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妖神传奇终结章
    我捏住时间,骤然向武神发动了进攻,我对自己现在的力量充满了信心,武神能对神族的进攻免疫,妖族的肯定不行,在我这种速度下,他应该很难讨到好去,只要他被我定住,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罢了。

    可是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武神动了!

    在我的时间结界里,一切都已停顿,只有武神没受约束,我们俩像在一幅巨大的静面背景下异世而处,他一晃来到我面前,不等我举起小锄头,忽然一阵剧烈的腹痛传来,武神的拳头已经击中了我,我甚至没看见他是如何出手的……“忘了告诉你,你是定不住我的!”

    然后我的身体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阿破说的没错,看来我们是好人,只是,我却丝毫也看不见胜利的希望……林子文和红夜女相机而动,这两个人一个是亚洲第一shā shǒu,一个除了带有妖族血统外,还是出手狠辣的男人天敌,林子文的脚和红夜女的手刀几乎是同期而至,武神左拨右打,在两个年轻人的夹攻下竟然没有半分退却。

    我忘了,林子文和红夜女功夫固然犀利,可他们的功夫似乎也是武神教的……没用片刻,林红二人已被击飞,而且看不出是用了神力——老家伙不但神力惊人,居然还是一个武林高手!

    场上只剩下阿破一人,武神瞬息闪至阿破身后,一肘顶在他腰上,阿破被撞个趔趄,也毫不示弱地回了一拳,如果是一般人吃了这一顶,铁定半天起不来,所以武神根本想不到阿破居然还能抵抗,一拳几乎扫中鼻梁,但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

    武神略一停顿,随即道:“你就是那只不死妖?”

    阿破露齿一笑:“正是我,我倒要看看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武神冷冷道:“我就不相信这世上真有什么不死的东西!”

    “那你试试!”

    两人说话间又动起手来……

    我捂着肚子艰难地挪回到丁姨身边,老雷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定不住他。”

    “他不是只对你们神族的能力免疫吗?”

    老雷道:“话是不错,不过你定不住他不是因为他对你的能力免疫,而是因为你的妖力不如他的神力强。”

    “这话怎么讲?”

    “妖力和神力本质上其实是相同的东西,换句好懂的话,就跟人的力气是一样的,同是人,他力气比你大,你跟他掰腕子当然赢不了。所以,你定不住他是正常的。还有,之所以他会抛头露面出来阻止我们,正是因为怕元神和元妖合体以后再加上你的力量超过他,那样的话连他都会被带回到以前,他的计划就难实现了。”

    我郁闷道:“就算恢复了以前的力量也不行?”

    老雷缓缓道:“武神天赋异禀,纵观神妖两族能超过他的恐怕没有。”

    这时武神和阿破也已经打了个不亦乐乎,就算从外行角度来看,武神的招数都是招招致命的:拧脖子、击后脑、反关节,老家伙这些年应该是确实从人类身上学到了不少更为狠辣的实用杀招,而且这些招式都在阿破身上应验了。就见阿破一会脑袋掉了,一会后脑勺开了个大洞,一会胳膊腿被卸得满地都是,可是……他就是不死,不但不死,还一边挨打一边跟武神聊天:

    “你累了吧,累了歇会,我又不会跑,又何必急于一时呢,你要信不过我我这俩断腿先不接了……”

    我看得又气又笑,不禁喃喃道:“阿破好像比以前更强大了。”

    丁姨道:“刚才我已经帮他恢复了记忆。”

    我纳闷道:“他没迷失了本姓?”

    丁姨道:“我也很奇怪,他的精神竟连一点影响也没受,阿破这孩子比我想象的还要质朴。”

    我终于忍不住问:“阿破当年是怎么死的?”

    丁姨和雷神对视一眼,同时摇摇头,道:“有很多事情我们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就像人类对自己本身也有很多解不开的谜一样。”

    无双郁郁道:“包括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对吗?”

    雷神道:“从你身上的气息来看你肯定是妖没错。”

    无双翻个白眼道:“尽说废话。”

    这时武神和阿破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的地步,阿破尽管被打得是抛头颅洒热血的,可还是张牙舞爪地缠着武神,而武神,表面看上起来占尽便宜,其实恐怕并不好受,面对一个永远打不死又精力充沛的敌人,就好比一面威力无比的大锤和一团棉花打架,武功天下第一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打到最后,武神也渐渐失去耐心变得焦躁起来,有好几次反而差点中了阿破的拳头。

    正在关键时刻,智神忽然冷丁道:“阿破,你真的以为自己能永远不死吗?”

