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最终授首
    以下是:<strong></strong>为你tí gòng的《》小说(正文 第十三章最终授首)正文,敬请欣赏!</br></br>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余正行顿时吃了一惊他今晚要去见云宏这边的人除了余正风和自己的几个心腹收下外谁都不知道杨瑞怎么会问出来的。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想到这里他不由重新打量起杨瑞待看到他脸上凝重的表情这才醒悟他绝不是开玩笑随口说说而已。

    “你怎么知道?”余正行这个反问无异于承认了杨瑞的质问。

    “我不但知道你要去见云宏还知道你和他要去做什么。”杨瑞把脸凑近了几分。“表哥难道外公留给你们的资产还不够你们享受一辈子吗?为什么要去沾染毒品?”

    “毒品”这两个字一出口余正行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摸向腰间手刚触到腰部的硬物顿时反应过来然而此时杨瑞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他放在腰间的手上于是拿回来也不是继续放在那里也不是。

    “小瑞……你……”杨瑞太过让人震惊的问话杨瑞余正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新型的勃朗宁便携式shǒu qiāng小巧轻便还拥有放探测装置可以轻松地呆在身上而不被现。”杨瑞一边叹息着一边摇头语音虽然平静面上的悲哀神色却越来越深。“昨天晚上潜入你卧房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还很佩服表哥你居然能弄到这么棒的货色。可是你现在却想用它来对付我……”杨瑞用力咬咬嘴唇浑然不知道上面已经有一丝血红的痕迹慢慢渗出。“表哥钱对你真的有这么重要?”

    余正行脸上一阵白一阵红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他收回手在桌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小瑞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但是我明白你既然选择在这个地方和我谈那就证明你还不想揭穿我们。”余正行一边说着一边整理自己的思路他甚至想过杨瑞是想入伙可是想想实在不可能。“那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杨瑞看了看桌面上因为余正行手抖而泼洒出来的一弹水渍加重语气道:“我要你和正风表哥洗手从这些行当里面脱离出来。你们以前干了什么我一概不管只要你们从今往后不要在沾手这些东西我就承诺不会揭穿你们。”

    余正行皱皱眉:“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更简单。”杨瑞的声影变得冷了起来。“我就亲手送你们进监狱希望里面的生活能让你们悔悟过来。”说罢还是叹息一声重回温和的语调:“表哥你应该明白我绝不希望这样做我刚才和你聊了这么久就是希望你能了解平静正常的生活一样也会让人幸福你不是也说了要等表嫂生产了后就抱着儿子满世界晃悠吗?如果真的这么想的话就听我的洗手吧。”

    “小瑞看来你很注重我们之间的感情。”余正行思索半天冒出这么一句。“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干这些?”

    “我不知道你和正风表哥为什么要参与走私贩毒可是我知道你们这样只会越陷越深到时候只怕不光是你们连外公一家甚至连我一家都会受到牵连。更何况你还用美国的分公司洗钱到时候查起来整个中正集团说不定都要倒霉难道你就能看着这么多人为你和正风表哥两个人受累?”

    余正行摇了摇头道:“小瑞你以为我和你正风表哥不想好好干吗?可是事实证明我们两个没有经商的天赋美国的公司我们两个也是曾经下过大力气想要弄好可是结果却是效益一天天的下滑。偏偏外公又成天盯着我们如果不能弄好那么以后别想得到一分家产。而你呢?你什么都没做只不过因为姑妈是董事长外公就成天想着要把家产留给你你有没想过我们心里怎么想。为了让美国的分公司成绩不太差我们只能想别的路子赚钱难道这样有错吗?”

    杨瑞忍不住苦笑一声说了半天在余正行眼里得到家产才是第一目的其它的任何事情都无关紧要。

    “难道就非要去走私贩毒?”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什么更快的方法。”余正行同样盯着杨瑞的眼睛。“小瑞就算我现在想放手也不是说放就能放的黑道的生活更加残酷如果我想要收手说不定明天你就会看到我横尸街头。”

    “你是说云家?”杨瑞微微一笑。“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云家自然有人对付比如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怎么?”余正行急切地问道。

    “如果你今天晚上就待在这里很快就能看到结果。”

    余正行凝神盯住杨瑞试图从他的表情中看出真伪而杨瑞则笑眯眯的继续喝茶。来之前他就已经得到各方面的消息心知这次行动绝对没问题。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包厢门突然被打开余正行的一个手下快步走了进来也不管杨瑞俯身就在余正行耳边说了一通话。

