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0章传说不败终
    泰山之巅,封禅台!

    紫气东来等九大高手鱼贯而出,环顾一周:“是泰山!”

    “你们要不要研究一下怎么打!”许溪的声音悠然传来。

    许溪负手傲立于封禅台上,迎风而立,尽显骄傲与强大。

    “研究个屁!”紫气东来没好气的瞪许溪。

    终极刺客脸色铁青,从他看见神州会有四人中选,他就知道这一战,必败无疑。

    这是一个绝对出人意料的组合,当名单一出来,从东土到其他四服全部沸腾了。

    应该说,绝大部分玩家推测的最终名单,基本都猜中四五人。

    有的猜没有紫气东来等,有的猜没有别人。

    但有一点是一致的,所有玩家推测的九人名单,都是从战术等等来考虑。

    而现在的九人,绝对没有考虑到战术和配合,而是全部选择最强大的,等级最高的——就连里面最弱的打滚的猴子都是本次论剑八强高手之一。

    最强大,而不是最适合。这名单令所有人深感不合理和意外。

    不能说这九人完全搭配不出战术组合,但的确不是最佳的,甚至连良好的战术组合效果都很难组织出来。

    系统之所以如此选择,只有一个原因。

    道级下游高手,已经完全无法给许溪造成威胁了。

    系统是被迫选择最强大的人选,而不是最恰当的人选。

    其实,有聪明玩家想得更深入。从神州会除许溪外八大道级高手中,就有四人中选来看,本质上可以视为系统已几乎放弃了这一次击败许溪的机会。

    诚然,换做有任何的机会。系统一定尽可能不选择神州会的人来放水,而宁愿选择更弱一些的。

    不过,如果系统本来认为就没有机会战胜许溪呢?

    无数人同时想到这一点,猛然间心中一紧!

    其他人想到的,终极刺客也想到了,他的脸色从青变白。

    这九人名单,只证明一件事,系统认为这九人与许溪的战斗只是一个过场,必败。

    许溪微微一笑,目光徐徐在众人面目上扫过:“都是老朋友呀!”

    江十二羡慕而又惆怅的摆摆手:“老西,看见你,我真不是滋味。想不到,你还是拉开了和我的距离。”

    原来,他一直想要击败许溪。但现在才发现,其实他一直都不如许溪。

    差距已经很大很大了。

    许溪向众人招招手:“上来吹吹风,在还没开打前,聊几句吧。”

    这句话一出,五服到处都是大骂声:“聊你的头,快打吧你。”

    “恭敬不如从命!”终极刺客是一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但现在他的确有些沮丧。

    看九人走上封禅台,许溪笑了笑:“怎么样?要不要讨论一下战术,我等你们。”

    “呸,你就装吧,迟早被雷劈的!”门徒大笑呸了许溪一下。

    终极刺客凝视许溪的眼睛,似乎想要看进他的心里:“战术再好,有用吗?”

    许溪颌首一笑:“其实,不论你们用什么战术,都必败。”

    “我不服!”江山风流和打滚的猴子怒视许溪,他们来这里,不是来观景的。还没打就先认输,哪有这样的道理。

    许溪爽快的哈哈大笑:“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先聊一聊吧。难得有机会给天下玩家等一等,很有意思!”

    许溪这句话再一次被亿万玩家诅咒得体无完肤摇摇欲坠,要是真有冤念的存在,估计许溪现在下十八层地狱都有富余。

    “这一战之后,我可能不会玩游戏了。”许溪见众人不解,耐心解释:“我后天结婚,有了老婆孩子,没准以后就真的没法玩了。”

    “所以,打完这一架,先把所有的恩怨都摆下,我请大家喝酒。”许溪看了空气一眼笑道:“嘿,有兴趣陪我喝酒的,就在紫禁城等我。”

    竹书站在紫禁城广场微微一笑。广场中其他道级高手面面相觑,忽然哈哈大笑:“原来西半球是个怕老婆的家伙,哈哈,等一下去喝他的喜酒。”

    这时,没有人在乎彼此之间有什么恩怨,就是风花雪月都放下了以前的恩怨。没什么,游戏嘛,哪有什么真正的仇恨。

    “结婚有什么了不起的,照样玩游戏。你也太不负责了,每次都是做了天下第一不久,就玩消失,有意思吗?”惊天郁闷的抱怨:“你要不在,咱觉得少了一些乐趣呀。”

