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七章大结局
    晚风吹来,某个小镇上的一所院落中。

    叶惊玄身着青衣趴在屋顶上的枝枝叶叶之中,嘴角闪过一丝jian诈如狐狸一般的笑。顾容若同学蹲旁边,顾恬然则拿着一盘瓜子儿,跟看戏似的笑得很灿烂。

    屋顶上很热闹,院里却乱成了一团儿,顾容若对于自己的父亲报以无限同情:“娘,你有点冷,我们还是下去吧,要是染了风寒,爹会风中凌乱的。”

    “要下去你下去,我可不,这难得的机会,你不看我还想看呢。然然,你下不下去?”叶惊玄伸手从顾恬然手里抓了把瓜子,一边磕着一边回了句。

    顾恬然倒是支持她的,只是看着她很有些疑惑地问了句:“娘,爹要是知道我们在屋顶上,就这么看着他在满院子上下折腾,会不会火大得很?”

    可怜的顾重楼同志,此时发现在院内找不到妻子儿女,只好带了人又去附近的街道上找。而叶惊玄她们所在的屋顶,正是高高依山而建,视线一片开阔,嗯…是个看戏的好场所。

    叶惊玄想了想,高涨的气势。忽然间被针扎破了似的,迅速缩水:“会…如果他知道了,不知道是先j后杀,还是先杀后j。”

    两孩子齐齐望了她一眼,恨不得。能竖起中指,如果他们知道这个动作的话:“娘,我们都还小。”

    “小…容若啊,小孩子是不能成亲。的,要不娘帮你把媳妇退回去?至于然然,死丫头,你今天怎么会回来,跟你男人吵架了?”

    是滴,现在这两娃都已经成亲了,顾容若娶了颜家。某个能跳爱玩比谁都疯的小姑娘,那活力十足的样子,连顾恬然都只能败退。而顾恬然,嫁了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至今叶惊玄还没弄明白那丫是不是穿越来的,对于她来说,家世放一边,她一直认为那女婿是穿越而来的。

    顾恬然白了一眼,狠磕了一颗瓜子,那模样仿佛在。磕人似的:“娘,你就不能盼着我和晋哥哥好呀,他哪能和我吵架,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

    “呸,你就在你娘面前显摆吧,我天天被你爹训,你。们俩儿就看戏吧,没良心的臭孩子。”叶惊玄说完叹息一声,这顾恬然好命啊好命,怎么就能骗到那么一个男人!

    叶惊玄对于魏。晋最不满意的地方就在于,顾恬然对于魏晋的称呼,晋哥哥…她每回都忍不住想到黄蓉和郭靖。

    “呃,爹怎么又过来了,晋哥哥怎么也在…我又没玩失踪,唔…要是被逮着了,会很惨的!”顾恬然同学挨瓜子也不磕了,紧张兮兮地看着下面的进展。

    叶惊玄这下心里平衡了,这丫头也还是有点儿怕的:“快别说话了,魏晋那小子耳朵比狗都灵…”

    “娘…”顾恬然嗔怨地喊了一声,明显有些不满意,但还是没有说话了,明显怕被逮着。

    顾容若看了这俩儿女人一眼,心里庆幸自个儿的娘子不像这二位那么折腾,虽然平时跳拖了些,好歹不会跟他玩这躲躲藏藏的游戏。

    顾重楼从屋下过,心里着急忙慌的,后头跟着同样着急的魏晋,顾重楼忽然在屋檐下停了脚步,脚下的一阵脆响让他低头看了一眼,洁白如玉的瓜子壳,同味斋的雪瓜子,顾恬然的最爱。

    顾重楼回头看着魏晋,魏晋看了眼雪瓜子壳,笑得一脸无奈:“爹,我悄悄上去看看,估计都在呢。”

    “一起吧,这俩母女怎么都一个模样?”

    顾重楼和魏晋上了屋顶,从树后边探了探脑袋,顾容若先发现了他们,招招手一笑就从屋顶上飘了下去,也不提示叶惊玄她们,他是负责让这二位别从屋顶上掉下去的,现在可以功成身退了。

    顾重楼一步步逼近,叶惊玄终于也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儿了,回头一看,顾重楼盯着她跟盯着猎物似的,这一上来她的气势就弱了:“重楼,呃…那个,我…”

    “你什么?魏晋赶紧把这丫头带走…”至于他嘛,当然留下来好好跟自个儿娘子沟通沟通。

    魏晋把顾恬然一搂,立刻就闪没影儿了,屋顶上只留下了顾重楼和叶惊玄两人,她看着顾重楼一步一步逼近,张开双手在空中挥了挥,大叫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顾重楼没有停下来,依旧一点点前进,缓慢中带着一丝危险,叶惊玄心说形势比人强,只好又加一句:“别过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嘛。”

    顾重楼这回倒是依言停了下来,看着自家娘子笑得分外温和,可这笑怎么看都带着几分责备:“知道错了,错在哪儿了?”

    “我错在…”叶惊玄忽然放下作投降状的手,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圆瞪双眼看着在夜风中衣裳列列作响的顾重楼道:“我没错,是你错了,根本不关我的事儿。”

    顾重楼闻言眯着眼睛,一片危险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来:“没错…大半夜,自己不睡就算了,还把孩子折腾起来,这也算了,竟然在屋顶上看着我四处发疯一样的找,很有趣是不是?”

