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终卷我是妖孽我怕谁The
    突然的黑暗,让原本还很喧闹的厅堂忽然安静下来。没有人叫嚷着怎么停电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在莫家,是不会有停电这个词出现的。

    一束粉色的灯光突兀的出现,在人群中饶了两全最后落在最前面两人的身上。原本洁白公主裙因为灯光而变的粉嫩,一直僵硬微笑的少女眼眸中带着粉色的泪滴,唇边是一朵盛放的笑花。飘逸好看的男人静静的望着少女不说话,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带了几分红晕,煞是好看。

    她挽着他的手臂,他看着她,对视的一瞬间彼此同时定格,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

    整个世界只有你而已。

    忽然,少女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粉嫩的脸颊,直到觉得痛,才松开手。

    “我不是在做梦耶!师傅你是真的吗?”另一只手颤抖的摸上他的脸颊,周围女子羡慕的望着那只幸运的手,而男子则望着被那只手摸着的男人。

    那个少女虽然没有极其美丽的容貌,也没有姣好丰满的身材,她年轻的脸孔上写满了惊喜和愉悦,眉间飞扬的快乐,让人为之凝目,驻足。

    欣羡她那毫不掩饰的快乐。

    师傅?这年代还有这种称呼?

    不知道何时躲去一边看戏的莫家女主人掩嘴偷笑,心里却也偷偷感慨,这丫头陷的太深了。当然如果她陷的不够深,她不会让莫言闪烁言辞的去搪塞,而是直接告诉她他已经死了。

    虽然一开始莫非并没有醒来,害她以为失败了,伤心难过了好些日子。但是后来医生却告诉自己他的大脑开始有恢复地意识。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她着实呆楞了好一会才明白医生的意思,他虽然有希望醒来,却不知道要花去多少时间。

    她希望写意能够等待。但是她有不希望她等下去,因为一旦莫言醒来地时间花的太长太久。是会耽误她一生地。

    所以她让莫言告诉她不要等。

    要照顾他,又要顾公司,她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照看米写意的心情。所幸她看起来虽然消沉,但好歹有些笑容了,在警告莫言要好好照顾她之后。她几乎时刻都蹲在医院。

    如果莫非不能醒来,如果写意还是那么固执,她就只好委屈莫言了。

    毕竟他们两是兄弟,哥哥喜欢的女孩子,弟弟应该不会讨厌。

    整整一个月,莫家的私立医院重病房都看不到一个病人,因为所有地医生都调到了莫非的私人病房里。小说网

    很奢侈也很浪费,让这些医生去医院救人的话不知道能救下多少病人,但是她不管。

    她没有那个义务在没顾到自己儿子之前还去在乎别人。她自私一点都不伟大,宁愿牺牲别人。

    莫非醒来,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

    刚睁眼就看见了莫言。那亲切的俊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疲倦,让他觉得眼前一片操湿。内心无法表述的感情在汹涌的流动。他的喉咙发不出声音。勉强挪动了手指去碰触他,然后看他忽然醒来。激动而惊讶。他只好睁着虚弱地眸子看他,并努力的微笑。

    他听见莫言喜极而泣的尖叫着夺门而出:“妈,妈…哥哥醒了!医生!护士!快来…”

    这孩子真是急性子啊…他觉得倦极了,却不敢再睡,他怕自己睡着了,就不能再醒过来。

    他还没有见到妈妈…还没有见到她。

    意识慢慢地习惯自己的身体,莫非觉得,就好像是重新回到了婴孩时代。他全身地肌肉有不同程度地萎缩,虽然因为一直有专人帮助按摩,所以算不上严重,却还是需要复健。

    妈妈说要带写意来看他,他很想很想,可是不能。

    他不能用这种样子去见她,那会让她难过。

    他要让自己完美的出现,做她最完美地王子。

    于是努力的复健,那过程很辛苦。先是坐起,都会觉得全身的神经都绷着,似乎在用力些就会断,然后是站立,然后重新学步…直到他的心脏,他的肌肉,可以承受慢跑。

    那是对正常人来说很轻松的一件事情,对他,就像是一种煎熬。

    好在,还是熬过来了。

    当他站在人群里时,他觉得恍如隔世;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莫言时,他淡笑不语;当她微涩的眸子闪着淡漠,歪着小脑袋微笑着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感到他的心脏开始不听话的剧烈跳动。

    “美丽的公主殿下,鄙人叫做莫非。”他朝她眨眨眼,单膝跪下,如同童话中英俊的白马王子,轻轻执起她的手。“请问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共舞一曲?”

