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早上进办公室,利人隽知道今天他最重要的一件工作,就是打电话。

    昨晚失眠一夜,他决定把话跟宋允儿说清楚。

    就算有什么让他痛苦的事情,那也是过去发生的,他可以面对,但是他要了解她的立场与心思。

    坐在办公桌前,他闭目沉思了两分钟,然后睁眼,伸手拿话筒…

    铃…铃…

    电话铃声,却刚好在这个时候响起。

    “喂?”是内线电话,他按下通话键。

    “总经理,有一位朱小姐来电找您。”

    他愣了一下。“几线?”

    “二线。”

    他按下二线。

    “阿隽?”若曦在电话那一头。

    “有事?”听到她温暖轻快的声音,他原本紧绷的情绪,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没什么事,只是要提醒你,关于今天晚上吃饭的事。”她不好意思地说。

    为私人的事打电话到办公室,她总感觉到是一种打搅。

    “吃饭?”

    “你忘了吗?今天晚上你答应到我家吃饭。”

    “噢,对。”他想起来。“我记得这件事。”

    “晚上记得要早一点过来,等我把饭菜煮好就可以马上吃,如果太晚来,饭菜凉掉就不好吃了。”她说。

    “好。”他答。

    “那就这样了…”

    “等一下!”他忽然叫住她。

    “还有事吗?”

    有事吗?其实没事。他只是想再听听她温暖的声音。

    “我大概几点过去?”他问,有点嘶哑。

    “下班后过来就可以了,我会拿捏时间。”

    “我知道了。”他说。

    她的声音,居然奇迹似地,给他力量。

    “那等一下见?”

    “好,等一下见。”他没有挂电话。

    直到她先挂上电话。

    他没有放下话筒,直接按话键,准备按一组熟悉的号码…

    此刻,他竟然觉得有一种荒谬的感觉,在他的胸口拉扯…

    幸福与痛苦的对立,突然变得鲜明无比。

    然而,为什么他固执地朝向痛苦的那一方,背离幸福?

    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喂?”电话被接起,传来宋允儿的声音。

    “晚上我要见你。”他只这么说。

    “今天吗?”她当然知道,打电话给自己的是利人隽。“可是,下班后我还要跟老板一起到…”

    “我一定要见到你!”他打断她的拒绝,坚持己见。

    她不说话。

    “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

    “可是…”

    “不会耽误你太久,我必须见你一面。”

    她沉默了一会儿。“好吧!”最后勉强同意。

    他挂了电话。

    情绪已经跌落谷底。

    她不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不能感受到他急切想见她的渴望…

    因此拒绝她。

    这就是不平等。

    但,他脑剖望怎么样的平等?

    利人隽痛苦的笑,他英俊的脸孔扭曲,内心像荒漠,感到极度的饿渴。

    他拿起话筒,冲动地又拨了另一个电话…

    “喂?”听起来像是急急忙忙跑过来,若曦气喘吁吁地接起电话。

    “喂?”对方没有回应,她迟疑但温柔地问一遍。

    “是我。”他说。

    “噢,是你,”她笑了。“有事情忘了交代吗?”

    “我可能,会晚一点过去。”他低哑地说。

    “好…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你还好吗?”感觉到他的声音不太寻常,她关心地问。

    “我没事。”他的喉头竟然哽咽。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说:“今天天气有点凉,出门的时候不要忘了带外套。”

    “好。”他说:“我挂电话了。”声调依然低哑。

    “好,晚上见。”

    “晚上见。”

    没有人挂电话…

    终于,她了解地说:“你先挂电话。”

    她的温柔,让他不知所措,让他挫折…

    >吸>口气,面无表情地将电话挂断,他的痛苦更深。

    对一个女人付出的爱,他收不回;欠另一个女人的爱,他却不能给。

    他的心开始矛盾,他的立场不再坚定…

    他感觉到被拉扯,爱情的狂暴与灵魂的感性分道扬镳,朝两个方向狂奔。

    如果,宋允儿让他感觉到痛苦。

    那么,若曦又何尝没让他感觉到痛苦?

