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4章喜得贵子大结局
    兰采薇走到橘园门口,看见黎天恒在离门不远的石子小径上来回走动,她笑了笑,赶紧迎上去,絮絮叨叨的说开了:“你怎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今日不去衙门处理公事吗?要是没有公事处理,在房中歇歇多好啊!这些日子每晚都在公主府与越王府两边跑,肯定也没有睡好。”

    黎天恒没有接兰采薇的话,观察了她一瞬,见她心情愉悦,悬着的心才放回了腹中,揽住她略见丰腴的腰肢:“午饭用的什么?”

    “我只吃了一碗蔬菜粥。”早早的就起了床,一上午都没有机会歇息,兰采薇早已疲惫不堪,这时被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揽住,她顺势就将身子倚了上去,好让自己轻松些。

    黎天恒扶着兰采薇往房中走:“采薇,静夫人和你说了些什么?你们…相处的还好么?”

    “就聊了些吃食上的话,静夫人嘱咐我多吃点…”兰采薇闲闲的说着,她突然顿住了脚步,扬起脸看着黎天恒“天恒,你在门口等着我,是不是担心我与静夫人相处的不好?”

    “不是…”黎天恒确实担心才会在门口守着,但兰采薇问起他肯定不能承认,只别开了头“你不在,我觉得不习惯,所以就出来等你了…”

    “哦。”虽然知道是假话,但兰采薇还是爱听,心中一高兴,脚下的步子也轻快了些。

    回到房中,兰采薇换了一件衣服,让映月将账册与库房钥匙呈了上来,然后屏退下人,兴奋地趴在一旁看公文的黎天恒身边:“天恒,静夫人将账册与库房的钥匙交给我了!”

    “真的?”黎天恒将手中的公文丢在一边,扫了一眼桌上的账册与库房钥匙,将兰采薇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静夫人怎么说?”

    兰采薇在黎天恒的面颊上啄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只说让我管家。”

    静夫人能说出让兰采薇管家的话,肯定是经过了许多挣扎之后才做的决定。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就是认同了兰采薇这个儿媳,把兰采薇当成了家人看待。黎天恒很高兴,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淡淡的笑了笑“越王府人口简单,管家不算太累,你就先管着吧。”

    兰采薇撇了撇嘴“柴米油盐,哪一样是简单的?不过,再复杂的我也喜欢。”她一直觉得,只有自己当家做主,才有家的感觉。

    黎天恒宠溺的笑笑。

    接下来的日子,兰采薇过的很有规律,上午去静夫人那里问安之后便回到橘园去处理越王府的杂事,下午在房中做做针线,见见外臣女眷。因为黎天恒为她腹中孩子编出了一个龙王之子转世的身世,那些外臣的女眷见到她凸起的腹部,每每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

    这让兰采薇很不舒服,只要想到她的孩子一出世就注定与他人不同,她就更不舒服。她与黎天恒说了几次,但每次黎天恒都不以为然,还半开玩笑的劝她:“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让人臣服有什么不好?”

    黎天恒确实不以为这有什么问题。孩子是龙王之子转世这个身份,让他在与黎康的对峙中占尽了笼络民心的优势,在他看来,孩子的这个身份,简直就是将来的一大助力。

    在患得患失中过完年,传来黎天恒身边的最大忧患宁宇“战死”的消息。得知这个消息,兰采薇很是高兴。黎天恒虽然没有对她说过政事,但她也听说了宁宇自从黎天恒顶替了黎有源封王之后,表面臣服黎天恒,其心中一直对黎天恒耿耿的。宁宇战死,对黎天恒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部下纷纷倒戈,黎康慢慢开始抵挡不住,二月派使者来与黎天恒商议,说今后各占安南一般,各不相犯,这样的结果正是黎天恒当初想要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同意休战。

    三月里,眼看着离产期越来越近,兰采薇由原来的患得患失变成惶恐不安…都说女子生孩子就是过一次鬼门关,何况还是医术低下的古代,要真是出现大出血,她就必死无疑。若是以前,她不会对死如此的惧怕,但她现在有黎天恒,还有未出世的孩子,她舍不得死。

    黎天恒察觉她的变化,小心翼翼的逗她开心,陪她散步,她心中感动,也依旧无法排遣心中那一股惶恐不安。

    “王妃,四少爷从京城来了!还带了四个稳婆过来!”兰香一进门就嚷道,完全顾不得平日的规矩。

    兰采薇呆愣了半晌方才反应过来,慌忙丢下手中的针线站起身:“哥哥来了?在哪呢?”

