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痴痴缠:爱妃莫要躲
    149。0大结局:阳春三月,美好的季节,幸福的开始。

    光阴似箭,如昙花一现,转瞬既逝,十多个月的时间,辗转一晃而过,迎来了第二个春季。

    睿王府的后花园,睿尔苍驰扶着挺着大圆肚子的鹤倾月,遵照太医的嘱咐陪鹤倾月多运动,在后花园散步,晒晒阳光,让她们的宝宝更降快乐成长。

    “倾月,小心你前面脚下的石子。”睿尔苍驰紧盯着鹤倾月前面的路,提醒道。

    可“睿,我看着路呢?还有,不是有你在我身边么?”鹤倾月浅笑侧目望向陪着她小心翼翼散步的睿尔苍驰,反问。

    “现在不同,宝宝都快要出世了,更要多注意点。”睿尔苍驰仍盯着前面的石子路,微眯起眼眸,认真说道。

    “恩,知道了。”望着比她还着急的睿尔苍驰,鹤倾月绝美的脸上笑意久久荡漾不散。

    是石子卸旁,杨柳随风拂动,倒映在波涛粼粼的湖水里,春意更浓。

    “睿,宝宝又开始调皮捣蛋,踢了我好几下,痛死我了。”鹤倾月突然停下了脚步,皱眉扶着自己的肚子。

    “宝宝真不乖,期盼他快点出世,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睿尔苍驰眼眸眯成了一条线,嘴角的笑意掩饰不去,一边抚着鹤倾月的肚子,一边口气略带点怒笑喃道。

    “你怎就知道我怀的一定是男孩?是个女儿也说不定啊。”鹤倾月望着肚子,也把手抚在了肚子上,来回抚摸问道。

    “如果是女儿的话,肯定像倾月这般安静,才不会那么好动,肯定是臭小子才会那么不安分。”睿尔苍驰盯着肚子,微皱眉。

    “这可说不定,还是睿,你比较喜欢男孩不喜欢女孩啊?”鹤倾月扬起头望向睿尔苍驰。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一样喜欢,因为,那是从倾月肚子里生出来的。”睿尔苍驰幽暗的墨眸,光华璀璨一片明亮,轻笑着。

    “恩。睿,臭小子又踢我了!啊好痛”鹤倾月与睿尔苍驰说着话,鹤倾月的肚子突然一阵剧痛席卷而来,越蔓延越是痛,鹤倾月紧紧皱起眉头,咬着唇瓣,痛苦的说道。

    “会不会是要生了!”睿尔苍驰望着鹤倾月红彤彤的脸上痛苦的拧成了一团,顿悟的嚷了一声。

    “我也不知道,好痛啊!越来越痛了!”

    “先忍一忍,我们这就回倾心阁去。”顿了会,转头望向冷木急喊道:“快去请太医到倾心阁。”

    睿尔苍驰语毕,便横抱起鹤倾月超倾心阁急忙赶回去。

    倾心阁内。

    “倾月,先忍住痛,太医一会就到。”睿尔苍驰紧握着软榻上鹤倾月的手,一边为她拭去额头上的细汗,一边时不时望向门口看太医与接生婆有没有到。

    “睿,有你在身边,我不怕。”肚子虽然很痛,而睿尔苍驰掌心的温度传递到她掌心的时候,鹤倾月很安心。

    “倾月。”睿尔苍驰望着鹤倾月脸上吃痛到扭曲的神色,心也徒然跟着生痛,睿尔苍驰唤了声鹤倾月的名字,唇不由的抵住了鹤倾月的额头,内心一片疼惜。

    )

    “笨啊,生孩子哪有不痛的?一会就会过去的。”感觉到睿尔苍驰的担忧,鹤倾月硬是挤出一抹笑,安慰道睿尔苍驰。

    “恩,如果实在忍不住痛,那我们不生孩子。”睿尔苍驰揽紧鹤倾月说道。

    “不!不管多痛,我都要生下属于我们的宝宝。”鹤倾月颦了下眉,宛若星辰的眼眸泛起阵阵倔强。

    “现在不要说话,乖乖躺下,痛的话就喊出来,别忍着。”睿尔苍驰望着为了不让他担忧隐忍着痛,而不愿意喊出声的鹤倾月,心隐隐作痛。

    “恩睿”鹤倾月痛的唇瓣早已咬破,紧紧掐住睿尔苍驰手臂上的华服,徒然把睿尔苍驰的手臂抓的生痛。

    “倾月”睿尔苍驰望着鹤倾月如此痛苦,坐在软榻边缘,他却不能为她做点什么,一阵抓狂。

    “回王爷,王妃快要生了,还请王爷回避一下。”经验十足的稳婆简单望了下鹤倾月圆滚滚的大肚子,一眼便瞧出她是快生宝宝了。

    “恩,尽量不要让王妃太痛。”睿尔苍驰墨眉紧蹙,对着稳婆命令道。

    “睿,不要担心,赶紧出去吧。”鹤倾月看出他的忧虑,露出一抹略显僵硬的笑望向睿尔苍驰。

    “好。”睿尔苍驰深望了几眼鹤倾月,紧紧皱着眉,担忧的缓缓迈步出去。

    睿尔苍驰出了倾心阁,门立即被关上,半会,里面鹤倾月的叫喊声,徒然却越来越大,听着鹤倾月痛苦的哭喊,睿尔苍驰一颗心揪的生紧,背着手,在倾心阁的门外来回踱着步子,担忧不已。

