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三章‘播种恶意自然收获恶果’
    说到这里,弓勒姆面庞上流露出一丝冷漠表情,语调转为阴冷的继续讲到:“但在我已不得不假借身躯重伤,躲在领地宫廷里无奈度日的今天,却是绝不会为了别人的贪婪之心,潜入一个由真正神灵执掌的未知星域,甘冒大险充当斥候的。

    毕竟就连真神都启迪我等‘想要品尝秋日果实的甘甜,春天播种、夏季浇灌、冬天修剪枝蔓,总是必要之事’。

    既然埃尔维斯大祭司、戴维王、赖昂内尔枢机官首席播下的是恶意的种子,现时又怎么可能收获到善意的果实。”

    听弓勒姆讲完这番话语,萨尼罗张口结舌,一时只觉无法回答。

    看到萨尼罗微微有些窘迫的表情,弓勒姆神色回复平和的轻笑着走到她的身边,柔声说道:“亲爱的萨尼,我知晓你如果能够猜测出,埃尔维斯大祭司、戴维王、赖昂内尔枢机官首席邀约我前往‘嗜血之羽翼星’的真正用意,也需根本就不会来到‘白鹭鸶宫堡’。

    但请恕我直言,虽然你言辞之间并未直白表现出来,其实心灵却早已被,为‘泰勒格塔大星域’诸位‘真神’,开拓出崭新的信仰之地;

    让‘配剑吹笛人’纹章统御的凡俗领土,剧增数十星系之类的种种美好愿望,悄然蛊惑,以至于连一些事务浅白的表象,都无法看清了。

    将心灵真正沉静下来,你便可以明了,现时吾等‘泰勒格塔大星域’纹章者,所面临的最为紧要之事,便是竭尽全力将‘虫巢星域’虫族大军清剿干净,而不是为了心中的贪婪愿景冒险树敌。”

    细细品味弓勒姆言辞良久,萨尼罗神色回复平静的讲到:“西姆,在来到‘白鹭鸶宫堡’之前,我的确没有看穿埃尔维斯大祭司、戴维王、赖昂内尔枢机官首席三人,请我邀约你前往‘嗜血之羽翼星’议事所蕴藏的深意。

    回忆起来,正如你所言一般,这几日发动战争,攻陷新发现神话文明星域,以获取那无法估量的财富、奴从与领地的诱惑,的确已经不知不觉间占据了我的脑海。

    只是让我升起这样无法抑制贪念的,却并不是你说讲的‘为‘泰勒格塔大星域’诸位‘真神’开拓出崭新的信仰之地;

    让‘配剑吹笛人’纹章统御的凡俗领地,剧增加数十星系’这些所谓‘美好愿景’,而是庞贝纳思达王庭已经即将枯竭的财富,以及死伤惨重的纹章者禁卫军士,”

    讲到这里,萨尼罗长长舒出一口气息,闭上双目,后退着缓缓坐回软椅,声音呢喃的继续讲到:“吾麾下有着超过百万禁卫军士在‘嗜血之羽翼星’中,为抵御‘虫巢星域’虫族大军征战,这些响应‘星域征召’的战士,每年都要花费三千一百五十亿金贝尔供养、支撑。

    而庞贝纳思达皇室所统御的三十二个星系,并不都是富庶之地,每年的税收盈余总共也只有一千五百亿金贝尔左右。

    你知晓吗,西姆,最近二、三年间,吾已经沦落到向豪商贵族借贷,支付行政官员薪酬的地步了。

    谁能想象,吾‘泰勒格塔大星域’最为尊贵的君王之一庞贝纳思达萨尼罗,竟有一日会像卑微如尘埃的豪商贵族借款,”

    言辞之此,萨尼罗语调渐渐提升起来,她高声讲到:“因此吾迫切无比的需要财富、‘泰勒格塔大星域’绝大多数纹章者也如吾一般,即便冒着无法预料的巨大风险,也渴望从新发现的星域中掠夺到巨额的财富。

    只因吾等其实已经走到了绝境之处,即便可能跌入万丈深崖,也要走过那一线独木桥梁!”

    “萨尼,其实早十年之前,我便以为‘泰勒格塔大星域’许多纹章家族,会因为‘嗜血之羽翼星’战事陷入财富枯竭的窘境,”萨尼罗话音刚落,弓勒姆已表情淡然的开口答道:“但十年过去了,那些在我预想中,领地早就应是变为崩溃局面的纹章家族,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顺存在着。

    就像谚语所讲的那样‘马车行驶至山峦之前,自然便会有路径出现’,等到了庞贝纳思达宫廷财政真已濒临枯竭境地时,你与麾下臣卿,自然会寻找到勉力支撑下去的途径。

    坦白讲,萨尼,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就算是以后靠着无故剥夺豪商贵族甚或庶民财富的残暴政令,维护统治,也总比无故冒险,遭到不可预知的残忍报复要好上许多。”