    “什么?”余正行听完后似乎很是震惊从椅子上猛地窜起掉头就向门外走去。

    “表哥!”杨瑞低喝一声。“你如果就这样走了那就是逼我和你做对了。”

    余正行回头看了杨瑞好一会儿猛地一咬牙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包厢。

    杨瑞怔怔地看着余正行的背影消失在包厢外眼前顿时模糊起来。

    更新更快尽在全文字阅读让您一目了然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

    就在杨瑞和余正行在这里对峙的时候bj城外的一个小破屋里则生着另一个故事。

    “什么?你说外面很多jǐng chá?”云宏脸上的肌肉几乎都抽搐了起来他抓着眼前这个手下的领口怒吼着质问。

    “是……是……有很多jǐng chá。”

    似乎是映证着这个手下的话外面突然响起一个明显是经过扬声器扩大的声音。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

    听着这个很像电视里面的声音云宏差点儿失笑什么时候抓贩毒份子也要这么大张旗鼓了。

    当然他不知道因为有人通知并告知他们这些人里面武艺高强而且很可能有大规模wǔ qì所以jǐng chá们才会如此郑重其事。

    “怎么办?”一旁的余正风一把手气装满毒品的xiāng zǐ向云宏问道。

    “冲出去。”云宏撇撇嘴眼里露出凶厉的目光。“这次怪我明知道上头的人刚死还要出来交易太冒险了。”

    余正风也是满脸戾气浑不似平常在杨瑞面前那一副笑哈哈的面容一边吩咐着手下出去看看情况一边应道:“看来这次是有人成心对付我们只是不明白他们怎么能得到这么多消息搞出这么大动静。”

    “这个以后再说先撤吧。”云宏手一挥一堆手下纷纷冲了出去。顿时外面枪声大作一时间如同炒豆般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余正风虽说干这些事情已有一段时间但还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听到声音后面色便有些白。

    “那我们……也冲?”

    “冲?”云宏突然诡异的一笑。“我们为什么要冲。”伸手在背后一按本来平滑无缝的墙壁突然现出一个洞来。“哈哈我既然一直在这里交易又怎么会想不到留条后路正风来你先走。”

    余正风对云宏佩服万分当下也不多花低头就钻了进去。

    这却是一条地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出来的里面虽然因为通风的关系显得有些闷热但走起来还算顺畅。两人猫腰走了十多分钟云宏也不知道在哪里一摸一条缝隙便露了出来。伸手推去已经现出外间的光芒。

    两人钻了出来只听到远远的传来几下枪声看来已经走出了jǐng chá的包围圈。

    余正风哈哈一笑道:“云大哥你果然深谋远虑佩服佩服。”

    云宏笑笑道:“小意思这些小东西就不要在意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查查到底是哪个混蛋……”

    “不用查了而且我保证你们也走不了。”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云宏的话。

    两人愕然望去却见一条人影从旁边的一棵树上跳下灯光闪动下云宏立即看清楚了他的脸。

    “柳传雄!”

    “不错是我。”柳传雄心里只觉得无比畅快等了无数天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云宏今天就让你替你老子偿命吧。”

    竟不多话双脚一跺冲上来就是一掌击出。掌力还未到地上已经吹起漫天的沙尘。

    “正风让开。”云宏只来得及推开余正风随即双掌迎上。

    “砰——”

    一声闷响劲风从两人掌力相交处散开来连已经推开好几米的余正风仍觉得脸上被吹得火辣辣的疼。

    沙尘散去云宏依然站在原地柳传雄却已经被击退两步。

    “不可能……”柳传雄一脸不相信。“我这短时间一直勤学苦练怎么会功力还没你高?”

    云宏冷哼一声也不答话心中却在暗笑。自从得到杨瑞给的秘籍后他每天都坚持不懈地练习功力早已经突飞猛进再非昔日吴下阿蒙。

    “不管了就算不能亲手报仇今天也不能让你离开这里。”柳传雄一咬牙重新迫了上来。既然打定死缠烂打他也就不急于求成这样一来招式间反倒浑圆如意全无破绽。

    他不急云宏可急了这个地方距离经常包围的地方并没有很远何况既然柳传雄来了那后面肯定还有其他人如果不能战决只怕迟早会落入jǐng chá手里。可是他虽然功力大涨却还没有强到能轻松收拾柳传雄的地步。而一边的余正风虽然手里拎着一把shǒu qiāng奈何两人动作太快他生怕误伤云宏根本不敢开枪。

    “没办法了拼了。”云宏一咬牙就准备使出两败俱伤的招式拼着自己受伤也要赶紧离开。

    就在此时他的耳朵里突然响起一声冷哼。

    这个声音刚刚在他耳朵里想起就感觉身旁猛地一股及其刚猛的劲道直涌过去随即一声闷响就见柳传雄已经飞开好几米远。

    “爹!”

