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三章结局
    老祖宗这时倒止了声息了。心中暗想,家里出了这么个人,辱灭门风那是自然的了,以后出嫁难于上青天,有明三接手,再好不过了,无论是真是假,自己都同意了,才能让明三甘心地帮陈府渡过这次难关。

    “明三儿,还不快行动,你眼瞧着自己的未婚妻被人劫走,如传了出去,这可有失脸面!”老祖宗大声地道。

    “祖母教训得是。”明三向老祖宗行了一礼,然后拍了拍手掌,房门外树木掩盖之处,人影艟艟,高墙之上,有人拿箭指住了这扇门,长廊尽头,李公公被两三个人围着,看来是德公主下了命令。

    见此。月影斜哈哈一笑,一手抱着陈潜,从腰里面拿出一个铁筒子,对准众人:“明三少,你想让大家同归于尽?”

    陈潜见是武师傅发明的暗器漫天星语,心中暗暗叫苦,刚才的身形移动之中,凭自己微未的武功,她几乎动弹不得,她发现,这月影斜的武功极高,很可能高过了玉师傅和武师傅,看来,今天要擒住他是难了,说不定临到头了,还赔上自己一条性命,一想及此,她忙道:“大家都退下,别伤了性命。”

    “大家别动,别伤了她。”和她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明言的声音,陈潜看清楚了,他眼内流lou出焦急关切之色,暗自疑惑,他真的在乎自己的性命吗?

    “好个明三少。”

    陈潜感觉自己被月影斜抱着,以极快的速度升到了半空之中,她猜得没错。月影斜的武功极高,而迎面,明言也以同样的身法迎了上来,两人在半空之中如电闪雷鸣般的交上了手,她却感觉自己仿如坐上了摩天飞轮,头昏目眩,她这才知道,自己那些三脚猫的功夫实在是拿不出手。

    月影斜一手抱着陈潜,却依旧迎刃有余,哈哈大笑地抱着陈潜往后退,只一晃眼间,陈潜便觉得明言离自己越来越远,陈府的屋脊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不见了踪影。

    等到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和他来到了一个树林之中,她被他放在一棵大树之下,想要挣扎起身,却浑身无力,她知道他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又见他独坐在另一棵树下。闭目运气,便笑道:“月公子,咱们这是在哪儿?”

    月影斜睁开了眼睛,来到她的身边,目光之中lou出赞赏之色:“你果然与众不同,就因为你的与众不同,才…”

    陈潜抬眼一望,却惊道:“你的头发。”

    阳光从树叶的间隙之中撒了下来,陈潜看得很清楚,他两鬓已然斑白,眼角有皱纹,就如自己的父亲,她忽然忆起,算起年龄,他应该和自己的父亲差不多大小,看来,他是以艳知红延缓了自己的年龄,让他看起来如二十来岁的样子。

    “你那未婚夫武功真不弱,我要拼了全身的劲力才能和他一战…”他笑道“只可惜,他还是追不上我们。”

    他的容颜依旧清俊,可眼角却带了风尘之色,让陈潜感觉自己面前这人依稀仿佛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梦,她叹道:“陈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事过境迁,你何不就此放手?”

    他一笑:“我已经没有办法放手。”他蹲下身来,托起陈潜的下吧“我虽不如明三,可我得到了你。是不是可以让明三痛澈心肺?”

    陈潜看清了他眼中lou出的狂热,心中一跳,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一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但这一次,我真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他的双手轻柔地解开陈潜的衣襟,嘴角含了微笑,那样如水的神情,却让陈潜浑身冰凉,她感觉脖子lou了出来,暴lou在空气之中,她不觉自己声音颤抖,道:“你不能如此。”

    “我为什么不能如此?”他笑了,他将她极轻极轻地放在了树底下,半扶着她的头,另一只手开始解她下身的衣物,陈潜终于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她半望着天空,心想,终如此了吗?

    “别哭,很快就好了,从此以后。我们去寿国,那里的绿草青青,没有人来打扰我们,我和你生一大堆的儿女,我放过陈府,放过以前所有的一切…”他轻吻着她的面颊,渐渐向下,来到了脖颈之下。

    陈潜感觉他的身子覆上来压住了自己,自己原本酸麻的手却能稍稍移动了,她摸到了他腰间的一样硬物,她知道那是什么。不加思索地按了下去,她想,与其受辱,还不如让自己和他同归于尽。

    可是,她没有感觉自己身上传来的痛苦,却感觉月影斜身形一震,他的笑容逐渐的扩大,他纤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叹息道:“这一次,我终达成了一个心愿…死在你手上,真好。”

    他脸上有笑,压在了她的身上,过了良久,她感觉他的身躯渐渐僵硬,却悲从心来,这一切如果只是一场梦,可这场梦,也太残酷了一点。

    又过了良久,她发现自己能稍稍移动了,拼了全身力气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又喘息良久,才缓缓地把身上的衣物系好,这才听见远处传来略带撕哑的呼唤:“矮锉子,你在哪?陈潜,你在哪?”

    她扶着树站了起来,刚答了一声:“我在这儿。”就感觉前方有一个身影倏地来到她的身边,一下子将她抱住了,搂得她喘不过气来,良久,那人才道:“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娶你!”

    陈潜知道这人在怀疑什么,心下感动,故意声音中带了哭腔:“明公子,我…我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是算了吧,原本你也是随口说说的…”

    明言将她搂得更紧。闷声道:“我不在乎,他已经死了,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

    陈潜一怔,出力推开他,却见他眼内满是心痛与珍惜,想要带戏弄一下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道:“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真的?真的…”明言如释重负,脸上溢出了喜色。

    “那不代表我答应嫁给你了。”陈潜冷冷地道。

    “不嫁也得嫁,你以为你能躲得过吗?”明言得意洋洋起来“再说了,除了我,谁还敢娶你?”

    “那我就试试看,谁敢不娶?我可是和公主结拜了的…”

    黄坡站在远处,看见自家公子和陈家小公子…不,陈家小女儿打情骂俏,感慨地想起前几天临出门的时候,自己跟公子的提议:

    黄坡道:“主子,不如属下给您出个主意,你不是恨他吗?干脆你把她娶了回来得了,那以后还不是任您捏圆搓扁,搓扁揉圆?”

    明言正喝着一杯茶,听了他的话,嘴里含了茶叶,良久没有出声,又过了许久,才道:“你这个办法…?”

    黄坡小心的道:“怎么样?”

    明言吐出口里的茶叶,慨然道:“当真不错。”

    黄坡松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建议:“要娶,娶她为正妻,让她不得不端庄娴淑,不得不管理家里的家头细务,不得不处理公子爷家里复杂的人际关系,烦都烦死她。”

    明言裂开嘴笑了笑,点了点头,拍着黄坡的肩膀,笑得两眼春水漾漾,过了良久,才道:“你可别搞错了,我可不是喜欢她才娶她的…”望了周围的人一眼,发现周围的人都强忍住什么,再一次强调“你家主子不会喜欢什么女人的!”

    众家丁轰然的答应着:“当然,当然。”

    笑过之后,黄坡有点儿忧郁:“小主子,你想娶人家,人家愿不愿意让你娶,这可是个大问题呢!”

    明言哼了一声:“哪轮得到她说话,我想娶的人,自然得想尽办法娶了来!哼…”黄坡心想,自家公子终于达成心愿了,真好,可人无远虑,必有近谋,他又忧郁了,这如果两个主子都是如此古灵精怪的,以后自己可有得受了。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