    甚至,她的温柔竟然让他的痛苦更深,难以释怀。

    *********

    下班时间已到,宋允儿在办公室又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才下楼。

    走出办公大楼,她果然看到他的车就停在大楼对街,他坐在车子里,看起来已经等候多时。

    她撇嘴一笑。

    穿过马路,她走到车门边。“你等我很久了?”

    他抬头看她,然后打开车门。

    “你有什么事?”

    “要在这里谈吗?”他的表情严肃。

    她想了一下,然后说:“就快下雨了,到街角的咖啡厅好了,等一下我还有事,不能讲太久。”

    “好。”他同意。

    *********

    晚餐时间,咖啡厅里的人不多。

    “有什么事,你可以说了。”边搅拌着咖啡,宋允儿对他说。

    他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才开口:“你跟阿锐,在美国是什么样的关系?”他问得很直接。

    她迟疑了一会儿,继续搅拌咖啡,若有所思,并没有马上回答。

    “你想问什么?”过了半晌,她才慢吞吞地开口。

    “一切,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他说。

    她放下汤匙,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才说:“为什么突然想知道我在美国的事情?”

    他看着她。“这要问你,为什么让我知道你跟阿锐的关系?”声调阴沉。

    她垂下眼,放下咖哧杯。“只是不小心提起而已,你不必那么紧张…”

    “你明知道我一定会紧张!”他的声调加重。>吸>口气,他沉声对她说:“说吧!把一切告诉我,我要知道你跟阿锐在美国,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就算知道又怎么样?那已经是过去了。”她间接承认。

    “你跟他在一起,你们是男女朋友?只是这样而已?”他问。

    虽然明知“同租一间公寓”关系不可能单纯。

    “我可以不必回答你的问题,你不应该干涉我私人的事!”她这么回答他。

    “这不叫干涉,我关心你,我要知道真相!”

    “这不叫关心,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你在乎吗?就算在乎又怎么样?过去已经过去,现在知道不能改变什么!”

    他握紧拳头,表情凝肃。“为什么跟阿锐,你怎么可以跟他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是他?是他又怎么样?我们本来就认识,有进一步交往的条件。”

    “你说什么?进一步交往?”他居然笑了,笑容很冷。“就算你不愿意承认,但是你明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而这是你给我的回答?”他一字一句问绁。

    他突然把话讲白,令她有一点惊讶,也有一点窃喜。

    然而这惊讶与窃喜,骄纵了她的心,让她更不愿意给他一个坦白的答案…

    “你不要再问我了,你知道我一向喜欢自由,我不喜欢你干涉我的事!”她站起来。“这件事情,我跟你没什么好讲的,你不必再质问我了!”

    她准备离开,他却拉住她的手。“坐下。”他对她说,脸色铁青得可怕。

    他的模样吓到她,她虽不怕,但却忌惮。

    她坐下,脸色不驯。

    “你不应该利用阿锐,让我痛苦。”

    她迅速抬头,瞪大眼睛。“你在说什么…”

    “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你根本就不应该这么做!”他的声量突然加重。

    咖啡厅里的人,都朝他们的方向望来,窃窃私语。

    宋允儿喘着气,瞪着他。

    她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他。

    他的模样令她害怕,也令她着迷,更激起她的倔强…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利用阿锐?为什么要让你痛苦?我有什么理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急促而且尖锐地质问他。

    “因为在你疯狂的妄想中,想让每一个人都以你为中心,都为你痛苦、为你堕落!”他红着眼,一字一句地指责她。

    多年来,从来不曾说过重话,在这一刻爆发。

    “你说什么?”她张大美丽的眼眸,因为这样的指责,而不顾一切地反击他:“你凭什么说我是疯狂的?凭什么说我有妄想?就因为我没办法爱你,所以你就要这样说话伤害我吗…”

    “够了!”他低吼一声。

    咖啡厅里其他人,瞬间全部安静下来。

    宋允儿的眸子在颤动着,她的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为了没有办法预料的结果,她的眼眸变得亢奋、闪烁…

    “你尽管大声的吼吧!”半晌后,她说。

    他不言,脸色冷峻。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傻瓜,如果你觉得这么多年来的付出一点都不值得,那么你随时都可以收手,没有人会阻止你!”她激他:“你大可以现在扭头就走开,永远都不再跟我联络,就像我在美国失联一样,你可以跟我一样绝情,现在就可以马上做给我看!”

