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八章瓦解冰消大结局
    陈信心念一转,吴承天彷佛看透的又说:“陈宗主,您别打主意了,施左辅已经赶回圣殿,要是您忽然往圣殿冲,恐怕大家都会后悔。”

    陈信眺目一望,施良牧果然不见踪影,只见赫中行带着数千人站在谷囗,自己刚刚全心与吴承天对战,没注意到施良牧居然悄悄的溜了…

    陈信迟疑起来,现在该如何是好,吴承天忽然不再传音,大声说:“陈宗主,你我的实力已经知晓,您就认输吧,圣殿必定会极为欢迎您的加入。”

    陈信恨恨的一望吴承天,一时不知该如何做答,下方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怎么忽然之间吴承天得意的要陈信投降?陈信又一副说不出话来的模样,莫非刚刚那一阵看不清楚的对击之中,吴承天已经大占优势?

    舒战果可是明白两人的打斗过程,忍不住嗤之以鼻的说:“吴承天小子,你在做什么白日梦?陈信的功夫还没使出来呢,陈信,用御能神术对付他。”

    舒战果这一说,舒家的人又放下了心,想来吴承天只不过是虚言恐吓,陈信听到舒战果的言语,缓缓的在吴承天身周聚集了数千片的光片,还凝结了数百根细长的半透明冰柱,原来陈信已经气极,不只风刃,连聚冰都施出来了。

    吴承天急急的说:“陈信,你可要三思…不然你自己先看看…啊?”

    原来刚刚两人的精神全部灌注在对力的身上,一直无暇查看外界的事情,这时才发现赫中行已经冲起,正往远远飞来的一群人迎了上去,仔细一看,领头的正是林齐烈,他望见赫中行冲来,大喝一声,乾坤剑往赫中行猛然劈去,赫中行一闪,取出长剑与林齐烈打斗起来,而身旁自然是薛乾尚等人,最令人意外的还有林田昊背着林颖雅之母廖霞,以及几位当时一起被捉的地球巡逻队员,正跟着大家飞来。

    黄吉急首先邀功的叫:“陈信,我们在圣殿里面救出他们了,还有,刚刚那个施老头半路冲来,被林大哥宰了!你也救出老婆啦?…咦,那雷可夫?”他见到那雷可夫,连忙急急冲来,也来不及说了。

    原来施良牧半途遇到林齐烈等人,眼看林田昊随着众人,知道计谋落空,只好上前抢人,却终于敌不过手持乾坤剑的林齐烈,也算是为吴承天尽忠。

    至于现在冲上前的赫中行,其实与施良牧功夫也只在伯仲之间,自然也是敌不过林齐烈,正逐渐落于下风。

    陈信回过头,望着吴承天,心想这人如此奸诈,这次不能再饶他,吴承天见陈信面色不对,蓦然急急的闪身,想冲向天空,陈信哪里饶的过他,四面的风刃与冰柱同时集中,跟着腾身急追,吴承天见四面的能量光片攻来,连忙迅疾的挥动长剑,迅速无比的破开这些能量,但也难免停顿了下来。

    陈信也暗暗佩服,这么久以来,能够同时应付数千片光片的也只吴承天一人,但是被击散的能量并不代表消失,陈信重新聚集不费吹灰之力,一时之间只见空中不断的光华闪动,绚丽灿烂的涌向中心的吴承天,而在吴承天坚实的布防之下不断的化为流光四散,旋即又聚合起来,继续向吴承天攻击,煞是好看。

    陈信本来对吴承天还有一些尊敬,刚刚才知道所谓的公平一决不过是又藏奸谋,这种人要是还留下,肯定大乱不止,于是陈信控制着飞旋的风刃,让出一个仅容自己通过的缝隙,举起透光刀缓缓的靠近。

    众人只见空中好似不断的放着烟火,吴承天正裹在烟火当中,还不断的产生打隆爆裂的声响,陈信却忽然挤入其中,随即一阵强烈的闪光出现,众人眼前一明一暗,强烈的能量暴风直往四面飞旋。

