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四章成神完结
    看着化为光点的飞船我突然有一些怅然,擦了擦嘴角,看到了自己的血,看来我强行再次压制体内的力量对我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快又振作起精神,我薛羽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阻挡我的人永远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毁灭!

    很久没有现在这种紧张的感觉了,虽然我不怕仙帝,我还是清醒地认识到我现在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大敌,不能有任何疏忽。为了以防万一,刚才我还分出自己四分之一的神识放在小云的身上。仙帝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虽然我留下能牵制仙帝,但是诸女终究是我的一个软肋,而且她们身上的【魂之印】也能克制我,所以我提前做了一些防备,小云应该能保护好她们。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仙帝到目前为止我对他的了解还只限于这个名号,真是一个喜欢藏头露尾的家伙,当然,我还没有白痴到以为对着天空骂几句就能把他骂出来与我决一死战的地步,他一定在暗中布置,而我也只能尽量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突然,感到一股微弱的气息,我这才想起了什么,果然,我找到了月莲心,我怎么把她给忘记了。

    月莲心浑身**地躺在那方台上,头发凌乱,浑身伤痕,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徘徊在生死边缘,下体更是血流如注…这是我干的,我很清楚,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要说有的话,除了一些怜惜只是觉得月莲心太倒霉,怎么就偏偏在那个时候闯了进来,其实也是多亏了她,我那暴虐的一面几乎全部发泄到了她身上。

    看了看,蔚蓝的天空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却知道此时我是没有办法把她送走了,这里已经被仙帝封锁了,这里将成为我和仙帝最后的战场,而且月莲心目前的情况除了我没有人能救她。

    我抱起了月莲心,一面给她输入能量维持性命,一面向此时空无一人的星云城飞去。

    月莲心第一次恢复意识时,感到自己被包裹在一团柔的白光中,那光治愈了她身体上所有的创伤,舒适得几乎让她呻吟出来,模模糊糊中月莲心看到身旁有一个人影,没有等她看清楚那人是谁,她就睡去了。

    第二次醒来,月莲心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明亮的大房间里,身上盖着软和的被子,月莲心脑子中突然回想起之前的遭遇,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难道是自己做了一场恶梦?月莲心想着,感受着床上的舒适与温暖,月莲心长长松了一口气,但是她很快就从天堂跌向地狱,她看到一个人,一个男人,他正靠在窗户边望着窗外的夜空,大概是感觉到月莲心醒来,他扭头看了看月莲心,月莲心看到那张她永远也无法忘记的面孔…薛羽!

    “是你救了我!”月莲心盯着我道,我可以看到她眼中的恨意和对我的恐惧,她大概也发现了自己还没穿衣服,把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

    “算是吧。”我淡淡道。

    “你想干什么?”

    “你马上就会知道的。”我说着,走向卷做一团的月莲心。

    “你不要过来…!”月莲心惶恐地看着我,叫道,我发现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我没有理会扯开被子,将她**温软的身躯抱在怀里,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子是一个修真者,还有自己的本领,和一般的女子一样,哭喊着用无力的小拳头不停地捶打着我。这样怎么能阻止我,我将她压到床上,亲吻着她纤细雪白的颈项,月莲心现在的身体很敏感,而且先前我还喂了她一些药,她的身体很快便背叛了她,我顺利闯入了她的身体。

    渐渐地,月莲心不再挣扎,紧咬着嘴唇不发出一丝声音。我也无所谓,为了我的计划我不得不这样,只是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能让她感到舒服一些,房间里只能听到肌肤摩擦声、男女的喘息声。

    月莲心嘴里发出两声闷哼,身体像一摊泥一般软了下来,她侧着脸,泪水浸湿了一片被单,木然地道:“杀了我。”

    我笑了笑,将她轻轻地抱在怀里,凝视着她的双眼,道:“不管怎么样,你终究算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杀你?”

