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落雁传说完本
    黑白无常先是一惊,再看清楚是他,先是面面相觑,然后白无常才站出来行了一礼,小心翼翼地问道:“原来是东海三太子,不知上仙驾到,有何要事?为何还要带个凡人肉身前来,坏了我阴间的规矩?”

    楚无尘心急如焚,哪里还顾得上跟他们客套,急急地说道:“我有要事要见你家阎君,你们速速让开,否则休要怪我无礼了!”

    这个黑无常乃是百年前新上任的,哪里见过这等嚣张无礼的人物,顿时气得哇哇怪叫道:“好大的口气,就算你是地界神仙,到了我们阴间,也得守我们阴间的规矩!”说话间一挥手,手中多了根哭丧棒,直指向楚陈二人,白无常也亮出了招魂幡,霎时间四周的阴风凛冽,哀嚎凄厉无比,将两人紧紧围住。

    楚无尘一咬牙,双手一分,弹出两个白色的光球,直射向两鬼,那光球在黑暗的阴间显得格外耀眼,缠绕在他们周身的阴魂只要一粘在上面,立刻发出无比痛苦的哀嚎,刹时化为乌有。

    黑白无常虽然强过那些阴魂,但也毕竟是阴间生物,最怕的就是这银火光球,一见他出手就不留情,上来就是这等可怕的杀招,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哪里还敢接,只得怪叫一声,急忙向两边闪去,让开了通往阎罗殿的通道。

    楚无尘和陈少奇抓住这一瞬间地空隙。直接冲了进去。

    黑无常本想追上前去,白无常一把将他拉住,摇摇头说道:“水神的法力,岂是你我能拦得住的?还是交给阎君去处理吧!”

    黑无常悻悻地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守在这里,看阎君如何处置他们,等他们被阎君打落神格,我再好好收拾他!”

    冲进来阎罗殿。果然没有外面那么黑暗阴森,也没有那些阴魂的纠缠,只有在当中的大堂上,高高地坐着一个冠冕黑袍的男子,黑面黑口,双眼细长,宽额方颌,眉心一道月牙状的白色标记,正远远地看着他们进来。一路看中文网嘴角竟带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楚无尘一进大殿,便将聚灵珠交给了陈少奇,只有他身上纯正地阳刚之气和肉身活力才能继续给与灵珠生气,陈少奇也运起了先天元气功。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真气注入灵珠内,这才能抵挡住这看似空荡荡的阎罗殿中无所不在的死气。

    阎罗王看到陈少奇手中的聚灵珠,微微皱起了眉头,动容地说道:“原来你们是为了她而来的,想不到她竟然会落到如此地步!”

    楚无尘一怔。原本以为还要费上一番唇舌。没想到阎罗王竟然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来意。急忙上前几步,深深一礼,说道:“既然阎君知道。那再好不过,但求阎君就她一命,在下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陈少奇也在一旁抢着说道:“若是不够,还有我!”

    阎罗王微微一笑,一伸手,陈少奇手中的聚灵珠飘了起来,直朝他飞了过去,陈少奇先是一惊,但见他神色平和,不像是有什么恶意,只得暗自在心里提高了戒备,死死地盯着灵珠,生怕他出手将它毁了。

    聚灵珠落入阎罗王的手中,不停地转动着,原本已然黯淡地七彩魂光又慢慢亮了起来,看得楚无尘和陈少奇都是一喜,小心地不敢多说,生怕打扰了他施法的过程。

    聚灵珠转的越来越快,阎罗王原本黝黑的面庞上,那弯银色地月牙标志也越来越亮,发出一道白光直射在上面,隐隐的能听见里面有女子低低的叹息声,七彩的魂光慢慢地从那白光中飘散开来,形成了个人形,起初还有些漂浮不定,到了最后,终于凝聚成了一个女子的模样。

    只是这女子刚成型地时候,身形圆肿,全然不似那个曾经倾国倾城地绝色佳人,看得楚无尘和陈少奇一时目瞪口呆,几乎无法言语…

    当她飘然落地地时候,阎罗王微微一笑,说道:“王小凡,你终于还是输了,注定的命运,不是换了魂魄就能够改变得了的。”

    王小凡轻叹一声,说道:“即便如此,也多谢阎王大人给我这次历世地机会,至少让我真正知道了被爱的感觉。”她缓缓转过头去,看着楚无尘,凄然一笑“其实我更希望在此之前就魂飞魄散,至少那样,留在他心里的,还是那个美丽的影子,而不是现在的我。”

    楚无尘看着她,喃喃地说道:“我早知道你不是妲己,只是不曾想过,真正的你是什么样子的。”

    王小凡看看自己臃肿的魂体,自嘲地笑了笑,说道:“这魂魄的模样,才是我原来真正的样子,很丑吧?若不是阎君给我机会借尸还魂,让我拥有了昭君的绝世姿容,我也没机会遇上你。只是这样貌,一直欺骗了你,让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几经生死,甚至还闯来阴间,真的对不起。”

    陈少奇突然接口说道:“你不丑,我也不后悔,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无论你到底是什么人,在我心里,你依旧是最美丽善良的。”

    “谢谢你!”王小凡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仍然深深望着楚无尘,苦笑道:“我曾经想过改变命运,能够永远和你在一起,可如今我还是拗不过天意。如今我重回到了阴间,你们也可以安心离开了,无尘,也谢谢你!”