    兰香笑着上前扶住兰采薇:“正在外院与王爷说话呢?”

    兰采薇顾不得换衣服,直接就去了外院。来安南几个月,虽然每月都会收到父亲兄嫂从京城送来的家书,但她心底还是忍不住想念家中的一切,就连赵氏和刘氏,她都忍不住去想念。也许是因为隔得远,许多人许多事,都只会记得好的一面了。

    兄妹相见,两人相拥痛哭。哭罢,兰采薇拉着哥哥坐下:“哥哥,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写信与我说一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兰相业诧异的看向黎天恒。

    黎天恒讪笑着解释:“是我请哥哥来的…”

    又自作主张!

    只是当着自家哥哥的面,兰采薇不好与他计较,悄悄地瞪了他一眼,与哥哥说起京城家中的事情来。不过,她那一眼并没有逃过兰相业的眼睛。兰相业并不是迂腐之人,见黎天恒被妹妹吃的死死的,心中暗自高兴。

    说了一阵家事,兰相业道:“我从京城带了四个有名的稳婆过来,医理技术都是顶尖的,妹妹见一见吧,当日你嫂子生产时就是她们在一旁服侍的。”

    丁玉兰过年的时候生了一个白胖的女儿,兰采薇在家书中已经得知。

    兰采薇眼中含泪的拭了一下眼角:“多些哥哥。”

    兰相业嘴角漾起一个笑容:“怎么几月不见,妹妹反而变得生分客气了?是不是不拿我当哥哥了?”

    兰采薇破涕为笑:“我不拿你当哥哥当什么?”

    说着话,兰香就引着四个妇人进门来。四人干净利索,进门后不卑不亢的跪下行礼,对兰采薇的问话回答的也是头头是道,兰采薇一见之下就喜欢上了。这几个月她见了二十多个稳婆,有外臣女眷推荐的,有静夫人找的,也有黎天恒自己找的,可每次见面之后总是不尽人意,不是不注重卫生,就是医理欠缺,矬子中间选高个,兰采薇勉强在这些稳婆中挑了四个出来预备着。

    见了哥哥,又定下稳婆,兰采薇心情大好。与哥哥一起用了饭,又一起去拜见了静夫人,还陪哥哥说了半宿话,她这才亲自送哥哥去了早已备下的房间歇下。

    回到房中,黎天恒搬了一个凳子坐到梳妆台前卸钗环的兰采薇跟前,陪着小心道:“采薇,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兰采薇停下手中的动作,回视着黎天恒:“就是,你答应过我,说要与我坦诚相待,可现在你请哥哥来安南,都没有与我说一声。”

    黎天恒只得拿出惯用的招式,装着一脸委屈的样子:“我不说也是想让你高兴一下嘛!”见兰采薇神色缓和了些,又继续道:“我见你每日都在为稳婆大夫的事情忧心,这才派人去京城请岳父介绍几个稳妥的稳婆大夫,但没想到岳父回信说让哥哥亲自前来。我收到信之后本想告诉你,但想到你突然见到哥哥肯定会更高兴,所以就没说。”

    “我知道。”兰采薇微微动容,她其实一听黎天恒说哥哥是他请来的时候就猜到他的用意了。

    黎天恒见自己这次轻松过关,高兴的将兰采薇揽入怀中,伸出手轻轻抚摸她凸起的腹部“宝宝,你娘原谅爹了,她将来要是旧事重提,你一定要站出来给爹做个见证哦!”兰采薇笑着打掉黎天恒的手,这家伙经常对着她的肚子胡言乱语,让她常常后悔当初怎么会让他进行胎教。

    黎天恒不死不休的又将手贴了上去,兰采薇只得由他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想起,这些日子瞎忙着,她竟然从来没有与黎天恒讨论过孩子的名字,便扬起脸道:“天恒,我们还没有给孩子取名字。”

    “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取什么名字…”见兰采薇正恨恨的瞪着自己,黎天恒慌忙改口道:“其实我早就想好了,这个宝宝叫一一,再生一个就好二二…”

    这…也能算名字?

