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斯晨斯夕
    番外斯晨斯夕

    庆元二十八年秋,皇帝于木兰围场狩猎时不慎跌落下马,身受重伤,不治而亡。二十五岁的太子于京城仓促登基,次年改年号为景昭。即位以来,新皇帝大力起用新人,宵衣旰食,励精图治,短短的几年便做到了政事通达,人心和顺,很快又开启了一个新的太平盛世。

    景昭四年春,清明刚过,杭州城又飘起了几场杏花微雨。雨过天晴后,走在城中洁净的石板路上,只见一片片未干的水迹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金光。湿润的空气里有着树木嫩芽的清香,和着淡淡的花香一起逸入鼻端,不由让人心旷神怡。

    幽静的巷里,有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正在其中匆匆穿行。只见他身着青布短衫、粗麻长裤,一副穿街走巷的货郎打扮。虽然衣衫粗简,可那俊秀的五官和挺拔的身形,还是难以掩住那出众的气质。几个相携而行的大姑娘媳妇儿,与之擦肩而过之后,个个都忍不住回头张望。哪里还瞧得见那人身影?

    穿过几条曲曲弯弯的巷子,年轻人很快就来到了城中最热闹的这条街。出了巷口,正对着的便是兰草堂。比起几年前开业的时候,兰草堂的店面已经扩充了许多。店里人们正忙忙碌碌地做自己的事,时不时还有轿停在店门口,有妇人在家人的陪同下穿过大堂,直往那后院而去。

    年轻人站在门外看了一会儿,便跟着一个妇人身后进了店堂。正要跟去后院,眼角余光瞧见几个伙计要上来拦着他。年轻人微微一笑,几个巧妙的挪步闪身,已是先于那妇人进了后院。

    “哎哎哎…那里是不能进的”几个伙计连忙追赶了进来。

    后院里几个姑娘在院中空地上晾晒药材,忽见一群人追着一个年轻的后生闯了进来,顿时慌了手脚,纷纷地躲了开来。

    这里也正是繁忙的时候,只见正房内各色女子或行或坐,有等候诊病的,有服侍茶水的,有抓药煎药的,还有拿着账簿记账结算的。最引人注目的是诊室中端坐案前那名**打扮的女子,只见她正专心致志地替人把脉,清丽的面孔总让人忍不住多看她两眼,高贵的仪容令那些富家女子都相形见绌。最可贵的是她那笑颜,轻轻浅浅的带着些少女气息,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已经做了母亲的女子。她,就是江南富湛少枫的妻子,鼎鼎有名的绝代神医林芷兰。

    芷兰听得外边吵闹,不由得皱眉朝外看去,却见那年轻人就那么直接地走了进来。他带着一身风尘仆仆的气息,却有着阳光一般的笑容。

    “姐姐。”只听他唤道。

    望着这个突然闯入的不之客,一屋子女人不由得呆滞了一瞬。

    前堂的几个伙计也赶了过来,不敢贸然进屋,只在门外大声说道:“林大夫,容的们进去把那登徒子拿下来”

    “不必了,你们回去做事罢。”芷兰摆了摆手,从书案后起身站了起来,带着一脸欣慰的笑容朝那年轻人走去,说道:“风儿,你总算回来了。”

    原来,这年轻人正是游历归来的观风。旁人听得这是姐弟俩,不由都探着脑袋往这边张望。只见这两人,一个生得美如冠玉,一个长得柳娇花媚,面孔中确有几分相似之处。

    芷兰引着观风去了里间,门刚一掩上,她就换了一副埋怨的颜色说道:“这回一走又是一年多,爹娘都给你气坏了,尤其是娘亲。我们也都以为你在外边已经待得乐不思蜀了呢。”

    “哪里哪里,”观风连忙辩解道:“我这不是一回来就赶着先来见姐姐你么。”

    “哼,”芷兰哧的一笑,瞥了弟弟一眼说道:“见我?来试探口风才是真的罢?”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几案前坐了下来,亲自沏了杯茶水。

    被姐姐毫不留情地戳穿了目的,观风的脸色有些讪讪的,搔了搔脑袋陪笑说道:“那…既然说到这个了,家里最近有没有…再提那个说亲的事儿?”