    利人隽僵如石人。

    “你不走是吗?”她笑,像是嘲弄他的放不下。“你不走,那么我走了。”

    拿起皮包,她作势要走。

    “等一下!”他叫住她,面无表情,瞪着前方的目光冷峻。

    她站住。“你还想说什么?”冷笑问他。

    “我可以,”他抬头,寒星般的眼,穿透她的眼睛。“我当然可以,现在马上就走。”他说。

    宋允儿愣住。

    在她回过神之前,利人隽已经站起来,离开咖啡厅。

    *********

    时间已经很晚了。

    虽然他说会慢一点到,但是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屋外下着滂沱大雨,这场雨下了一整个晚上,雨势一直没有稍停的迹象。

    饭桌上的饭菜早巳凉了,若曦还是等着他,她等了一个晚上,肚子虽然很饿,但是她仍然等待着。

    她记得,他特别打电话来说会晚一点到,那么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她不拨手机打搅他。

    也许,今晚他不会来了吧?

    记得过去,她也有过这样无数个等待的夜晚。

    那个时候,等待是甜<img src="image/mijpg">的,所有的准备,只为见面的那一刻。

    而现在,同样是等待,但她的心情平静,情绪已经没有那么大的落差与起伏,也许因为她已成熟,了解见面并不代表永恒,承诺并不代表爱情…

    但是,他的迟到仍然令她担心。

    若曦蜷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着一本书,一直到时钟的短针迈过九点,书本就再也不曾翻到下一页。

    嘟…嘟…

    手机突然响起,她迅速从沙发上跳起来,打开手机。

    “喂?”

    “是我…”

    他的声音不清楚,可能是收讯不良的原因。

    “你在哪里?还在忙吗?在开会吗?”

    “很抱歉…我迟到了,迟到了很久…”

    “没关系,”若曦换手拿手机,希望能听清楚一点。“今天晚上,你不能过来了吗?”

    “我…可以。”

    “可以吗?好,那我等你…”“现在…”

    “什么?”外面的雨声很大,手机又听不清楚,她又换了一次手。“你说什么?”

    “现在已经到了。”

    “什么到了?”

    “在你家楼下…我已经到了。”

    听到这里,若曦跑到门口看监视器萤幕,但是楼下大门前什么人也没有。

    她对手机说:“你已经在楼下了吗?那么我开门,让你进来了?”

    “…”手机不再传出他的声音,只有沙沙声,讯号好像已经完全中断。

    若曦拿着手机,决定直接到楼下开门。

    *********

    楼下的公寓大门外面,什么人也没有。

    若曦站在门廊下,开始担心。

    她望进外面那一团黑幕,大雨将路灯刷暗,街景变得十分迷蒙,有一种格外凄清的冷调,在今天这个夜晚。

    站在廊下一会儿,外面实在很凉,她匆忙下楼身上穿得很单薄,现在已经开始感觉到冷意。

    又等了一会儿,仍然没看见利人隽的踪影,她想刚才大概是自己听错,他应该不会来了。正要回头走进公寓时,若曦却突然发现公寓大门旁的边墙上,靠着一团阴暗的黑影…

    一开始,若曦有点害怕,她不知道那团黑影是什么?也许是一名喝醉了酒的流浪汉?但等到若曦看清楚那团黑影,她的惊讶马上掩盖了恐惧!

    愣了两秒钟后,她冒着雨跑出廊外。

    “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了…”她抓住那看到她跑出来后,对她微笑、却正在往下倾倒的男人。

    直到现在若曦才知道,为什么手机收讯不清楚,原来他竟然在雨中打电话!

    利人隽倒在她纤细的肩膀上,那仿佛不能承受的瘦弱,此刻却成了载渡他的浮舟。

    “不要在这里倒下去,你要帮我…跟我一起走进公寓才行!”吃力地撑住他吃重的身体,她的头发瞬间已经湿透了。

    他在雨中打电话,没有被电到,或者被雷打到,实在太幸运了!