    片刻后恢复视力,只见陈信御使的能量已经完全消散,吴承天的身躯正由空中摔下,摔到地面时才分为数十块躯体,血肉四散。

    这时赫中行已经岌岌可危,陈信望见吴承天的惨状,不由得心中微感恻然,扬声说:“林大哥,放他去吧…赫右弼,你可别忘了吴承天的诺言。”

    “是,公子。”林齐烈一剑将赫中行逼退,自己跟着退开十余公尺,向下飘落,赫中行一愕,眼见吴承天已死,一时茫然失措,一个人呆呆的楞在空中。

    薛乾尚这时已经落到柳清旋的身前,躬身说:“师傅…”

    柳清旋望望薛乾尚,点点头说:“你功夫进步很多…做你该做的事情,我去了。”随即腾身一飘,看样子是飞回圣殿,其他的长老跟着飞回,圣殿众人终于一哄而散,人群中的练兆诚望了众人数眼,终于还是翻身飞起,向着圣殿飞去。

    陈信落到林颖雅身前,两人相视良久,忽然间只觉得彼此都明了了对方的心意,也不用再多解释,终于慢慢的拥抱在一起,小逸夫在外婆身旁看的直皱眉,不甘寂寞的说:“外婆…妈妈刚说外公不是外公。”

    林颖雅的母亲廖霞,望着身旁的林天昊,忍不住落下泪来,小逸夫吓了一跳,也不敢再说了。

    陈信终于放开林颖雅,却见到程似成正站在一旁,于是微笑说:“程老师。”

    程似成有些尴尬的说:“陈信,刚刚…”

    陈信想起刚刚的事,连忙说:“程老师,对不起,那六位…”

    “不…”程似成摇头说:“既然吴承天已除,他们也没用了…你除掉他们,我反而比较安心。”

    程似成虽然这么说,心中难免有些黯然,这些合成人就像是程似成的孩子一样,虽然明知不能留,心中还是不舍。

    吴安终于冲到,远远的叫:“陈宗主,您果然成功了,我们明日就要离开舒家,重整地球,还请陈宗主同行。”

    现在一团乱的地球正等着吴安出现,圣殿又已经无能为力,吴安当然高兴。

    空中忽然传来声响,原来是卓能正缓缓下降,想来刚刚众人已经通知了李丽菁,李丽菁知道那雷可夫已然无恙,这还不急急的下来,陈信望着卓能,对吴安摇摇头说:“吴议事长还是自己忙吧,我说不定会去凤凰星。”

    吴安一愕,心中却是大喜,陈信若去凤凰星岂不是去掉心腹之患?连忙说:“好、好,我一定会让凤凰星独立的。”

    陈信懒的理会吴安,转过头望着飘过来的舒战果和舒家众老,舒战果先微微一笑说:“陈小子果然厉害…”随即面色一凝说:“但是你别忘了,舒家和你还有死约会。”

    陈信心里一沉,望着面色坚定的舒家人,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雷可夫忽然冲出来,跪在地上大声说:“那件事是我做的,你们杀了我就是了。”

    这叫做不打自招,陈信大吃一惊,连忙说:“那雷可夫你胡说什么?”

    那雷可夫接着望着舒家四老说:“舒红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不要牵连到别人。”

    李丽菁的惊叫传了过来:“那雷可夫…”她正从刚降落的卓能飞射过来。

    那雷可夫面色一变,急急的说:“你们快快杀了我…”

    话还没说完,李丽菁已经扑到那雷可失身上哭着叫:“要死我们夫妻一起死,你这样算什么了?”

    舒战果叹了一囗气远远的飘到一遏,舒家四老面面相觑,陈信刚刚才帮舒家一个大忙,而且陈信的妻儿还是这人救的,就这样杀了这人似乎不对,可是难道这口气就这么咽下了。

    二爷舒平纪个性极为坚毅,终于缓缓的举起手来,一面说:“这位小姐,闪开了。”

    李丽菁摇头哭叫:“不要,你们有种就把我杀了,不要杀我老公。”

    陈信心里发紧,要是舒平纪真的出手,自己非阻止不可,这样岂不是又要打起来?

