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执银抢为女报仇千年
    “现在是记者提问时间!”主持人打手势平息了众人疑惑的声音。居然没有制定问题的限制!记者们争前恐后的举手示意着。

    “林先生您好,我是天下娱乐的记者,我想问,这消息已经流传几个月的时间,为什么林氏却迟迟没有辟谣,要与今日令爱的喜事放在一处公布呢?”

    “你也说到了,这不实的消息已经出了几个月。可当事女星与孩子的真正父亲任由这流言越传越甚而丝毫不估计他们的声誉,我又为何要多管?”林如海爽朗的笑道:“如今我是有妻有女万事足,要不是今日之事已触及了我的底线,很不必多此一举!”

    “林先生,我是朝阳晨报的记者。作为海上商界的霸主,林氏可谓豪门,只偌大的产业竟无男丁继承,林先生不会觉得遗憾吗?”

    “作为新时代的媒体人,你有责任宣传的是先进的社会理念,而不是封建保守那一套落后陈规!现如今男女平等,儿子女儿都是一样的!我的全部产业,日后当然尽归独女玉儿所有!小伙子,看你不到三十岁,有这样的老思想可以自己坚持,却不要带进工作中!”林如海淡淡道,端起面前的茶杯润了润喉。

    “哗!…”掌声四起。今日采访之人中近半为女性记者,闻言不禁为林如海的观点鼓掌叫好!现在,敢于站出来说这样一番话的名门已经寥寥无几,大多为了追求什么继承,什么子嗣,只当妻子是生育机器。淡漠男女皆有平等权利的概念,影响很不好。

    “林先生,我是九州商讯的记者。我想问的是,您与传闻中的女星平日里可有礼节性来往?您对她有着什么样的看法呢?”

    “我也是看了你们登载的消息,才知道有这么个女演员,却如何来问我了?”林如海笑笑:“不过我倒是有几个日本的朋最很是知道些,告诉我说这位小姐平日私下里同日本黑口组的黑山德男交情颇豫,你们可以去问问他,也许有什么意外收获也不一定。”

    这个消息简直太重要了!原本的绯闻又一次扩大了搜索范围,还是林先生亲口说出的。若没有点底,又哪里能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不少大机构的人马上掏出电话打回报社,请求赶紧与驻日站的同事联系,好取得一手资料!

    接连又是几个问题后,消息发布会结束。为了感谢媒体不辞劳苦赶来,更借了林家添了小外孙的喜气,所有记者均领到了一张五星级的夜宵餐券。

    调理了七八天,水溶才放心黛玉出院回到家中。宝宝的出生使得水家宅子更添热闹。每日里准是的七八次哭闹声,使得他整日里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没办法,他既不同意放到保姆或爹妈那里照顾,又不舍得黛玉半夜起来耽误了休息。每到夜半哭声响起,他都是一个冲到婴儿床边。好在准本奶粉的事宜有值夜的小云帮衬,否则可真是吃不消。

    黛玉心疼丈夫忙碌不得好好休息,用给包包喂母乳的借口每夜也要起来一两次。水溶才勉强同意。

    林如海在消息发布会上筒短的一句,开辟了新的挖掘绯闻方向,一时间纪灵珊与日本黑社会性质的组织黑口组关联紧密的消息铺天盖地。远在日本的黑山德男已被帮中每况愈下的情形弄得焦头烂额,原指着女儿傍上海王拉扯些,没想到那姓林的一句轻飘飘的话语,直接将这父女俩弄得被动异常。

    不管林若洋是如何知道他们的关系,这样闹下去可不在计划之内,黑山德男干脆飞了过来。无论如何,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姓林的,一定要认祖归宗!

    月子里,在黛玉坚持的追问下,林如海与贾敏只得说出了纪灵珊的真实身份,与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黛玉与水溶双双穿越之后,林如海集中全力查找幕后黑手。渐渐的,日本黑口组被他划进了可疑范围。安插间谍线人,搜索相关讯息。查出了黑山德男基本不露面的女儿黑山友纪,居然与女星纪灵珊是一个人!

