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终章轮回大结局
    夕着那金米闪闪的靴子,洪阳击刻站起身来。将那双轮一即端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逐日靴?我不会这么好运气吧!”洪阳立刻回想起沉浮珠内夸父的样子,那夸父脚下的靴子与眼前的靴子一模一样,只是要小了太多。那夸父是一个巨人,宛如山峰一般的高达,夸父的一个脚趾头都比洪阳长的大。所以夸父穿的逐日靴也是非常巨大的。不过逐日靴这种级别的神器,都是可以自由变幻大的。

    “夸父应该没有脚气吧”洪阳一边想着,一边将逐日靴套在了自己的脚上。

    “传闻穿上这逐日靴以后,度会非常之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洪阳站了起来。脚上传来了一股说不出来的舒适感,随后洪阳向前迈了一步,却没有感觉到度快了。

    “怎么回事,怎么没快?这逐日靴穿上以后除了舒服一些意外,没有别的感觉。”洪阳盯着脚上的逐日靴,开始琢磨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逐日靴这等重宝,无论是放在什么地方,都会大放异彩,哪怕是没有灵智的妖怪,都会被逐日靴所释放出的气息>吸>引,更何况这里还是昆仑,仙人遍地,为什么这么多年却没有人现逐日靴呢?除非是此处会让逐日靴的气息无法向外散,又或者是逐日靴根本没有向外散他上古十大神器的气息,所以才有没人能找到他!不会是这逐日靴出了什么毛病了吧!”

    仔细的回想起之前夸父逐日的场景。洪阳猛然现,之前夸父逐日的时候,最开始度并不是很快,不过后来却是越跑越快。

    “难道这逐日靴有一个预热的过程。穿上以后越跑越快么?”洪阳暗自想道。

    看了看上面,现女奶仍然在外面,洪阳知道,现在必须要死马当活马医了,反正逐日靴已经到手,自己只需要尽快的跑回师门,一切便万事大吉。

    “拼了!”想到这,洪阳化作一道残影,冲了出去。

    外面,那些昆仑散仙们开始讨论起来。

    “那个是女娼娘娘吧!你说他与那子到底有什么仇恨,竟然出手偷袭”

    “我哪儿知道。不过我猜测女奶娘娘一定是恨极了那小子,否则的话也不会屈尊偷袭。”

    “不知道那小子死了么?听说他身上可有好几件神器啊!”“被女妈娘娘击中,难不成他还能活啊!不过既然女娼娘娘亲自出手了,那几件神器恐怕没有我们的份了!”

    女娼好歹是一位圣人,圣人自然有圣人的矜持,是不屑偷袭的,不过女奶却知道,对付洪阳若是不能一击必中。说不定又被他跑了,再加上因为补天石一事,女奶已经恨了洪阳几百年了,所以女妈直接出手偷袭洪阳。女娼的偷袭来的太过突然,天机镜都没有来得及将信息传递给洪阳。不过此时听到众人议论。女娼觉得脸上臊臊的,毕竟以自己的身份去搞偷袭,而且还是偷袭一个亚圣,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嗖!”洪阳猛的从地上的大洞中冲出来,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远方奔去。

    “咦,怎么没死?”女娼微微一愣。暗自想道,自己的那一击,应该足以让洪阳毙命了,而洪阳不但没死。而且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精力充沛,仿佛是连小伤都没有受,这唯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补天石!

    “补天石竟然在你手里”女妨眼睛中散出炽热的精光,随后向着洪阳追了过去。

    “洪阳,你以为你区区一个亚圣能跑得过我么?”女奶轻吼一声。

    可是此时,现女妈追上来,洪阳嘴角上翘,笑了起来。而女娼几个闪身,便追到了洪阳的身后。

    亚圣与圣人的度差距是相当的明显的。处分是那些极其善于飞行的种族,又或是有什么逃跑的秘法,否则一个亚圣是不可能比圣人的度还快的。

    “去!”见到女娼追到了自己身后,洪阳猛的将番天印打出封天印如同流星一般,扑向了女娼。

    见到洪阳猛的抛出了一个物件,女奶下意识的用尾吧一甩,一道劲风冲着封天印集去,在女妈看来。自己的尾吧上有坚韧的鳞片,足以抵挡洪阳的进攻。

    不过很快,女娼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严重,洪阳扔出来的东西是封天印,足以重伤圣人的封天印。

    上古十大神器中,单论攻击力,除了那可以挥出开天辟地一击的开天斧以外,第二当数封天印。封天印的蓄力一击,即便是圣人也要暂避锋芒。女娼下半身上面的鳞片虽然坚韧。但是正面与封天印撞在一起,吃亏的还是女妨。

    一声闷响传来,而后只见从女娼的尾吧上,数十鳞片落下,不少的鳞片上还站着血迹,而女娼也犹豫受伤,停了下来。

    “我没看错吧,女妈受伤了!”

    “这怎怎么可能,他用的是何法宝。竟然能够让女妈娘娘受伤?”

    “那是封天印,上古十大神器中攻击力拍第二的封天印!”

    “封天印?这洪阳手中到底有几件上古十大神器?”

    “可恶的洪阳,竟然敢伤我!”女奶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准备起身追击,可是回想一下那封天印的威能,女娼又犹豫起来,所谓一朝被蛇咬,大概就是女妈现在这个情况了。

    “我佛慈悲,洪施主请留步”一个禅音突然从天空中响起,随后只见弥勒佛笑嘻嘻的出现在云朵之间。

    “弥勒佛?”洪阳顿时觉得一阵心虚。毕竟人家的乾坤袋还在自己的手中。

    “弥勒,你来干什么?,小女娼开口问道,此时女妈误以的弥勒佛是洪阳请来的救兵,所以对弥勒是一脸的不喜。

    “女娼娘娘,在下来找洪施”是为了件东弥勒佛仍然是那一脸笑容,扭头如绷旧!“洪施主,我听盅族中人传说,你身上有一个布袋,可有此事?。

    “不错洪阳点了点头,干脆认了下来,而且人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洪阳想不认也不行。

    “那可否借给贫僧一观?。弥勒接着问。

    “好。”洪阳将乾坤袋掏出来,对着弥勒晃了晃。

    “咦,那不是女妈的乾坤袋么?为什么会在洪阳手中?”女娼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洪阳。随后女奶开始暗自的分析,这弥勒前来到底是要帮助洪阳,还是要对洪阳不利。

    另一边,没等弥勒开口,洪阳率先开口说道:“弥勒佛,此袋乃是我按照您的乾坤袋仿造而成的人种袋,我想从外表看起来,应该与您那乾坤袋差不多,不过这威力可与您那乾坤袋差太远了!”