    “我不是你的女人!”月莲心斩钉截铁地道,眼中的恨意就像两把利剑。

    “呵呵,无论是你是否承认,你的精神还是**都留下了我的印记。”我在月莲心耳边轻声道。

    月莲心浑身一震,眼中黯淡起来。

    “让我死,让我死…”月莲心再次挣扎起来。

    “有那么容易吗?你对我还有很大的用处。”我道。

    听了我的话,月莲心却冷静下来,注视着我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你真的很聪明,像你这样能保持理性思维的人还真是很少…你没有发现自己的修为提高了许多了吗?”我搂紧了月莲心,这次她没有反抗。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会知道的。”我道,接着笑了笑,对月莲心轻声道:“每和我做一次爱,你的修为就会增加一倍,说不定到时候你很快就能杀死我了哦!”“真的?”月莲心有些痴呆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又道:“不过可惜你不配合,如果你配合一点的话每次可不止增长一倍。”说到这里我再次将月莲心放到床上,开始亲吻着她。

    “噢…你…你…”月莲心想说什么却被身体的快感阻止,此刻她已经放弃了抵抗,她应该已经察觉到我说的话没有骗她。

    “舒服吗?”我问道。

    “嗯…”月莲心看着我,眼中的神色很复杂。

    “那我们继续吧,我有一个建议,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你最爱的人,这样你会好受一点。”我道。

    月莲心还真的听话,而且她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她当即就闭上了双眼,白玉般的双臂搂住了我。

    “对了,就是这样,彻底放开你自己,这样,对你和我都好。”我有些满意地道,接下来便是毫无保留地在月莲心身上释放自己的漏*点。

    “不…不…噢!”月莲心发出阵阵满足的叹息,身体扭动着,渐渐开始主动迎合我的动作。

    …

    我躺着,看着天花板,月莲心的身体卷在我怀里,房间里一片寂静,此时我们真的像是一对爱人。

    “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我听月莲心问道,她似乎不愿动弹,不想改变我们此刻的姿势。

    “这里已经被仙帝封锁了,而我留下来就是要和他做一个了断。”我没有隐瞒,我并不想骗她“也许,下一刻我就会在和他的战斗中丧命。”

    月莲心还是那样,一动不动,没有说话。

    “不过,也许在仙帝之前你就已经杀死了我,你现在体内的能量该有我的八分之一了。”我接着说到。

    月莲心支起身子,看着我,水灵明亮的双眼中一片莫明。

    “你真美,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月亮,而你有一种月亮的气质,清冷,皎洁。”我由衷地赞道。

    月莲心脸上闪过一抹晕红,不过很快便消失了。

    我一个翻身再次将月莲心压在身下,道:“再来一次,怎么样?”

    月莲心没有回答,只是闭上了双眼,睫毛颤抖着,我微微一笑,亲吻上她身上最敏感的胸部,月莲心发出动人的**…

    三天就这样过去,正如我所料,在我与月莲心大战的时候,仙帝果然派了不少仙人去对付蒂苛她们,不过对上有着>吸>收能量特性外加有我四分之一神识的小云,那些被仙帝控制的仙人一点便宜也没有讨到,仙帝恐怕也没有想到我留了这么一手吧。

    现在我与仙帝的问题只剩下唯一的途径了,我和仙帝决战的时刻近了。

    我站在星云城最高的建筑物顶部,仰望着天空,此时是深夜,能看到满天的星星,还有一**大皎洁的圆月。月莲心就在我身后,穿了一身我给她的黑袍,没有办法,只能给她这身衣服。

    “等不及了吗?”我笑道,从客星周围能量的涌动,我已经感到仙帝正蠢蠢欲动。

    回头看了看月莲心,把她搂在怀里,感受着她的身体我有些心猿意马,这几天真是我这辈子最荒淫的时光,我想作为一个男人来讲我应该没有遗憾了。月莲心以为我又要侵犯她,再次紧闭双眼,但我只是凝视了她一会儿然后轻轻地吻了她一下,道:“你呆在这里,不要乱动,你体内的能量你还不能很好的运用。千万不要用出来,不然会被仙帝发现的,到时候就麻烦了。”说完,我便沿着月光飞向太空,曾经有许多次我这么做过,与以往不同的是我心中此刻完全被亢奋的战意填满了。

    月莲心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呆呆地望着天空中那在月亮下越来越小的黑点,思绪万千。

    %%%%%%%%%%%%%%%%%%%%%%%%%%%%%%%%%%%%%%

    我和仙帝感应到对方位置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我们的战斗,大家都是实在人,没有太多废话,如果要说的话就拿自己的实力来说话吧。强者,生;弱者,死!这就是强者之间的对话,我觉得自己和仙帝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我们属于同一类人。