    想到那时她与孙媚然争夺水溶的闹剧,林家夫妇自然将调查的重点转到这个女星的身上。一查不要紧,除了杀手一事,连那自控汽车撞人的事件也与她相干!幸而暗处的贾敏枪法极好,一抢打爆车胎留下了证据。

    起初,还以为是她妒恨作祟,不甘黛玉得了水溶的心。直到一次晚宴,纪灵珊竟主动明暗里勾引林如海,他才恍然大悟!这个死女人,竟是将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动用太空监听系统,录下了她与黑山德男的通话,清清楚楚记录着她意图取代没有儿子的甄美文,成为新的海王夫人,要求父亲在日本找寻生子秘方,并多次通话中诅咒在英国养伤的林玉儿早死!…听了这样的对话,林家夫妻的愤怒之情,可想而知…却不敢轻易告知女儿,生怕她动了胎气。可在这样发达的世界里,想保守住秘密太难,综合分析后,到底被她猜了出来。

    闻听这些,黛玉当真发自心底的痛恨,胜过当初遭到贾家迫害时。那时,受到折磨的只是自己,可现在,那个女人竟然妄想代替娘亲!真真是不可原谅!

    轻轻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唉…在古代,女人没有养家的能力,大多以嫁入好人家温精一生为已任,更因为那该死的一夫一妻多妾的婚姻制度,使得好些女人肆无忌惮的勾引别人的夫君。

    可这是现代啊!她已经有了那么好的事业,与被众人羡慕的亮丽明星光环。为什么还要破坏别人的家庭,甚至以无辜性命为路石呢!

    与丈夫一同安慰着女儿,贾敏轻松的笑称,那女热先是谋自己的女婿不成,便光天化日之下抢又自己丈夫,这梁子算是结大发了…

    同月的二场相关消息发布会,更是天雷滚滚。黑山德男带着一身和服的女儿友纪,诚恳的向媒体与影迷致歉,宣布了二人的父女关系,申明友纪十分热爱这片土地,已更换了国籍等等。言外之意,便是亲密又能如何,他们可是父女关系!记者会上,更是谴责林若洋玩弄自己的女儿,如今却推的干净!

    这一招实在是有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味。因为消息一经宣布,纪灵珊的影迷协会纷纷倒戈相向,大肆谴责这个女人没有诚信,为了捞金,居然敢更改国籍欺骗观众!实在是与那个消沉已久的孙媚然有得一拼!

    为了利用肚子里的孩子挂上林家,黑山父女豁出去了m算进不不得林家门,根据海王的身家,赡养费也是天文数字了!

    可几家大型门户网站不知从哪里得来了信息,竟大篇幅登载了这父女二人关系异常,配以打了码的照片,词话间暗示那孩子弄不好是黑山德男自己的也说不定。当然,脸是没有遮住的。

    黑山友纪大怒,将几家网站告上法庭,不料那网站当庭拿出照片原版,甚至还有视频片段-鉴定没有经过ps处理,的确是这二人本人不假。稀里糊涂的调解撤诉收场,父女二人皆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一个在日本,一个在这里,怎么可能是真的!

    面对媒体狂轰滥炸的质疑,为了表示清白,父女俩很自信的通过媒体传话,要求林若洋做亲自鉴定。而林氏的官方的回答却是:“黑山父女照片事件的官司撤诉已经说明一切,不要脸也要有个限度!明明是违反人伦的产物,还死咬着林先生不放!”

    被逼上了绝路的二人早已没了退路,只能去做亲自鉴定反击。

    天不遂人愿,亲子鉴定的报告结果表明,黑山德男为孩子父亲的几率为百分之99。999…连续换了两家医院,接过居然完全一致…最开始高调要求鉴定的,如今却不公开结果而沉默,当即惹起了嫌疑。最要命的是,医院还没有销毁的化验报告案底竟被复印公开,黑山父女这一下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得而唾弃!

    黑山友纪已经怀孕七个多月,到最后却一无所获,没有医院能够给她堕胎,只能等着孩子降生。她明明记得成功的诱惑海王两次,退一万步讲,即便不是他的孩子,也绝不可能是自己父亲的!