    偶尔,丫鬟匆忙的端着热水来回的进进出出,睿尔苍驰便凑过去望几眼,想进去陪鹤倾月,只是每次走到门口,都被稳婆好言语拦下,为了让鹤倾月安心生产,睿尔苍驰只好压住内心的忧虑,老实地的呆在门外徘徊,听着倾心阁里面的动静。

    半会而过,倾心阁内,终于,听到那激动人心的叫喊声!…婴儿的啼哭声:哇哇哇哇

    听到婴儿洪亮的哭喊声,睿尔苍驰激动的握紧了拳头,匆匆赶进了倾心阁。

    “恭喜王爷,喜得肖主!”丫鬟抱着刚刚产下来的婴儿微欠身向睿尔苍驰道喜道。

    “来,让本王看看我的女儿。”睿尔苍驰激动的说着,伸手便去接丫鬟手中的宝宝。

    “我终于做爹了,倾月,辛苦你了,你看我们的女儿多可爱。”睿尔苍驰欣喜不已而又小心的把宝宝护在怀里,靠近了软榻边沿,把宝宝凑到鹤倾月面前给她看属于她们的宝宝。

    “睿,让我也抱抱宝宝。”软榻上虚弱不已躺着的鹤倾月,挣扎着想起床,抱抱她怀胎十月所生下来的宝宝。

    只是,她刚支起了身子,腹部又是一阵剧痛席卷而来“啊!我的肚子还是好痛!好像里面还有个宝宝。”

    )

    “什么?!稳婆l看看是怎么回事!”睿尔苍驰听到鹤倾月说肚子还是很痛,好像里面还有个宝宝,心头一震,惊喊着在一旁净手的稳婆焦急的叫喊道。

    “让老奴看看。”稳婆急忙赶道软榻旁,抬手抚了抚鹤倾月的肚子,眼眸一亮,惊愕道:“王妃,那是慢产,肚子的确还有个宝宝没出世,王爷,把肖主交给丫鬟,再回避一下!”

    “好好”睿尔苍驰接连应了好几个好字,匆匆退出了倾心阁。

    睿尔苍驰又一次背着手,焦急的立在倾心阁门外,来回的踱着步子,听着倾心阁内的动静,还好的是这次比生肖主的时候好多了,鹤倾月没有再接连不断地痛苦叫喊出声,叫喊了短短的时间,宝宝的啼哭声再次响起。

    “恭喜王爷,这次生的是小王爷!”稳婆打开了门,抱着另一个哭喊着的宝宝,靠近睿尔苍驰。

    “感谢上苍,赐我睿尔苍驰两个孩儿。”睿尔苍驰接过稳婆手上的啼哭不已小王爷,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顿了会,收敛了下情绪,睿尔苍驰把宝宝递给稳婆,急奔入内,靠近软榻。

    “倾月,我们有两个宝宝。”睿尔苍驰伸手,心疼地敛去鹤倾月腮边凌乱了的发丝,欣喜说道。

    “恩,睿,宝宝都还好吧?”鹤倾月扬眸望向睿尔苍驰。

    “不用担心,两个宝宝都很好。”睿尔苍驰望着鹤倾月苍白如纸的脸,忍不住伸手噌了一下她的脸。

    “恩,那就好,我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鹤倾月深吐出一口气,说着,浅浅闭上了眼眸。

    “好好睡,我在这守着你。”睿尔苍驰收回在鹤倾月脸上蹭动的大手,俯身在鹤倾月的额头落下一记浅吻。

    “恩。”闭上了眼眸的鹤倾月轻点头,应了个“恩”

    阳春三月,美好的季节,幸福的开始

    三天后,睿王府大摆宴席,为她们的宝宝庆祝抓周礼。

    睿王府内,喜庆一片,红灯笼高照。

    此时,客蓬阁挤满了宾客,围绕着中央大圆红桌上观看着宝宝抓周。

    大堂中央摆放的大圆桌上,摆好了十二件物品:宝剑、狼毫笔、玉笛、金元宝、算盘、雨翎、小鞋子、印章、饭勺、玉佩、红绳、玉镯。

    让宝宝抓周,而后给宝宝取名。

    睿尔苍驰抱着肖主,上前靠近大红桌子,让她随手抓一件东西。

    肖主嘴角流着口水,咿呀呀的笑着发声,透明清澈的眼眸,好奇的盯着桌上的十二件抓周礼。

    “宝宝,抓一个你喜欢的出来。”睿尔苍驰抱着宝宝便凑近了大圆桌,让她的小手能够得着桌上的物品。

    宝宝明亮的眼睛,紧盯着桌子上的物品,伸手开始在物品堆里乱抓,最后,手里握着假的小宝剑不愿松手。

    )

