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红叶人在北海道!

    春日家的人得知这消息后,全家人以最快的速度集合,搭机由东京飞至旭川。

    他们依循地址,来到旭川市内最大的教堂前。

    今天教堂像是有人办婚事,几对身着正式服装的老夫妇及小孩子一一走进教堂。

    春日哲也下机车,手上握着一支球棒,似乎想找人干架。

    “人真的在这里?”被成堆公事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春日彻左顾右盼的找人。

    此时正逢初夏,又遇假日,这条素有“花之路”的jr富良野铁路线带来大批观光人操,举目都是远道来此赏花的游客,哪有他们要找的人。

    这时,一名身穿剪裁简单大方礼服的女子,悄悄走近春日夫人身旁。“小妈。”

    春日夫人一脸惊吓地盯着小女儿。“若叶,你怎么会在这?”此时她该在秋田的医院上班,跑来这里做什么?

    “好久不见了。”她对家人甜甜一笑,解释道:“是大姐叫我来。”众人脸上不约而同涌上欢快,人真的在此!

    “你一定知道红叶人在哪里?”

    “大姐一个弱女子在外流浪那么久,若有意外那该怎么办?”

    “快带我们去啊!”所有人争先恐后的发言。

    春日若叶目光有些可怜地看向春日家的男人,大姐一不理事,集团大大小小的事全落在这群人身上。他们扛下所有大事后,将潜在的能量发挥至极限,巨大的压力几乎快将他们逼疯。

    “人就在教堂,要找她就跟我来。”

    她挽着春日太太先走,其他人鱼贯跟着进去。

    教堂后的花园绿草如茵,会场被鲜花布置得美轮美奂,还有一位专业的摄影师忙着拍照。

    大家快乐吃着精致的欧式餐点,看见一群陌生人进来,全停下了动作。

    春日若叶微笑道:“我向各位介绍,他们是新娘子的家人。”微笑示意后,众人又各自聊天吃喝起来。

    春日太郎瞪着小女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来找女儿,可不是来参加婚礼的。

    春日若叶先退开几步,才对家人说明“爸,今天是大姐结婚的日子,所以她才打电话邀请你们来啊!”结婚!红叶才离家一个月多,在没有任何预警之下,就要结…婚!

    她与鬼堂家尚未办妥离婚手续,是要和谁结婚?

    春日家所有人被这个炸弹炸得呆愣数秒,春日夫更受不住刺激一手捂住心口,一手抓住女儿的手,紧张追问:“是…和谁…结婚?”

    “他!”春日若叶指着一位身穿白色礼服的男子。

    春日家所有人全注视那位男子,只觉得那背影挺眼熟的,他缓缓转过身…

    “鬼堂浩一!懊死,还敢招惹大姐,这次谁都别想阻止我,我一定要打死他。”春日哲也拿着棒球棒马力十足地向他直冲。

    “哲也。”一记柔和的声音传到他耳里。

    春日哲也连忙煞车,转头看向声音来处。“大姐。”

    春日红叶一身雪白婚妙出现在家人面前,身后还跟着两位礼服公司请来的化妆师及助理人员。

    美丽的新娘妆让她更为亮丽动人,留长的头发被发型师的巧手挽起,插上几朵淡红色的八重红枝垂樱,清雅柔美的模样让在场的春日家人看呆了眼。

    春日红叶轻拍弟弟的脸“我刚才有听到你说要打死某人喔!”鬼堂浩一来到她身旁。

    “合约都到期了,从此可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即使想嫁人,以你的条件能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何必再嫁给他。”他坚定反对大姐再嫁入鬼堂家。

    她以春日若叶身分与鬼堂家的关系正式结束。再说是鬼堂浩一先对她不义,教他怎么放心她再入火窟!

    表堂浩一听到他红叶别嫁给他,愈来愈不悦。他好不容易得到红叶的心,岂能让那浑小子三言两语给破坏。

    要不是看在他是她的弟弟份上,他会毫不犹豫揍昏前来闹场的他。

    春日若叶将鬼堂老夫人推来,闲闲地插话“你真笨,大姐是答应与鬼堂先生再进教堂,但是要两人相处得不融洽,或感情出了问题,大可离婚。再说两性平等的时代里,离婚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说的也是。”春日哲也搓着下吧思考起来,二姐的分析听起来颇有几分道理。

    春日若叶对脸色铁青的鬼堂浩一露出甜甜又带点恶意的笑容,火上加油再道:“再说春日家的女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也不知道他当不当得久。”

    春日红叶笑而不语,觑了脸色难看的新郎一眼。若叶也真是的,何必尽说些不中意的话来刺激他呢!

    春日太郎来到女儿面前,谨慎地问:“你真的要嫁给他吗?”

    “你别忘了这男人曾对你做过些什么?”春日彻也插上一句。

    表堂浩一双手握成拳,心头的怒火升到最高点。

    那都是过去式了,何必一提再提!