    芷兰责怪地瞟了他一眼,说道:“又让我说中了。难道爹娘再逼你成亲,你就再跑掉?亏你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了,做事怎的还是这样没成算?你看看你这一身脏兮兮的模样,来,还是先喝口水罢。行了这么多的路,一定也累了。”说罢又亲自将茶递了过去。

    观风接过茶水一饮而尽,一抹嘴嘻嘻笑着说道:“还是姐姐知道疼人。那个…成亲的事,还望姐姐能在爹娘面前替我说两句公道话。你看,大哥已经为林家添了两个孙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既然如此,又何必逼着我成亲呢?姐姐你也知道我,走南闯北、从来就待不住的一个人一要真成了亲,岂不误了人家姑娘?”

    芷兰两手一摊不无遗憾地说道:“这个,我表示爱莫能助。爹娘决心已定,并不是我一两句就能说服得了的。再说,这事都已经跟李家的人说定了,聘书也都下了,就等着你回来成亲了。”

    “啥?”观风顿时作风中凌乱状:“我、我人都不在,他们怎么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有什么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芷兰不疾不徐地说着,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不仔细看的话,便看不出她眼睛里闪过的那一丝微微的狡诈之色。

    “不行既然这样,我还是不能回去牛不喝水强按头,这件事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说不定再过个一年半载的,他们就打消这个念头了。”观风愤慨地说着,起身又要走。

    “诶…”这一下,他不但起不来,而且忽然有种体内的力气正在迅流失的感觉。他又努力抬了抬腿,觉完全不能动弹。身子瘫成了一堆泥,软软地陷在椅子里动也不能动。桌上他喝过水的那个杯盏稳稳当当放在那里,光洁的釉面上一对荷间游鱼,似在无声嘲讽着他的疏忽大意。

    回过味来,观风气恨恨盯着姐姐一字一句说道:“你、下、药”

    此时的芷兰笑得桃花灿烂,上前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道:“看来你的道行还是不够深呀要是行走江湖时遇上俺这种恶人可咋办呀?所以说嘛,还是在家安生待个几年闭门思过罢。”

    “你不是保证过以后再不用毒的吗”

    芷兰笑眯眯说道:“偶尔还是会手庠的嘛。”见观风阴沉着脸动了真气,遂安慰着说道:“你也别怨我,其实我也是奉命行事。这一回,可是娘特许我这么做的。”

    观风脸色稍霁,但还是不大相信:“娘会让你对我下药?”

    “去年你不告而别,音信全无,娘亲真正是气坏了。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她动这么大的气。她说了,下一次只要见到你,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扣押下来,哪怕…是用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手段。这可是她亲口吩咐下来的,怪不得我。”

    听了这话,观风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这回真把娘给惹恼了…我只是不想成亲而已,倒不是存心给爹娘找不痛快的。”

    “这话,你还是自己跟他们说去罢。”芷兰看着他摇了摇头,又开门唤道:“画眉,叫几个人把轿子抬过来。画心,把少爷搀出去,送他去林府。”

    “好。”那姐妹俩早在外边听得一清二楚,笑得乐不可支,听得芷兰吩咐,就立即行动起来了。

    眼见画心进来要扶他,观风慌忙说道:“不敢劳师母大驾,一会儿让他们把我抬进去就是了。”

    画心笑着揶揄道:“这会儿倒讲规矩了,你师父出去寻了三个月也没找到你,回来着实恼了一阵子。我看你啊,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应付这个局面罢。”

    目送着那顶轿离开了院,芷兰的笑容越轻快了。这一来,总算完成了母亲交下来的任务。当然,弟弟能够回家,她更是由衷高兴。三年前,顾松筠和画心成婚,从此便收心留在湛家镖局,做了总镖头。十七岁的观风便独自出师闯江湖,剗恶锄奸,做了几桩大快人心的案子,很快便在江湖上立身扬名,有了自己的名号“玉面公子”虽然父亲早已默许了观风的这些作为,可母亲毕竟爱子心切,不放心儿子一个人在外漂泊,于是便替他看好了一门亲事,以为只要成了亲,就能把他拴在身边了。