    %%%%%%%%%%%%%%%%%%%%%%%%%%%%%%%%%%%%%%

    凌宇文带领着【十二星座】已经在这里几天了,这几天凌宇文一直很消沉,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完全失去的色彩,他不时想起江唯和龙吟澜,越是想,他越是痛苦。想到薛羽,他心中就涌起无尽的怨恨,但是怨恨有什么用,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薛羽看他的那种轻蔑和不屑,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自己太弱小,还有自己的自以为是,想到自己以前的种种,对薛羽也不是那么怨恨了。凌宇文此时只是觉得自己是那么幼稚,简直就是一个可怜虫,自己一直还以什么‘老大’自居,现在想起来凌宇文只觉得满嘴的苦涩。

    “凌宇文少将,你看那是什么?”一个声音传来。

    凌宇文听到报告,看向屏幕,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薛羽,他此时正和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对峙着,两人之间各色的光芒飞射着,很明显两人势均力敌,后来,两人的战斗慢慢地看不清楚了,只能看到一个疯狂旋转的漩涡。其中蕴藏的能量在远远的地方看到凌宇文也浑身战栗,原来自己是如此微不足道,这就是凌宇文此刻的想法。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意识到自己的弱小难免让人心灰意冷。

    “把图像发回指挥部。”凌宇文命令道,虽然凌宇文意志消沉,但是他还是一个军人,作为一个军人凌宇文履行着他的职责。

    过了几分钟凌宇文接到凌天风的命令,发动攻击,无论如何要消灭这两人。

    凌宇文没有多想,立刻下令调整坐标,目标就是薛羽两人。凌宇文眼中闪过一阵疯狂,他要毁灭眼前的两人,掌握着【终极毁灭炮】凌宇文突然有一种将一切操控在手中的感觉。

    “坐标已经调整完毕,目标锁定,请指示。”此时【终极毁灭炮】已经充能完毕,整个炮身电光跳跃,让人一看就知道其危险性。

    “终极毁灭炮,发射!”凌宇文下达了命令,按下了电钮,目光灼灼地看着屏幕,他要亲自见证他们的毁灭。

    【终究毁灭炮】其实是军方的说法,就研发人员看来它正确的叫法应该称做【空间泯灭光线】,空间也会被它毁灭,何况是物质实体的存在?

    一个金黄的光球在【终极毁灭炮】中心的空间出现,越来越大,最后光球射出一道金色光束直扑远处的目标。

    在凌宇文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强烈至极的震动把他们震晕,【十二星座】也被送到了很远的地方去了。

    月莲心从薛羽走后就一直呆在原地,直到突然间整个客星都剧烈地晃动起来,脚下的大楼瞬间就坍塌了,月莲心才飞向高空,然后她就看到整颗客星似乎就要爆炸一般,整个大海几乎全部飞到天上去了,大地也是四分五裂、支离破碎,尤其有一道裂缝,月莲心怀疑客星被它分成了两半,月莲心都忘记自己是怎么熬过那十分钟的了,总之月莲心是再也不想有相似的经历,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过,这个时候月莲心还是有些担忧薛羽的情况,想到薛羽说他有可能死去,月莲就一阵烦躁,当然,月莲心不会以为自己对薛羽有什么,她认为那是因为她为不能手刃仇人而感到焦急。尽管这样,在客星平静后,月莲心便一直望着天空,如她所愿,很快她就见到了薛羽,薛羽此时很狼狈,匍匐在地上,月莲心正犹豫是不是要趁此机会报仇,薛羽的话让她几乎不能思考。

    “你听我说,仙帝现在在我身体里面,原来他只是一个纯意识体,呵呵,我还是算错了一步,他想占据我的身体。不过,我绝对不会让他如愿,我有一个办法能消灭他…”我一面压制着我体内属于的仙帝的那股意识体,我一边努力说着,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虽然我不想死,但是这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对月莲心吼道:“杀了我!”

    月莲心连退了两步,才问道:“为什么是我?”