    “呃,”洪阳的一番话立刻把弥勒佛接下来准备的言辞全都给顶了回去。毕竟弥勒佛丢失乾坤袋的消息还没有传开,若是如今弥勒佛说洪阳手中的是乾坤袋,自己丢面子不说,洪阳也大可以矢口否认,而且洪阳从来没有去过雷音寺,所以弥勒佛也不能说洪阳偷了自己的乾坤袋。

    弥勒眼珠一转。计上心头,随后开口说道:“洪施主。贫僧看你于女妈娘娘有所误会,贫僧觉得不如这样,就让贫僧来打个圆场,化解了这段误会如何?”

    “不必了!”女娼马上摇头表述不愿意弥勒插手。

    “哎,上天有好生之德。洪施主,如今女据娘娘不愿意放过你,贫僧觉得,要不你跟着贫僧一起去雷音寺先躲避一阵如何?”弥勒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吧。

    洪阳连忙摇头,要是自己去了雷音寺,岂不是要被这群和尚扒的一干二净!要是到了雷音寺在人家的地盘上,别说乾坤袋保不住,就是自己也凶多吉少。

    “多谢弥勒佛好意,既然弥勒佛愿意帮助在下,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还请弥勒佛您帮我挡住女妈娘娘片复!”洪阳说完一个加转身就跑。

    “这个”弥勒佛看了看转身逃跑的洪阳,暗自骂自己,竟然被这小子给偷偷算计了。刚刚自己说过要出来打圆场,目的不过是想将洪阳骗到雷音寺去,可是缺没想到被洪阳拿来当枪使,如今自己反而是进退两难了。

    “洪施主留步”人影一闪。洪阳面前出现了一个清瘦的僧侣,这人瘦得皮包骨头,正是燃灯古佛。

    “燃灯古佛也来了?可真热闹!在这小小的寸土之间,竟然聚集了三位圣人!而这:人差不多都是冲着我来的洪阳暗自想道。

    洪阳马上开口问道:“燃灯古佛也来了,不知道有何指教?”

    “洪施主,佛祖多次提起您。我佛门子弟也对洪施主仰慕已久,所以在下前来是想要请洪施主前往雷音寺做客。”燃灯古佛并口说。

    “多谢古佛好意,不过古佛你也看到了,在下今日逃命要紧。他日洪阳定会亲往雷弃寺拜会洪阳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洪施主,贫僧好意,洪施主何必要这么快拒绝呢!”燃灯古佛说话间,向前跨了一步,伸手向着洪阳探去。

    “好么,文的还没有用完,就动武的了!”洪阳早有准备,立巍转身奔跑起来。

    当洪阳全奔跑起来以后顿时感觉到一团火热从自己的脚下传来,而后洪阳觉,自己的度仿佛是不受控制一般,越来越快,最开始的时候还远远逊于燃灯古佛,可随着脚下逐日靴上那股热流越来越明显,洪阳的度也越来越快,最终竟然与燃灯古佛的度不相上下。

    正如洪阳所料,这逐日靴要跑起来才有用。洪阳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没有将逐日靴全部的威能都挥出来。如今才刚刚得到逐日靴,还没有来得及用心去研究,也就是能保持这个度了,如果给洪阳一些时间来仔细研究的话,度还能再快一些。

    “他怎么这么快?”燃灯古佛现。自己全力追赶,竟然还是追不上洪阳,洪阳的度大大出了燃灯古佛的意料。

    “糟糕,这样下去,岂不是被他跑了!若是他再一躲,我到哪里去找我那玲珑塔!而且这洪阳才修炼了几百年,便是亚圣了,如果他再躲上一阵子,成了圣人,想要从他手中夺会玲珑塔,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燃的古佛眼中杀机凸显,而后只见燃灯古佛一挥手,三颗金莲子出现在燃灯古佛的手中。随后燃灯古佛一挥手,金莲子化作三朵莲花,旋转着向着洪阳飞去。

    可是燃灯古佛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掏出金莲子的时候,洪阳已经偷偷的用天机镜对准那金莲子照了过去,随后天机镜上马上显现出金莲子的攻击方式和飞行轨迹。

    天机镜可以先知先觉,但凡事被他照到的人或者是法宝,接下来将要怎么样全都能够显现出来。之前洪阳被女娼重伤,完全是因为女娼舍弃了脸面偷袭,天机镜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若是让女娟站在那里实现让天机镜这么一照,那女娼是不可能偷袭洪阳碍手的。

    “嗖嗖嗖”洪阳一咋。扭身,躲过了三朵莲花,可就在此时,三朵莲花突然从中间炸开,无数的金色花瓣如同一片片利刃,飞向了。“洪阳,看你怎么躲!,小燃灯古佛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可随后燃灯古佛的冷笑突然凝滞起来。洪阳竟然全都躲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燃灯古佛的脸色顿时难堪起来。

    “燃灯古佛,来而不往非礼也。吃我一记封天印!”洪阳再次扔出了封天印。

    这封天印威力虽然巨大,但是每次扔出再收回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特别是如果封天印一山你打中人。那等收回来再出尖的这段时间。就是金仙甩陛州行好几次攻击了,更别说是圣人。不过如果打中了,那就另当别论了,就是圣人也得受伤,圣人以下如果被封天印击中,能活着已经可以庆幸万。

    一听说洪阳抛出的是封天印。燃灯古佛立刻向一旁躲闪。佛门子弟的**虽然强悍,更有所谓的法相金身。但是燃灯古佛还没有自信到用身体去挡封天印。

    “嘭!”一声闷响,燃灯古佛很郁闷的现,自己的肩头被封天印击中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能够打中我?他仿佛是早就知道了我要向这个方向躲闪,未卜先知么,这怎么可能?对了,天机镜!”燃灯古佛猛然想起了上古十大神器中的天机镜可以料敌先机,而如果洪阳有天机镜的话,那肯定是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向那个方向躲闪。

    “只有天机镜这种解释了,想不到天机镜也在洪阳手中,这洪阳到底有多少好宝贝!”

    远处,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静静的望着这一切。

    “师兄,看起来天机镜真的在洪阳手中,我们动手吧!”元始天尊开口说。

    太上老君轻轻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封天印配合天机镜,即便是我等圣人,也要有所忌惮。封天印能够伤了我们,而天机镜可以预测我们躲闪的方向。所以之前女娼做的是对的,一上来就偷袭,避免天机镜的挥。可惜的是洪阳手中还有补天石,他还有两次复活的机会。所以即便是我们偷袭碍手,他仍然能够再活过来,而我们一旦暴露。那再想偷袭就变得几乎不可能了。”

    “师兄,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元始天尊开口问。

    “那洪阳是能复活,可是如果找到一个地方,能够让他活了以后再瞬间杀死他便可以了,只要等他补天石余下的两次用完,这洪阳便算是死定了!”太上老君开口说道。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

    “布阵,布下诛仙阵,然后我们亲自主持,即便是圣人来了,没有准备的话也要重伤,而洪阳则是必死无疑。只要洪阳还在阵中,我们动阵法,就算是他复活了。也马上又会被杀死的!”太上老君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厉色。

