚艳丽,绝不比芳姐儿差,眉眼之间有着说不出的味道,身段风流,冰雨看着小花心里说不出的羡慕,上善哥哥是喜欢她的吧,冰雨长得也是冰雪可爱,眼睛干净的跟个孩子似地,自小爱慕上善,却也知道上善喜欢小花,便绝了念想,哪知道小花从不与上善多说什么,见了面也是一脸的倔强。

    若水笑着道“我看用琉璃珠子穿成帘子,跟娘说的一帘幽梦地帘子一样,看着也喜欢。”

    冰雨嘟着嘴道“妹妹真是天真,那得多少银子,我们可是就几颗晶莹的珠子,自己也喜欢的紧。”

    几人想了几日才决定,绣一副相亲图送与郑敏敏。

    小花和晨远定了亲,就因为这个上善几天不回家,关于孩子们的爱恨情仇芳姐儿和俞天佑又能有什么办法,上善更是继承了芳姐儿的绝艳容貌,成为当朝第一美男子,所到之处无不是鲜花和果子,每次都是狼狈地回来,芳姐儿倒是欢喜,让小厮们打扫了马车,扫出不少的名贵果子。如今上善已经和郑家外甥女郑敏敏定了亲,只剩下挑吉利地日子成亲了。

    慕华娶了蜀州贵族闵家三小姐闵莹莹,说来也是一段曲折,鲁彦辰本名叫羌如燕,是铁帽子王穆亲王的嫡女,自小便是娇生惯养,出名地野,谁也管不住,骑马打猎更是了得,只因自家娘亲去世,穆亲王扶了侧妃甄氏为正妃,羌如燕气不过打了甄氏一顿,跑了出来到了蜀州书院,最后还是被穆亲王捉住,自打和慕华和羌如燕一起生活了一年,羌如燕便非慕华不嫁,惹得慕华一直不敢不去京城科考,只要提起关于羌如燕的名字,吓得绕道走。

    虽说穆亲王宠爱女儿也不可能嫁与一个侯爷的义子,哪知匈奴跟大赢结亲,皇上没有女儿只有让亲王地儿出嫁,最后选定了羌如燕,最后无奈之下穆亲王悔恨不已。

    芳姐儿抱着肚子,看着绿莹莹的麦子地,笑着伸了个懒腰,俞天佑紧张地行,也是芳姐儿如今已经三十多了算是高龄产妇,俞天佑自是小心,芳姐儿笑着道“紧张什么,我又不是没有生过,生了他们几个崽子,也是有经验的。”

    俞天佑如今也是无官一身轻,长子上善继承了爵位,又考取了状元,算是极有本事地,义子也成了蜀州知府,自己成了甩手掌柜,和娘子一起吟诗作画,闲了到自家的农家地里转转,俞天佑笑着道“咱们回去吧,又不是孩子们不知道。”

    芳姐儿心里不乐意道“不回去,再说了咱们庄子里不是什么都有吗,连产婆有三个,你慌什么。”

    俞天佑笑着道“这你做娘了,媳妇在家坐月子,你可是不理不睬,自己到了这院子住着。”

    芳姐儿笑着道“怕什么,慕华会伺候好的。”俞天佑见劝不动也就罢了,刚走了两步,芳姐儿抱着肚子叫道“啊,夫君,肚子痛,要生了。”

    俞天佑吓得脸色发白,二话不说横抱着到了院子,惹得鸡飞狗跳,俞天佑听着芳姐儿的叫声,吓得腿都软了,站在院子里等到掌灯,才听见孩子的啼哭上,俞天佑忙往里头跑道“怎么样?太太怎么样?”

    喜喜从屋里出来笑着道“恭喜老爷,生了个小子,太太万安,老爷不用担心。”

    俞天佑一听又是儿子,不乐意道“怎么又是儿子。”

    芳姐儿本有些累,正想睡觉,听见自家夫君这话,气道“好你俞天佑,生了儿子你还嫌弃。”

    俞天佑一见自家娘子生气了,也不顾什么,忙进了屋子,陪着笑道“我不是因为这小子折腾你,才不愿意嘛,别生了,仔细身子。”

    外头的产婆几个甚是纳闷,都是说儿子好,怎么这家老爷不喜儿子,喜喜见了笑着道“这也是家家都不一样的,生了儿子,有家欢喜又家愁女,呵呵这就是生活。”

    (本书完)

    呵呵真是松了口气,历经了这么长时间总算完结,呵呵子奇也是松了口气,子奇在这里谢谢大家的支持,大家给子奇提了不少的宝贵意见,子奇在这里谢谢大家,呵呵,这期间子奇有欢喜又愁绪,有高兴又思虑呵呵,但是最后还是皆大欢喜,这本书有这么多人喜欢子奇也是很高兴的,呵呵最后还是很感激大家呵呵,谢谢大家的支持。

    首发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