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记结束与新的开始
    最后一战中,大葵花彻底告别了费伦的历史舞台,陪着他们的,是三十三名完全有资格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强大施法者。

    龙狂也结束了,自打撒伦墙被扯断的那时候开始,巨龙们就全都恢复了正常。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同样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毕竟,那个精通龙狂迷锁构造的人一直还活着。好在这次他玩得太过分,把全世界的人都得罪光了,连带着也让龙巫教的势力缩水了太多,恐怕有好长一段时间只能活跃在地下。

    精灵们在迷斯卓诺登陆了,他们的心情很不好。因为原本记忆中的城市,已经被疯狂的巨龙给推平。这笔帐很自然的也记在了龙巫教的头上。

    无论如何,世界已经变得平静了,无论玩家还是npc,一场波澜壮阔恐怕就必须体会上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消化干净。

    比较好的消息是,由于艾弗瑞斯卡的一场战役,高端水平上的魔法力量损失严重,各大组织全都加大了对于魔法师的培养力度:银月城的魔法大学扩大了招生,谷底的大贤者也开始收学生,就连在野蛮牛沙漠里扎根的阴魂城。也打出了耐瑟传承地旗号建立了新的学校。这么多人共同努力,想必魔法师很快就不再是一个稀缺的职业。

    我的队友们,他们也一样很舒服,只不过有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伯爵大人离去的时候,什么都没留下,但是我想,别管在什么地方,他一样都过得舒服。

    安纳金,一个爱勒天族。他竟然闯进了无底深渊,而且正在和美坎修特陛下进行一场不伦之恋。顺便说一下,深渊里现在的状况很不理想。天知道怎么回事,老爷的上吐下泻一直没好。然后就在这种状态下遭遇了一队冒险者,然后华丽的扑了,剩下地两大巨头,立刻展开了独霸深渊的争夺战。天知道,这场战争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ao结婚了,他真的找到了一个愿意火热之中。据说体重已经华丽地下降了很多,恐怕有一段时间得不到自由。

    悟道,他继续从事那份很有前途的编辑工作。但是谁知道呢。说不定有哪天。他的老板再次对游戏感兴趣,他就只能再次踏上征程。

    晨曦。可爱的孩子,他已经跑去从事传媒工作,并且似乎做得很好。

    幻觉,他地学业还在继续,游戏中所延长出的时间对他来说用处无限。

    塔塔,终于毕业了,直面生活的苦难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条必须通过的考验。

    猫太,他还在游戏里,读书、读书、再读书,某种意义上说,他地日子和我最相似。不过接下来,留学的计划也已经摆上了日程,他恐怕也要忙起来了。

    最后是肺炎,这家伙,永远有玩不完的游戏,更新这个词儿偶尔会出现在他地嘴上,不过其可能性,不会比老天爷下红雨大上太多。

    历史翻开了新地一页,然后。

    某一天,有雨。我正在已经属于我地夕暮之塔里总结着下一段的计划,然后,一个神神秘秘地家伙直接出现在塔里。

    “纳什先生,我这里不欢迎gm,而且我也从来没有违犯过你们奇迹的规则。”

    约翰-纳什,和那个获得诺贝尔奖的数学家无关。英国人,龙城众,很早就被奇迹公司招安的家伙,我的内测帐号就来自于他,当然,始终也没用上就是了。

    “小密,帮我一个忙。”纳什老兄倒也不客气,很是开门见山。

    “…”没说话,让他自己说,这家伙很擅长麻烦人,答应太快,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那个,很简单,就是让你玩游戏。”吞吞吐吐。

    “我现在就在游戏里了。”抬头瞥他一眼。

    “呐,一个新游戏。”

    “没兴趣。”

    “一张黑卡。”

    然后,我的眼睛圆了:“摩根斯坦利的黑卡?你们奇迹老板疯了

    于那种可以无限透支公司买单的神奇宝物,大概没有趣,不过咱家倒也从来没想过争取就是了,毕竟祖上三代都不是啥贵族,不符合最基本的申请要求。

    “没那么简单,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首先你觉得游戏的虚拟智能怎么样?”

    “几乎和真人差不多,不过头脑限制得太死,大概是缺乏智力积累的原因。”

    “那么,十二倍时间如何?”

    “…说实话,我认为拿这种技术来做游戏的人,八成神经有毛病。”这是我的心里话,毕竟,这个技术简直太伟大了,等于大幅延长了人类寿命,有着无数领域可以充分展示其价值,相比起来,游戏根本不值一提。

    对于我这个回答,纳什眼睛亮了:“那么,如果时间加速达到百倍,环境设定完全忠实现实世界,里面同样生活着无数虚拟智能的人类,你说会怎么样?”

    “…你们疯了?打算当预言家吗?”愣了一下,但我还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就被吓倒了:如此一来,一年以后,人类就将可以使用上比当今技术先进百年的科技产品,那会是什么样子?根本不敢想象!

    “这两项技术全部来自林登实验室,投资人包括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十二家企业。其目的,原本就是为了预言。”纳什的语气开始兴奋“怎么样?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凭借这项技术,人类将会实现前所未有的飞跃。”

    “预言家都没有好下场。预言越准越是如此。”我哼着“而且,你们现在仅仅是拿它做游戏。”

    “那也是没有办法。”纳什叹气“你自己也说,人工智能缺乏积累,脑子死,要想解决,根据现有的模型来看,最晚要从六千年以前开始设定,可是百倍加速已经是极限,我们不可能等上六十年。”

    “所以,你们在收集大脑?”俺眨眼,似乎有点明白了。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交流是导致成长,甚至跃进是成长的关键环节,而网络游戏可是实现大规模人机对话的一个不错手段,最关键的是,你说有几个人能想到这关系到人类未来的伟大计划,竟然会被这么儿戏的实施。”纳什有点兴奋了。

    “嘛,好计划,不过你们不是有一个游戏了吗?”

    “普及度的问题。”他摊了摊手“ddx欧美的普及度还不错,但是,在亚洲,尤其是东亚,啧啧。”摇头“你知道的,有些游戏习惯…我们不可能放弃东方的思维模式,所以,干脆重新制作一款游戏,武侠游戏。”

    俺沉默,的确,国内玩家的某些习惯似乎实在不适合ddx,一个外国人讨论这种话题,真的不怎么有趣:“那么,既然都已经搞定了,还需要我做什么?”

    “还是游戏习惯的问题…”纳什继续摊手,笑容十分诡异“中国玩家有一种奇怪的能力,即便再不可能刷的环境,他们也能制造出无数的刷子。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神奇的力量,但是,对我们实在没什么意义:这不会产生交流的智慧,只能制冗余信息。可只要是游戏,总会有固定的任务和刷新。”

    “你们可以在系统中做手脚。”

    “已经做了,但是你知道,贵国中世纪的时候人口管制力度非同寻常。”再次摊手“交流带来变化,缺乏交流,变化总是有限。”

    “所以,你们就想要挑几个人出来给刷子们捣乱,直到系统把问题处理掉?你们知不知道这么做会多招人恨,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删除数据?”

    “嘛,你知道的,中国玩家最有名的除了刷以外,就是给游戏公司找麻烦,我们可不想惹这种麻烦。”继续永恒不变的摊手。

    “所以,你们就把这种麻烦踢给我?知不知道那些被人破了财路的玩家,真的会拿着板砖真人pk的!”俺用白眼看着那家伙。

    “啊,我记得你住的小区保安系统不错,而且,一张黑卡,你以为是那么好拿的吗?给我一个答案,要不要参加这个计划?”“那么,给我几天考虑。”最后,我这么说着。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