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五章好好活着大结
    “我认为你可以考虑他的请求,从医学上说,你现在角膜病变未侵犯基质深层,必须尽快做板层角膜移植术。你爱人单天鸿的角膜已经老化,而且高度散光,远视,不适合你。而这个志愿者我们查过他眼部的资料,监狱医院院长十分支持,因为他们也在报道中得知你的事迹。他们为他做了系统的眼部检查,包括屈光、眼球运动、外眼、眼压、眼底检查等。角膜曲、厚度、眼轴长度、角膜内皮细胞、前房深度、巩膜硬度及角膜触觉等所有数据都从网上传了过来,真是巧合,他的角膜非常适合你,年龄接近,没有散光。你的眼睛接受他的角膜移植后应该说排异反应是最小的。当然,我们尊重你本人的意愿。”院长说了一大串她听不懂的医学术语,让她觉得这是一件十分精密的供体。

    路水莲含泪点头应承了。这****,她无法入睡,想起她与华俊辉的点点滴滴,她仍然心里隐隐着痛。

    行刑就在路水莲跟华俊辉通话后的第二天,眼科专家带着路水莲于次日晨抵达s市监狱医院,单天鸿陪同前往。清晨八点整,华俊辉被绑着穿着消毒衣送到手术台上,路水莲也送入同一间手术室进行准备,她仍然不能使用麻葯。两组医务人员同时进行操作。路水莲按内眼手术做术前常规准备,冲洗泪道和结膜囊。然后是用开睑器开睑,上下直肌肌腱处牵引线固定眼球。最后是缝合固定,植片与植床边缘用尼龙线间断缝合。手术结束时,结膜下注庆大霉素和地塞米松、阿托品眼青和氧氰化汞眼膏,双眼包盖。

    整个手术前后进行了两小时四十六分,手术进行得很顺利。路水莲在整个过程中紧咬着一块毛巾,四肢被绑在床上,她已经不怕痛了,她一边想着华俊辉,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骨子里还爱着华俊辉,那纠缠不清的过去的爱情,好像已成了她血液中自然的一部分,怎么阻止也挡不了它的流淌,它会呆在她身体的某个角落的,华俊辉,我不会忘记你。谢谢你,华俊辉,让我们一笑泯恩仇吧,永别了。

    她又想着到腹中的孩子,是的,我一定要挺住,我的孩子,给我鼓励吧,还有单天鸿,我的爱人,他在那等着我,我一定要看到他,我一定要配合医生,不能有一丝动弹,我一定要让手术成功!她死死地咬着嘴唇,一股成成的腥红的血流到嘴里,她小心地抿出来。尽量不牵动肌肉。坚持着一动不动地让专家们操作。连专家们都十分惊叹她惊人的勇气和耐力。华俊辉术后被执行死刑,注射死亡。

    三个月后,路水莲的眼睛拆了线。她看见了,看见了医生护士,看见了单天鸿,看见了母亲和家人。她睁开眼,只觉得外面的世界是那样晃眼,她的头有些晕眩。她终于看见了这个真实的世界,这个她久违了的世界。是用陈阳的角膜。陈阳死了,他的角膜还活在她的身上,而且是她的眼睛上,他会跟她一同看任何的东西,包括她的一切隐情。她突然觉得有些难堪,还有些纠缠不清的痛苦,混杂着感激和不安。是的,她差点跟那个男孩结婚,可是那张结婚介绍信现在仍然尘封在箱底。

    单天鸿带着她回到了家乡a县庙镇。这里是一个美丽而宁静的地方,单天鸿善良的弟弟为他们腾出两间房子。单天鸿到a县买了花草,种在屋前屋后。

    这是2009年的春天,昨天才下过一场春雨。清晨,太阳尚未出来,而曙光在天空呈现。当路水莲坐在家门口小花园的木栅栏前的摇椅上,看着屋后那顶上镶着金边的黛色的群山,倾听瀑布飞流倾泻的声音时,她的心就有一种深切的对生命的感激之情。三月的雨潺潺的,潺潺的雨后是长长的阳光。泪水会落,也会收起。这一生,我们都会华发满头,也都会有苦难重重无可回转之时,那么,风暴起时,如果大海逼近,我仍将满含热泪沉默地起航,在无垠的航线里,在汹涌的波涛一卜,对蓝天像海燕般掠翅微笑,用洁白的羽毛梳理皓发问的阳光。

    单天鸿悄悄地采了一朵带露的红玫瑰,插在她垂肩长发的鬓边“亲爱的,你真美,你是我心上开不败的玫瑰。”他从后面抱住她乌黑的头,深情地吻着她的头发。

    一股暖流漫过路水莲全身,她沉浸在这迟来的爱情和希望里,平静的喜悦如片片瑞雪般缓缓莅临,她腹中的小生命正在无声地茁壮。她盈盈微笑,祷告苍天:无论何时何地何事,都要好好活着。为这神奇的生命本身,它是毁灭中的创造,它是绝望中不死的希卑。

    【全书完本】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