    江山风流一直以怨恨的目光怒视许溪,许溪向他摆摆手:“江山,你要恨我,就继续恨吧。不过,我只是想说,玩游戏最重要的是快乐。”

    江山风流一怔……

    终极刺客叹了口气:“我是该恭喜你,还是该骂你活该娶了一个令你害怕得不敢继续玩游戏的女人。”

    “彼此彼此,你的木兰无雪,也不差多少!”许溪笑道:“你将来和木兰无雪,就是我和我老婆的翻版,我可是幸灾乐祸的。”

    “虽然我们是对头,不过,你结婚我该送点礼物。如果你赢了,我们的赌约,你就赢了。”终极刺客目光灼灼的看着许溪,流露出炽热的光:“不过,你知道我不服。”

    “我知道我比你优秀,一直都是,我也从不怀疑。你现在打算一走了之,翻本的机会都不给我,是害怕吗?”终极刺客突然有点不舍,一个好对手,往往比一个好朋友更难得。

    “别用你那拙劣的激将法了。”许溪毫不犹豫的打击他:“老实说,要是可以,我也不想离开游戏。这里,有我的很多记忆和多经历,谁能一下子就真的丢下不理。”

    无数玩家陷入了思索中,他们又何尝不是,在游戏里有无数美好的记忆和经历,谁又真能一下子抛掉。

    “要是允许,我还是挺期望和你携手一次的。比如,上战场。”许溪笑眯眯道:“要是咱们在战场上联手,肯定天下无敌!”

    不必说,这句话在东土掀起了欢呼的吼声,在其他四服迎来的却是波澜壮阔的怒骂。

    终极刺客喃喃自语:“听你那么一说,我突然也觉得,跟你联手一次,也许真的挺不错。”

    “如果我不走,那咱们就在战场上联手一次吧。神州军已经在重建了。到时,横扫海亚和北典不是梦想。”许溪笑嘻嘻的冲空气一笑。

    海亚和北典玩家看见许溪这个冲他们而发的笑容,郁闷不已,合辙他们就是一盘小白菜呀……

    “好了,不说了,准备开打吧。”

    许溪长身而起,调整一下,冲九人微笑!

    九人毫不含糊的拉开阵势!

    一触即发的终极之战!

    许溪突然和煦一笑:“其实,没必要那么紧张的,不是吗?”

    刹那间,迫不及待的江山风流动了,拖出恐怖的残影陡然出现在许溪身后!

    江山风流相信自己很强大,非常强大。因为他修炼的是葵花宝典,他将拥有第二个东方不败的实力。他只需要修炼到2s级,就坐拥道级的实力。

    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即便只有2s级,已是足以媲美顶尖的速度和变化型身法。

    “葵花神功,君临天下!”江山风流喊出愤怒与怨毒,他要洗刷以前的耻辱,他要以当之无愧的实力成为天下第一,令天下人都不敢再说起“这个变态的没jj的变性人”。

    只是……

    江山风流却脸色都青了,骇然望着许溪悠然自得,看似随意的将一棍支向某处!

    泰山之巅的天空中传播着许溪淡然的话:“记住,你不是东方不败!”

    江山风流发出一声扭曲的呻吟,哀怨无比的怒视许溪,化做一道白光冲天而去,那极富悲剧色彩的尖叫声回荡在天地间:

    “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

    许溪崩溃了,把挂在金箍棒某部位的江山风流的尸体抖去:“我真不是故意的!”

    无数玩家为江山风流默哀:“菊花残满腚伤……”

    一切发生得太快,甚至没有人知道许溪是如何出手伤到菊花的,但江山风流一招就挂了。

    江山风流真的受伤了,他好不容易建立的自信,一下子再次崩溃。

    “拔剑式!”江十二化做一道光芒直取许溪!

    “无招诀!”战鬼平贴地面如游鱼般窜到许溪身下,迎身攻击!

    “烈阳掌!”惊天从天而降,犹如一轮炽烈无比的太阳,闪耀出令人晕眩的光辉。

    “忘情天书之君临!”门徒浮空而现,宛如君王一般的气势笼罩着封禅台。

    “人剑合一!”练武之人从十来米外直接双足一弹,哧溜的化做一道极速光辉掠空。

    “天羽二十四剑!”犹如羽毛般飘零的剑气笼罩许溪。

    “太极拳!”紫气东来双手运转出黑白的气息。

    终极刺客冷冷的按住兵器,等待……

    许溪消失了!