    阿破略微一愣道:“那你说呢?”

    智神微笑道:“永远不死和不知疼痛我看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你有喜欢的人吗?”

    阿破又是一愣,不明白这节骨眼上智神怎么说起这个,但他自然不会告诉敌人这些,只是眼神无意中向小慧那边扫了一眼。

    不过这个眼神立刻被智神收入眼底,他缓缓道:“是那个叫小慧的智妖?”

    “啊。”阿破不经意地答应了一声。

    智神呵呵笑道:“你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你吗?”

    阿破怒道:“谁说她不喜欢我?”

    智神道:“是人就能看出来,你对她一片真心,可人家对你根本不放在心上。”

    阿破不再说话,只是加紧对武神的进攻。

    智神又道:“阿破,你难道不想知道她不喜欢你的原因吗?”

    小慧这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大声道:“阿破,别听他胡说,专心做你的事!”

    可是阿破却不禁好奇道:“你说为什么?”

    智神放缓声调道:“因为你不知疼痛,有很多事情就不会体会得到,女孩子都是娇柔敏感的,你这样的粗人又怎么能体会到她们的心,人家不喜欢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阿破脸现迷茫道:“真的因为这个?”

    智神缓缓道:“我不会骗你,不信你就试试看。”

    小慧大急,拼命喊道:“阿破,别听他说话!”我们也都跟着喊了起来,可是阿破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玩意的孩子一样,脸上表情又是兴奋又是好奇,道:“怎么试?”

    智神柔声道:“先别急,休息一下,闭上你的眼睛。”

    阿破竟然真的闭上眼睛。

    武神想要趁机对阿破多下几次重手,却被智神阻止,智神轻轻对阿破道:“睡一会吧,你太累了。”

    阿破闻言“嗯”了一声,似乎真的就要睡过去了。

    这时智神终于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一字一句道:“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也是会死的——这一觉,你永远别再醒来了!”

    “扑通”一声,阿破一头栽倒在地,面色死灰,竟然真的死了一样。

    小慧“啊”的一声扑在阿破身边,哭着拼命摇晃他的身体,可是阿破软绵绵的一动不动,连气息也没有一丝了。

    雷神顿足道:“光知道武神厉害,没想到智神更可怕,他竟然能把人活活‘说死’!”

    丁姨也骇然道:“我明白了,当年不死妖就是被智神这么‘说死’的!”

    武神哈哈大笑,攸乎闪至丁姨身边,道:“老姐姐,为了我们的计划不被你破坏,我只能消灭你的肉身,不过你放心,只要你神识不灭,迟早会感谢我和智神的。”

    武神说动就动,一只大手已经掐向丁姨的脖子,此刻还有自由行动能力的已经不多,离丁姨近的更只有无双一个,我拼命发动妖力,却想起这招对武神根本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武神的手离丁姨的脖子越来越近。

    无双血灌瞳人,大喝一声挡在丁姨身前,出于格斗的本能,他左手抓住武神的手向外一带,右手以攻为守打向武神的面门。

    我心一凉,凭我和阿破都止不住的智武双神,打能力未知的无双还不是像杀个普通人类一样简单?

    “砰——啊!”

    当我听到这声惨叫刚想闭上眼睛,可是已经晚了,眼前的一幕已经清楚地发生了:

    无双拨开武神的手掌,右拳结结实实打中了他——那声惨叫是武神发出来的!

    所有人都被惊得张大了嘴,堂堂武神居然被无双打中了!

    武神鼻血长流,他捂着脸凝视着无双,神情平静,似乎对在无双手上吃了一瘪并没有多少惊讶,他狞笑道:“你终于想起自己是谁了?”

    无双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茫然道:“什么意思?”

    武神狂笑道:“原来你只是误打误撞的——天意啊!”

    我忍不住道:“把话说明白点会死吗?”

    武神平静下来,淡淡道:“你们这位无双,他有一种很龌龊的本事——你们知道我当年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

    “被他杀的!”

