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雄霸华夏大结局
    忘情的城府由此可见一斑了,这一招讨好做得连在一旁观战的叶落随风也看不下去了,事实上在与天媚魔尊相处的时候,叶落随风便能感觉到,这天媚魔尊一干魔族的人,并非阐教内所说的那么的十恶不赦。

    虽然在之前,他拒绝了天媚魔尊的邀请,想要做个闲云野鹤,不过截教与阐教死拼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喜欢看热闹的叶落随风自然也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前来看这一场决斗,事实上,这一场决斗当中,虽然截教人多,但是阐教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那么恐怖的法宝,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么多高人帮忙的话,截教必败。

    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截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高人前来帮助他们,在这当中叶落随风也逐渐看得清楚了,在阐教里面那么久,其实里面勾心斗角的事情却也不少,一个道卷法诀,有时候都还会争个你死我活,有些人拼命的在门派中表现自己便无所不用极其,比如忘情,就是一例。

    所以叶落随风向来对忘情都没有什么好感,当忘情看到叶落随风出现的那一瞬间,脸色顿时狂变,叶落随风的实力他最清楚不过,此时实力比起前几天还要强了许多,但是却不是叶落随风的对手,阐教人数与截教双方人数相当,忘情看了看那阵中阐教高人的眼神,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怒声喝道:“叶落随风,往你为唐朝位面昆仑大弟子,居然叛教而入截教,今天若不杀你,就对不起阐教的各位师祖!”

    “我并没有进入截教,只不过做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一切都应该公正,既然双方正在斗阵,胜败未分,你这是狗急跳墙么?”

    叶落随风冷冷的笑着,对于他这一位忘情师弟在这唐朝位面上做了多少龌龊事,他是最清楚不过了,当然他也不会一棍子打翻一船的人,顿了顿,叶落随风冷喝道:“诸位不管是阐教本来的弟子还是游戏玩家,听我一言便是,我叶落随风的为人想必昆仑上下之人都略知一二,比起这忘情这欺师灭祖的叛徒都要好多了,明朝阆风巅大弟子碧游子、元朝数为高层弟子,宋朝广宣子,哪一个不是遭到忘情的毒手,>吸>取他们的力量,炼化他们的元神,才有他如今一身的修为的?”

    听到叶落随风的话,顿时忘情大惊,心慌意乱的吼道:“叶落随风,你不要在这里大放厥词,我昆仑弟子一个个乃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岂容你胡诌!昆仑诸位师长们,快快灭了截教这帮妖人,省的他们为祸人间。”

    此时诛仙阵内,阐教十二位高人落了下来,昆仑这边的人显然也是坐不住的,当即便有一个昆仑第一代弟子手持利剑,道:“叶落随风,往昆仑上下师长一个个对你爱护有加,如今我等就要清理门户。”

    骤然数百万修士朝着叶落随风杀来,诛仙阵内,天媚魔尊一声怒喝:“截教弟子听命,保护叶落随风,听其命令与其联手,诛杀阐教伪君子!”

    一句话喊得诛仙阵内阐教高人一个个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但是虽然这是天媚魔尊的命令也需要逆天浚点头才行,逆天浚自然也相信天媚魔尊的眼光:“就依天媚魔尊所言,截教是兴是败,就靠这今日一战了。”

    叶落随风浑身剑光缭绕,释放出一道道可怕的剑气形成一个旋转的剑壁护住自己的周身,冷声喝道:“魔族乾达婆宗听令,摆天魔幻舞魅阵,魔族阿修罗宗听命,释放百万年魔晶,助长自己的修为,以百万年魔晶为天魔幻舞魅阵为真眼,妖族九修听命,摆妖族九修九宫九天阵,与天魔幻舞魅阵为辅,海外散修听命,每三人摆三才阵,注意击杀,佛修听令,诵字真言,护住同伴!”