    “大师兄,那诛仙阵需要四个人来主持才能挥最大的威力。我们只有两个人啊!”“你怎么忘了,我会一气化三清!”太上老君开口说。

    洪阳回头看了看,后面追的最紧的是那胖嘟嘟的弥勒佛,弥勒佛后面则是受伤的燃灯古佛和女妈两人。不过这三位圣人的度与洪阳差不多,而且他们还要防备洪阳用封天印的偷袭,真正算起来反而是洪阳占了上风。

    “哼,圣人也不过如此。”洪阳暗自想道。

    可就在此时,一种令洪阳窒息的危险感觉突然传来,随后一柄巨剑出现在洪阳身旁,巨剑上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陷仙”两个古字。

    “陷仙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对了,不是诛仙阵四把宝剑之一么?等等。陷仙剑在这里,难道这是诛仙阵!”洪阳倒>吸>一口冷气,而就在此时,风火水雷,各种各样的攻击猛的涌向了洪阳,

    与此同时,外面的燃灯古佛猛的止住了脚集。

    “诛仙阵!”燃灯古佛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那绝仙到就在燃灯古佛旁边。

    “法相金身!”燃灯古佛大喝一声。身上立刻笼罩上了一片金色。

    “燃灯道友。可退去!”一个声音响起,元始天尊的身影出现在巨绝仙剑上。

    “元始天尊!这诛仙阵是你布置下的?”

    “不错,燃灯道友,我想你应该听如来佛祖说过这诛仙阵的冉力,所以为了避免损伤。还请退去,免伤和气!”

    “元始道友,你这话说的未免太大一些了吧。诛仙阵的威力我是知道的。不过我佛门中的未来佛弥勒尊者与女妨娘娘全在外面,他们马上就到,集我们三人之力,难道还破不掉这诛仙阵么!”

    “燃灯道友,如果是贫道一人守阵。那肯定不是三个道友的对手,不过贫道的师兄太上老君也在阵中。而且师兄已经施展了一气化三清,一分为三,分别镇守诛仙、陷仙和戮仙三剑,而贫道则负责镇守绝仙剑。”元始天尊缓缓说。

    燃灯到>吸>了一口冷气,随后苦涩的摇了摇头:“贫僧明白了,贫僧马上就出去。”

    弥勒佛和女奶刚刚追到诛仙阵跟前。就看到弥勒佛垂头丧气的出来了。“燃灯,你出来了?可曾擒到洪阳?”女娼开口问。

    “哎,没希望了,我们都已经没希望了!”燃灯古佛指了指远处的诛仙阵,开口说道:“你看到了么,那是诛仙阵!”

    “诛仙阵怎么样,我们有三位圣人。一起动手,就是阵中主持的是圣人,也能够破阵!”女奶皱着眉头道。

    “里面是有圣人镇守,但是却不止一位。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都在里面。”

    “那他们两咋。人守阵,是有些麻烦了。”女娼缓缓说道。

    “不是麻烦,是丝毫没有机会。”燃灯古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开口道:“这诛仙阵,四位圣人如果分别主持一方可以挥出最大的威力。而那太上老君偏偏会使用一气化三清,一人便能够主持三方,再加上元始天尊,恰好是凑足了四方。凭着我们已经不可能破阵了!想不到我等忙活了半天,竟然便宜了那太上老君,,

    补天石散出彩光,将洪阳复活。可随后,那陷仙剑再次动,洪阳根本没有抵挡,便再次被击杀。

    “我不想死!”洪阳心中悲鸣的大叫起来,但是却难以抵旧“二老君亲自所着持的诛仙干。洪阳第二次被击中悄四,终干闭上了眼睛。

    灵魂从洪阳的身体上飘出,这正是洪阳的魂魄。望着地面上自己的尸体,洪阳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悲鸣。

    “我就这样死了么?”洪阳喃喃的问自己。此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在我的规则中,你已经死了。但是在你的规则中,你有没有死,去,要看你自己

    “是鸿钧”这声音正是鸿钧的声音。

    太上老君莫名其妙的望着天空,这个声音太上老君虽然没有听过几次。但是却早已经深深的刻入到了自己的脑海中。

    这是鸿钧的声音。

    “老师在说给谁听,是他么?”太上老君不安的看了看地上洪阳的。

    “你的规则里,我死了,我的规则要看我自己,我明白了!这虽然是你的世界,虽然有你定下的规则。但是我这个外来人也有我自己的规则。你的规则中,我是死了;而我的规则中,我还活着,而且将会永远的活下去。谢谢你,鸿钧!”

    在这一刻,洪阳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道”要按照自己定下的规则走!

    洪阳的魂魄在这一瞬间涌入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随后只见洪阳睁开了眼睛,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又活了,不对啊,补天石今年应该用完了三次了,他怎么还会复活!”太上老君惊魂不定的望着洪阳,随后双手一挥,陷仙剑再次威,雷光、火焰、毒雾,一股脑的向着洪阳冲来。

    雷光打在了洪阳的身上,火焰在洪阳身体上燃烧,毒雾窜入了洪阳的七窍当中,但是洪阳仍然站在原的。没有倒下,身上更没有丝毫的伤痕。

    “这不可能!”太上老君突然大叫一声:“四剑,合!”

    随着太上老君一声呼喊,诛仙、陷仙、戮仙和绝仙四把宝剑全都出现;插在洪阳四个方向,而后同时向洪阳起了最猛烈的进攻。

    “四剑合一,由四个圣人亲自主持,就算你是圣人,也要陨落”太上老君高呼一声,可随后,只见洪阳迈开了步伐,缓缓的向着太上老君这边走了过来,那诛仙阵的攻击,对洪阳没有丝毫的效果。

    “这是怎么回事!”太上老君眼睁睁的望着洪阳走出了诛仙阵。

    “太极八卦图!”太上老君一挥手,一副太极八卦图出现在太上老君的手中。这太极八卦图乃是太上老君毕生研究所在,是太上老君全部“道”的体现。

    “不信治不了你!”巨大的太极八卦向着洪阳罩了过去,转眼间将洪阳给包裹起来。

    只见洪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很好,你对这个世界“道。的理解比我强多了。但是你却不明白我的“道”

    洪阳轻轻的向前迈出了一步,直接迈出了那太极八卦图,这虽然只是一小步,但是却是在太上老君的心中印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痕迹。

    此时,太上老君突然现,在洪阳身上,有一种似有似无的特殊气息。而这种气息,太上老君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那就是鸿钧!

    “造物主!”太上老君嘴中艰难的蹦出了这三个字。

    太上老君闭上了眼睛。

    虽然太上老君不敢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洪阳是造物主!面对一位造物主,太上老君明白,自己连反抗的资本都没有,此时太上老君已经准备闭目等死,准备着被洪阳从这个世界抹杀掉!