    他承认是他对不起红叶在先,但她也原谅他,渐渐淡忘他们之前的不快,情意<img src="image/mijpg">浓时,这些人干么在她面前嚼舌根。

    表堂浩一占有性地握住春日红叶的手,誓言旦旦地道:“请各位放心,我会好好爱惜她的。”他已请律师辨妥和“春日若叶”的离婚手续,现在就等把红叶娶回家了。

    春日红叶感动地对他一笑。鬼堂老夫人示意春日若叶将她推到春日太郎面前。

    “红叶是个好孩子,是我十分中意的孙媳妇。她嫁进来后,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点委屈的,也绝对不让浩一欺侮她。看在我这张老睑上,安心让红叶嫁过来,好吗?”

    见过鬼堂浩一失心模样的春日若叶,忍不住开口帮忙说话“爸,您就答应嘛。”

    “老爷,我看鬼堂先生对红叶挺真心的,您就点个头同意吧。”春日夫人也出言相劝。

    也就是说春日家女眷全数赞同。春日太郎在小女儿及妻子请求的目光下,认真想了一会。

    一个月前,向来处事极有分寸的大女儿一声不响地离开关东,那时他就晓得她与鬼堂浩一之间必有事发生,他猜想她可能是为情事而躲起来。

    毕竟天下父母心,他不愿见体弱多病的女儿再次伤心失神。“你应该晓得红叶的身体并不好。”

    表堂浩一点点头。“这无损我对她的爱。我立誓,我今生会好好珍惜她的。”

    春日太郎脸上挂起欣慰的笑容“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就答应把她交给你。”

    表堂浩一紧紧搂住春日红叶,脸上有着掩不住的狂喜,能得到春日家大家长的认同,无疑是最强而力的保证,即使接下来会有什么阻碍,他相信也会迎刃而解。

    春日红叶示意他放开她,牵着他到脸色不友善的堂兄弟面前。

    “我们得到爸爸祝福,但我更希望得到你们祝福,好不好?”她低声请求着,盼同辈的兄弟能把他当成家族中的一份子。

    春日家年轻同辈的男子在交头接耳好一会后,春日彻代表众兄弟站出来,对鬼堂浩一大方地伸出手。

    “欢迎你成为春日家的成员,在此我必须先说,红叶是我们家族的掌上明珠,倘若她嫁进鬼堂家受到任何委屈,让我们知道的话,我们绝不会放过你。”

    春日彻的警告令春日红叶微蹙秀眉。“大堂哥,你…”这是婚礼耶,干嘛把气氛弄得那么严肃。

    表堂浩一握住她的手,顺势将她拉到身后,示意她别开口。“我绝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点委屈。”

    “人生太长了,你敢保证此生绝不变心?”

    “我向你承诺,红叶是我今生唯一的妻。”

    他的话让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双水灵灵的美眸望着丈夫,眼中含着太多言语无法形容的感动。

    春日彻严肃的表情再也装不下去,一记拳头打中鬼堂浩一的左肩。

    “大堂哥,你怎么平白无故出手打人!”春日红叶不解地站到两人之间,堂哥干嘛出手伤人!春日彻温和地笑着一胜心疼丈夫受人欺侮的妹子。

    “要是我们各出一拳,他这个新郎今天也就别想当了。由我代表出手,这一拳是他该挨的,谁叫他曾诬赖过你。如今你嫁入鬼堂家,要乖乖的,有空多回来看看我们。”他大红叶八岁,几乎看着她长大,如今她嫁人,真有点舍不得。

    听出兄长略带感伤的语气,她挽着新郎,来到兄弟们面前。

    “我可没说嫁了人就不帮忙集团的事!你们还是可透过网路将案件丢到我信箱里。再说我想回娘家没人敢阻止。”她娇美的笑看向新郎“你说是不是?”

    “你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前提是,千万别累了自己。”鬼堂浩一始终不放心她欠安的身体。

    春日家所有成员见新郎如此爱护新娘,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

    一场荒谬的短暂婚姻,竟误打误撞让红叶捞到一位不错的夫婿!

    在牧师及神的见证下,新人们交换信物…一对新的婚戒,完成终身大事。

    表堂浩一牵着她到樱花木下休息,端给她一杯温茶。“累吗?”

    他答应她的要求,给她一个属于“春日红叶”温馨又美丽的婚礼,而结婚证书正式写上她的名字,她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鬼堂太太。

    “我只觉得我好幸运,在我结婚的日子里,北海的樱花竟然开了。”北海道的樱花期短并且来得晚,绝不超过一星期。

    她会选在这家老教堂结婚也是看中它花园中有数株粉红的枝垂樱,优雅纯洁的粉色樱花,让人仿佛陷入幻美世界。

    “你是上帝最为眷顾的幸福新娘子。”

    “我是幸福的新娘啊!”她逸出轻轻的笑声,巧笑倩兮地看着他。

    她真的追到幸福、抓住幸福了吗?

    他温柔地托起她娇美的脸蛋,轻轻吻上她耳垂,低语“你知道我有多庆幸遇上你。”

    “你该说我们很幸运地遇上彼此。”她环住他的颈,漾出春花般的笑靥,口中甜甜逸出“我爱你,那你呢?”

    “你知道的,说出来就没美感了。走了,咱们该去照几张相片。”

    他牵起她,见她嘴边收不住的笑意,令他禁不住地偷香。微风扬起,将这对新人欢笑与恋情吹至缤纷醉人的樱花雨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