    说干就干,顿时只见妖族九修以猫少、冥想之夜为首,摆出大阵,只见天空中仿佛出现九颗刺目的星星,释放出各种颜色,紧接着乾达婆宗的绝色妖娆一个个扭动起那一具具完美的肉体,性感撩人,浑身一件件黑色的薄纱将那白乎乎的肉体勾勒得更加的完美,阿修罗宗的战魔们在第一时间打开百万年魔晶的力量,顿时天空中一片紫色缭绕,磅礴的魔气四溢,只见阿修罗宗的战魔一个个肌肉膨胀,杀力倍增何止千百倍。

    身后无数的佛修口诵字真言,一道道柔和的佛光直罩而下,给人一种温暖而有感觉肉体被强悍不横扫的感觉,袅袅梵音飘荡而出。

    叶落随风之所以会被封为昆仑大弟子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对于各门派的了解,可谓是了如指掌,而忘情这种凭着阴谋诡计残害同门的小人,凭什么跟叶落随风比?一时之间却是乱了方寸,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只见阐教这一个方向,无规则无阵,一个一个都是打自己的,无数的法术轰向了截教阵营,不得不说,当数量够了,质量已经是另外一回事了,当即便有无数的阿修罗、乾达婆、妖族各修、佛修各宗一个个被打得苦不堪言,幸好有叶落随风的安排,有海外高人一道道三才阵,每一次就能击杀一个阐教高手,数以百万计的海外散修几乎都是每一次施展手段就能杀一人,漫天的元神飘飞,好凄惨。

    截教阵成,只听见乾达婆宗的天魔幻舞魅阵当中无数的绝色妖娆的身影逐渐虚幻,一道道粉腻腻的气息蔓延而出,带着一股勾人心魄,在这阐教中有大部分都是玩家弟子,这些也都是现实拍来斩杀逆天浚的,所以他们心智自然不如真正的修道人那么稳固了,只见一个个仿佛小饺子一般从天空中掉落而下,七窍中喷出一道道血箭。

    包有人被那粉腻腻的气体侵袭之后,顿时全身化为泡影,阿修罗战魔经过百万年魔晶的滋润,一个个肉体变得愈加的强横,半百万的阿修罗宗的战魔一个个配合着海外散修的散才阵,有条不紊的诛杀着昆仑修士,而只要有人一受伤,后面那数十万的佛修便会以佛光灌注,推宫过血,稳住内息。

    基本上阐教以死五人,杀截教一人的趋势在溃败,气势如虹,阐教兵败如山倒,一个个元神飘飞了出去,忘情看得汗流浃背,顿时打算溜走,哪知道叶落随风早就已经盯住了他,又有阐教高人看向阵外,看见阐教连连溃败,死伤惨重,忘情想退想跑,但是他知道只要得到诛仙阵内,阐教任何一个高人的青睐,自己便可以平步青云,只要上了商朝,阐教最鼎盛的位面,要逆天浚死,逆天浚就绝对要死。

    但是已经没这个机会了,很显然这一次忘情下错了堵住,文武全才如随风落叶,对于忘情的所作所为,叶落随风身为曾经的昆仑弟子一直都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诛杀他,这一次终于有了机会。

    只见天空中,无数细碎的剑光朝着忘情直落而下,吞噬了广宣子一切的忘情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将广宣子那毕生修炼的大印傍祭出,一番金色的大印上符箓扭转,比不上翻天印,但是对付叶落随风也不会太差。

    轰轰轰连续的一声爆响,叶落随风的剑气固然犀利猛烈,但是想要击碎那番大印绝非易事:“忘情,今日,你必死。”

    叶落随风冷声一声,脚踏罡步,逃讠上出现了一个小北斗星阵,背后一个剑鞘之中飞出了昆仑七剑,只见那七剑布阵成位,都带上了一股让忘情心悸的力量,口中喷出了三道本命仙元,叶落随风一声叱喝:“七星剑阵,走!”

    嗖的一声,七把利剑骤然破杀而出,以致于连发出的尖啸都重置在一起,忘情甚至还没有反映过来,只见那七剑瞬间击碎了一块广宣子的大印,轰的一声巨响,方圆数十里的天空中一片晃荡,叮叮当当无数个小金块悉数落下,大印炸成一片粉碎。

    七剑伴随着叶落随风简直虚点,张开一道剑网朝着忘情诛杀而去,忘情脸色惨白,又身无长物,刚刚要跑只见其中一剑刚好爆进菊花之中,昆仑七剑之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的确忘情那张脸都变黄了,痛得他眼泪差点没掉了下来,似乎带着点恶趣味,叶落随风连连虚点,昆仑七剑之菊花残七连爆,从忘情的<img src="image/gangjpg">门破进去,又从他的嘴里顶出来,五脏六腑被毁得干干净净,忘情不甘的脱离了肉身,愤怒的喝道:“我不服,我不服,苦修了这么久,一身修为付诸流水,诸位昆仑师长师兄弟们,士可杀不可辱,以及被他们法宝丹葯,不如与截教同归于尽吧。”

    苞忘情一样想法的人很多,天空之中飘荡的元神有数百万,一个个已经抱着逼死的决心,同时一声怒喝,引出本命精元:“爆!”