    太上老君知道,如果洪阳杀了自己。鸿钧是不会为自己出头的。除了造物主以外,其他人在鸿钧的眼中全都是蝼蚁,而只有造物主才有着与鸿钧平等交谈的资格。

    “你走吧!”洪阳的声音响起。猛然将太上老君惊醒,太上老君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洪阳。

    “他竟然放我走!”太上老君甚至以为,自己刚刚听错了。

    洪阳微微笑了笑:“你没听错。我说,你走吧!”

    太上老君很想问洪阳为什么不杀自己,可话到嘴边,太上老君却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口。

    太上老君向着洪阳一躬倒地,而后什么都没有说,带着元始天尊转身离去。

    洪阳又扭头看了看燃灯古佛、弥勒佛和女娼三人,随后轻轻道:“你们也走吧!”

    三人微微一犹豫,随后立亥飞逃走。

    “呵呵,鸿钧,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你所说的寂寞了!”洪阳自嘲的笑了起来。

    一年后。

    洪阳望着贺明轩,很郑重的问:“七师兄,你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贺明轩握了握手中的混沌珠,而后开口问道:“洪阳,你真的决定了么,如果你把我送走,那么上古十大神器中的“源力。则会被消失干净,那么你有可能再也无法回去了!”

    “七师兄,我已经决定想到你的妻子就在我来的那个世界!那儿虽然是我的家乡,但是如今我是造物主,已经能够创造出我自己的世界了。或许,我对那个我来的那个世界依然很留恋,但是我想创造自己的世界,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我理想当中的世界!”洪阳说着冲着贺明轩笑了笑,随后接着道:“七师兄,我们要开始了!”

    开天斧、封天印、天机镜、玲珑塔、凤凰琴、逐日靴、射日箭、乾坤袋、指天剑与补天石围城了一个小圈,随后这上古十大神器猛的变成了无数的光点,光点凝结到了一点,一条空间通道凭空打开。

    “洪阳,谢谢你贺明轩冲着洪阻点了点头,而后跨进了那通道当中。

    “七师兄,一路顺风,助你能够早日找到她!”洪阳脸上挂起了一副

    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非?而后轻轻的转讨身子小喃喃说道!“我也该尖创造削悄”界了

    鸿钧突然出现在了洪阳的身后。

    “鸿钧,你来了洪阳深>吸>一口气。

    “无聊,来找你…鸿钧一挥手,洪阳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天地尽头,周围无数的光点不断的出现,每一咋。光点都映衬着一个世界的缩影。

    “我知道你很还在惦记丹鹤口所以我带你上这里,让你看看丹鹤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以后的情况。”鸿钧缓缓说道。

    洪阳哑然一笑,这些一个介。冒出光球虽然可以看到不同世界不同时间跨度的情况,但是这些光球全都是转瞬即逝。而且等到自己那个世界的光球出现,再恰好看到贺明轩的情况,那种几率之低,洪阳根本不敢想象

    “忘了告诉你,这些东西,实际上是能够控制的鸿钧突然开口说道。

    “能控制?你什么意思?。

    “呵呵,我的意思是,你之前来这里所看到的,全都是我控制着给你看的,包括你来的那个世界中的事情,你见到的那咋“坦克”还有万字旗下的那个小胡子,全都是我故意给你看的。”鸿钧话音顿了顿。一伸手,一个光球缓缓升起,只不过这个光球却没有像其他光球一样马上消失掉,而是停留在了空中。

    “呵呵,你也知道的,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若是不看看这些别的世界的新奇的东西,我早就无聊死了”鸿钧接着唠叨起来。

    不过洪阳却对鸿钧的唠叨充耳未闻。此时洪阳的眼睛全都集中在了那光球上面,这光球内显现的正是自己来的那个世界,也就是贺明轩所去的地方,而此时,光球内的景物正好对准了贺明轩。

    一个女子偎依在贺明轩身上,两人缓缓的向前走去。

    “太好了,七师兄找到他的妻子了”洪阳内心中升起了一种喜悦。

    只见贺明轩走到了一个山洞前。而后跨步走了进去。

    “这山洞怎么这么眼熟?。洪阳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突然间,洪阳现,贺明轩所走进的这个山洞正是自己探险时候进入的那个山洞,也正是这个山洞,把洪阳送到了这里来。

    只见贺明轩和那女子走到了山洞的尽头,来到了那大厅当中,大厅内一切的雕刻摆设在洪阳看来是那么的熟悉,唯独那平台上没有沉浮珠的存在。

    只见贺明轩走到了平台前,而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正是那沉浮珠,之后贺明轩将沉浮珠摆在了平台上。

    望着光球里显示的这一幕,洪阳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这个山洞,这咋小大厅,以及沉浮珠竟然都是贺明轩所布置的,而后若干年后自己随着探险队进入了这个山洞。因为手庠给沉浮珠拍了一张照片而被送到了这个世界。可偏偏又是自己把贺明轩送到了那个世界中去的。也就是说,洪阳来到这个西游世界的罪魁祸,正是洪阳自己!

    洪阳知道,若干年后,自己会来到贺明轩嗖布置的山洞内,而后被送到了这里,接着等到自己成了造物主。又把贺明轩送走,而贺明轩则会再次布置这一切,把自己弄过来”这一切仿佛是一个轮回,正在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夫君,都弄好了?”女子凑到了贺明轩身旁。

    “恩,都弄好了。我会把这里封存下来,将沉浮珠永远的封存在这里,也算是对洪阳的一种纪念了。多亏了他,我才能来到这里,然后找到你”贺明轩缓缓说着,随后牵着那女子的手,向洞外走去。

    走到山洞门口,贺明轩突然一回头。脸上露出了一副皎洁的笑容,而后开口说道:“我准备把我们世界的事情都写下来,写一本书。还记得我跟你提起过的孙悟空么,我准备写写他的故事,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西游记》!”

    (全书完)

    写个四百多字的感言吧,换虫算好了,不计字数的。

    又写完一本书了,接虫的第三本书。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方寸山》是馋虫的一次新的尝试,算是一种新的写法吧。不过馋虫这次尝试并不算成功,很多的想法都没有写出来,要说当初也就是三十的卷面分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读者,也谢谢几位编辑,真的由衷的谢谢大家没有放弃馋虫,《方寸山》一书没有写的太好,馋虫实在是愧对那些一直以来支持馋虫的读者们,没能给大家带来一本足够精彩的小说,谗虫真心诚意的向大家说:“对不起,各位!”