    说完之后,她转向阎罗王,坦然地说道:“阎君,我愿履行前世许下的承诺,在此为你效力,永不反悔阎罗王点了点头,淡淡地一笑,一伸手,正准备在她的魂魄上印上阎罗殿的标记,忽然听到楚无尘大喝一声“等一等!…”他的手一顿,抬眼望向楚无尘,微笑着说道:“水神既然已看清楚了她是什么人,还不快快返回人间?在此停留过久,纵使神仙,也会有损仙体的。”

    楚无尘并不理会他好意的提醒,而是径直走到了王小凡的身前,看着她,轻轻地说道:“那个皮囊是昭君的,但是我认识的傻女人是你,闯龙族墓地的是你,我真心所爱的也是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无论你是人是鬼,你明白吗?”

    王小凡的魂魄颤抖起来,若是鬼魂有泪,她早已泪流满面,原来这世上,还真的有人不在乎她的样貌,原来这世上,她也可以拥有最宝贵最真心的爱情。

    出潼关,过黄河,过了代州,终于要到雁门关了。

    陈少奇护送着长公主一行,一路受到沿途百姓的围观欢送,地方官员的招呼接待,到了此处,已是疲惫不堪。看看关外空旷的草原,想想塞外漠漠的风沙,马车里那个柔弱的女子,这些日子来从没有一句怨言,他也不禁有些佩服。

    自从在地府里告别了楚无尘和王小凡,陈少奇再回到凡间,心境已发生了莫大的变化,再加上经过丹炉的炼化,已然踏入了修仙的门径,张海玄也曾劝他重回白云观,专心修炼。只是他还记挂着自己最后的任务,唯有将这个还留在人世的王昭君安然地护送入匈奴,他才能真的抛开俗世的一切。

    次日,呼韩邪在关外,亲自带了人马前来迎亲。

    双方交换了聘礼和嫁妆之后,长公主和几十个随侍的宫女便加入了匈奴军的队伍。呼韩邪见到昭君真容的一刹那,惊喜若狂,全然忘了先前的事情,对陈少奇是千谢万谢,只是陈少奇看着他老丑黝黑的面容,和那娇美温柔的昭君在一起,怎么都觉得难过。

    长公主弹了曲琵琶与汉军告别,乐声悲苦哀婉,缠绵悠扬,闻者无不黯然销魂,甚至连天上飞过的雁群,也和了几声悲鸣。

    正当呼韩邪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时,一道肉眼无法察觉的白光从天而降,直落到他的头顶,一只大雁长鸣了一声,也一头载了下来,落到了马车旁。

    呼韩邪的全身抽搐了一下,如同癫痫般浑身发抖地跌落在地上,随行的护卫急急地将他架起送入马车,大呼小叫地找军医来看。

    陈少奇却微微一笑,冲着马车内愁容不展的长公主做了个手势,让她安下心来。别人没有看到,不代表他没有看到,方才的云端上,突然掠过的一道白影,翩若游龙,还伴随着一团古怪的魅影,不是他们,还能够有谁呢?

    只是可怜了那只大雁,受连累枉死啊。

    后世传闻,匈奴王呼韩邪在迎亲之时,惊喜过度,不慎中风,回到部落后虽然办了完婚大典,但已经是全身瘫痪的废人了,如此拖了一年多的时光,终于去世。而即位的逐鹿王子雕陶莫高,根据胡俗,继娶了长公主王昭君。两人相敬如宾,相互扶持,慢慢地统一了塞外大大小小匈奴匈奴部落,一直与大汉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也成全了昭君出塞的美名。

    唯一让王小凡有些难过的是,元帝终究没能熬的下去,在昭君出塞的当日,心痛得甚至晕了过去。虽然没了野心勃勃的淮阳王窥伺,大汉的王权,还是随着他的驾崩而摇摇欲坠。皇后和国舅王凤独揽大权,而他们的后人,便是颠覆了大汉的王莽。

    有时她与楚无尘闲游于天外之际,想起那日的事来,总是忍不住要取笑他一番,原来后世流传的落雁传奇,竟是他一时的乌龙。

    只是世间万物多情,连那玉石草木,皆可成精,又何况一只鸟儿呢?

    (完本了)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