    “你不是一直很恨我吗?还有我在和你做*爱的时候不断地改造着你,只有你有杀我的力量。”我简单道。

    “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月莲心平静下来,问道。

    “本来你是为了防止我失控而准备的。”我老实道。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你的妻子们还等着你…”“你以为我想死啊!不过,我…我实在没有时间了!算我脑袋坏掉了,不过,要是我不这样,以后会更痛苦的,长痛不如短痛…你快点,来,这是我的【映月】,用它劈碎我胸口中的那个东西,就可以了。”我把【映月】交到月莲心手里,她的手不停地颤抖,我好不容易才让她拿稳。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月莲心突然大叫道。

    “…”我觉得很无力,她发什么疯?不过还是勉强道:“别管那么多了,你快动手吧。”

    “你…喜欢过我吗?”月莲心凝视着我,突然问道。

    “你们女人真是奇怪,嗯…你长得很漂亮,皮肤细腻,身材一级棒,每次和你做*爱都有不同的感受,我还真有些舍不得你…别废话了,你不是恨我吗?都什么时候了,平时见你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候就给我犯傻!你还和我婆婆妈妈,唧唧歪歪,快点动手。”我骂道,仙帝快要突破我的防卫了。

    “你…好吧!”月莲心握紧了【映月】,因为她的力量的注入,【映月】变得光彩夺目。

    嘿嘿…仙帝你没有想到我还留了一手吧!我得意地想到。同时,脑子中不断回旋着蒂苛、琳、幽梦…她们的身影…我等着月莲心给我最后一击,可是等了半天她却没有反应,拿着【映月】直发呆。

    我不禁问道:“你没有杀过人吗?怎么这么罗嗦?”

    “我没有杀过!”月莲心脸红道。

    天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给我开这种国际玩笑,没有办法,看准时机我勉力往前一冲,我还是有些郁闷,骂了一句脏话“妈的,还是要老子亲自动手,我靠!”

    我听到仙帝这小子在我耳边咆哮,做着最后的挣扎,哈哈,看你狠还是我狠,跟我斗!要死我也拉你当垫背,哈哈哈…“你…”月莲心松开拿着【映月】的手,愣了。

    我拔出【映月】自己也半跪在地上,【映月】插在地上支撑着身体,我没有管月莲心的表现,因为我直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自顾自地说着,虽然说得是一些废话,但是想到以后肯定没有机会了,我还是决定多唠叨几句“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女人,我死了后你可不能找凯子给我戴绿帽子,这算是我的一个心愿吧,咳咳…还有…把这把刀带给她们,还有…帮我给她们说一声…”说到这里我顿很许久,抬起头望了望星空,心想蒂苛她们应该正盼着我回去吧,可惜了,本来还以为以后可以和她们生活在一起,真的很对不起她们,真的很对不起…我死了以后,她们会怎样呢?

    月莲心觉得薛羽似乎不是在对自己说话,听到薛羽用很低的声音道:“对…不…起…好好活着…”月莲心能感到这三个字所包涵的浓浓的遗憾和无奈,心里不禁一阵酸楚,嘴角动了动始终没有说话。

    我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想了想,又道:“对了,随便告诉她们要不是联邦的那些家伙插手,我说不定还不至于这样,记住要给我报仇…”其实这件事情也说不一定,但是我真的好难受,很痛苦,心里很痛,情绪无处发泄…就再拉一些垫背的吧,呵呵,这样我死也死得心里好受一些。想一想,我竟然是这样的死法,就我自己看来,这绝对是老天给我开的一个玩笑…可是,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我…

    “如果可以,我想我会很乐意与你像一对真正的夫妻那样过着平静的生活…”这是我最后一句话,一句我的心里话,一句实话。

    不甘心啊,其实,我真的不想死,他妈的!

    月莲心慌忙地搂住了薛羽,月莲心看到薛羽最后对她笑了笑,然后,他的身体被罩上了一层光膜,渐渐透明,突然爆散成许多晶莹的碎片,这些碎片又在空中爆散像一朵朵小小的烟花,这些光点一直缭绕在【映月】周围,渐渐消失了,只留下光华流转的【映月】倔强地插在地上。

    月莲心愣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从薛羽死亡所带来的震撼中醒来,蹒跚上前拔起【映月】,她感到它在微微地颤动着,仿佛有生命一般,月莲心凝视着【映月】看了一会儿,又抬起头看了看夜空中的星河,像一颗流星消逝在星海。

    %%%%%%%%%%%%%%%%%%%%%%%%%%%%%%%%%%%%%%%%

    太阳系地球

    蒂苛诸女都等待着薛羽的归来,这一天夜里众女终于感到了薛羽的气息渐渐靠近,都出来迎接,贝克斯、暴虎几人也跟了出来,所有人都颇为兴奋。

    “夫君!”