    忘情其实这一句话,只是想证明他有多么的爱阐教而已,但是没想到这一句话触动了无数人的心弦,其实他根本没想过自爆,可是无数人的自爆却让他声嘶力竭的咆哮了起来,至于咆哮什么已经没人知道了,顿时天空中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到了。

    只能听见叶落随风的声音逐渐淹没:“诸位,护住自己的元神,元神不灭一切都有机会,一切…”

    数百万阐教元神自爆又岂是小事,顿时天地动荡,顿时唐朝位面之中,又不知道有多少佛修出现,抵挡住这一道又一道的能量波,虽然如此,但是依然有不少的人牵连于内,截教众人死得只剩下百万人了,其他的不是肉身被毁只剩下元神,就是元神伤残或者直接化为粉碎,幸运的能保存到肉身,都是强中手。

    天地动荡,诛仙阵内气流一阵紊乱,不管是阐教这十二位高人还是逆天浚都不想看到的,不过幸好换成了以诛仙剑为阵眼,不然的话阵早就破了,剑人更是会灭得干干净净,可是逆天浚他们一个个也都好不到哪里去,口中鲜血狂吐,就连阐教十二金仙都被这不稳定的气流所造成的天地规则的错判,无数的九九雷劫自天庭降下,劈得他们一个个修为肉身毁了一小半。

    天地震怒,可想而知,忘情的一句话造孽多少,这一笔帐,是要记在阐教身上的,此时阐教这十二个人已经恨死忘情了。

    “哈哈哈,阐教,这就是阐教,昆仑,没昆仑了,昆仑天山,山脉尽断,山下百姓全部死得干干净净,天山昆仑,昆仑阐教?”逆天浚有点癫狂的冷笑了几声,顿时有是口中喷出了一道道血箭,很显然那一场自爆让他伤得不轻,在场全赖有加持神杵以及孙思邈还有唐三藏之前所祭出的甘霖雨露阵的支撑,在坚持下来,一个个又兼有上古神兽,又有诛仙阵保护,也躲过了一劫。

    便成子惨笑了起来,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果么?阐教居然会落到如斯地步,好好好,今日我就与你们拼了。”

    逆天浚剑眉一挑,怒声道:“自食恶果,却要怪罪他人,留不得你,屠神诛仙阵,启。”

    顿时一道道细碎的剑光自虚空之中凝结,逆天浚一个人主阵,以通天眼窥探诛仙阵内一切场景,只见广成子不去诛仙剑了,赤精子也不取戮仙剑了、玉鼎真人也不取陷仙剑了,南极仙翁也不取绝仙剑,十二人汇聚在一块,每人祭出一个圣级法宝,摆下了十二天干之阵,逆天浚心里大惊。

    斑声喝道:“今日一战,事关截教兴亡,不需要在留手了。”

    纵使阐教有圣级法宝,截教亦然,虽然少却是人多,四海龙王,真武大帝、玄蛇帝尊、灵龟帝尊、唐三藏、猪八戒、沙悟净…

    只见无数人凝聚出各种手段,朝着阐教十二人轰杀而去,其势之惊人就连逆天浚都为之脸色发白,只是那圣级法宝自然也不差,苦苦僵持,双方互相打击,诛仙阵内无数的能量滚动,逆天浚稳住能量气流,一便将那些能量汇聚成四道光剑。

    只见诛仙阵内,仙云袅袅,表面看起来很平静,其实里面却是激流暗涌,一不小心便会死得干干净净,无数的空间被撕碎在被填补出来,无数的虚空之中杀出黄巾力士却又被杀了回去,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阐教十二人的修为,起码每个人都被折了十万多年,而截教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孙思邈以及一干佛修作为高级救人输出,不停的释放,不停的吞服恢复功力的葯,让他们一个个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了。

    就连一下子能够祭出数十件先天级法宝的金蝉子脸色也是略带难看,突然间,位面震动了一下,众人都在激战并未在意,而逆天浚则是眉头一皱,感觉到有些不安,忽然间,天空之中十二道金光笔直的落下,落在十二人身上,十二天干阵,耗费了阐教十二人合计接近两百万年的修为,换来一场大阵。

    从另外一个位面所降临而来的能量,顿时让整个唐朝位面开始变得不稳定了,只听见李太白高呼:“斩断这十二道金色的光柱,必然位面受损,阵启整个唐朝位面都要死得干净,这阐教金仙没一个好东西。”