    《方寸山》这书,馋虫就不多做评论了,不过馋虫通过这本书找到了很多不足之处,接虫会在下本书中进行改正。

    接下来说说新书吧。

    最近看了几本经典的夕着那金米闪闪的靴子,洪阳击刻站起身来。将那双轮一即端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逐日靴?我不会这么好运气吧!”洪阳立刻回想起沉浮珠内夸父的样子,那夸父脚下的靴子与眼前的靴子一模一样,只是要小了太多。那夸父是一个巨人,宛如山峰一般的高达,夸父的一个脚趾头都比洪阳长的大。所以夸父穿的逐日靴也是非常巨大的。不过逐日靴这种级别的神器,都是可以自由变幻大的。

    “夸父应该没有脚气吧”洪阳一边想着,一边将逐日靴套在了自己的脚上。

    “传闻穿上这逐日靴以后,度会非常之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洪阳站了起来。脚上传来了一股说不出来的舒适感,随后洪阳向前迈了一步,却没有感觉到度快了。

    “怎么回事,怎么没快?这逐日靴穿上以后除了舒服一些意外,没有别的感觉。”洪阳盯着脚上的逐日靴,开始琢磨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逐日靴这等重宝,无论是放在什么地方,都会大放异彩,哪怕是没有灵智的妖怪,都会被逐日靴所释放出的气息>吸>引,更何况这里还是昆仑,仙人遍地,为什么这么多年却没有人现逐日靴呢?除非是此处会让逐日靴的气息无法向外散,又或者是逐日靴根本没有向外散他上古十大神器的气息,所以才有没人能找到他!不会是这逐日靴出了什么毛病了吧!”

    仔细的回想起之前夸父逐日的场景。洪阳猛然现,之前夸父逐日的时候,最开始度并不是很快,不过后来却是越跑越快。

    “难道这逐日靴有一个预热的过程。穿上以后越跑越快么?”洪阳暗自想道。

    看了看上面,现女奶仍然在外面,洪阳知道,现在必须要死马当活马医了,反正逐日靴已经到手,自己只需要尽快的跑回师门,一切便万事大吉。

    “拼了!”想到这,洪阳化作一道残影,冲了出去。

    外面,那些昆仑散仙们开始讨论起来。

    “那个是女娼娘娘吧!你说他与那子到底有什么仇恨,竟然出手偷袭”

    “我哪儿知道。不过我猜测女奶娘娘一定是恨极了那小子,否则的话也不会屈尊偷袭。”

    “不知道那小子死了么?听说他身上可有好几件神器啊!”“被女妈娘娘击中,难不成他还能活啊!不过既然女娼娘娘亲自出手了,那几件神器恐怕没有我们的份了!”

    女娼好歹是一位圣人,圣人自然有圣人的矜持,是不屑偷袭的,不过女奶却知道,对付洪阳若是不能一击必中。说不定又被他跑了,再加上因为补天石一事,女奶已经恨了洪阳几百年了,所以女妈直接出手偷袭洪阳。女娼的偷袭来的太过突然,天机镜都没有来得及将信息传递给洪阳。不过此时听到众人议论。女娼觉得脸上臊臊的,毕竟以自己的身份去搞偷袭,而且还是偷袭一个亚圣,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嗖!”洪阳猛的从地上的大洞中冲出来,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远方奔去。

    “咦,怎么没死?”女娼微微一愣。暗自想道,自己的那一击,应该足以让洪阳毙命了,而洪阳不但没死。而且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精力充沛,仿佛是连小伤都没有受,这唯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补天石!

    “补天石竟然在你手里”女妨眼睛中散出炽热的精光,随后向着洪阳追了过去。

    “洪阳,你以为你区区一个亚圣能跑得过我么?”女奶轻吼一声。

    可是此时,现女妈追上来,洪阳嘴角上翘,笑了起来。而女娼几个闪身,便追到了洪阳的身后。

    亚圣与圣人的度差距是相当的明显的。处分是那些极其善于飞行的种族,又或是有什么逃跑的秘法,否则一个亚圣是不可能比圣人的度还快的。

    “去!”见到女娼追到了自己身后,洪阳猛的将番天印打出封天印如同流星一般,扑向了女娼。

    见到洪阳猛的抛出了一个物件,女奶下意识的用尾吧一甩,一道劲风冲着封天印集去,在女妈看来。自己的尾吧上有坚韧的鳞片,足以抵挡洪阳的进攻。

    不过很快,女娼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严重,洪阳扔出来的东西是封天印,足以重伤圣人的封天印。

    上古十大神器中,单论攻击力,除了那可以挥出开天辟地一击的开天斧以外,第二当数封天印。封天印的蓄力一击,即便是圣人也要暂避锋芒。女娼下半身上面的鳞片虽然坚韧。但是正面与封天印撞在一起,吃亏的还是女妨。

    一声闷响传来,而后只见从女娼的尾吧上,数十鳞片落下,不少的鳞片上还站着血迹,而女娼也犹豫受伤,停了下来。

    “我没看错吧,女妈受伤了!”

    “这怎怎么可能,他用的是何法宝。竟然能够让女妈娘娘受伤?”

    “那是封天印,上古十大神器中攻击力拍第二的封天印!”

    “封天印?这洪阳手中到底有几件上古十大神器?”

    “可恶的洪阳,竟然敢伤我!”女奶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准备起身追击,可是回想一下那封天印的威能,女娼又犹豫起来,所谓一朝被蛇咬,大概就是女妈现在这个情况了。

    “我佛慈悲,洪施主请留步”一个禅音突然从天空中响起,随后只见弥勒佛笑嘻嘻的出现在云朵之间。

    “弥勒佛?”洪阳顿时觉得一阵心虚。毕竟人家的乾坤袋还在自己的手中。

    “弥勒,你来干什么?,小女娼开口问道,此时女妈误以的弥勒佛是洪阳请来的救兵,所以对弥勒是一脸的不喜。

    “女娼娘娘,在下来找洪施”是为了件东弥勒佛仍然是那一脸笑容,扭头如绷旧!“洪施主,我听盅族中人传说,你身上有一个布袋,可有此事?。

    “不错洪阳点了点头,干脆认了下来,而且人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洪阳想不认也不行。

    “那可否借给贫僧一观?。弥勒接着问。

    “好。”洪阳将乾坤袋掏出来,对着弥勒晃了晃。

    “咦,那不是女妈的乾坤袋么?为什么会在洪阳手中?”女娼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洪阳。随后女奶开始暗自的分析,这弥勒前来到底是要帮助洪阳,还是要对洪阳不利。

    另一边,没等弥勒开口,洪阳率先开口说道:“弥勒佛,此袋乃是我按照您的乾坤袋仿造而成的人种袋,我想从外表看起来,应该与您那乾坤袋差不多,不过这威力可与您那乾坤袋差太远了!”

    “呃,”洪阳的一番话立刻把弥勒佛接下来准备的言辞全都给顶了回去。毕竟弥勒佛丢失乾坤袋的消息还没有传开,若是如今弥勒佛说洪阳手中的是乾坤袋,自己丢面子不说,洪阳也大可以矢口否认,而且洪阳从来没有去过雷音寺,所以弥勒佛也不能说洪阳偷了自己的乾坤袋。

    弥勒眼珠一转。计上心头,随后开口说道:“洪施主。贫僧看你于女妈娘娘有所误会,贫僧觉得不如这样,就让贫僧来打个圆场,化解了这段误会如何?”

