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九章终章
    一个月后大草原。去年冬天。处于北极冷空气南下主要路径上的大草原,降雪量超乎往年正常水平。地表过于厚重的积雪消融迟缓,今年大草原的春天也来得格外迟。

    清澈见底的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湖岸边刚刚萌芽。好似绿毯般覆盖着大地的鲜嫩青草随风摇曳。此情此景。令人心旷神怡,错非附近看不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迹象。眼前的这一幕直如田园牧歌的画卷般美丽。虽说美景在侧,却也要观众有这个欣赏景致的闲情逸致才行。

    远道而来的吴晗保持着匀速在这片刚刚迎来春夭的草原奔跑。他必须时刻警惕着未知的威胁,一时半会是无暇顾及周围的景色了。

    考虑到大洪水的侵蚀令平坦的大草原变得丘壑纵横,而且水泽的数目众多,地形不适宜人类常用的轮式车辆行驶,吴晗只凭自己的两条腿。移动速度也未见得比开车慢多少。

    如今。吴晗背着火箭喷气背包和沉重行囊。臃肿的外形使他看起来活像是逃难的老财主。火箭背包的体积和份量令人咋舌。塞满了各式用具和补给品的行囊。份量是真材实料能压死人,不过这些常人难以承受的沉重负担,对于吴晗来说还算是轻便的。

    由于身体变异导致耐力超强的关系,吴晗一天下来能跑到接近三百公里口虽说无垠的大草原绵延数千公里。堪称辽阔无边。但凭他的移动速度还是很快就深入到了这个时代以来,从未有人类幸存者到过的草原腹地。

    “粤嘎!”

    打从进入怪兽出没的大草原。吴晗的警觉始终维持在草木皆兵的标准上。不怕死可不等于喜欢自己找死。离着老远一段距离。吴晗听到了那种奇异动物的叫声,他条件反射似的无比麻利地从胸前的包中扯出一张伪装网。跟着凌空一抖手腕。熟练地将整个网子罩在自己身上。吴晗随之便伏在草丛当中屏息凝神,前后仅是一眨眼功夫,他已然跟周围繁茂的草木融为一体了。

    盖在吴晗身上的这张伪装网。据说其中的科技含量颇高。经过复杂染色程集处理的网格,不仅能很好地与草原地带的自然背景融合混一。形成极佳的视觉伪装。而且预先添加的气味消除剂和仿造青草气息的合成香精,基本能保证遮蔽掉人体散发出来的气味。

    毫不客气地说。正是靠着事光周金的物质准备和无人机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并且是卓有成效的情报搜集和共享系统。吴晗才能顺利地深入草原腹地。寻找那个他希望寻觅到的答案。假如只凭着一身的蛮力到处乱闯,吴晗老早就被人力无法战胜的大小怪兽们连皮带骨一起生啃了。那些肠胃宽大的家伙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唧唧喳办…

    这时。透过前方生长得茂盛葱郁的草茎间隙,呈现在吴晗眼前的情形。是足以让任何一个心理不够坚强的人为之精神崩溃的玄幻场面。

    前方的不远处是一座与其说是村庄,不如说是个新兴城镇的繁华之地。那种外形介乎于鸟类和恐龙之间的奇异生物。正三五成群地在石块垒起墙壁。屋顶覆盖着茅草的简陋房屋间穿行往来,单看它冉那悠然自得的姿态。宛若在自家的庭院中散步。与此同时,许多体型庞大的怪兽在这种奇异生物的指挥下。从事着各式各样的劳动。譬如说增建一些新的房屋。

    看来这些家伙到底没有白跟人类接触一回。从它们新建的建筑物上。明显可以看出跟长春公国定居点相似的某些外观特征。比如说街角正在兴建的欧式风格小花园。

    在此时此刻,就在吴晗的眼皮地下,一座人类从未涉足的异族城市。正在以非比寻常的速度朝着文明开端迈进。

    良久之后。当吴晗轻轻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时,直到这时,他才发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衣裳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面对着全然未知的强敌,这不是凭一个人的勇气和力量。抑或是智慧就能解决的问题,吴晗确实是害怕了。现实情况也由不得他不害怕,等到日后这个强劲的竞争对手逐渐发展起来,浩劫余生的人类幸存者们在这片土地上还有立足之地吗?心中只觉一片茫然的吴晗找不到问题的答案,但这个前景显见是不怎么乐观的。