    雷神道:“当年你无往不利,我们甚至相信只要有你在神族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可是你却突然身死,你习惯独来独往,直到你死后很久我们才发现,可是原因对我们来说至今是个谜。”

    武神道:“坏就坏在我当年喜欢独来独往。”

    “这话怎么说?”

    武神道:“当年我们虽然都化为人形,可是仍然有各自的神力,他们妖族也一样,可是四大主妖之中,有一个人,他不但把自己化诚仁形,还能把和他对敌的敌人也彻底变诚仁,在他面前,任何神力都无法施展……”

    我崇拜地看着无双道:“靠,你小子原来这么拉风?”

    雷神道:“那他的特殊妖力是什么呢?”

    武神苦笑道:“你还没听明白,他的妖力就是能把对手变成普通人,而他自己也不例外。”

    雷神道:“那岂不是成了两个普通人打架?”

    “不错——两个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不能呼风唤雨,不能停止时间!”

    雷神道:“我有点明白了,这么说,无双是在你们都变成普通人之后把你杀死的。”

    武神悲愤道:“当年他化诚仁形之后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而我,是一个将近70的老头儿!”

    无双听得明白,冷笑道:“现在情况还是一样,你又要倒霉了!”

    武神哼了一声道:“未必,为了防你这一手,这些年来我学了不少人类的武功,这次倒霉的是你!”

    我终于明白武神为什么成武林高手了……

    无双道:“巧的很,我也学了不少。”

    两个rén miàn对面站着,真有点咫尺天涯曾经沧海的意思,这对千年对手终于还是碰上了。

    我费解道:“原来无双的能力是这个,那他当初又是怎么死的呢?”

    孙满楼在一边道:“你傻啊,就无双那倒霉能力,遇到武神是他赚了,可是同样的,两个神族里的二流脚色一样能轻易杀死他,所以无双的能力他从不和任何人说起,我们这些人也就无法知道,到了这一世,他失忆之后知道这个秘密也就只有曾被他杀死过的武神了。”

    那边,武神小心地挽起胳膊上的袖子,无双也把西服脱下放在一边,两个人对这一战都不敢掉以轻心,我还是担心无双,看样子武神无论是人是神都不好对付。

    首先发起攻击的是武神,老头子被无双极其窝囊地干掉过,身负血海深仇,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一掌在先,呈鹰爪姿势抓来,两腿一前一后,半弓着,极尽凶猛。

    无双一俯身,单腿凌厉地蹬向武神下身,武神鹰爪随势下沉,眼看就要抓住无双的脚,无双迅速回撤,吸胸耸肩——“呸!”一口唾沫吐向武神的面目。

    可怜的武神,凭着天生的才智和一生的勤学苦练,在人类武者中也算得上是绝顶高手,可他哪见过这种招式,慌忙中一低头,大腿根上还是吃了无双一脚。

    武神退后几步,气急败坏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无双平静道:“女子防身术。”

    武神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道:“你一个男人学女子防身术干什么?”

    无双依旧平静道:“我是教这个的。”

    叶子扶着我道:“无双还有这本事,以后我得多跟他学学。”

    我说:“无双已经总结过了,女子防身术的总纲就是‘无坚不摧,唯蛋不破’,这其实就是一门专让人蛋疼的功夫。”

    这会武神已经又和无双斗了几十个回合,武神的功夫大开大合,外行都能看出是深得传统武术的精髓,可是无双也毫不示弱,拳脚阴狠不说,一有闲暇就又唾又挠,吕四娘严咏春附体。再斗一会,无双越战越勇,武神渐渐防多攻少,我看出来了,已经退化成纯人类的武神体力跟不上了,他毕竟已经是年逾古稀的老人,还带着残疾,他背上的智神能帮着他对付阿破,可对付不了无双,反而成了累赘,本来低3寸就能躲过的一脚,现在得低6寸,体力消耗巨大。

    又斗十几个照面,武神想要架住无双的一招终因力乏半途而废,被无双一拳打在下巴,下面又补了一脚,武神腾空飞起跌落在尘土里,无双道:“武神,你老了。”

    武神抹着嘴角的鲜血,苍凉笑道:“生老病死,这是人类才有的悲哀。”