    江十二后心剧痛无比,只见许溪鬼魅般的出现在他侧面,一拳洞穿他的胸膛。

    完美的战斗身法,造就的是完美的速度与变向。江十二洒脱的笑着化光而去,原来,他仍然不是许溪的对手……

    妖异无比的身法施展出来,许溪比鬼魅还要鬼魅的一剑刺穿了惊天的喉咙。几乎是以令人完全无法捕捉的身法与速度,陡然间出现在打滚的猴子身后,抓住此猴双手!

    “天魔解体**!”打滚的猴子狂吼一声,炸得泰山之巅处处都是回旋不断的震雷。

    但是,他的天魔解体**还来不及施展,就被许溪双手活活撕裂了。

    是的,活活被许溪生撕成两片,漫天的血色凌驾于天空之中,让一切都充满了浓浓的血腥气。

    许溪不假思索的侧腿一踢,与战鬼交手一记,化身狂雷撞入战鬼怀中!

    寸裂七击!

    战鬼挣扎嚎叫着,终于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近战不但不是许溪最弱的,反而变成许溪最强大的领域。

    他对上了近战最强大的许溪,结果就是力不从心的被许溪充满爆炸力的一击炸成一片血雾。

    六击便足以致命。

    就在这时,终极刺客磨着牙齿,忍住战栗的情绪,不断的积蓄气势,等待着一个机会,他出手了:“乾坤一掷!”

    所有的黄金全部落空,只见满天都是金色的霞光闪烁。

    他一点都不意外,疯狂的流露浓郁战意,互博术施展:“剑二十二,万剑诀!”

    其实他是想施展拔刀诀的,但是,拔刀诀和剑二十二没法配合使。而且,他看清楚了,以许溪的身法,他是绝对近不了许溪两米以内的。

    所有的赌注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他孤注一掷,要么击败许溪,要么被击败……

    “天外飞仙!”

    许溪灿烂一笑,一剑倾城!

    那绚烂的剑光冲破了云霄,宛如一道光柱直破天庭。

    终极刺客像风沙一样哀嚎着化做光芒冲天而去,他终于还是不如许溪。

    翻手之间,与门徒对了一掌,侧身将紫气东来逼退。

    此时此刻的许溪,就如同当初黑木崖之战的东方不败再世,举手投足就轰杀数人。

    天魔琴骤然出现,只见许溪双手拨动,铮铮铁音跃然出现。无数道交错的琴弦激荡于空气中,将万物撕成粉碎。

    门徒浑身被琴弦勒住,当场勒回许溪身前,啵的一声碎成数十肉块。

    许溪向紫气东来微笑:

    寸裂七击!

    流转不息的太极气劲到底还是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却也挡不住天下无敌的寸裂。

    寸裂以势如破竹的方式突破了太极气劲,结实无比的击中胸膛。紫气东来纵有太极心法防御,却仍然被震得化做一堆烂肉!

    不过电光火石的刹那,九大高手全部陨落!

    许溪就是玩家中的东方不败!

    亿万玩家甚至不过一眨眼,就只剩下许溪还活着。

    所有人震撼无比,九大高手竟然在许溪手底下走不过一招。

    极短暂的刹那间,许溪连续施展三门合一的完美战斗身法,施展拔刀诀、天龙八音、擎天十式及天外飞仙等四大绝招。

    五服玩家呆滞,一时半会竟无人说话,五服此时此刻前所未有的安静,静得是如此恐怖,就像真切的再现了许溪那超卓的身手。

    许溪有媲美东方不败的战斗身法,天下无敌的近战寸裂,有攻击力最强大的擎天,有群战诡异莫测的天龙八音,有单挑霸道无敌天外飞仙。

    完美的许溪,完美的战斗。这是许溪最巅峰的战斗,最巅峰的体现。

    足足有十秒钟,五服玩家无法呼吸,许溪所表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甚至令天下人感到窒息。

    以一敌九,毫无悬念的完胜。

    全部被送回复活点的九大道级高手面面相觑,紫气东来和江十二互相看了一眼,拼命摆手:“我没有放水,真的!”