    摆在吴晗面前的是一个千头万绪的死结。要么找到解开绳结的绳头。要么干净利落地一剑斩断。何去何从他都要尽快抉择,从现在的表征看来,继续拖延时间对人类一方没有任何好处。

    想到脑袋都开始疼了,吴晗恨恨地捶着地面说道:“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满是怨气地嘟囔了一句,吴晗蓦然抬起头。忽然发觉透过前面非人类城镇的繁华街市。在更远处的天际出现了一个他似曾相识的景象。

    在遥远的天际。一束白光徜徉在大草原上。那神秘莫测的白光。一如吴晗昔日和孙萌在茫茫雪原中看到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没有当了初那种疑似时间加速的骇人视觉效果。

    一直熬到天色黄昏。吴晗趁着怪兽们外出就餐的当口,从侧面兜了个大圈子。来到了白光活动的地域。来到这里并不困难。问题是来了之后该怎么办?经过一番心神交战之后,吴晗终于鼓足了勇气。蹑手蹑脚地凑近到雪亮的白光跟前,迟疑着伸出手。想要轻轻触动这光线。不料。当他的手指刚一遇到光束。原本稀薄的白光陡然一闪。瞬间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紧接着。炽烈膨胀的光芒。一下子将吴晗整个人都吞没到了银白色的光辉之内。只觉得一阵夭旋地转。吴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坏了。老子大意了。

    不知过了多久。吴晗缓缓地恢复了知觉,当他重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马上开始努力扭头脑袋。在吴晗视线所及之处毋哝到任何一件物体一出现在周围的环境犹如梦殄般难以捉摸另口艳放眼望去,四下里只有无穷无尽的白色,没有天与地。甚至感觉不到时间和空间的存在。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这一切。着实令习惯了脚踏实地的人类生出本能地恐惧感。

    虽然实力强悍。吴晗的精神并未强悍到不是人的地步。

    只要是人就会觉得害怕。他当然也不例外。足足过了好半晌,吴晗的脑筋才转过弯来,他颤颤巍巍地说道“我…这是在哪?”

    话音未落,似乎是某种未知的存在回应了吴晗的提问。原本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陡然开始闪现着一幕幕画面,令吴晗目不暇接。

    最初的单细胞生命开始在温暖的原始海洋中孕育成形,尚未冷却稳定的陆地上,为数众多的火山仍在肆虐喷发,空气中弥漫着各类有毒有害的成分。堪比专业化的毒气行刑室口在倒映着喷发火山的蔚蓝海水中。某个刚吞噬了叶绿体的细胞,莫名地进化成了可以合成氧气的藻类。意义深远的光合作用第一次走上了历史舞台。

    布满了二氧化碳、甲烧、氮、水蒸气和硫化氢、氨等气体成分的原始地球大气。受到开始向陆地蔓延的植物影响,逐渐向人类所熟悉的大气环境过办…张开大嘴的霸王龙在与南方巨兽龙,为了一头三角龙的尸体争斗之际,一颗巨大的彗星正在地球的天空中变得越来越大。它变得越来越明亮。

    一名手持着投枪。下身胡乱缠着些兽皮和茅草的原始人站在一座。卜山丘顶上。刚刚精餐了一顿鹿肉的他,此时抬头仰望着夜空中璀璨的群星。从他的眼睛里透出了强烈的求知渴望,他想知道这些亮晶晶的东西为什么不像投掷的石块一样落下来。

    大金字塔在数以万计的工人和技工们的努力下。一点点地增高,它那雪白石灰石的外墙映射着阳光,明亮得使人不敢逼视。

    空中花园美轮美奂,犹如漂浮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一座天上宫殿。绿色的植物像是直接生长在云朵之上。

    蒙古铁骑点燃了一座又一座城市,被杀戮的人多得无以数计。他们大声叫嚷着什么。好像是要征服整个世浆…

    震撼人心的场景一幕接着一幕闪现,整个地球数十亿年的生命发展史。仿佛都凝缩在这个不明的空间里。虽然在来自月球基地外星人的资料中。同样有许多关于地球和太阳系其他行星情况的记录,但是远没有吴晗此刻看到的这般生动,仿如一切都近在眼前般活灵活现。

    “很有趣!”