    听到弓勒姆这样讲,萨尼细长眉宇向上一扬,变得如同利刃一般,气恼的说道:“弓勒姆殿下,您执掌的两个纹章领,依靠着便利的星域通商位置与富饶矿藏,都是富庶异常。

    因此您自然能够毫无后顾之忧的冷眼旁观着,随意说出诸如‘靠着无故剥夺豪商贵族甚或庶民财富的残暴政令维护统治’这样的荒谬话语。

    可是如果一位伟大或荣耀的‘泰勒格塔大星域’君主,真的发出这样的暴虐政令,只怕其所统御的领地,很快就会萧条、衰落了。”

    弓勒姆不以为然的一笑,轻声回答一句:“可是萨尼,暂时的衰落总比彻底的消亡,要好上许多。”便不在开口多言。

    萨尼罗望着弓勒姆平和的胖脸,本以为会更加怒火中烧的心情却渐渐湮熄,她轻叹一声说道:“好了西姆,你不想要应邀前往‘嗜血之羽翼星’,我也绝不勉强。

    毕竟此前埃尔维斯大祭司对你所做的逼迫,实在是令人心寒不已,你不想受他摆布也是应当之事。

    而且从我内心深处,也实在不愿让你九死一生的冒险潜入未知神祗统御之异星域,探知其中情形。

    此外,我会将你对于新发现神话文明星域的处置论断,转告给埃尔维斯大祭司、戴维王、赖昂内尔枢机官首席三位知晓。”

    讲到这里,本来表情肃穆的萨尼罗突然展颜一笑转言说到:“好了亲爱的西姆,我们已经半年时光未见了,今日以后的时光就不在谈论政事,好好欢聚半日。

    明天清晨,我再返回‘嗜血之羽翼星’好了。”

    弓勒姆缓步走到萨尼罗身旁,望着她终于流露出一丝温情与倦意的面庞,柔声说道:“萨尼,你的神情仔细看来显得十分困乏,这对于一名身兼顶阶山海术士与魔法大师的战斗职业者来讲,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

    不如明天你不要返回域外战场,舒适的在‘白鹭鸶宫堡’歇息几天,等到将心中累计的压迫缓释之后,再前往‘嗜血之羽翼星’可好?”

    顷刻间已由统御三十二个星域,拥有二十八位从君的强大庞贝纳思达王庭主宰,转变为弓勒姆妻子角色的萨尼罗,站起身躯,灿烂轻笑着在弓勒姆唇边轻轻一吻,柔声答道:“在你身边悠闲的度过半日时光,就足够我释放心灵的疲倦了。

    西姆,抱歉我恐怕真的不能算是一个好妻子,就连在丈夫身边多陪伴几日,都显得那么的奢侈”

    用右手轻轻抚摸着萨尼罗清秀的面容,弓勒姆玩笑着插言说道:“萨尼,如果和我拥有同样的‘泰勒格塔大星域’君主身份,但恪守着爱情忠贞,只有一个伴侣‘副王’的你,都不算是个好妻子,那拥有两名‘爵后’、四名‘宫廷夫人’的我,又是多么的罪大恶极呢!”

    捉住弓勒姆的右手,萨尼罗好笑的轻轻摇头答道:“西姆,未想到你还有着这样的自觉,记得吾身为庞贝纳思达大公,也同样有着分封‘宫廷采邑爵士’,与除你之外的其他男子,结为伴侣的特权。

    既然你知晓自己对我不够忠诚,那我就不在深究了,只要今日剩余半天,你能够对我依顺一些,就算是赎罪了。”

    这样说着,萨尼罗将弓勒姆的右手放在自己高耸、柔软的胸膛之上,面色嫣红的搂住了弓勒姆肥胖的腰肢。

    就这样一向为人严谨、肃穆的萨尼罗,竟与弓勒姆在平日处置政务的‘弗露桦阁’中,轻狂的温存一番。

    傍晚之时,变得神采飞扬的萨尼罗挽着弓勒姆的手臂,又一反常态的隐秘身份,在‘尊严之城’街市上闲逛、玩乐了许久时光,直到深夜时分才回到‘白鹭鸶宫堡’。

    在寝宫卧房之中,整夜萨尼罗毫无休止的向弓勒姆索求着情爱欢愉,似乎想要将离别半年时光所拖欠的激情一次补齐,直到天色即将拂晓,两人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只卧眠了不过七、八刻钟的萨尼罗,在‘白鹭鸶宫堡’寝宫巨大、舒适的软床之上,缓缓睁开了眼睛,她侧头凝望着身边还在熟睡的丈夫许久时光,温柔的一笑,并未惊扰还在熟睡弓勒姆的美梦,蹑手蹑脚的起身,穿上衣衫,轻轻打开了卧房的大门。

    向在寝宫门外回廊中侍立的宫廷侍女吩咐一声不必喧哗送别,萨尼罗在她随行侍从驱车护卫下,向‘尊严之城’星门疾驰而去
为您推荐