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5章天堂之上全书完
    总统先生似乎并没有因为钟阳的到来而有任何的惊讶,反而像是知道钟阳总会来找自己似的,坐在办公桌后面宽大的椅子上淡淡的看了钟阳一眼,便垂下眼帘,一边看着手头的一些资料,一边说道:“坐吧,你们先出去,我和钟阳单独谈谈。”

    没有任何的犹豫,似乎这些保镖并不担心钟阳会对总统有多大的威胁,虽然他们明知道这个钟阳是一个多么危险的人物,但是他们还是很利索的退了出去,甚至连瞪眼提醒这个钟阳都没有做。

    钟阳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坐在右侧的单人沙发上。

    “你抽烟是吧?桌子上有,自己拿着抽。”总统并没有抬头,淡淡的说道。

    “谢谢谢谢。”钟阳极其虚伪的连声道谢,顺手便将旁边桌子上的烟拿起来,抽出一支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有烟瘾的人呢,好多紧张的时候抽上两口烟,便能缓解内心的紧张情绪。

    再怎么说,面前那位可是这个国家的总统,那种无形中自然而然释放出来的压力,让钟阳觉得比自己的意念力还要强大许多倍,他可不想用自己的意念力探入到总统先生的脑子里去,假如现在动用意念力,恐怕立刻便会有一大群人冲进来拿着枪瞄准自己。

    屋子里陷入了极度的安宁的当中,钟阳吞吐出的烟雾很快便被特殊的排风系统抽出去,换上清洁的空气,钟阳颇有些无奈的坐在那里抽完了一支烟,来的时候可没想过自己会有些紧张,照理说,以现在的自身能力,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了,可事实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钟阳终于明白了一点…姜,还是老的辣。

    就在钟阳正打算抽第二支烟的时候,总统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资料,抬起头来看向正拿着烟盒准备抽出一支来的钟阳,微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没人能管得了你了,就放下那么多的事儿,跑到我这里来谈条件?”

    “嗯?没没…”钟阳手里拿着烟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没什么?现在外面的局势还是很乱,每天都有士兵牺牲的消息,以你的能力,假如现在去对付变种人,病变丧尸,起码能做到,少死些我们的战士吧?”总统对钟阳的态度有些不满意,脸色沉了下来。

    钟阳被总统这一句话给堵住了嘴,半晌说不话来,其实这个道理不用总统说,钟阳也很清楚,只是钟阳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这么等下去,耗下去,一旦灾难真正的结束了,到那个时候再来找总统谈话,结果可能就大有不同了。

    看着钟阳有些尴尬,有些无奈,皱着眉头沉思的样子,总统冷哼了一声,淡淡说道:“有些事情,并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不要把每个人都想象的很无耻很卑鄙的样子。”

    “可还是死了许多人。”钟阳看了一眼总统。

    “是啊,是死了很多人,那是很无奈的,你明白。”总统很平静的说道,似乎死了很多人,并不是件让人心惊的大事,他明白钟阳所说的死了很多人,指的是那些为祖国为人类立下汗马功劳,却不得不死掉的人。

    钟阳撇了撇嘴,他忽然感觉自己没什么话说了。

    许久,总统先生从桌子上的文件夹里取出另外一份文件,慢慢掀着看了起来,状似无意的说道:“我一天到晚,时间都很紧,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若非有个问题想知道,我其实是懒得来这里的。”钟阳终于说出了一句大不敬的话,敞开了心撒野,既来了,自然要把来的目的,完成了。

    “那你直说吧。”总统放下手里的资料,抬头看着钟阳。

    钟阳抽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不急不缓的说道:“过一段时间,是不是也得很无奈的把我干掉?”

    总统先生怔了一下,微笑着说道:“哦,看来你是准备说服我的,嗯,说来听听。”

    “不仅仅是我,其实我主要是想知道,不说那些靠注射基因变异药物成为超能者的战士们,单说特情局那些正常进化而来的超能战士,这么多的驴,卸掉磨之后,会不会杀掉?”钟阳很粗俗,却很容易让人听懂的说道,只是这样的话,会让许多人无法接受。

    “呵呵…”总统忍不住笑了,伸手用指头在桌子上敲打出有节奏的敲击声,边说道:“你何必问我?反正这些最坏的结果你都想到了,干脆直接用你的理由来说服我吧。”

    钟阳再次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有些气恼的狠抽了一口烟,说道:“我个人喜欢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所以会想到许多坏的结果…”

    “说正题,别绕弯儿。”总统打断钟阳的话,提醒道。

    “我是一把双刃剑。”钟阳咬牙很干脆很利落的说道。

    总统脸色没有变化,似乎在等着钟阳继续说下去,半晌才说道:“就这些?”