    即使执着的坚称自己的孩子绝对是林若洋的孩子,却再没有一个人相信…

    黑山德男虽然同样满脑子乱战一团,却也明白此处非久留之她。儿子还在友纪的手中,也不能不管她。

    所有航空公司一律拒载,没奈何,只得调来黑口组的船,从海路回日本去。

    “爸爸!这孩子真的是海王的,你要相信我!”黑山友纪没了那时的镇定自若,又一次到甲板上找他哭闹起来:“爸爸,咱们回去好不好!我要去找林若洋,问他为什么不承认!”

    “好了!不要闹了!”黑山德男不耐烦道,心中虽然纠结于那亲子鉴定的报告,却又觉得女儿没有必要撒谎,唉,乱成一团!待回到日本,一定要找最权威的医院重新鉴定!

    “爸爸…”黑山友纪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哭个不停。

    夕阳洒在波澜壮阔的海面上,散起万道金光,如此的美景与船上的哭声实在是很不协调。

    烦闷着不停抽烟的黑山德男,忽觉一股水汽袭来,直打了个透心凉,怒火攻心,转过身便骂。岂料一转头,惊见女儿也止住了哭泣,如同撞鬼一般的看着船头。

    船头上赫然站立的,竟是林氏夫妇!

    “林先生!”翼山友纪已经管不来他们是如何出现的,起身扶着肚子就要冲上前,急切道:“林先生!这孩予真是…”话还没有说完,却吓得停住脚步。

    本是一身红色旗袍裙的贾敏微微近前几步,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银色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准黑山友纪。

    “黑山友纪,你也很想尝尝这子弹的味道吧!”贾敏虽然面上带笑,可那笑容却不达眼底,直笑的黑山父女心里发毛。

    “林夫人!有话好说,好说!”黑山德男忙要上前劝阻。

    “碰!”一枪打在脚前的甲板上,吓得他浑身一抖,反倒倒退了几步。

    “今天,我便是来与你算总账!”调转枪口的位置,重新对准黑山友纪,贾敏冷冷道:“当初我用就是这把枪,定住了那欲撞向玉儿逃逸的车。今天,这把枪却要送你去天堂!”

    “不!”黑山友纪腿一软,吓得跪在地上。若是平日里,有些功夫的她也许能够躲开一两枪,可现在的身体,当真是没有办法的!“林夫人,我错了!友纪知道错了!先生,这是个男胎,看在我为林家…”

    “宗!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贾敏冷斥,身后的林如海根本不理哀求,只唇角音乐带着冷笑而已。

    听闻枪声,黑口组随船而来的保镖这才冲出,见此情形,纷纷掏枪护卫。只贾敏枪口对准的是大小姐,他们轻易不敢动手,陷入僵持。

    “医院的鉴定一点也没错!你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就是黑山德男!”贾敏无视对方人手,恕道:“若洋早已查出你就是幕后袭击玉儿的主谋!你既然那么想要一个孩子,便成全了你!”

    “不可能!”黑山友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尖叫道:“绝对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你看过的视频与图片都是真的,是我特意命人拍下来的!”林如海微微张口道。抬手伸出食指,却见一片天际浮云如特级电影一般忽然飞至船上,化作一片水汽包裹住黑山德男,瞬间提到高空十余米处!吓得他哇哇大叫。

    “看好了,那两次我便是用这般的手段,在酒里随便动了点手脚,待你产生幻觉人事不省后夜半运到日本,与同样被下了药的黑山德男成了好事!你也算的实在准,果然怀上了孩子!”林如海藐视道:“为了给女儿报仇,我却是做了局等你来钻而已!”猛地收回于,包着黑山德男的那团水汽忽然消失,人,重重的摔回了甲板之上!摔得七窍流血,气若游丝。这时,所有人才发现,这船不知何时居然停了下来,随着微微波浪荡漾着…

    “爸爸!”黑山友纪大哭着爬过去,不知道是被这异象吓的,还是当真为父亲伤心。保镖们惊恐中接连开枪射击!欲将这个怪人置于死地!