    芷兰并不认为母亲这种天真的想法会奏效。她之所以会听母亲的吩咐把弟弟扣下来,主要还是因为这门亲事的另一个主角…那位李家姐。一想到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芷兰的唇角不由自主又浮起了一丝狡黠的笑容。这样两个有趣的人,若是碰到了一起,会生什么样的故事呢?她真是非常好奇。

    诊完了最后几个病人,芷兰便迫不及待地要打道回府看好戏了。轿子刚走出一条街,她又突然改了主意:“等等,先去清风书院。”

    这么多年过去了,清风书院依旧还是杭州最好的学堂。由于当初是由几家富户一起出资建成的,故而在这里念书的孩子,出身都是非富即贵。几年前林慕白退隐杭州,便被邀请至书院教书。在他的提议下,出资最多的湛家决定降低学堂收人的门槛,束脩银子减去大半,但无论贫家富户的孩子,都要经过考试方能入院。这番举动自是受到了百姓们的积极响应,虽然在当时遭到了一些大户的抵触,但经过一番劝说,终于还是推行了下去。

    在林慕白的主持下,清风书院男女两院的读书风气都变得更加浓厚了,许多天资聪颖却出身贫寒的孩子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出人头地,考中秀才的更是不胜枚举。在杭州但凡是有孩子的人家,都以能考入清风书院为荣。甚至有那外乡人家的子弟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只为拜在林先生门下为徒。

    此时还未到放课时候,听门上人说林先生正在书房批阅试卷,芷兰便径直往书房所在的里院去了。

    日光正暖,路面上前一夜的水迹已被晒得几无踪影,只有里院院墙外的一排修竹下,微松的土壤还透着些湿意。顺着这排竹子,越往里走越显静意。外院的朗朗读书声愈来愈远,顺着风捎来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听来也颇有趣。

    芷兰刚走进里院,就瞧见父亲已从书房中走了出来。只见林慕白一袭天青色长袍,棉布已洗得微微泛白。腰间挂着一块羊脂玉佩,随着他稳稳的步态轻轻摆荡,在衣袍间若隐若现。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修饰。几年来的赋闲读书生活,远离了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心静身轻之下,益显出了他飘逸淡雅的君子之风。

    芷兰迈步进了月门,略带着嗔怪地说道:“每次都是这样,还没进院您就先知道了,想给个惊喜也不能。您现在做了先生,警惕性却还是这样高。”

    林慕白微笑着说道:“正因为作了先生,才万万不能放松警惕。这满院的孩子,大的大的,都是一肚子的鬼主意,一不心就会给他们捉弄了去。你忘了,你自己当年是如何整治先生的?”

    芷兰扑哧一笑:“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偏偏您和娘总爱提。”

    “今日怎的这样得闲,可是想来看看辰儿的课业如何了?”林慕白一边向外走一边问道。

    “非也。”芷兰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说道:“有您亲自调教,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今天来,其实是给您报喜的。”她神秘地眨眨眼睛,本想等着父亲追问,却还是忍不住透了口风:“风儿已经回来了”

    “喔?”林慕白微微露出几分惊讶,随即又说道:“这确是个好消息他人呢?”

    “已经被我给押送回家了。这一回,他很难跑掉啦。”在父亲面前,芷兰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之情。许久没用的看家本领,还是这样让她引以为豪。

    看她喜形于色的样子,林慕白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想必你这次又动用了非常手段了。”

    “是呢。据我所知,今天娘亲刚好请了李家母女来府中做客,在这个当口把风儿送回去…哈哈,爹爹,今天放了课就别去下棋啦,快快回家吧”

    “原来如此,难怪你亲自跑来报信,原来为的是这个。”林慕白突然放缓了脚步,又说道:“其实,我这里也有一个新消息。既然你要回去,就由你转告给府里罢。”

    芷兰也停了下来,好奇问道:“什么事?”

    “记得你还有个姑母吧?”