    “哈哈哈倾月,我们的女儿可真不像你,她抓的可是宝剑,看来以后,我得教教她功夫才行。”睿尔苍驰深邃的眼眸望着鹤倾月笑眯了眼。

    鹤倾月望向宝宝见她抓着宝剑玩的不亦乐乎,秀气的眉微皱,纳闷道:“我看都是你给宠坏的。”

    她们的女儿可真是的,女儿家怎会抓宝剑呢?这让鹤倾月有些郁闷。

    “是么?是宝宝喜欢黏我才对。”睿尔苍驰宠溺的揽紧了宝宝,逗弄着她,顿了会,问道:“我们给她取什么名字好呢?”

    “宝宝跟你比较亲,你拿主意吧。”鹤倾月见睿尔苍驰特别宠爱肖主,有时候连睡觉都同她一起睡,而肖主也似乎也很黏睿尔苍驰这个爹爹,鹤倾月想了会,干脆便让睿尔苍驰给她取名好了。

    “恩我们就叫她笑晴怎样?”睿尔苍驰望着宝宝明亮的大眼睛,幽暗的墨眸一亮说道。

    “笑晴?微笑、晴天、”鹤倾月念着名字,敛思了会,半会回神“恩,我们就为宝宝取名叫笑晴吧。”

    “现在该臭小子抓了。”睿尔苍驰抬眸望向鹤倾月手中抱着的宝宝。

    “不知道宝宝会抓什么。”鹤倾月一边猜想一边抱着宝宝靠近大圆桌子上,让他抓他喜欢的东西。

    宝宝清澈如溪水的眼眸,浅望着桌子上的东西,并没有伸手去抓,鹤倾月不由对着手里的宝宝柔声提醒了下:“宝宝,快去抓一件喜欢的东西给娘亲。”

    鹤倾月语毕,宝宝仿佛听得懂他娘亲在说什么似的,伸手开始在桌子上摸索,半会,他一下抓住了小算盘。

    鹤倾月眼眸微露笑意,望向怀里的宝宝说道:“宝宝是想学做生意么?以后,娘亲教你打算盘。”

    “臭小子抓的是算盘,也不像我的性格,倾月,我们该给他取什么名字好?”睿尔苍驰微蹙,抬眸望向鹤倾月问道。

    “恩让我想想取什么名字好。”鹤倾月撇开与睿尔苍驰对视的眼眸望向怀里的宝宝,沉思了半会“旭尧怎样?”

    “旭尧?恩,听娘子的。”睿尔苍驰点头应道。

    “现在宝宝有名字了,那你以后可不许再叫宝宝臭小子。”鹤倾月白了一眼睿尔苍驰。

    “好,以后我改口,不叫臭小子,叫坏小子,这么型开始跟我抢你,真是有够坏的。”睿尔苍驰浓郁的墨眉微蹙,神色有点无奈。

    “你是在吃你儿子的醋吗?”鹤倾月颦眉望向睿尔苍驰。

    “是啊,醋劲还好大呢,现在你全部的时间都是围着宝宝转,开始不理我这个相公,你说宝宝是不是很过分?把我的娘子都给占了。”睿尔苍驰突然有点自作孽的感觉,当初是他要宝宝的,而有了宝宝之后,鹤倾月开始怠慢他这个相公,睿尔苍驰心头那股自作自受的感觉越渐越强烈。

    “咳咳咳”鹤倾月听到睿尔苍驰说的话,不由哽咽了下。

    )

    没想到睿尔苍驰也会如小孩般闹脾气,看来最近他也是跟宝宝靠的太近,性格也有点子孩子气了。

    “倾月,你没事吧。”睿尔苍驰赶紧把手里的宝宝递给奶娘,疾步靠近鹤倾月,为她抚顺气息。

    “没事,是不是生我气了?”鹤倾月也把怀里的宝宝递给奶娘,清澈如泉的眼眸望向睿尔苍驰。

    “没有。”睿尔苍驰揽鹤倾月入怀,贴近她的腮边说道,顿了会,紧接着开口道:“但以后不许只宠着宝宝,不要我这个相公。”

    “恩,我答应你。”鹤倾月从睿尔苍驰怀里挣扎出来,踮起脚尖,在他的侧脸上,落下一吻。

    吻落下,那浅浅的吻,犹如她的承诺,睿尔苍驰舒心一笑,再次揽紧他一生要去守护的女人入怀。

    喜庆的礼花在大堂外绽开,顿时,天空一片缤纷,三月春天的夜晚,在这片喜庆的庆祝下,她们的爱更璀璨。

    美好的三月,是幸福的另一个开始

    全本完结

    谢谢阅读!

    杏语:谢谢支持,一路艰苦走来,谢谢有你们的陪伴,居居开心也很感动,大么么再加个抱抱,杏希望以后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文,你们看的开心,杏也写的开心!大么么

    …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