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古代女子为什么穿鞋睡
    古代女子为什么穿鞋睡觉

    古代女子是穿鞋睡觉的,这在书里多处都有反映,那么睡鞋和白天穿的鞋有什么不同呢?二十九回西门庆的三个妾在花园里一起做鞋,玉楼问:“六姐,你平白又做平底子红鞋做甚么?不如高底鞋好看。”金莲回答:“不是穿的鞋,是睡鞋。”

    原来睡鞋只是晚上睡觉前才换上,少踩踏,所以鞋底平、薄;白天走路的鞋多用木底或毡底,鞋底厚,后跟垫高。睡鞋到底什么模样?二十八回丫头秋菊从藏春坞找来了一只红鞋,交给潘金莲。

    妇人拿在手内,取过他的那只鞋来一比,都是大红四季花嵌八宝缎子、白绫平底绣花鞋儿,绿提跟儿,蓝口金儿。惟有鞋上锁线儿差些:一只是纱绿锁线儿,一只是翠蓝锁线,不仔细认不出来。

    这两只鞋都是大红鞋面、白布底、鞋跟处有绿提纽、蓝布收圆口,收口线一为绿、一为蓝。除了收鞋口的线,其它都相同,难怪乍一看认不出来。

    睡鞋与走路穿的鞋最大的区别在于鞋底,书里出现的睡鞋基本上都是白绫平底。绫是指棉花(书里写为绵花)织物,绫布、药煮的白绫带都是棉布。书里提到的䌷绢是指蚕丝织品,夏布是指苎麻织物,潘金莲在王婆家里帮着做寿衣时就是穿着白夏布衫。

    做鞋的样式都参照了传统风格和当前流行,所以金莲和惠莲的鞋不约而同地一样。女人之间有时又相互借鉴,李瓶儿要学着潘金莲的样式做一双鹦鹉摘桃鞋,只是要高鞋底,看来是白天穿的,而潘金莲做的是平底睡鞋,从这里可以看出,两种鞋只是鞋底的区别,其它鞋面、花色、提纽等都可以一样。

    今天偶有老式妇人把室内穿的布拖鞋喊做睡鞋的,这说明古代睡鞋的彻底离去还不是太远。古代女人为什么穿鞋睡觉?原来这一习俗是与女人裹脚相辅相成、同生同灭的。白天活动,裹脚布松了,睡前洗了脚,换一付裹带,又重新缠上,可以保持裹脚效果。外面再套上睡鞋,既好看又可以保护裹带,不至松懈。五十二回西门庆在夏提刑家吃酒,二更才回,到潘金莲房里来才知道妇人正等着他呢。

    见妇人脱得光赤条身子,坐着床沿,低垂着头,将那白生生腿儿横抱膝上缠脚,换了双刚三寸、恰半扠大红平底睡鞋儿。

    睡前洗完脚,换一副裹带,套上睡鞋,这是那个时代妇女的普遍生活习惯。二十三回惠莲道:“娘的睡鞋裹脚,我卷了收了罢?”这是惠莲小心翼翼地侍候奉承金莲,要收捡金莲换下来的睡鞋裹带的问话。从中看出,睡鞋和裹带经常一起使用,是一套器具,都是女人的贴身内房用品。

    睡鞋的颜色当然可以随各人的喜爱而选,红色无疑是被最多选用的主色调。白嫩的双腿、洁白的裹带,再配上一双大红艳丽的睡鞋,红白相映,分外妖娆。应该说红色睡鞋是一种衬托和对比,反映了某一时代的人们的审美心理,是追求热烈欢快的房中生活的心理需求,所以女人脚蹬红睡鞋的场景像道道红霞,时时出现在古代的天空。

    七十二回的潘金莲:

    妇人在灯下摘去首饰,换了睡鞋,两个被翻红浪,枕欹彩鸳,并头交股而寝。

    七十三回的潘金莲:

    于是解松罗带,卸褪湘裙,坐换睡鞋,脱了褌裤,上床钻在被窝里与西门庆并枕而卧。

    七十九回的王六儿:

    换了一双大红潞䌷白绫平底鞋儿,穿在脚上,脱了裤儿,钻在被窝里与西门庆做一处,相搂相抱睡了一回。

    西门庆眼里的王六儿:

    灯光影里,见他两只脚儿穿着大红鞋儿,白生生腿儿跷在两边,吊的高高的。

    这样看来,穿鞋睡觉不仅仅是为了维持裹脚的形状,还是男人的视觉和心理需要。这两个原因孰为先孰为后、孰为主孰为次,到最后也就很难分清了。人们只知道千百年来形成了习惯,穿鞋而睡就那么天经地义,就像如今裸足而睡一样。

    习惯一经形成,它就是顽强而不可抗拒的。过去缠足的老式妇人,后来依令放足了,可她们不能走路了。缠足是让足骨挤压变形,这些足骨一旦形成了相对的空间位置,就取得了暂时的平衡。如果松了绑带,就会破坏暂时的平衡,引起各足骨的滑动和相对运动,特别是行走承受身体重力时便会加剧,导致疼痛。同样道理,缠足女子如果不裹脚、不着鞋而睡,她肯定也会不适应。这种不适一是心理的,二是足底的松弛导致的异样感。

    所以古代女子穿鞋睡觉是与裹脚相伴生的,睡鞋自它诞生起又成了男人眼中的刺激物,它的大小、颜色、形状、周正等等都是男人怜惜的理由,是性想象的空间和载体。一双小小的睡鞋,牵动着女人与男人、荡妇与淫夫、丑陋与艳丽,牵动着全社会的经络,是古代社会风情的一处景点。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