    “不必了!”女娼马上摇头表述不愿意弥勒插手。

    “哎,上天有好生之德。洪施主,如今女据娘娘不愿意放过你,贫僧觉得,要不你跟着贫僧一起去雷音寺先躲避一阵如何?”弥勒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吧。

    洪阳连忙摇头,要是自己去了雷音寺,岂不是要被这群和尚扒的一干二净!要是到了雷音寺在人家的地盘上,别说乾坤袋保不住,就是自己也凶多吉少。

    “多谢弥勒佛好意,既然弥勒佛愿意帮助在下,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还请弥勒佛您帮我挡住女妈娘娘片复!”洪阳说完一个加转身就跑。

    “这个”弥勒佛看了看转身逃跑的洪阳,暗自骂自己,竟然被这小子给偷偷算计了。刚刚自己说过要出来打圆场,目的不过是想将洪阳骗到雷音寺去,可是缺没想到被洪阳拿来当枪使,如今自己反而是进退两难了。

    “洪施主留步”人影一闪。洪阳面前出现了一个清瘦的僧侣,这人瘦得皮包骨头,正是燃灯古佛。

    “燃灯古佛也来了?可真热闹!在这小小的寸土之间,竟然聚集了三位圣人!而这:人差不多都是冲着我来的洪阳暗自想道。

    洪阳马上开口问道:“燃灯古佛也来了,不知道有何指教?”

    “洪施主,佛祖多次提起您。我佛门子弟也对洪施主仰慕已久,所以在下前来是想要请洪施主前往雷音寺做客。”燃灯古佛并口说。

    “多谢古佛好意,不过古佛你也看到了,在下今日逃命要紧。他日洪阳定会亲往雷弃寺拜会洪阳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洪施主,贫僧好意,洪施主何必要这么快拒绝呢!”燃灯古佛说话间,向前跨了一步,伸手向着洪阳探去。

    “好么,文的还没有用完,就动武的了!”洪阳早有准备,立巍转身奔跑起来。

    当洪阳全奔跑起来以后顿时感觉到一团火热从自己的脚下传来,而后洪阳觉,自己的度仿佛是不受控制一般,越来越快,最开始的时候还远远逊于燃灯古佛,可随着脚下逐日靴上那股热流越来越明显,洪阳的度也越来越快,最终竟然与燃灯古佛的度不相上下。

    正如洪阳所料,这逐日靴要跑起来才有用。洪阳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没有将逐日靴全部的威能都挥出来。如今才刚刚得到逐日靴,还没有来得及用心去研究,也就是能保持这个度了,如果给洪阳一些时间来仔细研究的话,度还能再快一些。

    “他怎么这么快?”燃灯古佛现。自己全力追赶,竟然还是追不上洪阳,洪阳的度大大出了燃灯古佛的意料。

    “糟糕,这样下去,岂不是被他跑了!若是他再一躲,我到哪里去找我那玲珑塔!而且这洪阳才修炼了几百年,便是亚圣了,如果他再躲上一阵子,成了圣人,想要从他手中夺会玲珑塔,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燃的古佛眼中杀机凸显,而后只见燃灯古佛一挥手,三颗金莲子出现在燃灯古佛的手中。随后燃灯古佛一挥手,金莲子化作三朵莲花,旋转着向着洪阳飞去。

    可是燃灯古佛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掏出金莲子的时候,洪阳已经偷偷的用天机镜对准那金莲子照了过去,随后天机镜上马上显现出金莲子的攻击方式和飞行轨迹。

    天机镜可以先知先觉,但凡事被他照到的人或者是法宝,接下来将要怎么样全都能够显现出来。之前洪阳被女娼重伤,完全是因为女娼舍弃了脸面偷袭,天机镜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若是让女娟站在那里实现让天机镜这么一照,那女娼是不可能偷袭洪阳碍手的。

    “嗖嗖嗖”洪阳一咋。扭身,躲过了三朵莲花,可就在此时,三朵莲花突然从中间炸开,无数的金色花瓣如同一片片利刃,飞向了。“洪阳,看你怎么躲!,小燃灯古佛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可随后燃灯古佛的冷笑突然凝滞起来。洪阳竟然全都躲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燃灯古佛的脸色顿时难堪起来。

    “燃灯古佛,来而不往非礼也。吃我一记封天印!”洪阳再次扔出了封天印。

    这封天印威力虽然巨大,但是每次扔出再收回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特别是如果封天印一山你打中人。那等收回来再出尖的这段时间。就是金仙甩陛州行好几次攻击了,更别说是圣人。不过如果打中了,那就另当别论了,就是圣人也得受伤,圣人以下如果被封天印击中,能活着已经可以庆幸万。

    一听说洪阳抛出的是封天印。燃灯古佛立刻向一旁躲闪。佛门子弟的**虽然强悍,更有所谓的法相金身。但是燃灯古佛还没有自信到用身体去挡封天印。

    “嘭!”一声闷响,燃灯古佛很郁闷的现,自己的肩头被封天印击中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能够打中我?他仿佛是早就知道了我要向这个方向躲闪,未卜先知么,这怎么可能?对了,天机镜!”燃灯古佛猛然想起了上古十大神器中的天机镜可以料敌先机,而如果洪阳有天机镜的话,那肯定是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向那个方向躲闪。

    “只有天机镜这种解释了,想不到天机镜也在洪阳手中,这洪阳到底有多少好宝贝!”

    远处,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静静的望着这一切。

    “师兄,看起来天机镜真的在洪阳手中,我们动手吧!”元始天尊开口说。

    太上老君轻轻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封天印配合天机镜,即便是我等圣人,也要有所忌惮。封天印能够伤了我们,而天机镜可以预测我们躲闪的方向。所以之前女娼做的是对的,一上来就偷袭,避免天机镜的挥。可惜的是洪阳手中还有补天石,他还有两次复活的机会。所以即便是我们偷袭碍手,他仍然能够再活过来,而我们一旦暴露。那再想偷袭就变得几乎不可能了。”

    “师兄,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元始天尊开口问。

    “那洪阳是能复活,可是如果找到一个地方,能够让他活了以后再瞬间杀死他便可以了,只要等他补天石余下的两次用完,这洪阳便算是死定了!”太上老君开口说道。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

    “布阵,布下诛仙阵,然后我们亲自主持,即便是圣人来了,没有准备的话也要重伤,而洪阳则是必死无疑。只要洪阳还在阵中,我们动阵法,就算是他复活了。也马上又会被杀死的!”太上老君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厉色。

    “大师兄,那诛仙阵需要四个人来主持才能挥最大的威力。我们只有两个人啊!”“你怎么忘了,我会一气化三清!”太上老君开口说。

    洪阳回头看了看,后面追的最紧的是那胖嘟嘟的弥勒佛,弥勒佛后面则是受伤的燃灯古佛和女妈两人。不过这三位圣人的度与洪阳差不多,而且他们还要防备洪阳用封天印的偷袭,真正算起来反而是洪阳占了上风。