    米写意泪如雨下。

    她泣不成声的点头,缩在他的怀里恨不得放声大哭。但是她不能,她是配的上他的公主,她要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骄傲而尊贵的公主,而不是灰姑娘,更不是丑小鸭。

    良久,泪才止住。

    莫非微微一笑,伸手牵着她,回忆着有些生疏的舞步,慢慢的走向舞池。华尔兹的乐声响起,这场没有司仪的生日宴会就从此刻拉开了它真正的序幕。

    俊美无绶的高挑男子,因为长期不见天日而肤色苍白,虽然脸上不见血色,但是那双黑色的眸子仿佛会说话一般,告诉众人他的深情。娇小甜美的公主裙少女,一年来无故消瘦却更显得的玲珑可爱,深色的眼影略显憔悴,却更突现了双眼中忽然绽放的幸福光华。

    所有人都忽略了男子的自称,或妒或羡的望着舞池中忘情共舞地壁人。

    莫家的女主人望着他们无比欣慰的笑了,忽然伸手挽住了身旁表情有些沉郁暗淡地女孩。微笑着道:“安安,你说他们是不是相配?”

    “是啊伯母。”名叫安安的美丽女孩扯出一个难看地笑容,她明明早就知道的啊。为什么现在却还在这里心酸,酸个什么劲啊!她该恭喜他们才是。她和他…都是她的朋友。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甚至难过的想要哭。

    “安安啊你是个好孩子,你过来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莫君琳笑着道。不容辩驳地拉着她的手离开热闹的大厅。

    厅外是大的离谱的喷水池,喷水池前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子,正冲着她温柔而邪气的微笑。

    李安安忽然回头看向大厅,白色礼服王子般的男人依然在和公主甜<img src="image/mijpg">的互相注视着,旋转着。

    “明白了吗?”温柔地手将她的脑袋板回原位,那双邪气的眼看着她,无比明媚。忽然笑了,她笑自己太傻,竟然被这个男人耍了一次。

    这一次。她必定要赢地。

    她冲他笑,然后挣脱。望着他无奈的眸子,坚定地转身离开。她不会就这样让他得意而嚣张。她李安,游戏里叫做悠悠蓝馨儿。绝不是会被这样地手段哄到的脆弱女子。

    就算爱。也必须是他先说爱她。

    所以,莫言。等着接招吧。

    玉皇大帝做地腻了,终于得到了允许下凡当人。于是仙侠里又多了个叫做追逐宁静的男玩家,50几级的级别却好意思总是跟在猫馆财务总监悠悠蓝馨儿的屁股后头转悠,老婆老婆的叫着惹的众多男玩家怒目而视。不过他偏偏是那个妖孽少女的小叔子,虽然看不顺眼,却只能憋着忍着,让他一天比一天嚣张。

    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的莫非自然也跟着重回游戏,成为游戏中第二变态的玩家。从天上跑到新手村逛大街的仙人师傅再次看中了资质绝佳的他,大把装备送大把经验拿,硬生生的从一级小号变成满级的青云师叔,属性装备却变态的叫人侧目。

    不过好在没人知道,谁叫他有个好妈妈,虽然双胞胎弟弟的遭遇和自己相比差的不是一般的远。

    这是莫家母老虎变相的惩罚,连向来和他交好的写意都不帮他。谁叫他嫌天上无聊要提早开放地图差点害了她亲爱的师傅,罚他在追到悠悠之后才能享受到应有的福利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怀抱着小米的蓝颜笑的天地失色,他是上天天生的宠儿,无论游戏或者现实。

    失而复得后忽然格外小气的小米变的护短,即便她知道他根本就是比她还要妖孽的存在,却在被人挑驯时每次都冲在他前面。渐渐的她似乎爱上了这种另类的强大,只要有人欺负她所认识的人她就会双眼发亮的冲过去摆出干架的架势。

    于是慢慢的,青云妖孽女的名号就传了出去。

    她很嚣张,可是没有人说她嚣张。她嚣张的自信嚣张的让人不自觉的认同,她的身旁永远有一个面容平凡普通的男子陪伴,可是那男子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天地都失色。

    小米依偎在他的怀里吃着晶莹剔透酸甜适口却吃再多都不会牙酸闹肚子的糖葫芦,满足的看着不远处追逐宁静和悠悠蓝馨儿的你追我藏,心想也许这就叫幸福。

    每天都有代表新手的白光出现在新手村,下一代妖孽的幸福生活,也许即将在某一道白光中开始讲述。

    你,准备好进入游戏了吗?最后一章写的好舒服…是偶写的最爽的一章了,虽然没有爆发,但是是连贯着写下来的哦

    我想可能有很多人不满意吧…不过原谅偶吧…

    《乌龙女侠》是我的第一本包月书,跌跌撞撞的写到现在,有过**也有过低落的时候,所幸的是冬雪没有辜负大家,没有tj,自从包月后也没有停更!

    希望喜欢乌龙的书宝宝们以后会继续支持冬雪!

    挥挥手是有点不舍得偶会再回来看看的撒花泪奔…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