    兰采薇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将大张着的嘴合上:“我绝不同意我的孩子叫这样奇怪的名字!”

    黎天恒故意忽略兰采薇的反应“我觉得这名字挺好,又简单…”

    “我不同意!”语气不容商量。

    “就叫一一嘛…”

    “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小家伙看见自己父母为自己的名字争的不亦乐乎想出来调停,还是见稳婆大夫都准备妥当觉得是时候出来见见世面了,反正当日晚上,睡梦中的兰采薇突然觉得腹部有些疼痛的感觉,如此反复几次,她才清晰的意识到这是阵痛。

    她慌忙推醒身旁的黎天恒:“天恒,我要生了…”

    听到这话,本来还有些迷糊的黎天恒陡然清醒过来:“你说,你要生了?!”见兰采薇点头,他忙穿衣下床“不是离产期还有半个月吗?昨日那稳婆见了,也说你还有几日才会生…”

    “我怎么知道!”兰采薇也觉得不可能,可又一次阵痛向她袭来,疼痛的感觉如此的清晰,根本由不得她不信“扶着我去产房…”

    黎天恒见兰采薇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的脸,也顾不得兰采薇平日里定下的规矩了,一面扬声叫人,一面将兰采薇拦腰抱起往产房走。

    产房是兰采薇三个月前准备好的,就在橘园,内外两间,里间是真正的产房,外间是用来供稳婆大夫休息的地方。

    片刻之后,越王府灯火通明。

    静夫人与兰相业先后到了橘园,两人没有过多的客气,兰相业忙安排自己带来的稳婆进了产房里间,自己与静夫人坐镇在外间。

    产房里,兰采薇躺在床上,黎天恒坐在床侧,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口中还不住的安慰着她。

    四个稳婆一进产房,看见这样的情形皆愣了愣,而后又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从古至今,哪有男子进产房的道理?

    黎天恒见四个稳婆立着没动,怒道:“王妃都疼成这样了,你们还傻傻的立着做什么?”

    “王爷,产房污秽,请你去外间等一下…”一个婆子立在兰采薇的身前,犹豫着道。

    “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我今日哪里也不去!”黎天恒心疼的看着兰采薇,声音有些冷。

    四个稳婆对视了一眼,自知劝不走黎天恒,按部就班的准备热水,然后揭开被子替兰采薇检查宫口张开的大小。

    就在稳婆揭开被子的那一瞬,兰采薇阻止了,出言让黎天恒去外间等。她现在心中很害怕,很希望黎天恒陪在她身边。可她现在披头散发,还大张着双腿,她不想让自己这种尴尬的姿势落入他的眼中。

    很多年后,兰采薇一直奇怪她自己当时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想法。

    黎天恒到底拗不过兰采薇,起身出去了,临走时俯身在兰采薇额际吻了一下“我就在外面,实在疼了就叫我。”

    兰采薇点了点头。

    频繁的阵痛,一直折磨了兰采薇整整两个时辰,在清晨的一缕阳光出来之际,她终于听见了一声嘹亮的哭声。

    稳婆从她的双腿间探出头来,喜道:“恭喜王妃,是位小世子。”

    兰采薇很想看看这个折磨了她十个月的小家伙,可是她听到这声哭声之后,很不争气的昏睡了过去。

    产妇因为脱力昏睡过去的太多了,稳婆见惯不惊的替她把了把脉,确定没有大碍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听到哭声,黎天恒再也忍不住冲了进来。这两个时辰,他也一刻也坐不住,站一会坐下,坐一会又站起身来来回走动,谁跟他说话都不去理,就连静夫人相劝他也只是闷闷的点头。

    兰相业见黎天恒冲进产房,脑中突然想起自己女儿出生时的情形,深有感触的叹道:“没想到都是一样的。”回头看见静夫人怅然若失的坐在一旁,忙笑着道喜。

    静夫人回过神来,笑道:“同喜!同喜!”