    “姑…”芷兰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道:“啊,那个…明月?”这位明月公主当年在京城府中兴风作浪,很是制造了些麻烦。后来突然昏睡失忆,众人顺水推舟赋予了她一个新的身份,即是林慕白的妹妹,终于省却许多麻烦。而后此女远嫁山西,与林家几乎再无任何瓜葛。二十年来,芷兰很少听到她的消息,几乎都要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了。

    林慕白微微皱眉,低声说道:“什么明月,没有这个人。”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他还是十分谨慎。

    芷兰笑着附和:“对,没有这个人。那…姑母怎么了?”

    “她要来探亲了。”

    极其平常的一句话,听在芷兰耳朵里却是一桩坏消息。“探亲?她怎么突然想起来探亲了?该不会是记忆恢复了吧?”

    “你想太多了。”林慕白微笑道:“她的夫家刚好要在杭州开分号,这次是她的大儿子来主持生意,她就顺便跟来探亲了。再者,即便真的是恢复了记忆,又有什么意义呢?”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很快就打消了芷兰的顾虑。是啊,即便是明月恢复了记忆,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么多年过去了,从前的恩怨也早该放下了。相比从前的身份,现有的生活对她而言才是幸福美满的吧。

    “话虽这样说,想想当年她做的那些事,到时见了面,叫她姑母还真是别扭…”芷兰嘟嘟囔囔说道。

    林慕白笑着摇了摇头,突然站定了,转过头来说道:“兰儿,你可知‘放下’二字何解?”

    芷兰一时有些疑惑,不知父亲是何用意,愣怔着说道:“放下?不就是放下来么?”

    “再想想看。”

    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让芷兰有些莫名其妙,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再执着即是放下。”林慕白提点女儿道:“放下我执,即得自在。虽然那时你对她下了药,初衷是为自己,却也让她得到了解脱。既然她已放下过去,你又为何心存芥蒂?可见并未真正放下。”

    芷兰张了张嘴正想要辩驳,怔了一会儿却现无言以对,半响才说道:“总之,来者即是客。她既来了,我们欢迎便是了。”她顿了顿,又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您记着早些回家,带上辰儿一起,他也很久没见过舅舅了。”

    “好。”

    看着芷兰意兴阑珊地离去,已不复来时那兴兴头头的模样,林慕白不觉好笑。

    “到底还是年轻气盛啊。”他微笑着走进了学堂里。

    林家如今与湛园比邻而居,同在西湖边上。两家人平日往来频繁,好得就如同一家人一样,不分彼此。在那天朗气清的日子里,若是有兴致,划着船便能相互串门了。不过今日,芷兰并没有回湛园,却是直奔林府而去。

    林夫人相中的那位姐名唤李灵儿,出身富贵,才貌双全。她的家族与湛家有生意上的往来,通过湛少枫,李家和林家也因此结识。其实,像李灵儿这样的大家闺秀在杭州也并不少见。她之所以深得林夫人喜欢,是因为她人如其名,灵心慧齿,是个极有主意的人。在林夫人眼里,只有这样的姑娘才镇得住成日里东游西荡的观风。

    芷兰也颇喜爱这灵儿,因她骨子里其实是个活泼顽皮的少女,不似那些没有个性的寻常女子。以芷兰对她的了解,这姑娘断不会坐等着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的。在这一点上,她和观风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从认识李灵儿开始,芷兰就一直在盼着这两人相见的那一刻。那场面,即便不是相见欢,也一定不会平淡无趣的。

    就这样怀着满腹恶作剧的想法,芷兰兴冲冲回到了林府。当她赶到时,只见林李二位夫人正谈笑风生,两个辈分别坐在各自母亲的下,却皆是一副安安分分、低眉顺眼的模样,不由让人心生诧异。

    见芷兰来了,林夫人便笑着招呼她进了屋。芷兰分别和众人寒暄了几句,同时又悄悄留意着观风和灵儿两个人。灵儿今日并不多言,且始终眼眸低垂,从不正视观风这边,似有无限娇羞之意。

    “想不到灵儿也会有害羞的时候呢…”芷兰心中暗想。再看观风,只见他端坐在椅上纹丝不动,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个稳重之人,殊不知其实是因为软筋散尚未消退的缘故。虽然暂时不能动弹,但在谈话间,观风一直笑容谦和,言语得体,全然不似往日没大没的样子,甚至还有几分哥哥观云的影子。在芷兰的记忆中,弟弟从未这样温文尔雅过。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虽然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但芷兰也未曾预料到观风的转折会这样突然。只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芷兰越看越觉得弟弟的笑容背后藏了些什么,却又一时看不透。正当她在胡思乱想时,李家母女要告辞了。