    “羽哥哥!”

    “羽!”

    “大哥!”

    感觉薛羽近了,众人不禁激动地呼喊起来,看着一颗光点渐渐接近,很快那道光便到了眼前,熟悉的气息,熟悉的黑袍,但是,人却是月莲心。众女感到很奇怪,她们发现薛羽的气息则来自月莲心手上的那把月牙一般的晶莹长刀。

    “月姐姐,那个…你看到薛羽了吗?”舒雨和月莲心交情最好,她问出了诸女都想问的问题。

    “他…走了。”月莲心说道,语气怪异,带着复杂的情绪道,双手奉上【映月】“这是他让我带给你们的。”

    众女一时间没有明白月莲心的意思,就在此时,【映月】猛然间绽放耀眼的光华,漂浮在空中,众女都不禁看着【映月】,无声无息地那些光华倏然散做无数萤火虫一般的光粒,在空中飞舞,包围了在场的众人。

    琳轻轻抬起手,摊开手心,一粒光点像是蒲公英徐徐飘到她手心一下就没入了她的手心。

    琳顿时泪流满面,用带着深深的哀伤的声音道:“大姐…这些…这些是羽!”

    蒂苛轻轻点了点头,伸出手紧紧抓住那落在她手心中的光点,在她的眼角流下两道血红色的泪水。

    “不…”琳第一个晕倒在地,接着是妮雅、月妮、双儿、幽梦…

    月莲心发现自己身边也有一些光粒围绕着自己,她摊开手心,那些光粒都落到她手心中,月莲心迅速地收起手,没有人发现她的举动。

    所有人就着样呆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众女全部都像没有了灵魂的人偶…

    %%%%%%%%%%%%%%%%%%%%%%%%%%%%%%%%%%%%%

    “呼,终于回来了!”众人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句带着稚气的话音,蒂苛众女没有反应,月莲心抬头这才发现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孩悬浮在半空。

    “你们是…?”

    “我是傲神。”

    “我是血魔。”两人似乎很不情愿地道,傲神接着解释道:“我们从【水月天镜】那个鬼东西里面被放出来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又要开始重新修炼。”

    “唉…羽小子呢,我们感到他就在附近。”血魔问道。

    “羽他…走了!”蒂苛此时回过神来道。

    “胡说,他怎么可能死?”傲神和血魔都不相信。

    “还是我来说吧。”月莲心站了出来,这才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徐徐道来。

    “我要为大哥报仇,我们去灭了联邦!”贝克斯、暴虎几人听到薛羽最后的遗言,说着就要去灭了联邦。

    “你们给我安静下来!”血魔喝道。贝克斯几人虽不说话,却牙关紧咬,满眼的仇恨。

    傲神道:“你们不要太伤心,或许我们还有办法,薛羽其实不算真正的死亡,他应该已经是不灭的存在了,只要聚集他的精神印记,他就能复活,只是…”

    众人没有听完傲神的话,只是听到薛羽可以复活便已经欣喜若狂。

    %%%%%%%%%%%%%%%%%%%%%%%%%%%%%%%%%%%%%%%

    数月后

    太阳系外,联邦舰队和地狱星战舰的战斗正如火如荼,这次联邦拼尽全力就是要阻止正在地球上进行的一个仪式,因为这个仪式竟然是要薛羽复活,薛羽简直就是联邦所有人的恶梦。这次战斗联邦几乎倾尽了全力,以数量取胜,地狱星的舰队则仗着技术上的优势阻挡了联邦疯狂的进攻。

    地球上,复活薛羽的仪式已经进行了三天,蒂苛众女通过阵法聚合由于【魂之印】薛羽依附在她们身上的精神印记,但是三天了,除了在阵中飞舞的光粒,一无所获,诸女此时都已经不堪忍受这种意识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底子最弱的阿真最先受不了,喷出一口鲜血,正好喷在插在阵法中心的【映月】上,不想因为这些血【映月】光华大盛,那些光粒也开始聚合。