    在这样一个完全分不清究竟现实还是虚幻梦境的世界理。骤然响起的这个巨大声音,在吴晗耳中是无比地洪亮。这声音犹如黄钟大吕般振聋发聩,偏偏毫无刺痛耳目的那种感觉,叫人觉得不像是通过耳膜听到的声波。而是直接映射在脑海中不断地回响的某种幻觉。

    身处如此具有奇幻色彩的境遇之中,吴晗为之战栗也不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情。勉力平顺自己的呼>吸>节奏。他试探着说道:“…你是荆…

    “用你们那浅薄的智慧很难理解我的存在方式。如果用你们这些小东西能理解的语言描述,我为主服务。你可以称呼我un…

    当听到了这个不明来源声音的回茶,吴晗大惊失色地反问说道:“神?你是神吗?”

    到了下一刻,吴晗感觉自己听到了开朗的笑声。但他不能断定是真的听到,或者纯粹是由于紧张情绪而引起的幻觉。跟着。那声音一平如水地说道“不。毗是我所专有的称呼。神是你们这些小东西的祖先用来称呼所有他们不能理解的。或者无法抗拒的存在,那些跟我没关系。”

    吴晗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提到的神和这个拒绝承认自己跟神有任何瓜葛的神秘声音,通过口语是难以区分二者之间舟关联。莫非…

    有的人越是面临着强夭的压力就越能保持冷静。吴晗也属于这一类人。在打定主意之后。他故作轻松地说道“好吧!那我叫你申可以吗?”

    “可以!可怜的小家伙。你是专程来这里找我的吗?很有勇气的行为。但也非常的愚蠢。你难道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吗?”

    这个神秘声音的回答让吴晗初步搞清楚了两件事。首先它完全了解自己所说话语的内容,从这一点来分析。它并非是通过听觉的途径来获取信息。其次,这家伙非常自大。在它的口中,吴晗不是被叫做小东西就是被唤作小家伙,这种状况跟人类呼唤自己的宠物很类似。

    虽然心中不快,但当吴晗一想到跟自己打交道的这个家伙,很可能强大得随便出手就能碾死自己。也就只能忍了。何况人类引以为傲的智慧。在对方跟前完全不够瞧的。吴晗此刻只觉脊背冷汗直流,苦笑着说道:“是的,我想知道真相…

    “真相?哈哈哈蜘…对于只能活一秒钟的细菌。你能让它理解创造宇宙的意义吗?”

    说不得。吴晗的话语惹来了那神秘声音的无情嘲弄,它显然是没觉得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具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地方。尽管吴晗对自己的种族被这不知名的存在。大肆贬低到了跟细菌一个档次不满。然而。在对方的跟前。他千真万确是渺小得犹如一粒微尘。既然处于这种情形之下,再要奢谈什么人格尊严。实在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吴晗当然也不会干出螳臂当车的鲁莽举动。

    稍微停顿了一下,吴晗努力挖掘自己大脑思维的潜能,绞尽脑汁希望能提出一个比较有深度的问题。试探着说道“我想知道人类是不是已经被抛弃了?”

    吴晗本以为很难得到正面答复,可是出人意料地,那个声音居然很笃定地否决卑嗅晗的不安猜测。说道!

    “一切都由自然发展的结果决定。我们不会干涉试验过程。“果然。有用的信息再次出现了口人类当前面对的危机或许是由这神秘的声音和它背后的那个所谓我们,一起共同造就的。但人类可能要灭绝的威胁绝非直接来自于这些幕后黑手。这倒不是说它们好心到希望人类这个种族延续下去,而是人类的死活根本没被对方放在心上。它们丝毫没有干涉的兴趣。

    坦白说。吴晗这一辈子耗费的心力都不如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多,他额头隐现汗珠。说道:“请问。你们目的是什么?”