    别人不知道,可他们清楚的知道,至少自己没有放水。尽管原本他们是有放水的打算,但也没想过许溪居然能在刹那间将他们九人击毙——他们原本的打算是先打一会儿,然后再根据情况来放水。

    遗憾的是,许溪连放水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留下。

    打滚的猴子郁闷得要死,他之所以入选九大,就是因为他是道级高手中唯一修炼了天魔解体**的玩家。一旦施展天魔解体**,他将变得很强。

    可对上许溪,他却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

    终极刺客看着战鬼,战鬼垂头丧气,信心全无。他依赖的战鬼,在寸裂面前完全不堪一击,这彻底摧毁了战鬼的自信。

    木兰无雪拼命安慰他,他仰天长叹,黯然承认了这个事实——许溪真的太强大了,完全超越所有人一个档次以上。

    “我输了!”他痛苦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他不死心。

    许溪调息片刻,向虚空中微微一笑:“可以开始了,第十个!”

    在亿万玩家的目光注视中……

    另一个西半球,从一道波纹中走出来,无论是装备还是别的,完全一样。

    玩家们彻底呆滞:“这是?”

    “这是另一个自己,第十个,原来是要挑战自己!”终极刺客汗如雨下。

    也许看见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无数人都对超级十二星绝望了。许溪超越所有人一个档次的存在,就已是阻绝了所有东土玩家的超级十二星之路,再有另一个自己的话,那更是完全没有机会了。

    许溪有的,这个复制西半球,全部都有。

    这就是第十场,一直最神秘的第十个对手。

    第十个,西半球复制品,冷冷的看着许溪,刀与剑挂在身上,他握着刀!

    这是意识和战斗素质绝佳的玩家在扮演西半球与许溪战斗,当他一出来,许溪就知道了。因为握刀,握刀以防止寸裂的突袭!

    这是最后一战,击毙复制品,超级十二星就彻底到手了。

    对战自己,这将是最艰难的战斗。

    许溪如春风般的笑了笑,看着天空,对所有玩家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有多强吗?”

    “天龙八音道级八级,拔刀诀道级七级。”

    “神照经、筋斗云、无双术、飞仙术、擎天十式、天外飞仙,全部颠峰级。”

    “这就是我,西半球!”

    从这一刻,许溪成为了游戏里的一个传奇,一个无敌的传说!

    原来,十二星挑战玩家十大高手的第十个,是挑战自己。

    一个绝学一样,等级一样,装备一样,道具一样,由游戏公司训练已久的绝顶高手操作的复制品。

    没有人看见许溪与复制西半球的一战!

    许溪拒绝游戏公司的直播,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一战的详情。

    从这一天起,无数人就这一战产生了无数的遐想和推测,猜想许溪与复制品大战三百回合,猜想各种各样的战斗。

    这一战,在日后已成传说。

    但是,实际到底是如何,没有人知道。

    人们只知道一件事,半小时后,许溪浑身浴血,却带着春风般的微笑,从传送门回到了紫禁城。

    许溪走出传送门的刹那,轰轰轰的礼炮在天空中爆炸,炸出二十一个震耳欲聋的礼花!

    系统公告传播到每一个角落:“恭喜玩家西半球,以天下无敌的绝世身手,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在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以超凡入圣的实力,领袖群伦……”

    “恭喜玩家西半球,获得第一个超级十二星的至高无上之荣誉,他将在这片独特的苍穹下,书写自己独一无二的荣耀……”

    “恭喜玩家西半球,获得第一个超级十二星玩家之荣誉,奖励荣誉十万点,五个3s级权限,其余奖励,请与游戏公司联络领取。奖励十二星超级玩家技能之子鼠生肖金身……”

    一道柔和的光柱从天而降,让许溪沐浴其中,享受这至尊的荣耀。这是他应得的荣耀。

    突然之间,紫禁城爆发出震破天地的呐喊声与吼声,东土和其他服务器,亦在同一时间经过沉默之后,爆发了呼声!

    为他,为媲美东方不败的天下第一高手而欢呼。

    第一个超级十二星玩家,终于诞生了!

    许溪微微一笑,向在广场中的玩家大笑:“我们喝酒!”

    从一品楼买来的酒在广场中飘着芬芳,认识的,不认识的,所有玩家都来向许溪道贺。

    有仇的,没仇的,所有人都已不在乎了,纷纷向许溪敬酒。

    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传奇的诞生!