    “哼,圣人也不过如此。”洪阳暗自想道。

    可就在此时,一种令洪阳窒息的危险感觉突然传来,随后一柄巨剑出现在洪阳身旁,巨剑上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陷仙”两个古字。

    “陷仙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对了,不是诛仙阵四把宝剑之一么?等等。陷仙剑在这里,难道这是诛仙阵!”洪阳倒>吸>一口冷气,而就在此时,风火水雷,各种各样的攻击猛的涌向了洪阳,

    与此同时,外面的燃灯古佛猛的止住了脚集。

    “诛仙阵!”燃灯古佛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那绝仙到就在燃灯古佛旁边。

    “法相金身!”燃灯古佛大喝一声。身上立刻笼罩上了一片金色。

    “燃灯道友。可退去!”一个声音响起,元始天尊的身影出现在巨绝仙剑上。

    “元始天尊!这诛仙阵是你布置下的?”

    “不错,燃灯道友,我想你应该听如来佛祖说过这诛仙阵的冉力,所以为了避免损伤。还请退去,免伤和气!”

    “元始道友,你这话说的未免太大一些了吧。诛仙阵的威力我是知道的。不过我佛门中的未来佛弥勒尊者与女妨娘娘全在外面,他们马上就到,集我们三人之力,难道还破不掉这诛仙阵么!”

    “燃灯道友,如果是贫道一人守阵。那肯定不是三个道友的对手,不过贫道的师兄太上老君也在阵中。而且师兄已经施展了一气化三清,一分为三,分别镇守诛仙、陷仙和戮仙三剑,而贫道则负责镇守绝仙剑。”元始天尊缓缓说。

    燃灯到>吸>了一口冷气,随后苦涩的摇了摇头:“贫僧明白了,贫僧马上就出去。”

    弥勒佛和女奶刚刚追到诛仙阵跟前。就看到弥勒佛垂头丧气的出来了。“燃灯,你出来了?可曾擒到洪阳?”女娼开口问。

    “哎,没希望了,我们都已经没希望了!”燃灯古佛指了指远处的诛仙阵,开口说道:“你看到了么,那是诛仙阵!”

    “诛仙阵怎么样,我们有三位圣人。一起动手,就是阵中主持的是圣人,也能够破阵!”女奶皱着眉头道。

    “里面是有圣人镇守,但是却不止一位。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都在里面。”

    “那他们两咋。人守阵,是有些麻烦了。”女娼缓缓说道。

    “不是麻烦,是丝毫没有机会。”燃灯古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开口道:“这诛仙阵,四位圣人如果分别主持一方可以挥出最大的威力。而那太上老君偏偏会使用一气化三清,一人便能够主持三方,再加上元始天尊,恰好是凑足了四方。凭着我们已经不可能破阵了!想不到我等忙活了半天,竟然便宜了那太上老君,,

    补天石散出彩光,将洪阳复活。可随后,那陷仙剑再次动,洪阳根本没有抵挡,便再次被击杀。

    “我不想死!”洪阳心中悲鸣的大叫起来,但是却难以抵旧“二老君亲自所着持的诛仙干。洪阳第二次被击中悄四,终干闭上了眼睛。

    灵魂从洪阳的身体上飘出,这正是洪阳的魂魄。望着地面上自己的尸体,洪阳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悲鸣。

    “我就这样死了么?”洪阳喃喃的问自己。此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在我的规则中,你已经死了。但是在你的规则中,你有没有死,去,要看你自己

    “是鸿钧”这声音正是鸿钧的声音。

    太上老君莫名其妙的望着天空,这个声音太上老君虽然没有听过几次。但是却早已经深深的刻入到了自己的脑海中。

    这是鸿钧的声音。

    “老师在说给谁听,是他么?”太上老君不安的看了看地上洪阳的。

    “你的规则里,我死了,我的规则要看我自己,我明白了!这虽然是你的世界,虽然有你定下的规则。但是我这个外来人也有我自己的规则。你的规则中,我是死了;而我的规则中,我还活着,而且将会永远的活下去。谢谢你,鸿钧!”

    在这一刻,洪阳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道”要按照自己定下的规则走!

    洪阳的魂魄在这一瞬间涌入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随后只见洪阳睁开了眼睛,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又活了,不对啊,补天石今年应该用完了三次了,他怎么还会复活!”太上老君惊魂不定的望着洪阳,随后双手一挥,陷仙剑再次威,雷光、火焰、毒雾,一股脑的向着洪阳冲来。

    雷光打在了洪阳的身上,火焰在洪阳身体上燃烧,毒雾窜入了洪阳的七窍当中,但是洪阳仍然站在原的。没有倒下,身上更没有丝毫的伤痕。

    “这不可能!”太上老君突然大叫一声:“四剑,合!”

    随着太上老君一声呼喊,诛仙、陷仙、戮仙和绝仙四把宝剑全都出现;插在洪阳四个方向,而后同时向洪阳起了最猛烈的进攻。

    “四剑合一,由四个圣人亲自主持,就算你是圣人,也要陨落”太上老君高呼一声,可随后,只见洪阳迈开了步伐,缓缓的向着太上老君这边走了过来,那诛仙阵的攻击,对洪阳没有丝毫的效果。

    “这是怎么回事!”太上老君眼睁睁的望着洪阳走出了诛仙阵。

    “太极八卦图!”太上老君一挥手,一副太极八卦图出现在太上老君的手中。这太极八卦图乃是太上老君毕生研究所在,是太上老君全部“道”的体现。

    “不信治不了你!”巨大的太极八卦向着洪阳罩了过去,转眼间将洪阳给包裹起来。

    只见洪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很好,你对这个世界“道。的理解比我强多了。但是你却不明白我的“道”

    洪阳轻轻的向前迈出了一步,直接迈出了那太极八卦图,这虽然只是一小步,但是却是在太上老君的心中印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痕迹。

    此时,太上老君突然现,在洪阳身上,有一种似有似无的特殊气息。而这种气息,太上老君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那就是鸿钧!

    “造物主!”太上老君嘴中艰难的蹦出了这三个字。

    太上老君闭上了眼睛。

    虽然太上老君不敢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洪阳是造物主!面对一位造物主,太上老君明白,自己连反抗的资本都没有,此时太上老君已经准备闭目等死,准备着被洪阳从这个世界抹杀掉!

    太上老君知道,如果洪阳杀了自己。鸿钧是不会为自己出头的。除了造物主以外,其他人在鸿钧的眼中全都是蝼蚁,而只有造物主才有着与鸿钧平等交谈的资格。

    “你走吧!”洪阳的声音响起。猛然将太上老君惊醒,太上老君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洪阳。

    “他竟然放我走!”太上老君甚至以为,自己刚刚听错了。

    洪阳微微笑了笑:“你没听错。我说,你走吧!”