    来人赫然就是云家的家主云天生。

    “本作品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你们先走这里我来应付。”云天生冷冷地注视着柳传雄。“跳梁小丑上次没杀了你是你运气今天居然主动送shàng mén来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眼看云宏就要离开柳传雄心中一急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哼受死吧。”云天生踏前一步就准备解决柳传雄谁知这一掌刚要拍出去陡然觉得前面一股柔和的力道阻住。

    “蔡屈是你!”云天生退后两步现敢阻拦自己的人赫然便是与自己做对了几十年的蔡屈不由眉头一皱。“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世仇你不要插手。”

    蔡屈嘿嘿一笑:“当然当然柳小弟要找你报仇我自然不会管的。可是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bj市公民我可不能放任这两个涉嫌走私贩毒的犯罪份子逍遥法外不是?”

    云天生眉毛一竖:“你这是存心和我做对了?”

    蔡屈摆摆手:“我好象不是第一天和你做对吧。”

    “好那我就看看你有没有长进。”云天生喝道。“宏儿你去解决那个家伙。”说罢一掌向蔡屈击出。

    “嗯。”打落水狗的事情云宏自然不会放过立即便冲向仍然倒地不起的柳传雄。

    蔡屈本想上前帮忙却被云天生死死缠住心知如果不能全身抵御的话只怕自己会有性命之忧只得放弃注意柳传雄全力应付云天生。

    “不要靠近他。”就在云宏马上要到柳传雄身边的时候一个清丽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即云宏就感觉一道劲风袭来硬生生阻住了自己的去路。

    “若凝xiǎo jiě!”云宏今天晚上的惊讶次数几乎过了他以前的总和。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方若凝。

    一看到方若凝云天生突然停下手仰天长叹:“难道这是上天要绝我云家?”

    这个问题就在随后赶来的警种长鸣中彻底被淹没dá àn就只能让监狱的四面围墙去告诉他了。

    更新更快尽在全文字阅读让您一目了然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

    两个月后。

    太平洋的上空。

    杨瑞突然打了个喷嚏一旁的方若凝立即伸出手在他额头上一探。

    “体温正常看来不是感冒了。”

    “那是。”杨瑞揉揉鼻子。“我现在体质这么好怎么可能感冒。或许……是某些人正在怨念我吧哈哈。”

    两人正在飞往美国的班机上这一次却是因为余正行的妻子也就是杨瑞的表嫂生产一个月呃……其实就是杨瑞的小外甥满月他们去吃满月酒。

    两个月前虽然经历了诸多痛苦但杨瑞最后还是把两个表哥送到了监狱去。

    而当杨瑞的舅舅怒吼着质问余万雷为什么不想办法救他们的时候余万雷只回答了简简单单的4个字。

    “他们不配。”

    对于经商起家的余万雷来说通过不正当手段敛财就是他最痛恨的手段。本来他还对两人有一些期待但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彻底失望了。

    失望之余自然又生起了把家产交给杨瑞的念头然而这个念头刚起就被杨瑞断然拒绝。好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他似乎也比以前看得开了并没有逼迫杨瑞只是干脆宣布退休把公司的事情全权交给了余华。

    “算是皆大欢喜吧。”

    杨瑞站起身准备去厕所。

    就在此时他突然现前面一条人影看起来非常眼熟。还没注意看的时候却见对方已经直奔着他而来。

    “杨瑞受死吧!”来人的口里低喊一身随即便见到一柄明晃晃的尖刀突刺出来。

    千钧一之际方若凝突然伸手疾出一把握住了这把尖刀。

    来人头上的帽子突然滑落下来露出一张杨瑞异常熟悉的脸。

    “云宏!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人竟然是本应该蹲在监狱里度过余生的云宏。

    “哈哈我费尽千辛万苦逃出来就是为了要杀了你报仇你毁了我们整个云家我一定要让你死!”云宏面上的狰狞把早已经吓呆了的其他旅客进一步吓得尖叫起来。“就是你方若凝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的每次事情最后都会毁在你的手上?”