    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这时这刻,谁还会去在乎以前有什么过节?

    风花雪月敬许溪一杯,拍拍他笑道:“早知道你怕老婆,我们以前就该用美人计对付你的。”

    “那我估计你会赔了夫人又折兵。”许溪哈哈大笑:“干杯!”

    一个神秘的黑衣人走到许溪面前,凝视他半晌:“我和你干一杯!”

    许溪不认得此人,但他有感觉,此人与他以前一定有过恩怨。但他不在乎:“干就干!”

    终极刺客拍拍他:“陪我喝一杯,你这个怕老婆的孬种。”

    许溪陪他喝了一杯,终极刺客叹气:“我们的赌约,你赢了。但我不服,你真的不打算给我扳本的机会?”

    “我不知道,也许吧。”许溪耸肩,低声将位面通道的事告诉他:“如果我还能回来,也许我们可以联手去现代区大干一场。”

    “好,联手。”终极刺客眯眼微笑,他突然有点心动:“我相信,如果我们联手,肯定天下无敌。”

    许溪也相信。

    雷霆郁闷的举杯怒视他:“我们好不容易重组神州军,弄了大批的紫金骑装备,甚至还有龙武骑的装备,你真的说走就走?太不够意思了。”

    “如果可以不走,我会继续陪大家!”许溪抱了抱他:“加油,也许有一天我会回来也说不定。”

    画心看着他,眼睛红了:“师父……”

    “相信自己,你肯定能突破道级!”许溪给了她最后一个建议。

    竹书走过来,许溪一把抱住她:“什么都不要说,我不想知道你是不是萧萧。真的不想知道!”

    竹书闭嘴:“那就喝酒!”

    紫禁城每一个人都喝醉了,没有过节没有恩怨,唯一的身份,就是大家都是来玩游戏的,都有忘不了的记忆。

    许溪也忘情的醉了,他与每一个人拥抱,与每个人相视大笑。

    第二天,告别了神州会的兄弟,许溪独自先走了。

    紫气问:“你还要去哪里?赶紧回去准备结婚吧,别让萧萧再等了。”

    “我还有两件事要做,一直欠着的答案。”许溪微笑:“办好了,我就下线。”

    一直以来,他欠了别人两个答案,他必须要给出答案,才可以走得安心。

    许溪来到一个偏远的山谷,山谷中,一间简易的茅舍在满是绿色的山中,格外显眼。

    其实他该早一点来,也本可以早点来的。

    不过,他担心自己所想的方法未必成功。如果系统给的这种弥补法子不成功,他就只有选择另一个方法。

    当他四门武功达到颠峰级的时候,就可以来的。

    四门颠峰级的玩家只要转生,系统自然而然的会生出npc复制品。而那个npc,不但继承该玩家转生前的武功和性格甚至风格,还会继承该玩家转生前的所有人脉关系网。

    比如,许溪和老叶和阿胜的交情!

    这是许溪除七彩回天光丹以外,最后的王牌。

    而要想生出同名npc的复制品,就必须要玩家转生。所以许溪只能先夺超级十二星,了结所有事之后,再来做这件事。

    一道青影出现,求败冷冷的握着剑看着许溪:“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我要见你娘!”许溪笑了笑。

    求败冷冷看着他:“除非你先杀了我!”

    锵的一声,宝剑出鞘,没入许溪胸膛,浸出鲜血。

    求败呆住,怒吼:“你为什么不拔剑抵挡,为什么……”

    “不为什么!”许溪依然云淡风清的笑着,他缓步走进山谷。

    求败怔怔的看着他,却流下眼泪,许溪擦肩而过,他这一剑却刺不下去。

    山谷中,一条绝美的婀娜身姿迎风而立,目不转睛的看着许溪,流露微笑。

    “我知道你会来!”

    “我知道你会等我!”

    许溪走到阿胜姑娘面前,很想伸手在她的脸上抚摩一下,很想为她把秀发抚顺。但他却伸不出手,因为阿胜是为你喝彩的阿胜,而不是西半球的阿胜。

    风华绝代的她,为她的为大哥,放弃了一切荣耀与地位,守侯心中那一线永不熄灭的希望与痴情!