    “哗啦啦…”子弹距离林氏夫妇只有十厘米处,却如同撞到了钢板,纷纷反射弹回,有的击中了开枪者,有的落在甲板上。仔细一瞧才发现,二人周身竟满是丝丝水珠缠绕,如同天然屏障一般!子弹根本丝毫没有用处!

    “你…你…”黑山德男只剩一口气,他一切相信了,相信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不要你我了,早点下地狱去和你儿子相聚吧!”林如海淡淡道。

    黑山德男闻言先是一怔,接着,用尽全身力气起身猛地抓起女儿的手,死死不放!林若洋没有必要同一个将死之人说谎!

    看着父亲赤红怒恕的双眼,黑山友纪吓得死名挣脱,拼劲全身解数,将黑山德男推到在甲板上,哭着抽身爬到一旁。黑山德男本就摔得肝胆俱裂,被女儿这样用力一推,身体再次摔倒,大口喷血,当场死亡…

    黑山友纪刚要再次哭求饶过有身孕的自己,却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胸口喷出鲜红的血,如同那日樱花林中黛玉中枪处一般的位置。贾敏的枪口,幽幽地冒着几乎看不到的白烟,她亲手,为女儿报了仇!

    黑山友纪“咕咚”仰倒在甲板上,汨汨的血流淌,浑身颤抖,张开嘴却吐不出任何的字句。贾敏又想起了那日女儿受伤的惨状,不觉伤心不已,几步上前,对准她的额头又补了一枪!这个阴狠的女人当即毙命!

    “敏…走吧!”林如海上前楼主妻子的肩脖,动动手指,大片的云团化作水汽将他夫妻二人带至云层之上,妃速沿着来时的路退回。厚厚的云朵似在脚下快速的移动,雾气缭绕,神秘的很。

    瞬间!脚下狂风大作,巨浪翻滚,打碎了黑口组的船,那些恶人的尸体最终被鱼虾分吃…

    “刚刚敏儿怕不怕?”耳边风声呼呼作响,林如海大声问道。

    “不怕!为了亲手为玉儿报仇!这一天,我等了半年多!”贾敏同样大声的回答着。

    “这才是我林如海的夫人!”更紧的搂住爱妻,赞叹道。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会飞?”贾敏兴奋地看着身边各色海上鸟类飞过,竟触摸到一只与他们同一方向的。那鸟儿以为遇到了大怪物,吓得“嘎!”的一声折转了飞行路线,逃之夭夭。

    “我也是偶然发现!只有有云!’林如海大声道:“云层,也是水的一种形态!”

    “若是百年之后你老的入了土,这异能可是白瞎了!”将手伸进上层云片中,感觉着那冰冰的感觉。水汽包裹着二人,自然感受不到高空的寒冷。

    “管他呢!有异能,敏儿是我的夫人,没有异能,敏儿还是我的夫人,这便足够了!”林如海爽朗的大笑,念力稍动,加快了速度…

    酒宴正酣,没有人会让意到宴会厅侧面露台的角落里,那去而复还的一双人影。整理了衣裳头发,相携着走进大厅,林如海低头瞄了一眼手表,整整一刻钟。

    “爹爹!娘亲!”黛玉一身桃红高领丝缎礼服,头发盘在脑后,垂下两缕飘过胸前。衣裳的光泽映衬的脸色极好看,挽着银灰色西装的水溶迎上前,甜甜道:“爹娘又去说悄悄话了,让玉儿好找!”

    今日是宝宝的满月宴,两家自然又是大肆庆贺!接连的喜宴冲淡了本就是谣传的绯闻,那个日本女人灰溜溜的逃走,让众人确定了,一切不过是场闹剧而已…

    “你婆婆她们呢?’贾敏伸手顺了顺女儿的垂过耳边的黑发,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在那边!”黛玉伸手一指,却见水伯睿齐静贤喜气洋洋、游刃有余的与来宾寒暄着。五日前,水家二老象征性的重新领取了结婚证,本就是老夫老妻,却忽而当真有了一种新婚的感觉,还盘算着何时再去度一次<img src="image/mijpg">月,要不是疼爱孙子走不开,早就拎包启程了…