    “嗯,就这么一个理由。”钟阳正视着总统,脸上挂着一抹很自然的笑容,带着点儿冰凉的意思。

    啪啪!总统拍了两下手掌,说道:“你进来就该说这句话的,耽误了我这么长时间,好了,走吧,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我是一把双刃剑…”钟阳似乎对总统先生的表现很不满意,觉得是不是这么一句话太含蓄,总统先生会弄不明白,于是焦急的解释道:“没有一个国家会在将来不留一手的,我们的国家还是需要有特情局这样的机构…”

    “我说了,走吧,不要轻视我的智慧,我明白你的意思。”总统再次挥手,低下头看着自己手头的资料。

    钟阳怔了半晌,见总统先生并没有和自己继续下去的意思,便有些不满的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后面传来总统淡淡的声音:“钟阳,你总不会长生不老吧?”

    “您这话…?”钟阳转过身来,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位低头掀看着资料的总统。

    “记得自己干烦了,干累了,就多弄出几个有真本事的人来,国家还是需要特情局的。”总统先生头也没抬,哼了一声:“你不死的话,无论换做是谁坐在这里,都会很不安的。”

    钟阳打了个寒颤,急匆匆向外走去。

    …

    …

    超能者之间的战斗,让澳大利亚精受摧残,这个美丽的国家在一场场震撼人心的战斗中哭泣,流血,颤抖着…

    当澳大利亚的上空,再没有那惊天动地的战斗发生时,联合国特战部队便黯然撤离出了澳大利亚。

    原本一万九千人的部队,只剩下了不足七千人。

    飞机,战舰,便是这些战胜了天堂恐怖组织的战士们回家的工具。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等待他们要让他们回的地方…是老家。

    …

    …

    各个国家发动的特殊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那一幕幕残忍的画面,我们且不去再详细的描述了,毕竟那不是美好的天堂场景,而是地狱般的修罗场,死亡地带。

    在这些战争即将结束,人类即将迎来胜利和平的曙光,从澳大利亚返回的各国英雄的健儿们,也在船上、飞机上,期待着回到祖国时,受到那空前的欢迎,享受无限荣誉的场面。

    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当他们接近祖国的土地,内心澎湃激动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死亡,正在向他们慢慢靠近。

    导弹,光学武器,各种最顶尖的武器装备,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向英雄们暴起发难。

    海面上,火焰飞射,爆炸声声声震天,那一艘艘满载着荣誉和英雄的舰船,在密集和突然的炮火打击中,不堪打击,爆炸成钢铁碎片,载着英雄健儿们的光荣和不解,永远的埋葬在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天空中,一架架载着这个世界上强悍无匹的真正超强战士的飞机,在飞临祖国临空的时候,也突然遭遇到了激光炮,导弹的攻击,飞机凌空爆炸,那些在飞机上仓促想要跳伞的战士们却突然的发现,飞机上所有逃生装备,都没有,他们似乎在生命即将熄灭的那一刻,明白了什么…

    …本作品独家,。。!

    就在中国沿海发生这一将永远被历史蒙蔽的大事件时,中国邯城市某处研究所里,教授正瞪大了眼睛看着玻璃墙那一面的手术台上,躺着的那个微微颤抖着的人。

    旁边的显示仪上,一行行数据正在飞速的更新着。

    叮!

    一声清脆的提示音响起,古教授有些不自信的转过头来看向显示仪,在那一瞬间,古教授怔住了,看着屏幕上的一行行排列数据,古教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屋子里静静的,从旁边的传音器中,可以清楚的听到其他几个房间中,那些助理以及医护人员急促的呼>吸>声。

    古教授就那么怔怔的看着显示器上的数据,直到传音器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时,古教授才清醒过来,真的成功了!药物研制出来了。

    从兴奋和激动中清醒过来的古教授立刻连线柳名泉,激动的说道:“名泉,药物研制成功了,研制成功了!”