    她正在一座坟墓前,坟墓是为你喝彩的墓。

    她至少做到了,她永远与她的为大哥在一起。

    许溪微微一笑:“我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

    许溪挥手将坟墓震开,取出里面的棺木,棺木中的为你喝彩栩栩如生。

    一颗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光珠,出现在许溪的手中!

    她痴痴的凝望着为你喝彩的尸体,不解的看着许溪。

    许溪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拂袖,一条七彩的光带没入为你喝彩的尸体中!

    半晌之后,为你喝彩的尸体迸发着一道道的光晕。然后,为你喝彩睁开眼睛……

    阿胜惊呆了,她为这狂喜所惊呆了:“为大哥,真的是你吗?”

    为你喝彩笑了,像许溪的笑容一样灿烂。

    看见这熟悉的笑,熟悉的脸,熟悉的气息,阿胜跌入为你喝彩的怀中,靠在他的胸膛聆听那真实的心跳:“为大哥,为大哥,为大哥……”

    或许只有这么一声声的呼唤,才能真切的将她的痴释放出来。

    许溪欣慰的笑了,他成功了。

    默默的退出山谷,远远眺望那对男女。许溪突然有点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了,至少不相信,也应该保有一线希望。

    阿胜的守侯与等待,终于等到了那一线结果。

    阿胜想要的,其实一直都只是她的为大哥,为她的为大哥而痴而狂。

    追忆似水流年。

    其实阿胜很容易满足,她要的,只是那么一点点,甚至只是一个为你喝彩的温柔目光就满足了。

    许溪想,这是他能送给阿胜最好的礼物。

    退到山谷外,求败看着里面的那对男女,流下眼泪。

    那支软剑颤鸣着被抛下悬崖。

    紫薇软剑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求败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对不起。”

    许溪看着他,摸摸他的脑袋:“好好修炼,将来有一天,你会成为大宗师。”

    “将来有一天,你就是独孤求败。”

    许溪走了!

    求败独自痴痴的喃喃道:“独孤求败?我喜欢这个名字!”

    他一直都不知道,眼前这个离开的男人,就是他的“父亲”。

    “从今天起,我就是独孤求败!”

    在天黑前回到紫禁城。

    许溪在复活点前,连续自杀八次,然后带着自己的尸体赶到一座山的山顶!

    山顶上有老叶的坟墓。

    许溪静静的坐在墓前,轻轻的对老叶说:“老叶,我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效果。但我一个月前,就已把李寻欢和傅红雪和飞鸿他们的记忆全都恢复了,我不知道,那对你没有效果,对我的尸体有没有效果。”

    “你是我的师父,朋友,兄弟,我一定会救活你的。即使,我必须要洗白,转生npc出来。”

    许溪挖开老叶的墓地,打开棺木,老叶栩栩如生。

    许溪笑了,他想,应该会成功的。

    取出七彩光珠,再一次挥手,耗费两次恢复机会,给老叶和他的公主。

    七彩流光的光晕闪烁之后,老叶和他的公主睁开眼睛,互相看了一眼,浓浓痴缠的真情令人羡慕。

    就在这时,许溪微笑着,把又一次复活的彩光送入他自己的尸体里。

    老叶沉默看着许溪做了一切!

    西半球的尸体动了动,睁开眼睛活过来。

    许溪和老叶相视一笑。

    他成功了。

    化为npc的西半球茫然的站起来,看着许溪,看着老叶,忽然也笑了:“叶大哥,我想你了!”

    老叶抱住西半球,欣慰的看着许溪:“为兄弟,我也想你!”

    许溪莫名鼻酸,悄悄的退下,老叶却突然叫了一声:“西兄弟!”

    许溪顿足,回首望去!

    老叶冲他一笑:“我和他是兄弟,和你也是。”

    许溪微笑着点点头,飘然而去。

    他不能亲自陪阿胜和老叶,就算可以,他也没办法把自己剖为两半。

    他给了阿胜一个npc版的为你喝彩,给了老叶一个npc版的西半球。

    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察觉到了,他所复活的为你喝彩和西半球,都没有武功在身。阿胜和老叶,也没有武功在身。

    阿胜活了,她已不再是东方不败,只是一个痴情的纯真女子。陪着她的为你喝彩,也只是一个平凡的为你喝彩。

    老叶活了,他亦不再是叶孤城,只是一个不再寂寞孤独,终于有朋友陪伴的平凡男子。陪着他的西半球,也只是一个平凡的西半球。

    他们退隐了。

    这是最完美的结局。

    他们能像童话一样永远的幸福完美下去,比起江湖的喧嚣与争斗,平凡的生活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因为,这是游戏,他们是npc。

    为你喝彩会永远陪伴阿胜,西半球会永远是老叶的朋友。

    许溪把自己尸体所化成的npc送给了老叶和阿胜做礼物,而他,自己亦将成为婚礼中送给萧萧的礼物。

    其实,人本来就是在一直的付出。

    许溪笑了,现在,他可以安心的退出游戏,安心的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了。

    在下线前,许溪环顾一周,似要将所有都记下来,然后下线!