    林夫人和芷兰都起身准备送客,只有观风一动不动。只见他满怀歉意地笑了笑,对那李家母女说道:“侄有伤在身,不便行动,只好失礼了。改日养好了伤,必将亲自登门拜访。”

    他话音未落,眼尖的芷兰已经瞧见了一丝端倪。就在那一瞬间,观风和灵儿不约而同看向对方,目光刚一碰到立即就闪开了。几乎又是同时,二人脸上都现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妙神情,但转瞬即逝。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芷兰很确定,那绝不是两情相悦的表情。

    “这可就奇怪了…难道这两人先前认识?”芷兰两下里观望,却再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了。

    送客时碍于两位长辈都在,芷兰也不便向灵儿问。待人都走后,她才又回到正厅追问观风。此时的观风却如同锯了嘴的葫芦,任凭怎么问也不肯说。

    “你现在是怎样,又同意这门亲事了?”

    “嗯,啊,没说过同意。爹娘做主,也轮不着我说话。”观风又回到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仿佛刚刚那个谦谦君子不曾存在过。

    “之前不是要死要活地逃婚么?现在怎么突然就转了口风?”

    “我也没有转啊,这不是姐姐你说的吗?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

    见他这样无赖,芷兰也不想和他理论,又问道:“刚刚那位姐,你们是否早已认识?”

    “不认识啊。”

    “没见过?”

    “没见过。”

    “信你才怪”

    “信不信由你啊。”

    “你…”芷兰深>吸>了一口气,幽幽说道:“你知道吗?我本来是要给你解药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你就在这椅上坐上一天一夜吧。吃饭什么的,自有人会一口一口喂你的。”她说罢转身就要走。

    这下轮到观风着急了:“一天一夜…别、别走呀我说还不行吗?”

    芷兰满意地坐回椅上,笑眯眯说道:“洗耳恭听。”

    观风清了清嗓子说道:“去年元夕的时候,大家一起出去赏灯。你还记得吗?”

    “嗯,”芷兰点头,说道:“不过后来好像走散了。”

    “对,我落在后边了。当时我在松竹斋见到一方砚台觉得姐夫肯定会喜欢,就想要把它买下来,结果有个兄弟和我同时看中了那方砚台。我们谁也不愿让步,于是便不断加价,他出二十两,我就出三十两,就这样一直加到了一百两。那店主倒不是个贪财的,见我们争执不下,于是便讲了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

    “猜灯谜。他出谜面,由我们二人来猜,猜中者才能买那砚台。猜不中,谁也不卖。”

    “确是个好法子。那么,后来谁猜中了?”芷兰兴致勃勃地问道。

    “呵呵,那还用说,当然…不是我。总之,东西就被那人买去了。”

    观风说完这些,便没有下文了。芷兰愣愣等了一会儿,方问道:“然后呢?”

    “没有了,就是这样了。”

    “啊?可你根本就没有提到过灵儿啊…”忽然间,芷兰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位兄弟就是她?那天她是女扮男装?”

    “嗯。”“这样啊,就因为一个砚台,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看你们两个那阴恻恻的表情,倒像是有多大的仇似的。不对…”芷兰转念一想,又说道:“肯定还有什么,否则就这么点儿事,你也犯不着极力隐瞒。”

    观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我都说了。当时看着她得意洋洋取了砚台要走,我突然就觉得很生气。东西本来是无关紧要的,只是这么顺理成章的一件事,就因为她半路出来搅合了一下,我有钱也不能花,感觉真是气闷。”

    “然后呢,你打人了?这可就严重了啊。”芷兰凝眉说道。

    观风瞪了她一眼,说道:“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我不过就是…伸出脚勾了她一下而已…”

    听了这话,芷兰彻底无语了:“你是六岁孩吗?”