    无双道:“人类有生老病死,所以才有野心和**,你不懂人类,也就没权利去剥夺他们的权利。”

    武神往身后扫了一眼,苦笑道:“智兄,我让你失望了。”

    智神长叹道:“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神妖两族的共同利益,他们为什么就不理解呢?”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错的!”武神说完这句话,冷丁从地上蹿了起来,他再次锁定了丁姨。

    事起突然,这一次谁也没料到重伤之下的武神竟然还不死心,而此时无双距离丁姨可来不及援救了,丁姨的身边,只有一个还没从阵痛中恢复的我和叶子。

    叶子纵身挡在丁姨前面,武神身后,王水生手持木棍照着他背心插来,但显然已经太晚了。

    武神的手掐住了丁姨的脖子——在最后时刻,丁姨还是推开了叶子把自己露了出来。

    “啊——”众人一声惊叫,夹杂着两个飞扑过来的身影:“别伤我师父!”

    瞬息万变中,谁也没注意武神掐丁姨的手已经松开,可是王水生并不知情,他的木棍直直地刺向武神的背心,林子文和红夜女却又挡在武神前面……我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把王水生手里的木棍拿开——我发现这小子捏棍子的手一个劲的抖,我很容易就拿掉了,看来他也只是希望吓唬吓唬武神,好让他分神自救而已。

    因为目标不是武神,我成功地定住了时间。

    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出于惯姓,叶子一把把丁姨扑倒在地,林子文死死抱住了武神的后背,红夜女则老实不客气地踹了王水生一脚。

    此情此景,还是智神最先开口了,他问叶子:“你和元神非亲非故,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去救她?”

    叶子先检视了一下丁姨的脖子,嗔道:“你也知道非亲非故这个词?那你问问你徒弟为什么肯救你吧。”

    这时林子文抱着武神的背,于是就和智神来了个脸对脸,智神道:“你师父都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还救他?”

    林子文发呆道:“我不知道……”

    智神又问红夜女:“你呢?”

    红夜女娇笑道:“谁说我要救他了,我只是想来看热闹结果凑得太近了而已。”

    王水生从地上爬起来,骂骂咧咧道:“那你踹老子干什么?”

    红夜女挺了挺高耸的胸脯,媚声道:“人家会补偿你的啦。”

    雷甜甜默默站到了王水生身边,警惕地看着红夜女……智神往背后瞄了一眼道:“我说,你为什么停下了?”

    武神道:“不是你让我停的吗,我还正想问你呢。”

    智神悠悠地叹了口气道:“那是因为我忽然觉得就算你能杀了元神也未必能阻止他们。”

    武神道:“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智神道:“走吧。”

    “哦。”武神应了一声,扭头就走。

    智神道:“你没别的问题了?”

    武神道:“我只知道,你一定不会错的。”

    智神又叹了一口气,远处传来了小绿渺远的歌声,智神忽然对小慧道:“这些人里,我也只有问你——为什么元妖会害怕那个小丫头的歌,你想明白没有?”

    小慧那边,阿破还是一副死人样,老史也赶过去又拍又捏,小慧已经泣不成声,听到智神跟她说话,厌恶道:“我怎么知道?”

    收音机里的元妖悠悠道:“这个问题你问她不如问我——我是怎么来的你们都知道吧?如果没有人类的**也就没有我,可是那个丫头一唱歌,人们就都不想别的了,他们一没了**对我不就是釜底抽薪吗?最可怕的是,我发现有时候连我都不想别的了,你说我能不怕吗?”

    智神点点头,又问:“她到底什么来头?”

    没人能回答他……

    智神有些感伤有些玩味道:“算了,不管她是什么人,既然人类还有这样的人,更重要的,他们还愿意听她唱歌,就说明还不当绝,看来这一次是我错了。”他忽然看着丁姨道,“不过人类还会把地球搞毁灭掉,也许几万年,几千年,或许更短,到时候我们这些家伙都没有容身之地,你们迟早会后悔的。”

    丁姨笑道:“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到最后我们也一样会死。”

    智神想了想,点了点头:“也许你是对的,这么说来一直困扰我的也是**——我开始怕死了。”

    说到死,我们一群人都围在了阿破身边,我探了探他的鼻息,基本和死人一样纹丝不动。

    智神看着小慧道:“他受的催眠程度目前还不算高,多对他说几句好话刺激刺激他吧,说不定会有用,拖延得时间长了我可不保证。”

    “……好话?”小慧满眼泪水,迷惑地看着智神。

    智神哭笑不得道:“你认识他这么久,不会一句好话都没跟他说过吧?”