    没几天,新闻上播报了黑山友纪等人乘坐的船只在日本海域内遭遇风景,已无生还可能,日本的黑口组内杠解散…很快,人们便忘记了这个满是丑闻的日本女人,偶尔想起来还要评论一番骂几句而己。

    一群眼,包包已经快两岁,幸福的生活永远不会嫌腻。

    有人幸福,有人却是自作自受。在水伯浩一周年的祭日里,水漾的尸体在澳洲一家偏僻的旅馆被发现。败光了巨额家产的她被孙媚然怂恿去拍a片维持毒瘾,不幸染上艾滋,绝望中注射了过量的海洛因自杀,只留下一封忏悔的书信。虽然不喜欢这个侄女,水伯睿与水溶还是颇为伤感,亲赴澳洲处理了后事。

    不到一个月,龙兴帮奉命暗中找到了躲藏在日本贫民区的孙媚然,捉至澳洲水漾墓地附近的海域,反绑住双手扔进海里溺亡。这案子,对于大众来说一直是个悬案,澳洲警方始终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水林两家的生意家业蒸蒸日上,黛玉的事业发展更是可圈可点。书画居已扩大至两倍,聘用了三四名教师,黛玉每周授墨字国画减少到各两个小时。便是这样,报名的女孩子已经排到了五期以后。另外的珠宝鉴赏与主流时尚新品评定,则根据她的喜爱选择参加,每次的收入逾百万,成为时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八月中旬,又是一个周未,黛玉懒懒躺在花园阴凉处的锦榻上打盹,水溶在一旁看着坐在草坪上的宝宝,顺便依照黛玉的安排刷刷冰儿和雪儿的鸟笼,享受着甜<img src="image/mijpg">家庭的天伦之乐。小白团着身子卧在不远处同样偷懒打盹。

    “好小子!敢捉弄你爹我4我不打你的屁股!”水溶那无可奈何的抱怨吵醒了黛玉,睁眼一看,花洒里喷出的细细水珠竟柠成了一条小蛇一般,直追着水溶喷,早上才新穿的家常衣已经湿透了一半。看着爸爸的模样,宝宝拍着小手还咏咏的笑着:“爸爸…”

    “晟儿!不可欺负你爹爹。”软软一声,那水蛇顿时没了脾气,花洒恢复常态,就像什么郁没发生过一般。

    “妈妈,宝宝乖…”很无辜的眼神。

    谁能想到,林如海御水的异能,居然在隔代外孙身上得到了绵延。自打宝宝有了朦肫的意识起,水溶便开始了被捉弄的生涯,洗脸能洗到浑身湿透,钢笔水会半夜飞出来落在他的脸上…

    拎起这小子,水溶对着他扮了个大大的鬼脸,玩起了抛高高的亲子游戏,同样被浇湿的小白跑到一边不断的甩着身上的毛,水珠四散,弥漫出浅浅的彩虹。

    “玉儿确定了吗?想去意大利深造?”水溶见儿子终于玩累了有些睡意,才小心的放回悠悠创立,换好干净衣服坐到妻子身边。昨晚听她言语中透露出这般意思,水溶不禁有些担心,生怕她会劳累到。一开始是为了让黛玉很好的融入现代社会,才开辟了书画居,可没想到居然做的那样出色!那时刚一出月子,已经有国内外百余封时尚发布会的邀请送至。

    “难不成你要我一辈子吃老底?其实也算不上深造,书看得了倒是想去走走,好好感受一番。世界之大,大到过去当真不敢想象”黛玉一手摇着扇子,一手轻推身边的悠悠床,笑看着儿子嘟着的小嘴,道:“还好这里终归有些是我能做的,否则,却真是个废人了。”

    “谁说的,哪里是能做做这般简单?玉儿已经在时尚圈中建立起降风尚一派,风头直盖过那些众取宠以怪异为时尚的观点。现在外面那些崇拜你的人到处都是,连俱乐部都已经成立了几个,我可是危机感重重啊…”水溶笑道:“不过也好,当初被孩子耽误,咱们也算补个<img src="image/mijpg">月好了,我陪你去意大利走走,反正在哪里办公都是一样。”

    “瞎说!”黛玉轻轻啐着:“哪有什么危机感?”