    “当然不是所以,在她快要脸着地时,我又良心现把她抱住了…”

    芷兰抚额无力地说道:“抱住了?你可真是…”

    只听观风继续说道:“还没完,我还没来得及把她扶起来,谁知她竟用那砚台偷袭我,一下子就把我击倒在地。”

    “不可能。你一个武林高手,怎么可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儿给打倒?”

    只见观风俊脸红了一红,有些尴尬地说道:“咳咳,她那一击…很准,我又没来得及防备,等我爬起来时,人已经跑远了,…总之,今日一见,我才知她竟是个女孩子。所以,我这才明白为何当时我明明救了她,她却恩将仇报。”

    听到这里,芷兰已经笑得内伤了。“恩将仇报?你也好意思说…哈哈哈…”观风两颊涨得通红,气鼓鼓说道:“我已经都如实说了。解药”

    “哈哈哈…你也有失手的时候…”芷兰拿出解药,仍旧笑个不停“娘果然厉害,替你相了个这么合适的媳妇儿。”

    “谁说她是我媳妇儿了?我可没有答应”

    “哦?那刚刚是谁在李夫人面前说要登门拜访的?”

    观风眼睛有些心虚地转向别处,嘴上却仍是不松口:“我是为报那日一击之仇”

    芷兰“哧”地哂笑一声,也不再出言激他,只将解药溶在茶水中,送到他嘴边一饮而尽。放下茶盏,方语重心长地说道:“灵儿是个好姑娘,莫要负了她。”说罢转身离开了。

    倔强的观风张了张嘴又想反驳,终于没有说出来。

    日光渐西落,当天上的霞云聚成一片时,林慕白已经牵着五岁的外孙湛辰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到了家中,父子舅甥相见,又是另一番欢喜之情。稍晚些时候,湛少枫也过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湛文炳和方姨娘。

    为了迎接观风再一次的游历归来,湛家还特意带来了珍藏多年的好酒。就在那临湖的赏月亭中,两家人再一次齐聚一堂,杯酒言欢,共享良辰美景。

    晚宴后,兴致勃勃的湛辰一心想要坐船,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湛少枫和芷兰便带着他夜游了一次西湖。这夜的月光柔和朦胧,漫天都是闪亮的星子儿,映得湖水波光潋滟。船缓缓前行,带起湖面涟漪阵阵,倒映的星星便跟着闪动起来。湛辰兴奋地弯下腰去搅动那湖水,好似真的能捞起一颗星星似的。芷兰担心他玩水着凉,便将他仔仔细细拢在了怀中。那人儿不得玩尽兴,满心的不悦,却又挣不脱母亲的怀抱,只好瘪着嘴不情不愿地坐着。湛少枫坐在船的那一头,一边慢慢地划着桨,一边听芷兰讲着白天里的各种事情,不时穿插着辰的学堂趣事,他突然觉得,这一天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

    当芷兰提到观风和灵儿的事情时,湛少枫笑着说道:“其实今日不止成了这一桩姻缘。”

    “哦?还有另一桩?是谁?”

    “卿伯父和凌姑娘。”

    “啊?”芷兰惊讶得下吧都合不拢。“我没有听错吧?卿大夫和凌薇?我怎么一点都不知情?”

    湛少枫点头道:“我也是今天才从父亲那里知道的。”

    芷兰感慨道:“千里姻缘一线牵,真是什么人都有可能啊。”

    “娘,什么叫千里姻缘一线牵?”湛辰在母亲怀里扬起了的脑袋,好奇问道。他蓝蓝的眼睛映着星月的光,显得澄明又洁净。

    “呃…这个等你以后长大了就知道了。”

    辰看了她一眼,心怀不满地说道:“哦,又用这句来糊弄我。没关系,反正书上都有,我回去自己查好了。”

    芷兰和湛少枫对视了一眼,二人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这时,人儿又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娘,听说我还有个姑奶奶,怎么从来没见过啊?”

    “这个么,说来可就话长了。你有耐心听么?”

    “要听要听”

    桨声月影里,船渐渐驶远了。夜色沉醉,就连岸边新吐嫩芽的柳条儿也停止了轻轻的摆荡,然而要讲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很多年以前,在遥远的京城…”

    本不打算写番外的,最终还是狗尾续貂了。新文筹备中…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