    叶惊玄呃呃了两声,低下头,似乎真是觉得自己有点儿错了,可是嘴上仍然不肯认:“谁让你那么凶,那么可怕,你要不那样,我大冷天的跑到楼顶吹什么风啊。”

    顾重楼趁叶惊玄不注意,又欺进了几步,一把抓住叶惊玄的手,另一手搂着腰把人带入怀中,这才发觉得怀里的人儿已经被夜里的风吹得浑身颤抖,心下的怒火不由得去了大半,可却又不想就这么放过经常折腾事儿的娘子:“我为什么要凶,那还不是为你好,只说你一句,就一句你就甩门而出,结果还躲在屋顶上看着,要你是我你气不气?”

    “反正是你的错,我没有错,我没有错…”叶惊玄kao在暖暖的怀里,很舒服很习惯地依偎着,却依然嘴硬得很。

    顾重楼同学郁闷地望天,看了怀里的人儿一眼,对于叶惊玄,他永远少那么点儿气势,叹口认命地道:“好,是我的错,我不该吼你…”“你要道歉…”叶惊玄拿细细的手指戳了戳顾重楼的胸口,开始她最熟练的运动…顺着杆往上爬。

    “讲理不讲理,明明是你的错…行行行,别瞪我了,是我的错,对不起娘子,我错了,你原谅我行不行?”顾重楼一边郁闷,一边还得小心翼翼地哄着。

    “一点都不诚恳,不原谅你。”叶惊玄眼波一横,眼底染着浅浅的笑意。

    顾重楼听着已经温和下来的语气,长出一口气,一脸总算好了的表情:“真不原谅?”

    “不原谅…”

    “那好吧,你在这里生气吧,我下去睡了,生完气了记得下来睡觉。”顾重楼说了话转身就走,但是却把外套留在了叶惊玄身上。

    叶惊玄愣愣地看着顾重楼就这么消失在了屋顶上,不由得怒吼一声,带着着些微微的哽咽声:“顾重楼,你混蛋…”

    正当叶惊玄又气又难受的时候,枝枝叶叶间又探出一个笑得灿烂的脸,拂开枝叶看着女子,张开双手道:“娘子,天晚了,我们回屋里睡觉吧。”

    叶惊玄看着那笑脸,竟然怎么也生不出气来了,竟然就这么温顺地走过去,任由着把她带下去,直到走到屋子门口才反应过来,这时却只剩了幽怨地一声嘀咕:“我怎么能就这么放过你,我真是不争气。”

    “丫头,那是因为你的心比你的脑袋更诚实…”顾重楼笑着说道。

    叶惊玄白了他一眼,心里无比幽怨,她前世肯定是欠了这个男人,要不然这辈子怎么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却没想到,这个男人不同样没逃出她的手心儿么…

    被顾重楼抱在怀里进了屋子,她忽然发现这种感觉好极了,抬头望着窗外那一轮圆碧的明月,也看到了顾重楼的脸部线条,温暖而柔和像是永勾着笑一般。这个男人,是她的幸福,想到这儿不由得甜甜腻腻的笑道:“重楼,我爱你…”顾重楼似乎是没有听清楚一般,睁着如墨的眼睛看着叶惊玄,问道:“你说什么?”

    “讨厌,好话不说第二遍,爱听清不听清。”原来说出这三个字并不容易,而且还有些尴尬…叶惊玄心说,原来表白这出戏,不是谁都能老玩儿的,拿这三个字说着当饭吃的,那是穷摇奶奶的小说。

    顾重楼愣在原地,似乎在回味着,又像是在回忆着,良久回了一句:“吾心长待…”

    没有听到意料中的话,有些意外,但吾心长待四个字,叶惊玄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伸手搂着顾重楼的脖子,内心无比宁静,这…就是她寻了一辈子,找了一辈子的宁静平和。

    在这个世界里,在所有的时间和空间里,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正好遇见了他,上天…待她真是不薄呢,她也会好好珍惜这平淡宁静的幸福日子。

    “感谢上天,让我遇了你…没有早一点,没有晚一点,恰好在这个时间,我们交溶的光辉温暖此间…”

    歌声久久地在院子里回荡,一片宁静中,幸福的香气在春夜里随着歌声久久不散…

    (终于结局了,这本书真的写得非常辛苦,尤其是这一个月,要谢谢大家,也要说声抱歉,骨折真的很痛,但一到码字的时间,竟然能忘了痛,医生说值得推广,这叫转移疗法…

    谢谢亲们又陪小弈走过了一本书,一段旅程,一段人生,或许美满,或许有瑕疵,但终究又到了结局的时候。其实小弈一直在嚷嚷着要写结局,没想到结局了,却开始不舍起来,心里空落落的,有点难受呢!

    下一本书,估计三月底或四月初发吧,小弈休息一会儿,精力充足之后,继续和大家一起领略与我们平常生活完全不同的人生。谢谢我可爱的读者们,你们是最最伟大的…)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