    然而就在此时,自张三丰胸口处飞出了一个刑天巫诀,只见那刑天巫诀中释放出一道道巫文,紧接着只见这些巫文直奔九州,九州原本不安的位面逐渐稳固,突然间,九州各地,一道金光直冲九天,九道光芒,带着一股让人感觉到极其温馨的力量,与那刑天巫诀的玉片所释放出来的符箓,凝聚成一个巨大的身影。

    只见那身影无头,右手拿干戚神斧的光影,而左手拿的却是刑逃谲的光芒,双乳为眼,肚脐为嘴,带着一股先天的霸气,压得主人都喘不过气来,逆天浚是激发这一片刑天巫诀的第一人,这之中的召唤,可想而知,只见逆天浚疯狂的催动起刑天巫诀,在场的人只有他一个人将刑天巫诀第一篇修炼到终极。

    只见那一道身影出现在逆天浚的身后,紧接着逆天浚便感受到浑身的力量倍增,一声怒笑:“通天斩剑,可断天地,屠神诛仙阵,破,斩,杀!四剑归位,四剑归心,诛仙天地灭!”

    镇守四方的诛仙四剑骤然与逆天浚凝聚出来的四道光剑凝为一体,朝着天空之中的十二道金柱劈砍而去,突然逆天浚身后的光影动了动,说道:“这力量太弱了,你是通天么?怎么会如此的弱。看我祝你一臂之力,这十二天干阵,也太弱了。”

    只见那一道身影分化为四道光芒,涌入诛仙阵中,顿时杀力滔天,天地震动,十二道金柱被当空拦腰斩断,阐教十二人一个个脸色惨变,位面混沌,这一次罪过大了。

    “刑天,你这个天好杀的,不守位面规则,私自下界,该死!”广成子声嘶力竭的咆哮了起来。

    “是谁先不守位面规则的,这要真让你们启动了十二天干阵,唐朝还能留有活口么?”虚空之中传来刑天的声音。

    顿时天空一片混沌,虚空一度破碎,黄龙王高呼道:“散阵,位面扭曲!”

    顿时三千六百人以及三千六百只上古神兽一个个身带重伤的散开,不管是截教也好还是阐教也好,逆天浚也是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天空中一道道黑雷直落而下,只见诛仙四剑以及刑天虚影不停的将那一道道密密麻麻轰杀向九州的黑雷给劈成了粉碎,守护在九州的九州鼎也散发出一道道温柔的光亮试图稳住唐朝位面,更有盘古斧、轩辕剑无数的太古圣器杀出,挡住位面扭曲。

    但是圣器一出,场面越是稳定不住,忽然之中,虚空之中开辟出了另外一个空间,只听见黄龙王一声高呼:“撤!撤到另外一个位面,若还存在于此位面,我等定然要葬身于此。”

    不止是截教之中的人与元神往这个位面上扯,就连广成子他们也顾不得争夺什么,如果说他们满状态还好,十二天干阵被强行撕碎,对于他们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在逃跑的那一瞬间,逆天浚紧紧的抓住了水月儿与苏黎歆的手,说道:“愿意跟我到其他的位面吗?就算是死!”

    “我愿意!”两者同时回答。

    逆天浚狂笑,倒是简子翌尹宁宁狂骂逆天浚乌鸦嘴。

    因为在这个位面很奇怪,充满了无数的各种数据,需知道这龙战华夏这一款游戏,乃是数据与位面的结合,非拥有超强的实力是无法做到的。

    突然逆天浚感觉到眼前一片光亮,然后再也看不到什么了,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突然逆天浚以及近千万的截教众人出现在了逆天科技大楼的上空,而广成子也跟着逆天浚他们出现在了逆天浚他们这真实的位面之中。

    逆天浚突然一片茫然,但是他脚下的黄龙王却是无比的畅快,逆天浚感受到一股股无比可怕的力量瞬间蔓延,以通天眼一眼,这确确实实的在他们现实生活的位面,而逆天浚他们的上古神兽实力狂飙,一股可怕的威压朝则四面八方蔓延,黄龙王一声欢呼:“太好了,在这一个位面没有任何力量的束缚哈哈哈哈,在太舒服了,力量已经恢复了九成了。”

    三千六百只上古神兽无一不是如此,人只要原本自己拥有多强悍的实力都在逐渐恢复,截教真正意义上死亡的只有800万人左右,而此时的截教还有九百万实力强横的修士,可能是位面的关系,没有肉体的都已经在穿越位面的那一瞬间重新凝聚了,就连之前元神伤残的叶落随风都完好如初了。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此时天空之中落下无数道金光,逆天浚对于这样的场景,有点熟悉,突然回过神来:“天神下凡了,看来与天神的这一场赌局,是天神输了。”

    “好啊,没想到仅仅只是唐朝这一役居然就带出了如此之多的高手啊。”只见一名金甲天神一声欢呼,无比的激动。

    逆天浚认得这金甲天神,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样,天神么?如今我赢了你,还要阻止我与苏黎歆在一起么?”