    “瞎说?”水溶擦干鸟笼,起身挂在树枝上,洗干净手坐回妻子身边:“水清邓小子可是暗暗喜欢你的,我却看得出来!”

    “我却没看出末!”黛玉抿嘴笑笑,白了丈夫一眼。

    “没看出来?那句珍惜眼前人又是对谁说的?”水溶假意吃醋道。

    “他会明白的…”想起东临王妃犹犹豫豫的求自己教她读节认字,黛玉微微露出笑容:“也许一开始并不相配,也没有情,不过,一切皆是事在人为…”

    “玉儿总是这样善解人意。”水溶凑上前,讨好道:“那么,善解人意的老婆,今晚上安排点小节目好不好?”

    “跟你说正经的呢!”水溶暗示的话语害得黛玉脸上红了又红,想了想,道:“我先回屋了,叫人收拾好这里,晚上把晟儿…送到娘亲的屋子去吧…”言罢,扭头进去了。

    刚迈进门口,却又听见水溶的惨叫:“臭小子,你娘不在又把你抖起来了!…”二套衣服伴随着儿子的咯咯笑声,泡了汤。

    看着远处父子俩的嬉闹,黛玉甜<img src="image/mijpg">之意涌上心头,拦住一个佣人命他给少爷递去毛巾,转身走进了内厅。

    这计划中的意大利之行到底延后了两年,此时,黛玉的腹中已经有了另一个小生命,刚刚住进去不久,她尚且不知道罢了…

    内厅中,电视还在播放着,现场直播一个考古队的最新发现。对面沙发上的静贤却是午觉没醒,睡的心满意足。黛玉笑着拿起遥控器,欲关掉。

    “这幅锦画作整体用细蜡封印,也是为什么能够保存千年不腐烂的原因!不过现场的专家竟无法猜测画作上人物的时代与身份,只能通过服饰判断出画上之人皆是皇族,正中间着龙凤袍者,很有可能是当时的帝后!不过画像中居然有襁褓中的婴儿与孕妇出现,在历代的皇族画作中尚属首次!很可能是当时宫廷的内部画卷!”解说苑话速飞快,镜头切到那幅锦画上:“同以往考古的发现不同,此次出土的百余件文物竟然深深隐藏在一座山中,也许经过仔细的研究与历史学家的辨认,才稚够清楚的判断出文物的时代!”

    不觉惊的掩住嘴,黛玉瞪大了眼睛,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下来,轻点暂停画面的按键,凑到近前细细看。

    那锦画上,清晰的绘出了水沁与惜春的面容,水沁抱着一个身着太子服饰的小孩子,看起来应该有四五岁的年纪,眉眼像极了父母。左边站着的是水沁与妻子东临王妃,各抱着一个襁褓,右边是雪雁与卫若兰,雪雁小腹微隆…画技虽然不似现代这般逼真,却足以让她一个个辨认出来!

    他们最终还是找到惜春了!他们都幸福着!这便足够了!

    与儿子闹腾罢了也走进内厅的水溶,见妻子跪坐在电视前无声的哭泣,唬了一跳,待弄明白了一切,不觉眼圈亦是微微泛红。

    “不同的时空,竟然能够传了这画过来,可见他们是用了心的…”水溶楼主黛玉的肩:“他们是要让我们知道,所有人,都很幸福!虽然从时间上算,已经作古,可玉儿该知道,他们在与我们同步的生活着,只是在不同的空间。还要庆幸那些考古队员这般早的发现了画作,若在我们白发苍苍时才见到,怕是没有力气激动了…”抬手轻轻擦掉黛玉脸上的泪。

    “溶哥哥,有了你,我真的很幸福…”伸手搂住丈夫的脖子,带着泪音悄声道:“谢谢你带我回家…”

    “傻玉儿,有你相伴,我又何尝不是全世界最幸运的男人…”环住妻子的腰,在她的耳边呢喃着:“应该谢谢我们自己,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对方…”

    电视屏幕上团圆的画面,与这对爱侣的深情相拥,跨越时空,遥相呼应…

    异世情缘,寻爱千年…

    (全文完)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