    这时舒红忽然由舒家人群中冲出,一面叫:“二爷爷,都是我的错,是我引诱他的…杀了我好了…”

    只见舒红冲到李丽菁与那雷可失身前跪下,哭着叫:“丽菁,都是我的错…不关那雷可夫的事情…对不起…对不起…”

    “二弟…等一下。”大爷舒年安忽然长叹一声说:“二叔…您觉得呢?”

    舒战果一瞪眼说:“不是不要我管吗?打架要我帮忙,管事不要我,岂不是顺了你们的意?”

    大爷舒年安脸上一阵尴尬,要是真要找陈信的麻烦,确实非要舒战果帮忙不可,果然是打架要他出力,却不让他有意见,只好说:“这件事…还请二叔拿主!”

    “我的意见你们听吗?”舒战果转过身来说:“我的意见就是让他们三个自己解决…红儿可是早就知道人家是有妇之夫!”

    这话一说,舒家四老的脸色也是微有羞惭,二爷舒平纪首先放下了手,转身飘了回去,大爷舒年安想了想,摇头说:“陈宗主,二叔说的对,我们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今天还要多谢您。”

    陈信见一场大祸消灭于无形,连忙说:“不敢当,这是舒大爷宽宏大量…”

    大爷舒年安摇摇头说:“舒家残砖破瓦还要收拾…我先去忙了,无论这件事如何解决,欢迎陈宗主日后来舒家玩。”

    “一定、一定…”在陈信的回答中,舒家三老也飘了回去,还将其他围观的三、四代众人也赶了回去。

    舒战果过来拉着陈信,呵呵笑着说:“好啦,我们走开让他们自己解决。”

    陈信一面与舒战果飘开,一面说:“都是前辈仗义执言…要不然不会这么简单的解决。”

    舒战果呵呵一笑说:“你以为我很愿意找你拼命啊?那可是玩命…”

    两人边聊边飘到薛乾尚等人聚集的地方,黄吉见状扬声大叫:“陈信,我们现在怎么办?”

    陈信望着林颖雅深情的说:“现在地球已经没事了,大家想住那就住哪!至于我…要是颖雅愿意,我想去凤凰星住。”

    林颖雅望向父母,见两人点点头,回头轻声说:“现在你到哪里,我当然跟哪里…”

    “大家一起去嘛。”黄吉叫了起来,众人彼此望了望,似乎觉得这样也不错,梦幻星人少,要像地球这样乱,至少也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情,除了较为荒凉之外,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陈信转头望向自己儿子陈逸夫,只见他躲在外婆廖霞的身后,正疑惑的望着自己,心里涌起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触,林颖雅见状向小逸夫挥手说:“逸夫过来…”

    小逸夫轻灵的跃过来,虽然眼睛直盯着陈信,还是躲在母亲身后不敢靠近陈信。

    林颖雅柔声对小逸夫说:“逸夫,怎么不叫爸爸?”

    小逸夫心里想叫,但是嘴吧却不听话,只好摇摇头,躲的更后面了,陈信见状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七、八年的空白,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弥补过去的。

    林颖雅楼着小逸夫对陈信歉然说:“阿信,对不起…”

    “不。”陈信摇摇头微笑说:“你别这样说…我们时间还长着呢,以后他会接受我的。”

    “陈信大哥,这是大嫂啊…怎么不帮我介绍一下?大嫂,我很喜欢大哥喔。”徐丽心忽然由一旁冒了出来,故意开起玩笑。

    陈信有些尴尬的说:“颖雅,这是心心,我以前跟你提过的那个小女孩…”

    林颖雅会过意来,故意一脸恍然大悟的望着陈信说:“喔…小女孩长大了,你…”“没有啦…”陈信一惊,连忙转过头皱眉说:“心心!”

    徐丽心笑嘻嘻的说:“没有、没有…大嫂,你还不用担心我,陈信大哥在凤凰星上还有四个漂亮婢女,我再慢慢跟你说。”

    这话果然引起了林颖雅的些微疑心,在材颖雅的目光之下,陈信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件事还不知如何解释,看来以后日子难过了。

    《星路迷踪》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