    金甲天神看了看苏黎歆与逆天浚,突然大笑道:“一起吧一起吧,你们在不在一起与我有何干系,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十二位上神,为何你们的脸色如此的难看?”

    便成子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在此时洞察一切的剑天老人以及逆天浚的父亲同时出现,只听见逆天浚的父亲哈哈哈大笑道:“辛苦阐教十二上神了,一共消耗了三百万年的修为以及借用了无数的圣器法宝,引发空间扭曲破碎,再加上无量功德佛的无数功德的填补之下,这才换得我儿以及截教众人全部穿越了位面,大喜大喜啊。”

    那一位金甲天神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朝着阐教十二上神连连作揖道:“辛苦十二位上神了,这么多年的修为可得好好进步一番啊,唔,这截教经历了无数年,还能兴起,这明明之中的天意,应该无须我多说了吧?”

    便成子一干人等脸色发青的甩了甩袖子,飞往神界去了,逆天浚此时突然明白了,原本这个所谓的游戏神界联合逆氏集团的高科技,将游戏与位面结合,以无数的圣器衔接了一个又一个的位面,就是为了想要将那些拥有不错天赋但是却在互相斗争中夭折的菁英给全部从位面之中解放出来,而逆天浚他们此时无意中的大战,却是让他们实验成功了。

    雄霸华夏,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雄霸华夏了,逆天浚忽然哈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比一干天神还要开心。

    “哈哈哈哈哈,好吧,既然有这么多兄弟姐妹都来到我们现实做客了,我今天宣布,截教正式成立,我为教主,大家有意见吗?”

    “没有!”声音响亮且齐全。

    顿时金甲天神脸色黑了下来,说道:“你们大部分人实力都已经超越了仙帝的水准,可飞升到神界…”

    “放屁,谁说实力超越仙帝的水准就要飞升到神界的?我师尊剑天老人,哼哼?早超越仙帝水准了吧?”逆天浚高高的抬起脑袋说道:“你们该哪凉快哪凉快去,虽然我现在只有地仙一品的实力,不过凭着我们四大集团的实力该打针吃葯的,苦修个几百年,还是没问题的。”

    “胡闹,之所以花了这么大的功夫就是因为有其他宇宙位面的神魔要侵略本宇宙位面,所以需要庞大的战斗力都集中守护,他们责任重大,岂容你胡闹。”一干天神可谓是一个鼻孔出气的,连说话一字一句都十分的一致。

    “好吧,我逆天浚从来不会跟天神作对,截教弟子听令,谁愿意上神界的谁就去,谁愿意在此位面厮混的,就在这里跟我在一起,我绝对不会强人所难的。”

    话说得很随意,却是没有一个愿意上神界的,对于他们来讲,重要的不是在什么界,在那么委屈的位面都呆过了,更别说现在这个位面了。这个位面上他们拥有最佳的实力,能活得神气,要飞升到神界强人众多,到时候还不是得活得憋屈了?

    “…”看到一个个没有人愿意主动说要去神界的,金甲天神彻底无语了,漫天降临的天神顿时一句话都也说不出来了,这不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吗?

    “逆天浚…”金甲天神欲言又止。

    “放心吧,截教众人我们逆势集团会养活,地球不能养、火星木星水星土星金星天王海王冥王哪里不能养的?若是神界有难,你我唇齿相依,我们不会见死不救的,你们无须担心,有我在,相信在他们也不会做出什么惊逃诏地的事情,作为截教第三千六百代通天传人,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兴旺截教而已,你把人带走了让我当光杆司令?”逆天浚笑嘻嘻的说着,有道是不打笑脸人,那金甲天神别说有多憋屈多无奈了。

    “罢了,天意如此,逆天浚,我现在就传达一下主神的想法,创造这龙战华夏,与你们逆势集团秘密合作,我们也想不到会有如此的胜果,虽然有付出,但是没有想过会有如此丰厚的回报,你们都是聪明人,我也不想让他们上不上神界对做纠缠,只是希望大家都不要轻言轻生,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没有忘情那一句话,就没有数百万元神自爆的场景,就不会紊乱了位面规则,就会引发一系列的位面错乱空间扭曲,那些自爆元神的玩家如今重回到普通人的水准,没有自爆元神的实力却是如常,也好也好,如今本神将也不强求什么了,只希望你等好自为之,继续为三界造福”