    “什么?”柳名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震惊万分的傻站在了当场,拿着电话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是真的,刚刚研制成功,病人的身体细胞基因全部恢复到正常状态了。”古教授知道,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一定会让柳名泉一时半会儿会发呆的。

    出乎古教授的意料,柳名泉怔了许久之后,突然长叹出一口气,极度悲愤的说道:“晚了,晚了啊!哪怕你早上一个小时…”

    古教授突然间傻了,他马上明白了柳名泉那句晚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

    这段时间以来,古教授废寝忘食,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研究所,对外界所有的事情都不闻不问,力求尽早研制出治疗基因变异的药物,可是突然间发现这段时间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是徒劳一场…古教授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双眼一闭,歪倒在地。

    “古教授,古教授…”

    两名助手刚好进屋看到了这一幕,急忙跑上前来。

    …

    …

    几乎是在一个月之内,全球除了一些小小的岛国,或者是贫穷落后的国家之外,其他国家的变种人被横扫一空。

    只是付出的代价却是巨大的,无法弥补的。

    这个世界上超过了三千多种动物从此绝种,两千三百多种植物再也无法见到。

    人们走出防御高墙,面对的是一片死寂的环境,横尸遍野,生气全无。

    白废…只待幸存者来兴!

    …

    …

    这场突发的大灾难,最终在六个月后,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世界,恢复了它和平的一面,人类开始进入新的生活中,用时间来慢慢磨去那内心里深深的伤口。

    灾祸,根源是什么?人类是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已经没有人再去追究了。

    虽然杜绝变种人,彻底根除人类中的异类,这股声音再次在世界上轰然炸响,但是却如同秋冬季节的一记闷雷,过后便被肃杀萧条的环境抹杀的一干二净。

    本书没有去详细的描写各个国家变种人,甚至是病变丧尸如何的嗜血好杀,如何的丧心病狂,如何的残忍杀戮…灾难,原本就是让人恐怖,让人从内心所排斥的,因此在这个故事中,作为作者,便硬生生添加了一些幽默的材料和对话,以及心理描写,为的便是想要和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情节预言,缓冲一下而已。

    灾难,空前的灾难,和以往许多幻想中的未来末日灾难所不同的灾难,造成了全世界十七亿人的死亡,有超过二十五个国家的人,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些个国家,成了最大的坟场…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有一个叫做钟阳的中国爷们儿,也知道他是这个世界上除却那个突然无缘无故消失掉的劳尔斯蒂文之外,最为强大的超能者。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却一再的向世界发表了声明,钟阳自愿接受了变异基因再恢复的药物治疗,目前正在恢复当中。

    当然,这等于是废话,没有哪个国家会相信,中国政府愿意让这样一个人,失去超强的能力,毕竟,这个人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讲,那是不次于世界上任何高尖端武器的威胁力的。

    公元二三四七年腊月十八日。

    邯城市南部钟阳老家。

    钟阳一家人正在欢快的忙碌着招待亲戚朋友,这一天,是钟阳的儿子满月之喜。

    特情局原本剩下不多的人,在局长柳名泉的特批下,全部放假,来这里贺喜,也许是长久以来处于阴森杀戮中的人,需要用喜庆的气氛来缓解下内心那无比的压抑感吧?众人甚至比钟阳一家人还要高兴,将那些本就不用忙碌的活计做了一遍,便不厌其烦的再干一遍,只等着晌午开席之时,痛痛快快大喝一场。

    古远政古教授来的晚了些,手里拎着个黑色的皮箱子,脸色虽然很是困倦,但是却满面笑意,钟阳急忙迎上,古教授提了提箱子,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钟阳,带我看看你儿子去,我给他做一下身体检查。”

    “呃…”钟阳脑袋猛然涨了一下,说道:“古教授,您帮帮忙,不管我儿子多变态,您跟谁说,都说他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很正常,成么?”

    “这个我知道,我就是想着怕别人再给你儿子做体检。”古教授郑重的点了点头。

    钟阳激动的带着古教授去了卧室里。

    等着一切做完之后,两人一起走出卧室,一边走古教授一边点着头说道:“这孩子真的很健康,没什么问题。”

    “哦…”钟阳长嘘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钟阳的手机响了起来,钟阳拿起来接通,里面传来一个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的声音:

    “钟阳,孩子满月了,我过来看看,总得出门欢迎一下吧?”