    方若凝面上不带丝毫惊慌平静地答道:“我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请放下刀。”

    “哈哈放下刀?我让你们都死!”云宏猛地把身上的衣服一扯腰上赫然带有一圈炸弹。

    杨瑞大吃一惊这个时候他可无暇顾忌云宏怎么会有这么大本事居然能从监狱里脱逃出来并且还能把尖刀炸弹带上飞机。

    “云宏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你这样会害死所有人的。”

    “我干什么?我就是让你死你毁了我全家我就要让你死。”

    云宏似乎早已经神志不清迅捷无比地在手上一拉。

    一点亮芒在云宏腰间闪起随即吞噬了杨瑞眼前的整个空间。

    更新更快尽在全文字阅读让您一目了然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瑞悠悠醒来。

    “若凝!”睁开眼竟然没看到方若凝杨瑞不由大骇。

    “我在这里。”

    杨瑞别过脸却现方若凝正在用一个奇怪的姿势全身伸展开而她身上正散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猛烈的红光把两人团团包围起来。

    “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消耗能量?”杨瑞愕然问道。

    “不要乱动。”方若凝喝止了他的行动。“时间不多了我简单解释一下吧。刚才云宏拉响了腰间的**因为爆炸太过接近我没办法完全抵消掉这么近距离的能量冲击于是只好用后土教给我的方法躲进了时空乱流。只是……”说到这里方若凝突然停顿了一下周围的红光猛地一缩再次张开。“我的能量快用完了。这个地方果然很危险我没有后土那么多的能量储备是无法在这里面自由行动的。”

    “那怎么办?”杨瑞急道。

    “我现在的能量还足够把你送回去因为爆炸那个时间节点的信息很清晰凭借我的能力还能找到但是也要尽快所以你准备一下用内功护住全身我马上送你回去。”

    “等等送我回去那你呢?”

    方若凝微微一笑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甜美。“我的能量不足以让两个人都回去在女仆的守则里主人的安全至上所以我会送你回去的。”

    “那你呢?你会怎么样?”

    “我?大概会消失在时间乱流里吧……”方若凝说得异常轻松。

    “我不干你不回去我也不会回去的。”杨瑞只能急得大喊。“若凝难道到了这种时候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我……我喜欢你啊如果你消失了你让我怎么办?”

    “我知道。”方若凝继续笑着。“其实自从有了意识的那一天起我就喜欢你。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的系统设定而是我自己清清楚楚的感觉。我甚至还因为你吃醋过。做为一个机器人我觉得自己已经满足了。遇到了一个好主人拥有了自我的意识过了正常人的生活并且……还爱过。虽然不得不离开你让我的系统运算再次标但是我必须让你活着。无论是系统的设定还是我自己的意愿这一条永远最优先。”

    “如果时间的乱流能够仁慈一些的话说不定我们还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重见。只是现在……再见了杨瑞我……爱你。”

    杨瑞还没来记得说出半句话来就觉得眼前红光大做身子一轻下一刻眼前重放光明耳旁已经全是水声。

    周围水波荡漾一眼望不到边却是出现在太平洋中间的一块海域里。

    “若凝不见了……若凝不见了……”此时的杨瑞只懂得重复这一句话。

    “若凝不见了……”

    “若凝不见了……”

    “若凝……”

    ……“看那边好像有个人。”

    “去把他救起来。”

    “还有呼吸快来人救他。”

    ……时间啊就如同水波一样在所有人的情愿和不情愿中晃晃悠悠地缓缓流过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岁月的脚步追随着时间缓慢而坚定地前进着似乎只要它持续地走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可以踏平的东西。

    可是心灵上的伤痕呢?

    中国某地某研究所。

    “叮叮主人起床了主人起床了。”

    清脆的童音在一个大的房间里响起直到一个睡眼惺忪的中年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铁蛋现在什么时间?”男子一边问着一边走到旁边的一个水池伸手在水池上捧了一把水在脸上一浇再拽过一条已经开始黑的毛巾使劲擦了把脸算是结束了洗漱。

    “现在是2o36年12月28日12时56分37秒。”回答他的是一个在桌子上来回绷带的圆球。圆球的身体就是一个圆形的金属球外面却又5个肢体配合起来像是人的四肢和头部。

    “主人你还没有刷牙。你已经3天没刷牙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的牙齿会受到……”

    “行了别罗嗦。”男子一掌拍在铁球上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当初若……”

    男子突然怔住了好一会儿呆这才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个看起来大概只有17、8岁的女子面容异常美丽。

    男子又看了相框半天这才小心的放下并拿过一条洁白的毛巾在相框上仔细地擦拭了两遍转身走向一个堆满各种杂物的工作台。

    “主人有diàn huà。”

    过了一会儿铁球又喊道。

    “接通。”

    “咔”的一声响工作台旁边一个巨大的屏幕亮了起来露出一张女子的脸。虽然能看出这女子已经并不年轻但仍然美艳异常且眉眼间自由一股俏皮的意味让人看到精神一振。

    然而男子却无动于衷依然低头摆弄着桌子上的东西。

    “喂死杨瑞你倒是抬起头来啊这么不礼貌当心我过去扁你。”