    发现这一现象众女都向【映月】喷出鲜血,渐渐地那些光粒聚合起来构成了一个平躺的人形,众女无不激动万分,振作精神催动阵法,却不想始终就差那么一点点,薛羽始终无法成型。

    一道人影出现在阵外,是失踪了一年的月莲心,她缓缓地走近阵中。众女都从月莲心口中知道薛羽和她之间的恩怨,平时倒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是薛羽复活的关键时候,此时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月莲心走到插着【映月】的阵心。

    月莲心缓缓地拔起【映月】,凝视着那团大概有着薛羽模样的光影,双手一送就将【映月】插入胸膛,月莲心嘴角浸出血了,身体慢慢软倒。

    众女都不敢相信地看着月莲心,不明所以,但是当看到从月莲心身体上飘出的光粒时,她们明白了,月莲心和薛羽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你不让我死,这次我真的死给你看了…”月莲心带着笑容,喃喃自语,将【映月】从胸口拔出又放回原位。

    众女只觉得身体里的力量不断往外涌,直到不剩一丝一毫。众女此刻都摆脱了阵法的束缚,只是浑身无力,眼看阵中的人形越来越清晰,众女都激动非常,而眼神有些散乱的月莲心也定定地看着那里。

    正是薛羽复活的关键时候,不想此时阵内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宇文!你怎么来了?”邹绮云惊讶道,她虽然在阵中但由于众女的照顾负担最小。

    凌宇文冷冷地看了邹绮云一眼,淡淡道:“我不是凌宇文,我乃仙帝,即将成为宇宙之神的人。”

    这人的确不是凌宇文,他其实是仙帝。这事还得从一年前说起,仙帝毕竟是仙帝,在与薛羽的战斗中,他也是留了后手,将自己的一部分意识分离出来,而这些意识后来因缘巧合进入了当时重伤的凌宇文体内,这些日子来仙帝用凌宇文的身份和他控制他人的能力渐渐掌控了联邦,像史密斯、凌天风等人更是被摸去了自身意志,而仙帝一直没有放弃得到薛羽的力量,今天他终于再次等到了这个机会,只要得到薛羽的力量,他就能成为宇宙中真正的神。

    此刻,没有人能阻止他,仙帝眼中全是疯狂的火焰,他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来要接收薛羽的力量,但是当他接触的一霎那,场内白光闪耀,仙帝被排到了阵外。

    光芒散去,薛羽抱着月莲心站在场中。其他诸女都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再次看到薛羽无不喜极而泣。

    “你还是活过来了,可是今天你还得死。”仙帝道,表情没有因为薛羽的复活有太多的变化,似乎他就一直等着现在这一刻。

    “是吗?”薛羽没有看仙帝而是给月莲心治疗,月莲心嘴唇动了动,说不出话来。

    “你现在很弱。”仙帝冷冷地看着薛羽,肯定道。“只要你交出你的力量我就放过这些女人。”仙帝开出条件。

    “你认为你又这个能力吗?”薛羽问道,仙帝现在也不比薛羽强多少。

    “只要我发出一个命令,人类的【终极毁灭炮】就会发射,到时候…我想结果不用我说。”仙帝冷冷道。

    “你保证你能遵守你的诺言?”薛羽神色微变,顿了顿,才道。

    “当然。”仙帝保证。

    “那好吧!”薛羽很无奈地道,诸女都流着泪不停地摇头。

    薛羽像是没有看到,轻轻地放下月莲心,拔出【映月】。

    “你不要耍花样,今天你必死无疑。哈哈,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看来你始终没有资格成为真正的神,只有我才是这个宇宙的主宰。”仙帝狠声道。

    薛羽没有答话,猛然就将【映月】插入胸口,整个身体再次化作一个光团。

    “羽!”

    “阿羽!”

    “夫君!”