    太上老君很想问洪阳为什么不杀自己,可话到嘴边,太上老君却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口。

    太上老君向着洪阳一躬倒地,而后什么都没有说,带着元始天尊转身离去。

    洪阳又扭头看了看燃灯古佛、弥勒佛和女娼三人,随后轻轻道:“你们也走吧!”

    三人微微一犹豫,随后立亥飞逃走。

    “呵呵,鸿钧,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你所说的寂寞了!”洪阳自嘲的笑了起来。

    一年后。

    洪阳望着贺明轩,很郑重的问:“七师兄,你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贺明轩握了握手中的混沌珠,而后开口问道:“洪阳,你真的决定了么,如果你把我送走,那么上古十大神器中的“源力。则会被消失干净,那么你有可能再也无法回去了!”

    “七师兄,我已经决定想到你的妻子就在我来的那个世界!那儿虽然是我的家乡,但是如今我是造物主,已经能够创造出我自己的世界了。或许,我对那个我来的那个世界依然很留恋,但是我想创造自己的世界,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我理想当中的世界!”洪阳说着冲着贺明轩笑了笑,随后接着道:“七师兄,我们要开始了!”

    开天斧、封天印、天机镜、玲珑塔、凤凰琴、逐日靴、射日箭、乾坤袋、指天剑与补天石围城了一个小圈,随后这上古十大神器猛的变成了无数的光点,光点凝结到了一点,一条空间通道凭空打开。

    “洪阳,谢谢你贺明轩冲着洪阻点了点头,而后跨进了那通道当中。

    “七师兄,一路顺风,助你能够早日找到她!”洪阳脸上挂起了一副

    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非?而后轻轻的转讨身子小喃喃说道!“我也该尖创造削悄”界了

    鸿钧突然出现在了洪阳的身后。

    “鸿钧,你来了洪阳深>吸>一口气。

    “无聊,来找你…鸿钧一挥手,洪阳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天地尽头,周围无数的光点不断的出现,每一咋。光点都映衬着一个世界的缩影。

    “我知道你很还在惦记丹鹤口所以我带你上这里,让你看看丹鹤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以后的情况。”鸿钧缓缓说道。

    洪阳哑然一笑,这些一个介。冒出光球虽然可以看到不同世界不同时间跨度的情况,但是这些光球全都是转瞬即逝。而且等到自己那个世界的光球出现,再恰好看到贺明轩的情况,那种几率之低,洪阳根本不敢想象

    “忘了告诉你,这些东西,实际上是能够控制的鸿钧突然开口说道。

    “能控制?你什么意思?。

    “呵呵,我的意思是,你之前来这里所看到的,全都是我控制着给你看的,包括你来的那个世界中的事情,你见到的那咋“坦克”还有万字旗下的那个小胡子,全都是我故意给你看的。”鸿钧话音顿了顿。一伸手,一个光球缓缓升起,只不过这个光球却没有像其他光球一样马上消失掉,而是停留在了空中。

    “呵呵,你也知道的,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若是不看看这些别的世界的新奇的东西,我早就无聊死了”鸿钧接着唠叨起来。

    不过洪阳却对鸿钧的唠叨充耳未闻。此时洪阳的眼睛全都集中在了那光球上面,这光球内显现的正是自己来的那个世界,也就是贺明轩所去的地方,而此时,光球内的景物正好对准了贺明轩。

    一个女子偎依在贺明轩身上,两人缓缓的向前走去。

    “太好了,七师兄找到他的妻子了”洪阳内心中升起了一种喜悦。

    只见贺明轩走到了一个山洞前。而后跨步走了进去。

    “这山洞怎么这么眼熟?。洪阳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突然间,洪阳现,贺明轩所走进的这个山洞正是自己探险时候进入的那个山洞,也正是这个山洞,把洪阳送到了这里来。

    只见贺明轩和那女子走到了山洞的尽头,来到了那大厅当中,大厅内一切的雕刻摆设在洪阳看来是那么的熟悉,唯独那平台上没有沉浮珠的存在。

    只见贺明轩走到了平台前,而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正是那沉浮珠,之后贺明轩将沉浮珠摆在了平台上。

    望着光球里显示的这一幕,洪阳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这个山洞,这咋小大厅,以及沉浮珠竟然都是贺明轩所布置的,而后若干年后自己随着探险队进入了这个山洞。因为手庠给沉浮珠拍了一张照片而被送到了这个世界。可偏偏又是自己把贺明轩送到了那个世界中去的。也就是说,洪阳来到这个西游世界的罪魁祸,正是洪阳自己!

    洪阳知道,若干年后,自己会来到贺明轩嗖布置的山洞内,而后被送到了这里,接着等到自己成了造物主。又把贺明轩送走,而贺明轩则会再次布置这一切,把自己弄过来”这一切仿佛是一个轮回,正在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夫君,都弄好了?”女子凑到了贺明轩身旁。

    “恩,都弄好了。我会把这里封存下来,将沉浮珠永远的封存在这里,也算是对洪阳的一种纪念了。多亏了他,我才能来到这里,然后找到你”贺明轩缓缓说着,随后牵着那女子的手,向洞外走去。

    走到山洞门口,贺明轩突然一回头。脸上露出了一副皎洁的笑容,而后开口说道:“我准备把我们世界的事情都写下来,写一本书。还记得我跟你提起过的孙悟空么,我准备写写他的故事,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西游记》!”

    (全书完)

    写个四百多字的感言吧,换虫算好了,不计字数的。

    又写完一本书了,接虫的第三本书。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方寸山》是馋虫的一次新的尝试,算是一种新的写法吧。不过馋虫这次尝试并不算成功,很多的想法都没有写出来,要说当初也就是三十的卷面分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读者,也谢谢几位编辑,真的由衷的谢谢大家没有放弃馋虫,《方寸山》一书没有写的太好,馋虫实在是愧对那些一直以来支持馋虫的读者们,没能给大家带来一本足够精彩的小说,谗虫真心诚意的向大家说:“对不起,各位!”

    《方寸山》这书,馋虫就不多做评论了,不过馋虫通过这本书找到了很多不足之处,接虫会在下本书中进行改正。

    接下来说说新书吧。

    最近看了几本经典的架空历史的小说,感觉很不错,脑子里也大概的有了些思路,所以如果没有意外,新书的题材应该是架空历史。写历史谗虫也算是驾轻就熟了,相信能够写出一本让大家满意的作品。馋虫会在新作品中融合一些经典的历史故事,朝堂上的勾心斗角,战场上的你死我活,王朝的兴衰交替小都会出现在馋虫的新书当中。风格会跟《阿斗》差不多的。

    关于什么时候上传新书,估计要等到明年一月份,具体时间还不能确定,要看起点的安排了。说到这里大家肯定明白了,新书还是在起的新作品的时候,不管看不看别忘了先收藏一下捧个人场!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