    男子缓缓抬头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裂开嘴笑了一笑这一笑竟好像春风裂开冰冻的大地一般霎那间把男子那张本来僵硬呆板的脸衬得格外温和亲切。

    “小月你都半百的人了能不能不要还是这么火爆脾气让你姐姐看到了又会骂你。”

    这名男子就是杨瑞了。

    自从被方若凝送回现代空间已经过了接近3o年了开始的几年里杨瑞一直消沉着如果不是后来林新月一番相激恐怕他还振作不起来。这一振作却让他想到了一个重新见到方若凝的方法那就是——自己来研制智能机器人。后土曾经说过2o37年就有第一代芯片问世如果自己努力的话岂不是可以提前一段时间制作出来。如果再出现点儿奇迹岂不是可以在有生之年再次看到方若凝?

    奈何智能机器人这种东西实在不是说做就能做出来的杨瑞在这上面花了极大的力气和资金至今也不过刚刚有些眉目而已。

    “切我姐姐和柳宁逛街去了她才看不到。”屏幕上的林新月撇撇嘴一如当年的小巧。“倒是你自己还有时间管别人看看你住的地方整个一个狗窝。距离我上次来帮你收拾也不过才过了一个星期吧你居然又把它弄成这幅德行有时候我还真是佩服你们男人的破坏能力。要是若凝在又怎么会让……”

    林新月猛地住口然而话一出口便收不回来了。

    杨瑞脸上仅有的一点儿笑容立即烟消云散。

    “是啊如果若凝在这里一定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可是……若凝不见了。”

    林新月默然虽然一开始从杨瑞口中得知方若凝竟是个机器人并且杨瑞还喜欢上了她时感到不解可是这么多年下来她亲眼看到了杨瑞的痴心却也不能不为之感动。

    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感情又哪里有什么机器人之分。

    “那个……其实我这次找你是想问问你过几天就要元旦了我和姐姐商量着回国过年顺便拉上几个好朋友一起你也出来吧整天待在研究室里都要霉了。”

    “你们去吧我没兴趣。”杨瑞摆摆手拒绝了这个提议。

    “你又没兴趣你到底想怎么样?若凝是已经不见了可是你不能老是念着她把其他人都忘了吧。难道若凝一辈子不出现……”

    “我就一辈子待在研究室里。”杨瑞接口道。

    “你……”林新月瞪着双眼气鼓鼓地看了杨瑞好一会儿然而她的眼神终于转趋温柔。“算了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你的脾气你认定的事不会有人能改变。”

    杨瑞突然轻轻一笑:“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至今还单身着的林新月xiǎo jiě?”

    林新月咬咬牙道:“那是某人太固执。”

    杨瑞仰天一声长叹:“算了吧这些都是缘分啊。其实很多时候我都相信佛教的说法事事因果自有缘分却也不能强求。”

    “那你还强求若凝……”

    “也许……”

    杨瑞刚想接口突然一声响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在另一块屏幕上扫了两眼猛地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大声喊着:“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什么?芯片研制成功了?”

    杨瑞兴奋得脸上肌肉全部移位:“没错刚才检测全部通过哈哈第一块芯片终于成功了。”

    “恭喜。”虽然嘴里恭喜林新月却心中明白研究芯片成功距离研制智能机器人成功还差者十万八千里至于和研制出方若凝那样的智能机器人更是不知道差了多远。但难得见杨瑞这么高兴她自然不会去扫他的兴。

    “第一块芯片啊我一定要留个标志。”杨瑞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好就刻上方若凝好了这是为了她才研制的。”看了看芯片又道:“可是这个芯片太小了算了刻上姓名字母好了方若凝那就是frn。”

    待刻完这3个字母杨瑞猛地呆住好半晌才喃喃道:“后土你还真是个混蛋……”

    “后土不是混蛋他是基地的主控电脑。”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杨瑞你身体内的蛋白质含量低过标准33%钙质含量低过标准18%血液动力循环不足总之你的身体很差。看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把自己照顾的很差我很失望哦。”

    杨瑞的身子猛地一震定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转身。

    不知何时打开的大门处一个人影俏然而立。

    完美的身材比例完美的五官以及脸庞还有那清丽的声音以及温柔甜美的笑容。

    一切都是这么熟悉。甚至空气中也有那熟悉的淡淡清香。

    “主人我回来了。”

    于是时光流转。

    (全文完)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网址:[xiaosho84]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