    所有在好友名单的人,都收到了他下线前的留言信息!

    “我走了!”

    “也许有一天,我会回来!”

    再一次留下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传说之后,许溪走了,无数人在这一刻怅然若失!

    ******

    琐碎的婚礼,相当复杂而且疲惫的婚礼。

    就连紫气东来都作为帮手而忙得跟狗似的狂吐舌头,小筠和胖子很兴奋,许溪终于也要加入婚姻大军了。为此,他们放下所有的手,帮许溪操办这场其实很简陋的婚礼。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是许溪三年来第一次亲眼看见那对不负责的父母出现在自己面前。

    的确是很简陋的婚礼,只有双方的亲人和最要好的朋友参加。

    许溪看见了萧萧那个名震天下的姑姑和平凡的姑丈,也看见了萧萧的父母。

    月牙儿成了最抢手的玩具,被双方的大人争来抢去,这实在是一个可爱得令人无法拒绝的孩子。

    许溪收到了陈千楚快递送来的转让合约,陈千楚输了,他很爽快的履行了赌约。里面有一封信,信上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你赢,该你的就是你的。但我不服,我仍然坚信我比你优秀!”

    许溪洒然一笑:“这家伙……”

    本来作为一个中式的传统简单婚礼,本该是很简单的。不过,范同这死胖子很坏的问这对即将成为夫妇的男女:“你爱他(她)吗?”

    “爱,爱得死去活来!”萧萧平静的看着许溪,平静中却有一种惊心动魄。

    “不爱!”许溪的答案令全场皆尽,萧萧的姑姑差一点拿碗砸过来,幸亏许溪说得快:“她把我的灵魂吃掉了一半,我只好让她做我另一半的灵魂,左手又怎么会爱右手,我又怎么会爱自己呢。我可没那么自恋。”

    萧萧笑了,笑得极是甜美。

    这句话,比爱或不爱,还要婉转,还要浓烈。就像一杯滋味浓烈的巧克力,甜到了萧萧的心扉里。

    在经过一系列琐碎到极点的程序之后,被折腾得欲仙欲死的许溪和萧萧终于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新房。

    夜深人静,许溪和萧萧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趴在沙发上,看起来很是狼狈!

    半晌,许溪翻过身来,看着躺在卧室里的萧萧:“诶,萧萧!”

    萧萧像风一样跑出来,偎依在许溪的怀中,轻轻咬他的耳垂:“我想听新的称呼……”

    “老婆!”许溪迟疑了一下,酝酿在喉咙里的两个字终于还是道出来,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噢,他终于成家了,他终于要肩负责任了。

    这,就是做男人的感觉吗?

    许溪不知道,但他觉得自己很累,不晓得是因为婚礼还是因为即将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嗯!老公……”萧萧满意的笑了,这是她和许溪彼此间第一次如此称呼,以前他们没有那么肉麻过。

    卧室被布置得全是喜洋洋的大红色——这是许溪的老爸老妈的主意,很土气,但很有传统的味道,也很有结婚的味道。

    许溪抱了萧萧进卧室,躺在床上,互相之间的脸庞只有不到十公分。

    许溪觉得不应该浪费今天这个日子,正欲行动。萧萧却突然抓住他的手:“等一等,你真的不后悔?”

    许溪躺下:“你现在才问,太晚了吧。”

    萧萧狡猾的笑了笑,撑住下巴看着他:“我只是想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们结婚之后,你可能会遇到什么。”

    “那也是没奈何的事了!”许溪笑了:“你以为你回来这么两年,我就一直在傻玩游戏,别的什么都没有想过。”

    “那也是,你这点特别讨厌,什么都算计得太清楚。”萧萧叹了口气,看着红色的天花板:“我讨厌红色!我们的卧室,能不能换成我喜欢的颜色。”

    许溪不甘示弱:“你能不能不要吃海鲜!”