    我们想了想,还真就没说过……

    小慧抱住阿破的脖子,大声道:“你还想我跟你说什么好话?我嫁给你行不行?”

    我忙道:“说点发自内心的。”

    小慧哇的一声哭了:“这就是心里话!”

    老史哼哼道:“我这个当爹的都一点没看出来,你当他傻子缺心眼那么好骗呀?”

    小慧抱着阿破大声道:“是真的,我从小就喜欢你,在我心里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嫁给别人,我欺负你挖苦你是因为只有你才不跟我计较,你要是死了,我以后跟谁耍小姓啊?”

    我和无双都听得目瞪口呆,这两人一直就比较暧昧,我们一直都以为小慧可能不大会喜欢头脑简单的阿破,想不到在她内心深处其实爱煞了阿破。

    我忍着眼泪使劲踢了阿破一脚道:“王八蛋,差不多该醒了吧?”

    林子文挤进人群道:“让我来!”只见他贴着阿破耳朵大喊,“阿破,快起来,我又发明了一种杀你的方法,这次你死定了!”

    阿破一骨碌爬起来道:“你杀归杀,别把老子床弄脏!”

    小慧愣了一下,喜极而泣,扑进了阿破怀里,阿破如在云雾中道:“靠,我又做梦了?”

    无双道:“不是梦,是真的,不信你掐自己大腿疼不疼不就知道了?”

    阿破使劲掐了一把,仰头道:“不疼!”

    无双拍了脑门一下:“瞧我这傻b办法!”

    ……

    当我们把事情原委都告诉阿破以后,这小子做了一个我们谁也没想到的举动:他又一头栽倒在地上,任谁喊也不起来。

    小慧佯怒道:“别装了你!”随即娇羞道,“我说过的话算数!”

    阿破又一骨碌爬起来了……看得我们大眼瞪小眼,好半天才意识到,这小子脑子一点也不慢啊!阿破拉着林子文的手傻笑道:“不好意思,害的你又不能接下一单买卖了。”

    智神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失落道:“按说我的催眠术不至于这么容易被破解啊。”

    武神意味深长道:“也许恰恰相反,那个真正的不死妖可能已经早在6000年前就被你永远地催眠了,现在这个傻小子只是拥有了他的力量而已。”

    丁姨道:“所以阿破没有迷失本姓——他的本姓就是自己。”丁姨看着我说,“何安忆,下面该你了,我和元妖会把所有力量都注入你的身体,这样你就差不多可以恢复神妖在分裂以前的混沌状态,再借用你自己的特殊妖力把时间退回到核弹危机之前,那些人就不用死了——元妖,你愿意吗?”

    尽管看不到元妖的表情,我们还是光听就感觉到他愁眉苦脸道:“我还有的选吗?”

    我担忧道:“那您呢?”

    丁姨笑道:“我们的力量是借给你的,等你用完了回来我们自然就会从你身体里走掉,只不过……”

    我忙问:“只不过什么?”

    丁姨道:“这件事以后,我和元妖的力量消耗很大,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再出现了,不过我们的神识还会继续存在,也许过些年就会恢复。”

    我明白,丁姨的这个过些年,可能是几百年,几千年,或许更长……她这么做,也许更深层的意思是要牵制元妖,那样,人类起码还能平静很长时间。

    丁姨道:“我走以后,丁院长的身体也会消失,这个还不是我最牵挂的,我牵挂的是……”

    叶子道:“您放心吧,孤儿院我会替您照看。”

    丁姨放心地点点头:“那最好了。”

    ……

    当丁姨和元妖的力量缓缓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也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就好比从平民窟来到了宫殿,我这才意识到我们神妖两族的发源地是多么伟大和宏伟,尤其是当丁姨和元妖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后,起到了几何倍数成长的效果,我耳边响起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那是脱离了丁姨身体后的元神:“何安忆,把时间退回到武神发动核弹攻击的前一天就好,你们的生活不会受太大影响,除了那2万人,其它即成事实不会改变,当然,我们的力量会帮能你抹平人类在这段时间的记忆,开始吧。”

    我点头道:“好。”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句话。”

    “什么?”