    …

    众女都用沙哑的声音喊道。仙帝却狂笑起来,似乎他已经是宇宙的统治者,但是他的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

    “怎么回事?!”仙帝突然发现这次薛羽变做的光团有着很大的不同“你耍花样,那就和让你的女人们为你陪葬吧!”仙帝发出了自己的命令,同时就要离开,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仙帝挣扎着。

    而此时,那薛羽变成的光团冉冉上升越来越大,直到遮蔽了整个天空,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众女沐浴在这光中很快就恢复过来,不由抬头看去。

    【终极毁灭炮】的金色光束击中了光团,却毫无反应,就这么消失,不,应该是融化在薛羽化作的光团中。

    “族长,终于踏出了最后一步。”众女听到一声很有感慨的话语,却见到三头犬,还有那些族人都出来了,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大地,全部仰望天空,血魔和傲神也到了面前。

    “看来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傲神突然很遗憾地道。

    “可惜了!”血魔也跟着叹气。

    这边众女却十分兴奋,毕竟只要薛羽活着比什么都好。

    “羽,他会怎么样?”一旁的琳上前,有些担心地问道。

    “族长终于掌握了最终极的力量!”三头犬叹道。

    在太阳系外围交战的双方此刻停止了战斗,他们都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景象,那个巨大的光团渐渐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人的形状,而且还在不断增大,直到他的双手能将整个地球捧在手里,才停止了增长。那个巨人是一个男人,身穿着威武盔甲,背后舞动着八条光带。

    一切都静寂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击中在这个巨人身上。

    “自此时开始,我代表时间与空间的意识,摆脱恒久的混沌,宇宙的法则由吾掌控,吾将行使创生与毁灭之权力。”巨人凝立在虚空,宣言道,威严的声音让整个宇宙也随之震动。

    “他是夫君吗?”幽梦问道。

    “是,也不是。”三头犬道,接着解释道:“几个宇宙世代以来宇宙本身是没有意识的,而现在薛羽身上就集中的宇宙本身的意识和意志,可以说薛羽现在可以称做真正的神了。”三头犬缓缓道。

    “那…他还会和以前一样吗?”众女疑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三头犬也不能给出答案。

    而此刻仍然在挣扎的仙帝身上突然射出一道彩光,直射此时的薛羽,这道彩光正是仙帝的意识体,他离开凌宇文的身体想故伎重施,占据薛羽的身体,不过显然这次不能如愿。

    仙帝还在半路就被拦截下来,被包裹在一个黑色的光球中,仙帝就像是灯罩中的小小萤火虫。接着便被薛羽吞入体内,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五秒,仙帝从此彻底消失了。

    不知道是人类的那个指挥官下达的命令,所有人类舰队都向薛羽开火,自然,他们的攻击没有任何效果。

    “执迷不悟的人类,毁灭吧!”巨人喝道,手中升起一颗金色的光球,就和【终极毁灭炮】一样,只是大了许多。

    整个联邦舰队的人们都笼罩在死亡的恐惧中,时间突然间慢了许多,人们看着那缓缓升起的金色光球,强烈的光芒让许多人挣不开眼睛。

    “等等!”琳等人突然叫了起来,声音很大,但对于宇宙空间来说这种声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不过,这小小的声音却引起了巨人的注意。巨人停顿下来,目光投向琳等人所在的地方,不知不觉中,琳、蒂苛诸女都来到了薛羽面前的空间,此时诸女的额头都出现血滴一般的印记,发出淡淡的红光。

    过了一阵子,巨人身上的光芒淡了许多,手上金色的光球也消失了,道:“就按照你们的意愿,人来的命运还是让他们自己掌握吧。”

    诸女此时都露出了笑容,原来由于【魂之印】的效果,众女对薛羽化身的巨人有着巨大的影响,也是唯一可以影响巨人意志的力量,因此,在诸女的劝说下联邦舰队的人逃过了灭亡的命运。

    巨人身上的光再次增强,冰冷的面容露出了微笑,众女都能感到,此刻,巨人的意志开始由薛羽主导。

    “我们该离开这个地方了。”薛羽的声音传来,温和平静。

    整个太阳系以及地狱星所在的空间都被包在一个巨大的白色光膜中,那背后的八条光带变成了四对几乎遮蔽了整个空间的光翼,翅膀完全展开的瞬间,薛羽、太阳系和地狱星,全部消失在这个空间。

    只有那些一些白色的能量羽毛,飘舞着,证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

    除此之外,在空旷寂寥的空间中,留下的是没有一丝声息联邦舰队,还有一个神的传说。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