    钟阳手一颤,差点儿没把手机扔到地上,咬牙切齿的说道:“哎哟,欢迎欢迎,您稍等,我马上出去。”

    钟阳说罢,抬腿就往外面走,古教授在后面好奇的问道:“谁来了?”

    “总统。”钟阳气急败坏的说出这么两个字。

    也不怪他着急,这孩子满月,总统来干嘛?钟阳可不会去想到总统会好心好意的来贺喜,这八成也是一种暗示…小样,以后老实点儿,上有老下有小的,都得忌讳着。

    大门外宽敞的大街上,两辆黑色的加长轿车静静的停在那里,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彪悍男子站立在附近,总统先生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寒风中,满面微笑的看着钟阳气急败坏的走出来。

    “哎呀呀,欢迎欢迎,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钟阳疾步走到总统跟前,几名总统的保镖几乎同时向这边靠近到三米之内。

    总统摆了摆手,示意保镖们不用太紧张,竟然伸手拉住钟阳的手,一起向家里走去,边走便在钟阳耳边低声的说道:“钟阳,这都有儿子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死?”

    钟阳怔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总统先生,今天这日子,您咒我死,有**份不说,总是不吉利吧?”

    “没什么吉利不吉利的。”总统很无所谓的笑道:“其实不仅仅是我,下一任总统上台之后,也会很关心这个问题的。”

    “嗯,我明白。”钟阳很诚挚的点了点头“不过…总得等我活腻了再说吧?”

    “那是,谁能把你怎么样?哼!”总统先生冷哼了一声,松开钟阳的手,仰起脸来满面春风的面的着这里所有开开心心的人,迈步走入了堂屋之内。

    钟阳两步跟上,招呼道:“哎,爸,妈,客人都到齐了吧?开吃开喝。”

    “哎你这个臭小子,孩子还没出来见见客人呢。”钟阳的母亲脸都笑成了一朵花,招呼着儿媳妇把孩子抱出来。

    众人一片欢呼声。

    总统先生脸色平静下来,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站在总统旁边的钟阳,听到了总统先生心里的那句话:人,总是最自私的生物,看看每个人那开心的笑容,谁能相信,这个世界刚刚稳定下来,曾经遭遇了多么大的灾难呢?

    赵亚楠开心的抱着孩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好像突然间进入到这么一个人多的地方,婴儿感受到了噪杂,有些不适应,突然大哭了起来。

    钟阳皱了皱眉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怕生人呢?可别是感受到了一屋子中太多超能者的超能量波动吧?

    “乖乖,不哭不哭,你看你爸爸瞪你呢。”赵亚楠急忙摇晃着哄着孩子,也不管孩子能不能听懂,微笑着逗弄道:“快喊爸爸,要不爸爸打你咯,快点快点儿…”

    钟阳哭笑不得,说道:“这小子现在喊出个爸爸来,还不把他爸我吓死?”

    众人一阵哄笑,就连总统也微微的笑了笑。

    “爸爸…!”

    一声低微的,嗲声嗲气,极其纯洁幼稚的声音突然在屋子里轻轻的响了一下。

    众人一惊,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只见赵亚楠惊得一动不动,低头看向怀里抱着的儿子。

    那个小小的,连眼睛还是半睁半闭的小家伙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嘴儿一咧,清脆的喊道:“爸爸!”

    “呀!”赵亚楠惊呼出声,还好没有惊得将孩子扔出去。

    可是钟阳却不好了,脚下一软,噗通一声躺倒在地,气急败坏的喊道:“我儿子怎么比他爹还变态啊?”

    总统先生慢慢的蹲下来,轻声说道:“钟阳…你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屋子里没人说话,既惊讶,又好奇,又不敢多说什么,毕竟,总统刚才那句话,谁晓得什么意思呢?

    苏贽挤上前来,淡淡的说道:“总会对世界上其他心怀不轨之人,有极大的威慑力。”

    “哼,父子俩都那么强的话,这个世界,成了他们钟家的天堂了。”总统先生皮笑肉不笑的开了个很不是玩笑的玩笑。

    钟阳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从赵亚楠手里接过来孩子,轻轻的在儿子眉头上吻了一下,低声说道:“我不喜欢生活在天堂中,我喜欢…站在天堂之上。”

    …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