    兰采薇再次醒来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静夫人见她醒来,笑道:“饿了吧?我这就让人摆饭。”

    兰采薇四处张望一番,没看见孩子,心中慌了起来:“孩子呢?”

    “我怕吵着你,让奶娘将一哥儿抱到隔壁去了,天恒刚过去看了,你若是想见,我这就让奶娘将一哥儿抱过来。”

    “奶娘?”听到静夫人话中的奶娘二字,兰采薇脑袋嗡了一下,根本没有听出静夫人对孩子的称呼。她早就与静夫人说过,她想自己喂奶,静夫人当时也没有反对,怎么这时突然在孩子跟前设了奶娘…

    静夫人笑了笑“我知道你想自己奶孩子,可舅爷说你身子虚弱,暂时不适合奶孩子,我这才让早就备下的奶娘进府。”

    兰采薇放下心来,道:“我想看看孩子。”不过,她几日后才悲催的发现,静夫人说她不适合奶孩子其实是安慰她,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奶!

    静夫人笑着吩咐身后的巧娘“去与王爷说,王妃醒了,要看一哥儿,让他将一哥儿带过来。”

    兰采薇总算是听到了“一哥儿”几个字,愣了半晌,才在心中恨恨地道:这家伙,又自作主张,我跟你没完!

    一年后。

    兰采薇看着在自己身边蹒跚着走来走去的小家伙,感叹的道:“生下来才那么小,只有吧掌那么一丁点大,没想到眨眼就能在地上走了。”

    黎天恒硬生生的将她的头掰向自己这一边“不准你一天到晚都看着他!”

    兰采薇将头转过去,撇撇嘴道:“我就看他,你敢怎么样?”

    黎天恒耷拉着脑袋:“我不敢怎么样,只是想建议一下,以后你看他一个时辰,也腾出功夫来看我一刻钟嘛!”

    兰采薇哈哈大笑起来。

    一哥儿不解的回头看了看乐不可支的两人,嘟囔道:“爹爹…爹爹…”

    黎天恒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了看兰采薇,然后扑腾着从椅子上站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一哥儿从地上举了起来,兴奋地道:“他说话了…他说话了…采薇,你听见没有,他刚才叫我爹爹。”

    兰采薇当然听见了,只是她很生气,她每日尽心尽力的照顾一哥儿,一哥儿开口叫人却先叫黎天恒,怎么能让她不生气!

    她嘟了嘟嘴:“他有叫人吗?我怎么没听见?”

    大概一哥儿今日就是要故意气她,她的话刚一说完,一哥儿又叫了一声:“爹爹…爹爹…”

    黎天恒挑衅的看了兰采薇一眼。

    兰采薇只觉得自己的怒火被点着了,丢下房中一脸无辜的一哥儿与得意洋洋的黎天恒拂袖而去!她刚一出门,就看见静夫人笑着站在屋檐下,脸不由得红了红。

    她刚才与黎天恒在房中那样一番孩子气的对话肯定落入了静夫人的耳中…

    静夫人一边往里走一边笑着道:“一哥儿开始说话了?”

    兰采薇只得跟着转身回屋:“是,但是只说了爹爹两字。”

    静夫人停住脚步,转身看着兰采薇:“你也不用伤心。老话不是说了吗?孩子先叫谁,谁的命就最苦。”

    这完全是谬论嘛…不过这话兰采薇只在心中过了过,静夫人待她视如己出,这是在安慰她,她又怎么会不知好歹的去与静夫人理论?

    静夫人以为兰采薇听进去了,不再说什么,笑着去逗弄一哥儿来。

    兰采薇见房中其乐融融的景象,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全文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