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九章抉择
    然而,话音未落,珈涟的身形却忽的腾空而起,仿佛受到了无形力量的牵引一般,被那紫芒>吸>引了过去,紧接着是凝寒、莫愁、南兰、漓微…须臾之间,除了石不语将手深深扎入石壁而侥幸逃脱外,剩余的众人都已被>吸>引到紫芒的附近,周身僵直,无法摆脱分毫…

    “这是我制造的空间,你当然可以攻击…”逆尊的声音,听上去是如此的轻松自在“不过,本尊要提醒你,任何攻击,都会连累到你的女人…”

    本已喷吐出妖旋的石不语,在骤然听闻这个提醒不语,忙不迭的从旁瞬移向前,以自己的身躯,堪堪挡下了妖旋。巨大的攻击力面前,他已闷哼一声,倒飞撞上了石壁,这才徐徐滑落,在其身后,是一道长长的血痕…

    “逝!不要管…”虽然被紧紧的束缚着,但诸女仍然支撑着沉重的威压,竭尽全力的喝道。但闪烁而过的紫光,却在刹那间,便将一切声音彻底封闭,亦将她们最细微的举动都禁锢封锁。

    “放开她们,我…认输!”从地上支撑起身的石不语,扔下了手中的管城子,虚弱的喝道“你,赢了…”

    “不,还差一点点!”两团紫芒徐徐的融合着,几乎已成为一个整体。逆尊轻咳一声,淡淡应道“和我想的一样,你当然不会牺牲这些女人,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待在原地…”

    石不语露出了无言的苦笑,顺从的退后了数步,这一刻,他的眼中,便只剩下了那几张充满着凄伤与忧虑的容颜…虽然无法听到凝寒她们的声音,但从她们的眼中,石不语很清晰的察觉到那蕴含的意思…“逃离!逃离这里…”

    “逃离?然后,在某个角落里,看着诸女成为双魂融合后的一份祭品?”难以控制的颤抖着,石不语绝望的低下了头去,他的指甲,已深深嵌入了皮肉“为什么努力做了一切,却仍然面临如此的结局,难道,便真的没有…”

    无声的呐喊中,他的身躯陡然一震,眼角的余光,已望见了那十二根仍然完整的石柱:“不,或许、或许还有机会…那些水镜并没有损坏,只要有足够的妖力…”

    几乎在瞬息之间,石不语已想起了玉笛中仍然存在的十二只合成异兽,那是他返回前世的唯一希望所在,如果此时放出它们,然后发动阵法,或许便能够…

    “只是…只是…只是它们是,自己返回前世的唯一希望…”下意识便要发动的男子,在一刹那间,却又陷入了迷茫中…

    放出异兽,拼死一搏,或许可以救回诸女,但那就意味着,自己将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之中,再也无法见到自己无数次在梦中思念的一切;然而,如果不那么做,如果自己选择了逃离,也许可以回去,但陪伴了自己十几年的十余条性命,却将在下一刻,便彻底的…

    一面是三十年的梦想,一面是十几年的眷恋与深情,这一切,都将因了这瞬息之间的抉择而决定。反反复复的举起手臂,却又反反复复的放下,身躯颤抖的男子,便那么痛苦的紧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地面…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出如何的选择,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也许,在这一刻,便是世间最具智略的神灵降临于此,恐怕也无法决断,更何况,是眼前这迷失于七情六欲中的平凡男子…

    痛苦的沉思中,两团闪耀的紫芒,已开始了最后的融合…逐渐形成*人形的逆尊,淡淡的笑道:“看起来,你已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很好!其实,我很喜欢你的身躯,如果你不介意…”

    “我不介意!”便在这一刻,低头不语的石不语,忽的停止了一切的颤抖,徐徐抬起头来,他目光中燃烧的光芒,便连逆尊也不禁微微的一滞“事实上,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自己的目标…”

    下一刻,爆发出的光芒骤然笼罩了整个空间。呼啸的声响中,出现在众人视野的一幕,竟是如此的难以置信…

    “悠姨,然后呢!然后…”十五年后,天照岛的平缓山坡上,海风吹拂、银浪舒卷的美景中,一名五岁的小儿正趴在悠白的身躯上,如此迫不及待的询问着。虽然充满了好奇,但这小儿的面容上,却仍然带着几分清冷,象极了某位女性…

    “然后?”用熊掌摩挲着脑袋,悠白有些疑惑的望了望四周,迟疑道“如果我没记错,似乎你们已经知道结果了吧!怎么,难道老板没有说过吗?”

    这疑问,顿时引来一片抗议的喧嚣。几名围绕在旁的小娃娃,纷纷摇头不迭,而其中一位小姑娘,则以莫愁特有的语气,讥诮道:

    “爹爹啊!他才没空理我们呢!娘亲说,爹爹上次喝醉了,居然亲了荷姐姐,然后就惹来了很大很大的麻烦…不过,为什么亲了荷姐姐,便会惹出麻烦呢?我们也时常去亲荷姐姐…”

    “笨蛋,这都不懂么?”话音未落,她已被旁边的小姑娘赏了一个暴栗,后者转着眼珠,颇为得意的应道“若想知道,便付我三钱银子,娘亲说过,这世上什么东西都是要钱的!”

    这得意洋洋的死要钱模样,顿时引来其余小儿七嘴八舌的抗议,只是此时,其中一个小姑娘,却忽的直起身来,指着远处道:“你们看!有船进港了!”

    众小儿齐齐转头望去,果见一只海船正徐徐向着港口驶来,船只上悬挂着的皇旗迎风招展,上面绣着金色的“周”字。微微一怔过后,众小儿登时拍掌欢呼道:“是宁姐姐来了!这一次,又要带我们去皇宫玩了么?”

    说着话,他们已纷纷舍下了悠白,向那港口雀跃奔去,口中不住欢呼。悠白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惬意的躺倒在阳光之中,懒洋洋的呻吟道:“终于解脱了!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孩子太多,每天都…咦?老板,你什么时候来的?”

    几乎在同时,一个拳头已塞入了它的口中,将剩余的话尽数堵了回去。面色惶急的男子,努力压低了身子,低声喝道:“笨蛋!不要说话,如果凝寒她们问起,便说我不在!”

    话音未落,上方的山坡上,已响起了数道银铃般的笑声,笑声过处,伴随而来的是秀宁忍俊不住的轻呼:“爹爹,不必藏了,既然你都亲了荷姐姐,那么你答应我的事…恩,悠白,你可曾看见爹爹么?”

    悠白“晤”了一声,咽了咽喉咙,很是聪明的回答道:“这个…老板说,他不在这里!”

    (全书完)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