    那个声音依然平静地反问说道:“宇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被对方反问,吴晗一时无以作答。只得结吧着说道:“我…不知逛…”

    神秘声音大概也没觉得吴晗应该母答出来,它接着说道:“什么时候你想通了宇宙存在的意义,我们的目的也就知道了。”

    一般人如果不是吃精了撑得没事干。抑或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精神刺激。绝不会平白无故地去思考宇宙是为什么而存在的。人生中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房子车子票子,这些随便提起哪一样,不比思考宇宙存在的意义来得要紧?

    于是乎。吴晗一下子被问倒了。他喃喃地说道:“宇宙存在的意义?”

    哪怕是想得两只眼睛都快要变成蚊香状,可惜吴晗还是照旧摸不着头脑。这也不能怪他不够努力。实在是受到天资所限。后夭的学识素养也谈不到如何高明,难怪吴晗想不出什么名堂。他的优点是性格坚毅。外加吃苦耐劳。这种近似于脑筋急转弯,在某些方面而言。更像哲学家赖以混口饭吃的深奥课题。实在不是吴晗这种半文盲有把握轻松过关的考核项目口双方僵持了一会,吴晗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尝试着去猜答案。说道:“牛存?““不正确!”

    那个声音没有不耐烦。不过它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吴晗的猜测结果。苦恼地抓了抓头皮,吴晗继续试探着说道:“繁衍?““不正确!“尝试再一次撞墙,吴晗苦于自己的脑力不够。正在抱怨爹妈没给自己一个聪明脑瓜之际。他忽地灵光一闪,脱口再出说道:“智慧?“在短暂的沉寂过后,这个神秘的声音响起。极为平静地说道:六…回答正确。“吴晗的确不曾想到,自己居然也能蒙对了答案。事到如今。他反而有些迷糊了。说道:“宇宙是为了智慧而存在?那我们也是为了智慧而存在。试验也是为了智慧…“。智慧到底有什么用?”

    话刚出口,吴晗就发觉自已又一次犯傻了。果不其然。那个声音冷静而毫无变化地说道:“探索智慧的真正意义。是你们无法理解的…”

    “好吧!就算我们很笨。现在那外面那座城市里的那种不知叫什么的聪明动物,好像就快要把我们人类灭了?这总是你们弄出来舟大麻烦吧!““顺从环境变化,改变自己活下去。这是你们这些小东西总结出来的浅薄智慧。需要来问我吗?好了。你该离开了。”

    其实吴晗还想最后再努力一下,设法从对方那里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情报。然而。他止不住地臧阵心神恍惚。

    等到吴晗重新恢复清醒之时。此时他的身旁早已不见了那神秘莫测的白光。但肢体动作仍然保持着先前的姿态。吴晗健硕而并不算魁梧的身体蹲伏着前倾,并且伸出了右臂,像是要去触摸虚空中某个不存在的幻影。

    缓缓地直起身。吴晗沉思着方才亦真亦幻的场景。他自言自语地说道:“物竞夭择。适者生存口你就是告诉我。想活下去只能靠自己努力。是吧!”

    神秘白光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这个常伴在自己身边的存在消失。自然引起了不远处城镇的骚动。距离较近的一些奇异动物已经朝着吴晗所在的位置跑来。

    “嘎嘎!唧唧喳喳…”

    耳听着那种奇异生物的叫声。吴晗的思维从哲学家转入到生存者模式。他冷冷地一笑。像是对自已说道:“说得很好。人是要靠自己的。今天就看我能不能从这杀一条路吧!“当说完这句话。吴晗一拉固定背包的绳索。由鼓鼓囊囊的包里倾泻而出的杂物。眨眼在地上堆成了小山。去掉了自己身上的累赘。从背包最内侧的位置。吴晗伸手摸出了被拆分成三截的二郎刀。动作熟练地拼合了自己惯用的武器。而后他大吼了一声向前扑去。

    战斗是活下去的唯一选择。这个蛮荒的时代不相信眼泪和梦想!

    幸存者。无论你是谁,努力地战斗吧!不为了出人头地。也不是为人前显贵。只为继续活下去!战斗吧!

    “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