    “我听音乐的时候,你不许打扰我。”

    “那我放古典音乐的时候,你也要陪我一起听。”

    “我喜欢白色!”

    “我喜欢青色。”

    “我想要一个儿子!”

    “我不想要孩子了!”

    “我想搬回香港!”

    “我想你就留在这里。”

    “你不许有秘密瞒着我!”

    “那你也不许把公司的事带回家!”

    许溪和萧萧这一场互相的辩驳,进行了半小时。

    半小时后,许溪和萧萧口干舌躁,互相看着放声大笑!

    原来,这就是婚姻生活了。

    有些不一样,但又似乎没有太大的不一样。

    “老公,听说你在游戏里说我是很厉害的女人,把你给管住,不许你玩游戏!”萧萧靠住许溪,似笑非笑:“是这样吗?”

    “绝对没有,绝对是谣言!”许溪认真的说。

    “那人家不管……”萧萧用一种堪称恐怖的方式在许溪胸口拱了一会,又用一种糯得化不开的语气黏道:“人家要你辟谣。”

    许溪寒毛都炸了,冷汗狂飙不已:“你干什么!”

    “撒娇呀,你不是一直都很希望我这样吗?”萧萧像小猫一样温驯。

    但许溪却觉得一点都不好玩,反而显得很恐怖:“别,千万别这样,简直就是谋杀呢。”

    “也好,反正我不习惯!”萧萧耸肩一笑。

    二人默然半晌,忽然一起笑了:“我还是习惯原来的你。”

    原来,他们早已习惯了彼此,这习惯已深入骨髓,无法再改变了。

    “诶,说真的。”萧萧和许溪并肩躺着,脑袋碰着脑袋:“我可没说不让你进游戏,你有的是时间玩游戏,那是你的乐趣。”

    “真的?”许溪狂喜,侧脸看着萧萧。

    萧萧凝视他:“做一个好爸爸,一个好丈夫,不是一定要绑住手脚来做的。这个家,还有我来为你分担呢。”

    许溪怔住,是了,这就是婚姻了。

    “再说,你可是天下第一高手西半球,刚刚夺下十二星,我们动画公司得给你五亿现金呢。”萧萧狡猾的笑了:“别忘了,你身上有位面通道,你要是不玩,难道动画公司又重新花几年来发布位面任务?”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许溪表示强烈的愤慨。

    萧萧想了想,眨眼趣怪一笑:“也许我有时间也可以去游戏里见见老朋友,顺便帮神州军打一仗。”

    “算了,不说这些了!”许溪满意的笑了,他还能继续玩游戏,这本就是一个惊喜了。

    许溪和萧萧正要履行新婚夫妇该做的激情之事,许溪却大叫一声:“等一等!”

    这次轮到萧萧呆住了。

    许溪眯眼凝视她:“我有三个问题!”

    萧萧似乎预感到什么:“我可以不回答吗?”

    “可以!”许溪点头:“反正你我约定各有容忍对方犯错三次的机会,这就算一次好了,你打了那么久的伏笔,这该满意了吧。”

    萧萧微笑看着他:“你问!”

    “第一,竹书是不是你和别人一起共同的帐号?”许溪竖起第一根手指。

    “第二,丹霞是不是真的是丹霞?”许溪再竖一根手指。

    “第三……”许溪缓缓吐出最后一个问题:“陈千楚,是不是为你做事!”

    萧萧笑眯眯:“你猜!”

    许溪叹了口气:“算了,其实我不想知道答案。”

    “我知道!”萧萧的手缠住许溪的脖子,轻轻道:“你只是不想我觉得你是可以随便欺骗的笨蛋!”

    许溪哈哈大笑,将问题抛到脑后,他已不在乎答案了:“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不随便,就可以欺骗我这个笨蛋了。”

    萧萧咬了咬唇,妩媚贴住许溪:“那么,笨蛋,现在该做点什么呢?”

    许溪挑挑眉,泄气的指了指窗户外!

    天亮了……

    一夜匆匆过去了……

    原来他们的新婚之夜,居然是以这样特殊的方式渡过的。

    特殊的一对,本就该有特殊的新婚之夜。

    许溪和萧萧相视而笑……

    (全书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