    她不知道他已经在外面淋了多久的雨?除了他身上的衣物已经湿透,浑身还散发一股浓浓的酒味。

    他看起来想合作,但却举步维艰。

    若曦只好扛着他的手臂,暂时做他的拐杖。

    在这冰冷的夜里,她因为出力而喘息,一路上扛着他沉重的手臂,她搀扶着他,一步步走进公寓、走进电梯…

    *********

    当若曦把他扛到浴室后,她的力气也消耗得差不多。

    她与他一起跌到浴室的地板上,过了好半天,若曦都没办法站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爬到他身边,对他说:“快起来,你全身都湿透了,不能睡在地板上,你一定会生病的!”她一边说,一边用力摇晃着他的手臂。

    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清醒的迹象。

    她担心不已,左右张望有没有可以帮助他站起来的东西…

    直到看见悬挂在水龙头上面的莲篷头,她挣扎着站起来,拿起莲篷头,然后打开热水…

    当热水打在利人隽的脸上与身上时,他开始有了反应,眼皮慢慢搭起。

    “快点过来,你一定要马上过来才行!”看见他睁眼,她露出笑容,鼓励他爬过来。

    但是他的眼皮才刚睁开,五秒钟后又闭起来。

    他又不动了,完全没有反应。

    若曦没有办法,只好走过去,用剩余的一点力气,吃力地把他推到浴白旁边,设法让他离热水近一点。

    淋了一会儿热水,他的眼皮又睁开了,若曦赶紧重复对他说:“你要到浴白里面去,我扛不动你,拜托你一定要自己到浴白里面去!”

    他看起来已经快失去知觉,她担心如果他这样睡着,一定会生重病。

    利人隽像是听见了她的恳求,终于慢慢转身,吃力而且失败了好几次,才翻过浴白边缘,滚进浴白里。

    等他进入浴白,若曦赶紧在浴白内放热水,直到热水淹漫过他冰凉的身躯,她才终于松一口气,跌坐在浴室的地板上。

    数秒钟过后,她一片空白的脑子,才渐渐开始恢复思考…

    直到这一团忙乱过后,她仍然不知道今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他突然开口说话。

    若曦吓了一跳,注意力马上就集中到他身上。“你想说什么?”

    “原来…喝醉…还是很痛苦…”他呓语,表情好像在笑,又好像很痛苦。

    若曦愣住,怔怔地瞪着紧闭着双眼的他,她突然发现,他因浸泡热水而冒着汗珠的脸上,竟然蜿蜒流下了两道…泪痕?

    她呆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胸口竟然也莫名其妙地疼痛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叫我走?我、我可以…我也可以像你一样…说走就走!”他突然像发狠一样,忽然举起双臂,然后用力放下激起了很大的水花,将这间小浴室溅得到处都是水渍。

    若曦闪躲不及,脸上身上,都溅到了浴白里的热水。

    这时的她已经隐约猜到,今天晚上,他迟到的原因是为了什么、他去见过了谁。

    也只有“她”才会让他失常,才会让他发疯,才会让现在的利人隽跟她所认识的利人隽,判若两人。

    “我、我恨…我好恨…好恨…”他还在喃喃地说。

    她知道,他的恨,其实夹杂着强烈的爱。

    如果不是因为太爱一个人,不会如此痛苦;如果不是因为痛苦,又何必要这么恨一个人?

    “恨…恨…”他几乎是抽搐着,在重复着这一个字。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她坐到浴白边,毫不考虑地、紧紧地环抱住他露在热水外面的头,低柔地、喃喃地、轻声地安慰着他。

    若曦试着用自己的体温,安抚他因为抽搐而狰狞的五官,弭平他胸中始终不能释怀的恨意…

    在这个下着大雨、让人感觉到无限凄冷的夜晚,她毫无条件地收留了他。

    就算是帮助一个朋友。

    她这么告诉自己,就算是帮助一个朋友,就当作只是帮助一个朋友。

    即使见到他为另一个女人痛苦,她的痛苦其实比他更甚…

    即使明知道再多的付出,也永远无法得到回报。

    【全书完】

    编注:

    1。欲知若曦与人隽深刻动人的爱恋情事渊源,请看爱表现018…《泪海》。

    2。最刻骨铭心的若曦、人隽精采完结篇…爱表现051《泪海(完结篇)loveend》,将于十月隆重上市,敬请热切期待!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