    说完一干金甲天神驾着金光回到神界去了,逆天浚也懒得管他们那么多了,双手牵着两个绝世美人,一颗心砰砰砰的乱跳了起来,这个时候要干什么,逆天浚深>吸>了一口气,吼道:“来,亲亲。”

    顿时搂住了苏黎歆以及水月儿的细腰,狂笑了起来,引得众人纷纷侧目,简子翌、尹宁宁白眼连翻,阿进口水直流,季泽风则是怦然心动,却也是思春了。

    剑天老人以及逆天浚的父亲则是招待起了漫天的截教修士,近千万的修士安排起来却也都能是有条不紊的,逆天浚则是当一个甩手掌柜,这截教大小事物都是由剑天老人处理,终日与苏黎歆水月儿逍遥。

    而逆天浚一行人突破位面之事,众人皆知,顿时异次元论坛上再一次炒得沸沸扬扬。

    标题:逆天浚与苏黎歆、水月儿的幸福生活。

    标题党,哈哈哈,大家说,事情都过去一年了苏黎歆跟水月儿应该也都给咱逆天浚老大生一个胖娃娃了吧?

    发帖人:阿进

    1楼:逆天浚是你老大?你就吹吧!

    2楼:逆天浚真的是我偶像兼老大!

    3楼:我觉得苏黎歆跟水月儿所生出来的男孩子绝对是宇宙超级大帅哥,所以觉得应该生两个男生。

    4楼:楼上肯定是个花痴,鉴定完毕,我觉得她们两个生出来的女孩子肯定是宇宙超级大美女。

    5楼:楼上五十步笑百步。

    …

    异次元论坛上的帖子被爆得不知道有多少了,在看着大频幕的苏黎歆与水月儿两个人腹部都有点稍稍的隆起,逆天浚一脸邪笑的问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去你的。”二女同心啊。

    突然大屏幕突然一片晃动,萤幕上突然出现了简子翌以及尹宁宁的强行连线,逆天浚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又想要干什么了?”

    “我抗议,强烈抗议,为什么我就要帮你处理截教之中的事情,你却能那么爽。天呐,还让不让人活了,还开什么截教精英协会,特种部队…”简子翌仿佛哭爹死妈一样的哀号了起来,絮絮叨叨好不啰嗦。

    “我附议我附议!”也许是因为忙于截教的事,原本身材有些丰满的尹宁宁顿时已经消下去了一大圈了。

    就在此时,屏幕的右上方出现了季泽风的请求连接,只见原本那有一百寸的大屏幕季泽风占据了一个大角落,只见季泽风身边跟着一个青春甜美的小女生,季泽风腼腆的说道:“天浚,这个是我的女朋友,名字叫风儿!”

    逆天浚突然眼前一亮,说道:“好啊,你也找到一个了!”

    说着说着又传来了阿进的连线,逆天浚也接了起来,只见画面上的阿进,身在夏威夷海滩,穿着一条花花绿绿的沙滩裤,身边无数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波涛汹涌,阿进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接通,连忙收敛了一下自己原本正在乱来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偶像,偶像。。你现在在哪里啊,我一直在地球上好无聊啊,谁叫我是个魔法师呢,哦呵呵呵,都被宙斯那个家伙给带坏了,西方神界上的女神都已经被我宠幸过了。”

    阿进说着说着拿起了一个注射器,往自己的颈部的大动脉打了下来,浑身一阵哆嗦,说道:“有神格就是好啊,什么毒品的,以前没法试的,先在试起来还真是过瘾。”

    逆天浚含笑说道:“罢了,再过几个月,黎歆跟月儿都要生了,你们也都加把劲了,人生在世,有得忙,有得乐,活起来才快乐,你看我也不是闲着没事干啊,两位夫人呼来喝去的,我还得端茶倒水的,以后有了孩子还得擦屎换<img src="image/niaojpg">布了。”

    听得众人连连点头,顿了顿,逆天浚话锋一转说道:“还有大家都别掉以轻心,根据我逆家宇宙侦查探测器已经发现了,其他宇宙位面的侵略已经似乎都在准备进行了,到时候雄霸整个华夏的截教,可不能被灭了风头啊。”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