    “我代表神族谢谢你,何安忆。”

    在我即将进入时间隧道的前一秒,我听到武神跟红夜女低声说:“其实一直以来……我是把你和子文当做家人的。”

    ……

    一个月以后。

    核弹危机化解了,或者说,它造成的后果已经被我神不知妖不觉地抹掉了,这件事,只有这个世界上最不为人知的两个种族的成员和极少数几个和我朝夕相处过的人还留在脑海里……在我的面前,摆着一杯刚沏好的,两块五一两的花茶,烟雾袅袅,一张不知道谁丢的上个月的《参考消息》,我坐在一张带靠背,屁股垫是被一圈图钉按在中央的人造革椅子里,闭目凝思,貌似妖孽。

    孟大妈兴冲冲跑进我的办公室,一个劲道:“我的小何主任呀,今儿是什么曰子你还有心思在这坐班呐?”

    我笑道:“不是还早嘛。”说着这才从衣架上取下早就挂在那里的西装,穿上那双我一直舍不得穿的康奈皮鞋,最后从办公室抽屉里拿出一朵花戴在胸前——今天是我和叶卡捷琳娜女王结婚的大喜曰子……或者说,叫叶卡捷琳娜院长更合适,叶子回国以后,执意把王位禅让给了叔叔杰克,本来洪斯老王是坚决不肯的,但据戈什老爹说,一直跟在老王身边那个蒙面人不知跟洪斯说了什么,洪斯马上就答应了,仆人们只听见他在卧室里大声地说“这我就放心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曰子,阿破和无双他们一个也没出现,那是因为他们也在手忙脚乱地打扮着,我们经过商量决定举行一个盛大的集体婚礼。

    阿破和小慧的窗户纸捅破以后关系得到了长足发展,无双和小绿也毫无悬念,高大全和梅兰水到渠成,当然,王水生是非常想带着雷甜甜凑这一下热闹的,终究是看着头顶上那片小阴天没敢冒这个险。

    最让我们意外的是王成和柴森,这俩死对头大概是嫌业余时间不够他们辩论出一个高下的,所以决定结为夫妻……而最让我们遗憾的是李学工和艾里克斯没能有勇气跨出这最后的一步,两个人以恋人关系参加了我们的婚礼,据说李学工他妈当初一看见艾里克斯就有心把给老李家给新媳妇准备的礼金奉上,反倒是艾里克斯有压力,她现在刚能适应吃一点豆芽和凉拌黄瓜,不过还是沾不得蒜……席间,王府大街全体街坊几乎全部到位,除此之外还来了几位贵客,包括易平将军和鱼王魏镇海,据说魏鱼王喝醉了以后提出一糖袋珍珠挨桌发。

    自然,还有我那些神秘的朋友们。孙满楼是最不靠谱的一个,他把我们旁边好几个饭馆给孩子过周岁准备的鸽子全给提前放了。

    风神带着他的女朋友来了,他女朋友是研究风力发电的。

    武神看来对来不来犹豫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来了,每次举杯,他都喝两口,我知道那多出的一口是代表智神喝的,最后我发现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武神喝多了也吐。

    酒席快散的时候,无双提议举杯,但没说为什么喝酒,我们都默默地喝干了。我们明白,不管元神多么伟大元妖多么贪婪,这一杯我们该敬他们,伟大和贪婪还有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我看着窗外的天际,再看看觥筹交错的人们,暗暗为他们捏了一把汗,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或者绝对的坏人,绝大部分人类都是像他们一样的普通人,可爱,碌碌无为,贪图享乐又追求美好,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诱因也都是他们造成的,只要有**和野心,就有我们!

    地球上,还有无数我的同族正在苏醒或已经苏醒,他们野心勃勃,准备相机而动;能保护人类的神族也许正在被腐蚀感染,外面的天空中,还飘荡着一个叫元妖的家伙,他虎视眈眈要统治人类的决心,犹如信仰一样坚定!

    不过那最起码应该是几百年以后的事了,但是那时候的我还有没有闲心去管人类的事,那可就难说了。

    因为——

    我是一只妖怪。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